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我的荒唐史繁體版

第8章 終于結束自己“留級之王”的學生時代

我的荒唐史
     經過幾次留級,十六歲的我終于和三妹筱竹在小學四年級的教室“勝利會師”。

    此時,四妹筱菊也已經開始讀小學,僅有的羞恥心讓我不得不在兩個結果中任選其一:要么自此發憤圖強,像很多大器晚成的人一樣突然頓悟,進而建功立業;要么立即休學回家,按照自己期望的生活方式那樣,一輩子與土地為伍。很顯然,來自父輩的“優良基因”和自己渴望自由的天性,都不允許我選擇前者。索性就早點離開學校,去追尋自己向往的生活吧!

    在此,很有必要說明一下:雖然明知道我不是讀書的材料,且已經多次留級;但望子成龍的父母,卻從沒說過讓自己兒子休學的話;他們可能連這種想法都不曾有過。

    “爸,我不想上學了!我根本就不是讀書的材料!每天上課就傻坐著,我也聽不懂老師講什么,憋得鬧心!”剛開學沒幾天的一個晚上,一家人吃過飯都在院里坐著納涼,我認真而又膽怯地和正在卷煙的父親說道。

    父親卷煙的手不經意間停頓一下,慢慢地抬起頭來看我一眼,仿佛沒聽清自己兒子在講些什么;接著,他用顫抖的手點燃卷煙,放進嘴里默默地抽起來;然后又低下頭,什么話都沒說。

    “爸,我都十六歲了;全班就屬我個子最大、學習最差;現在已經降到和筱竹變成同學;我是真念不下去了,哪怕回來幫您干農活兒都行!”看著一言不發的父親,我一邊擺事實,一邊苦苦哀求道。

    “你不念書能干啥?天天出去瘋跑?天天出去惹禍?將來當一輩子農民?你甘心過這種靠老天爺吃飯的日子?”母親難得發表一次意見,那一連串的問題中,明顯包含著氣憤、失望和無奈。

    “我啥都能干!遛馬、喂豬、鏟草,啥活兒都能行!我是真的學不進去,浪費那時間沒有意義!大哥結婚分出去單過以后,咱家的勞動力明顯不足,我回家多少還能幫點忙!”我激動地站起身來,用近乎吵架的口氣跟母親爭辯道。

    “這些是你應該考慮的嗎?好好學習,其它什么都別管!”不由分說,母親憤怒地駁斥我道。

    “我不念了,您別再說了,打死我都……”

    父親掐滅煙后,低著頭默默地聽我訴說那些已經憋在心里很久了的話。結果,自己剛說到一半,父親突然站起身來,對著我的臉就是一巴掌;然后就頭也不回地進了屋,自始至終沒說過一句話。我知道,這巴掌打完以后,自己退學的事就算是正式確定下來。我很清楚,自己的決定肯定是傷了父母的心;害他們最后的希望也落空了;但一想到今后不用再坐在教室里受煎熬,心里瞬間也亮堂不少。

    父親曾經說過,我家祖上八輩都是貧農,族譜上有名有姓的,就從沒出過什么像樣的讀書人;整個家族,最有文化的當屬一位早已作古的陰陽先生,靠著看風水和打卦算命討生活,日子倒也過得風生水起,還同時娶了兩房老婆。因此,父親特別希望家里能出一個真正的讀書人,不用像他那樣過著靠天吃飯的生活;學成以后還可以吃上公糧,混得好的話家里也能跟著沾點光。

    我們兄弟三人里,要屬大哥學習最好,同時也最有希望達成父親的心愿。可遇人不淑,眼看著就要初中畢業的大哥,因為被班里一個壞孩子脅迫去礦山偷鐵,結果被人家抓了現行,最后慘遭學校開除;接著,父親又把希望寄托在二哥身上,誰知剛上初中沒幾天,他就因為早戀問題也被學校開除了,

    老人家的希望再次落空(就算不被開除,二哥也不是讀書的材料,勉強能混個初中畢業就算不錯了);今天,我在沒犯任何錯誤的情況下主動提出休學,這算是徹底斷了父親希望能在兒子中出個文化人的念想。

    爸,三兒子對不住您了!

    第二天上午,父親帶著我和三妹早早地就往學校趕去。由于太早,我們到的時候教室門還沒開,一個學生都沒看見。父親便蹲在門旁,一根接一根地抽煙,我和三妹則靜靜地站在他身邊,誰也沒有說話。此時,我只能選擇低下頭、一言不發,不想也不敢再去揣測父親內心的想法。心里卻忍不住盤算著:再過一會兒,我就徹底自由了,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了!站在旁邊的三妹則沒有一點負擔,四處張望著,仿佛第一次來到學校。

    終于,在我學生時期任職最久的班主任老師——孟雞爪子,急匆匆地趕來。此時,教室門早已被人打開,三妹和其他同學都先后進入教室。父親和我卻還在門口苦苦等待,依然保持著一蹲一站兩個姿勢。

    “二叔,您老有啥事?咋不進教室坐著等?”走到近前,孟雞爪子先是一愣,然后試探性地問父親道。

    孟雞爪子本來也是我們村人,就住在二姐夫家的隔壁;后來因為他有點運動天賦,僥幸當上民辦教師,這才搬到鎮里來;按照村里的關系論,父親高孟家爪子一輩,因此才稱呼“二叔”。

    “我來給老三辦退學,特地來跟你打聲招呼!”父親慢慢站起身,由于蹲的太久,剛起來還有點不適應,只能邊扶著墻邊冷冷地說道。

    “這點小事還值得您親自跑一趟?讓老三自己過來,或者是讓筱竹告訴我一聲就行!”孟雞爪子笑呵呵地回應道,說話時還特意伸出雙手,作勢要攙扶站立不穩的父親。

    “這是小事?”父親一臉疑惑地看向孟雞爪子,同時生氣地質問道。

    “二叔,老三不想念書就算了;這孩子體格好,力氣又大;將來肯定是一把干農活兒的好手,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能給您老幫不少忙!”孟雞爪子趕忙勸解父親道,說話的同時,臉上還呈現出略顯欣慰的笑容。

    很明顯,這笑容里包含太多耐人尋味的含義;但此時已無暇考慮那么多,姑且當他是為我著想吧!

    “那你忙,沒事我們就走了!”父親面無表情地說道,然后轉過身來,示意我跟他回家。

    “您老別上火,繼續上學只會糟蹋老三這塊材料,他……”

    沒等孟雞爪子說完話,父親抓起我的胳膊就往校外走去。因為事發突然,自己毫無準備,加之父親用力太大,險些讓我跌了一跟頭。

    我努力轉過頭來,想看看此時正站在遠處目送我們父子離開的孟老師,順便和這位培養自己多年的班主任做最后的告別。同一屋檐下這么多年,突然失去我,孟老師肯定會有些許不舍;此時,他可能正站在原地,邊揮手告別,邊淚流滿面、泣不成聲;我想多了,自己回頭看到的卻是正背著手、站在原地直搖頭、一臉如釋重負模樣的孟雞爪子!

    休學后的很長一段時間,父親都不理我,即使同在一張桌子上吃飯,他也很少說話;我也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快樂;思想上消除的負擔,則如愿以償地都轉化成肩膀上的磨難;從此以后,自己不再擁有裝傻充愣或是父母庇佑的權利,也必須學會像大人那樣去承擔一些事情;我不得不開始像父親那樣,為養家糊口而疲于奔命,畢竟這一切都是自己的選擇,不管以后生活怎樣,都絕不后悔。

    再見了,少年!再見了,曾經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