百靈鳥中文 > 我的荒唐史繁體版

第6章 我成了素質教育的“漏網之魚”

我的荒唐史
     男孩子總是皮糙肉厚的,“開花屁股”沒過幾天就痊愈了,絲毫不耽誤開學。其實,我是不愿意開學的,當然更不愛學習,自認為不是讀書的材料。每每坐在課堂上,都有種蹲監坐獄的感覺。自己曾多次跟父母提出休學的想法,都是挨了一通打罵后,就被果斷否決掉。我理解父母望子成龍的心情,但學習這東西,真不是勉強就能達到的,不是假模假式地坐在課堂上,知識就會自動鉆進腦袋里。在自己多年的學習生涯中,也只記住《紀念白求恩》的一個選段“一個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這點精神,就是一個高尚的人,一個純粹的人,一個有道德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一個有益于人民的人”而已。

    與其每天在學校這樣稀里糊涂地混日子,還不如回家幫父親干點農活兒,相較于精神上受到的折磨,我寧愿在身體上承受更多苦難。

    每天懷著這樣的心情去學校,搞得自己跟上刑場也差不多,所以逃學、翹課也就變成家常便飯。后來愈演愈烈,我甚至會在早上就直接背著書包去外面玩耍,放學再若無其事地背著書包回家。當親眼見證了一些小伙伴陸續退學以后,我對學校、對讀書的厭惡之情也越來越強烈。

    今年冬天本來已經很冷,而倒春寒似乎也比往年更持久一些。以至于開學以后,屋外很多背陰地方的冰雪還沒有完全消融掉。每天但凡鉆進被窩以后,就不想再出來,即使想去廁所,也強忍著。因為我知道,自己一旦脫離那“溫柔鄉”,想再睡著肯定需要醞釀很長時間,也有可能美夢就此結束,再也無心睡眠。

    寒冷的天氣致使學校不得不借助生暖氣,才能勉強維持教學工作的正常開展。那時候,東北農村學校的教學環境都特別簡陋,根本沒有成組的暖氣片,只是在教室中央生一個火爐子,然后再通過一個又長又粗的鐵皮筒把煙火引向窗外,僅靠著煙火在輸出過程中所產生的一些熱量給師生們取暖。那個年代,幾乎學校里所有的活計都是學生統一或輪流完成,其中自然也包括生爐子。學校只負責提供煤,至于引火所需的柴草,則是學生家長按需上交。一般輪到誰生爐子,都需要至少提前一個小時到達教室。畢竟,生爐子也算得上是一個技術活。如果沒打好底火就著急放煤,很容易會把火苗壓滅,甚至還會產生大量嗆得人無法呼吸的有毒濃煙。我在生爐子這方面,其實還挺有天賦的,只是不愿意做。因為一想到上學就足以讓自己腦袋疼上大半天,更何況還要提前到教室干活兒!可偏偏開學沒幾天,生爐子的任務就落到我身上。

    早上,自己是在母親三番五次地催促下,才極不情愿地從被窩爬起。穿衣、洗漱并簡單地吃口飯,我就直奔學校而去。平時都是和小伙伴們三五成群地一起走,今天我生爐子,需要提前出發,就只能自己孤身上路。一個人上學倒是節省不少時間,自己幾乎是一路狂奔,跑著來到學校。

    我們學校是由三排紅墻灰頂的大瓦房組成。按照實際用途劃分:第一排是六個年級混用的教室;第二排是教職員工辦公室;第三排則是幾間宿舍和裝著很少教具的倉庫。學校里也沒什么風景,整個操場都是沙土地,除了幾個破爛不堪的籃球架外,其他一無所有。每到春天,可能生怕師生們的這點“米田共”都白白浪費掉,幾乎占據操場三分之一的土地還會被用來種苞米。至于苞米從生長到收割期間的所有農活兒,則很自然地就落到我們身上。

    今天,我的心情糟糕得一塌糊涂。對待學習的熱情,也似乎和這個鬼個天氣一樣,降到冰點以下。有時不禁胡思亂想:今天要是放假就好了!但今天既非節假日,更不是什么特殊紀念日,怎么會無緣無故放假呢?如果今天不上課,就等同于放假了!那想什么辦法,能讓今天上不成課呢?我智慧的大腦袋飛速運轉著。有了!進不去教室,就沒辦法上課,那就跟放假一樣,我太聰明了!

    既然已找對方向,計劃和執行就不是什么大問題。我在教室門口隨便找來一根草棍,像鑰匙開門那樣插進鎖芯,接著把它弄斷;然后又弄來點濕泥,堵在鎖眼處;以防萬一,自己又在最外面吐上口水。外面天寒地凍的,再加上自己這一系列繁瑣的操作工序,沒一會兒整個鎖芯就凍個結結實實。有了這三重保險,我想就算“時遷重生”,怕是也很難打開這把鎖!

    完成這一系列破壞工作,只花費幾分鐘時間。然后,我就跑去門衛李大爺的房間,邊貓著取暖,邊等待老師過來無可奈何的搖頭并宣布放假的決定。隨著同學們陸續地到來,不一會兒,班主任孟老師也遠遠地朝教室這邊走來。我趕忙跑出門衛室,跟上他的腳步,畢竟做戲還是要做全套的好。

    “孟老師早!我在這等您半天了,咱班的門鎖凍上了,打不開。”我邊陳述問題,邊急忙伸手從兜里掏出鑰匙并遞了過去,借以證明自己的無可奈可。

    “不應該呀!比今天冷的日子多得是,也從來沒有打不開鎖的情況發生。”這時我們師生二人早已走到教室門口,孟老師接過鑰匙,邊嘗試著開鎖邊疑惑地自言自語道。

    此時,在門口已經圍繞著許多等待進入教室的學生,其中自然不乏和我一樣調皮搗蛋、不愛讀書的劣等生。他們一邊幫著瞎出主意,一邊小聲嘀咕著,臉上不時流露出幸災樂禍的神色,等孟老師一回頭,則馬上改變表情。

    “說實話,是不是你弄得?”平日里關系最好的茄子包,悄悄湊到我身邊,然后特意壓低聲音問道。

    “茄子包”是大家送給他的“雅號”,因其臉上不管五冬六夏,總是呈現出黑到發紫的顏色,所以才得了這么一個稱呼。茄子包本名叫齊德貴,據說這名字是他那職業趕大車、沒有多少文化的父親專門托人給起的。茄子包身上有三個姐姐,他那重男輕女的父親一心想要個男孩,終于在第四胎時得償所愿。高興之余,特意花錢找鎮里有名的八字先生給自己兒子取了這個名字——齊德貴。德貴即是“得貴”的諧音,言外之意:經過老兩口子的不懈努力,終于喜得貴子。要說這取名字的錢,還真是好賺!

    “你他媽小聲點,當心叫孟雞爪子聽到,是不是想害死我?”看著一臉壞笑的茄子包,我不禁低聲怒罵道。

    “孟雞爪子”是我們的新班主任,也就是此時此刻正在想辦法開門的男老師,一個身高一米八多的東北大漢。孟雞爪子大號孟繁剛,一直以來是教體育的。因為小時候寫字出奇的難看,經常被大家數落“手指僵硬的像個雞爪子”,所以才得了這么個外號。這家伙教書以后,打起學生來特別的狠,因而,這個難聽的綽號就在學生中間流傳下來。

    本來之前負責教我們文化課的,大都是溫柔可愛的女老師。因為班里像我這樣調皮搗蛋的學生實在太多,最后她們要么是被氣走,要么是因為自己實在管不過來,而選擇主動“讓賢”。學校為了徹底壓制住我們這群“混世魔王”,才特意把下手最狠辣的孟雞爪子調過來。這家伙是那種“寧可錯殺一千,不使一人漏網”的狠角色。果然,孟雞爪子走馬上任沒幾天,班里的紀律就明顯好很多。我上學時,老師體罰壞學生是約定俗成的規矩,這就跟“棍棒底下出孝子”的悖論如出一轍,仿佛挨了打的孩子就能長成棟梁之才似的!因此,家長第一天送孩子上學時,往往會特意囑托班主任老師:孩子要是不聽話,您就使勁兒打。

    試了半天也沒打開門鎖的孟雞爪子,漸漸失去耐心。他湊近鎖眼看了半天,然后轉過頭來,環視了一下周圍的同學,面有怒色地厲聲問道:“昨天放學,最后是誰鎖的門?”

    現場一片寂靜,有幾個明知是我鎖門的同學,也都集體保持了沉默。他們不敢惹孟雞爪子,當然也害怕招致我的報復。

    “鄭耀祖,昨天是誰把鑰匙交到你手上的?”孟雞爪子兩眼直勾勾地盯著我,滿臉嚴肅地厲聲問道。

    “昨天…是我…鎖的門。”我支支吾吾地低聲回答道。

    瞬間,做賊心虛的面孔一覽無遺地全都展現出來。我已經很清楚地意識到接下來將要面對怎樣的結局,只是沒想到,這一幕竟上演得如此之快!

    孟雞爪子在毫無征兆的情況下,朝著我的胸前就是一記重腳。畢竟還是個孩子,哪里架得住他重重一踢,猝不及防的我順勢倒地。我下意識用雙手支撐著地面,好讓自己不至于摔得太狼狽。但冰冷的地面似乎比鋼鐵還要堅硬,屁股皮糙肉厚的摔一下倒是沒事,兩只手卻在接觸沙土時被劃破了皮。

    “其他人自由活動!你今天要是打不開教室門,就給我一直在門口站到放學!”孟雞爪子惡狠狠地瞪著我,接著丟下幾句狠話后就憤然離開。

    一切計劃都是那么完美無缺,百密一疏的我,唯獨忘記鎖門、開門都應該是同一個人的先決條件。細想起來,自己多少有點掩耳盜鈴的意思。瞬間感覺,剛才實施順利的計劃,一下子就變成鬧劇!

    哪里還好意思等著別人攙扶,我一骨碌地爬起身來。拍掉衣服上的塵土,順便檢查一下自己有無破損,萬幸,除了手上的小小擦傷以外,其它地方并無大礙。現在當務之急是,想辦法盡快把鎖打開。這種環境下,我要是在門口站到天黑,那還不得活活凍死!不能離開現場的我,只能委托茄子包去幫忙借來螺絲刀;然后自己再慢慢地把門鼻上的螺絲扭掉,就這樣,費半天勁才把門鎖卸下來。幸虧當年教室的門簡陋不堪,如果換上現如今的防盜門,我怕是早已凍餓而死多年矣!

    時間飛快,頃刻間就越過初春,再一眨眼就跨入仲夏。大人們一如既往地忙著勞作,過著“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苦日子;同學們一如既往地忙著上學,只求別像父輩人那樣做個睜眼瞎就好;我則一如既往地忙著混日子,堅持做一個人見人厭的壞孩子!

    早已忘記自己究竟打過多少架、搗過多少亂;更不記得自己因欺負同學挨過老師和家長多少次毒打;只知道每天在學校搶男同學籃球、弄斷女學生橡皮筋的惡作劇,仍在不停地上演,且寒來暑往,從未間斷。

    一天放學,恰巧輪到我、茄子包還有四賴子,一起打掃教室衛生。我們三個搞清潔工作,向來都是浮皮潦草、得過且過,從沒養成掃地或者擦拭講臺的良好習慣。勉強能把黑板擦干凈,就算是“功德圓滿”,今天自然也不會例外。

    四賴子,大號張家盛,和茄子包一樣,也是住在村東頭,貌似兩個人還有點親戚關系。張家盛兄弟五人,他排行老四。每逢打架的時候,哥幾個總是一擁而上地大搞人海戰術,在數量和氣勢上占盡絕對優勢。因此,張家五兄弟可以說是“從小豪橫到大”,幾乎沒人敢招惹他們。四賴子依仗哥哥的庇護,打小就養成好勇斗狠的性格,也正是因為脾氣臭、下手黑,才得了“賴子”這么個諢號。

    我坐在課桌上,邊吃著炒黃豆邊看著茄子包和四賴子擦黑板,等他倆完成任務,我們就可以“撒丫子”了。人既然是吃五谷雜糧長大,吃喝拉撒的事就在所難免。不巧的是,早已憋了半天尿的我,此時再也忍不住了,已經到達承受的極限。學校的公共廁所在最后排距離宿舍和倉庫不遠的地方,這和我們回家的方向正好相反,一來一回且得耽誤幾分鐘。更重要的是,就自己目前的狀態來說,根本堅持不到那里!

    那時,每個班級的教室里都有一口小水缸,每天會有固定的值日生負責把它的水打滿。我們有書法課,這樣方便上完課洗涮毛筆;而且那時教室都是泥土地,為避免打掃時出現塵土飛揚的情況,也需要提前在上面灑點水,濕潤一下。

    “茄子,賴子,想不想一塊解個小手?”靈機一動,我強忍著尿意,笑嘻嘻地征求二人意見道。

    誰知,他倆好像事先商量好一般,不約而同地搖頭表示拒絕。

    “尿,就好像時間一樣,擠擠總會有的!”我試圖用自己杜撰的歪理邪說打動他們,因而故作高深地吟道。

    實在是憋不住了!說著,我已經從桌子上慢慢挪動下來,UU看書 www.uukanshu.com徑直朝放在角落里的小水缸走去。解褲帶,脫褲子,一氣呵成,接著對準缸口就是一頓點射。旁邊的茄子包和四賴子早已看傻了眼,仿佛從未見過精準度如此之高的“槍手”。

    “一起來吧!別不好意思!不管尿不尿,如果被發現了,你倆都脫不了干系。”邊掃射著,我邊轉過頭看向二人,并勸說和慫恿他們道。

    在我的據理力爭和威逼脅迫之下,茄子包和四賴子也扭扭捏捏地加入到戰斗方陣中來。他倆欺騙了我!嘴上說著沒有尿意,結果卻尿得比我還多,甚至都掃射到外面去了!

    諸如堵鎖眼兒、教室撒尿等調皮搗蛋的事,在我身上發生過很多,簡直不勝枚舉。也許是因為我們這代人物質和精神世界都極度匱乏,可玩的東西不多、見的世面又少,造成“部分人”心智極不成熟,所以才會渾渾噩噩地混日子,日復一日的茍且偷生。忽略那些厚重的社會層面和道德準則方面的東西;這個階段的我,雖然心智不夠成熟;但自己每天像只沒頭蒼蠅似的瞎折騰、不用考慮太多東西,還真是蠻懷念的;盡管一無是處、碌碌無為!

    這種快樂記憶,幾乎是隨著自己本就不多的讀書時光一起結束的。我曾無數次幻想過自己離開學校以后的美好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娶妻生子,孝順父母。但當夢想真的照進現實的那一刻,我沒想到平時那么厭惡學習的自己,居然沒有因此獲得半點解脫;取而代之的是,對未來的迷茫和當下的不知所措;盡管當時像我這樣的“逃兵”大有人在,遠非自己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