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我的荒唐史繁體版

第11章 “3爺”不發威你還當我是“2哥”

我的荒唐史
     一直以來,看青都是二哥最喜歡的活計,恨不能天天都長在果園里。這幾天,我卻明顯感覺到他對這份美差有些懈怠;晚飯后,總要磨蹭好久才極不情愿地往果園走去;這期間,二哥又好像有什么重要事情要和我說,最后卻都是欲言又止!

    “老三,以后果園的事完全由你負責,家里要是有什么雜活,則都交給我做。”晚飯前,二哥終于忍不住、壓低聲音跟我說道,那表情里明顯帶著不甘與無奈。

    “咋地了,蘋果吃膩了?還是山上蚊子太多,咬得你休息不好了?”我故意打趣道,想借此了解二哥的真實想法。

    “你就別管那么多了!叫你去,你就去,以后我是肯定不去了,到時我跟咱爸說。”很不耐煩地敷衍我一下,然后,二哥就頭也不抬地回到里屋躺下。

    這里面肯定有事,即使二哥不說,我也猜得到。他是個從來不肯吃虧的家伙,不然,今天怎么會無緣無故地把這份美差白白讓給我?

    晚飯后,看二哥在炕上躺著一動不動,我知道他這次說的話是認真的。我趕忙給馬槽里又添了一篩草料,然后就急匆匆地來到果園。

    今晚的月亮又大又圓,仿佛銀盤般懸掛在半空中。在云彩地遮擋下,忽明忽暗,給人一種近在咫尺卻又遙不可及的錯覺。我沒有二哥那樣的好人緣,看青時從來就沒人來主動陪過夜,都是自己一個人在孤零零地堅守,今天自然也不例外。百無聊賴的我連煤油燈都懶得點,就一頭扎進茅草屋,準備大睡一場。

    今天晚上出奇的熱,居然沒有一絲涼風,以至于各種蚊蟲的聒噪聲,都能清楚地傳入耳中,一刻也不停息。我躺在草墊子上,輾轉反側、無心睡眠。閑著沒事,則不由地開始揣摩起二哥情緒忽然低落下來的原因。莫不是跟葉格格鬧矛盾了?亦或是身體不舒服?不可能!如二哥那般灑脫的人,肯定不會因為這些事就愁眉苦臉的。那到底是因為什么呢?

    隱約中,就聽到兩個男人對話的聲音,不時還有手電筒的光束朝我茅草屋這邊掃來。那聲音由遠及近,逐漸地變大,側耳細聽,分明不是家里人。

    “龍義,今天鄭老二好像沒敢來;你看,那邊窩棚里連一點光亮都沒有。”黑暗中,一個體格壯碩的身影,跟另一個更加魁梧的身影開玩笑道。

    龍義?那不是鎮里有名的臭無賴嗎?他找二哥干什么?難不成他們混到一起了?算了,又不是找我,沒必要搭理他們。

    “估計那天晚上被我揍得太狠,害怕了,所以故意躲起來了!”龍義笑著跟另一個人炫耀自己的武力成果道。

    接著,我就聽到“窸窸窣窣”樹枝晃動的聲音。感情這二位是來偷蘋果的,以前還動手打過二哥,這應該算得上是明搶了!

    “老蔫,挑大個的摘!但也別弄太多,夠吃幾天就行;弄多了咱拿著也費勁;想吃隨時都可以過來摘,這不就跟自己家東西一樣。”龍義笑著對那個叫老蔫的人囑咐道。

    “知道,上次弄回去的就沒吃完,后來都讓我送人了。”那個叫老蔫的不好意思地回應道。

    “是不是又送給萬人騎了?你呀!怎么會喜歡這類型的,真是怪癖!”龍義無奈地調侃道,言語中充滿對老蔫的蔑視。

    “蘿卜白菜,各有所愛!”老蔫嘿嘿一笑,毫不在乎地說道。

    他們交談的聲音很大,一點也不防備人,仿佛做賊都成了理直氣壯的事。另外,龍義這氣焰也太囂張了!吃點蘋果倒是沒啥大不了,

    但怎么可以如此目中無人?更可恨的是,他們竟然欺負我二哥。怪不得那么開朗的一個人,最近情緒卻突然變得如此低落!

    我順手抄起隊里留在茅草屋里的糞耙,矮身鉆出窩棚,朝著閃光處躡手躡腳地走了過去。毫無防備的二人正摘得高興,以至于一個大活人悄然出現在他們近前,都沒有發現。我掏出并打開手電筒,朝著這兩位正在作業的“梁上君子”晃了晃。

    “兄弟,干啥呢?”我聲音不大,卻足以讓精神高度集中的對方為之一驚。畢竟,大半夜突然傳來一個陌生的聲音,任誰都會害怕,更何況是兩個見不得光的家伙。

    二人聽到聲音先是一愣;接著,抬起手來邊遮眼睛邊順著手電筒的光束方向朝我這邊看來;最后,如釋重負般地“操”了一聲并長舒一口氣。

    “你他媽的,嚇老子一跳!我還以為是誰,原來是你這個小王八蛋!”龍義邊咒罵著,邊在老蔫的跟隨下,挑釁似的向我身邊靠近。

    彼此之間本來就沒有相距多遠,沒走幾步,二人就來到我的近前。

    “你拿個破逼耙子,要干啥?咋地,還想打我?”龍義伸過自己的腦袋并隨之用手在上面拍了拍,同時對我叫囂道。

    這分明是想要先來一個下馬威,借此好威嚇住我。

    長這么大,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無知又無畏的憨人,居然伸著王八腦袋主動找人揍他,真是賤皮子!我并沒有答話,只是笑了笑,但不確定自己是否有很不禮貌地笑出聲來。

    “一窩熊餅子!我不揍你,趕緊滾遠點,就當咱們沒見過。”看我沒有任何反抗的意思,龍義接著罵道,同時轉過身去,打算繼續摘蘋果。

    一切都剛剛好!此刻他絕不會有所防備,轉過身去,則更不會有下意識地躲閃動作,正是我下家伙的好時候!“知行合一”如我,心里想著,手上的動作順勢就跟了上去,瞄準、用力一氣呵成。耙子不偏不倚,正好削到龍義的后腦勺上,鮮血瞬間就流了下來。

    龍義下意識地摸了摸頭上的鮮血,居然一聲沒吭,只是直愣愣地盯著我看,仿佛不相信這是真實發生的事。我心里不禁暗自佩服,這家伙真是一條好漢,難怪在鎮里如此豪橫,年紀輕輕就混了個“龍霸天”的名號。

    “哎呀,殺人啦!”突然,龍義聲嘶力竭地大聲喊道,同時扔掉手里裝著蘋果的布口袋和手電筒,撒腿就跑。

    那個叫老蔫的人也丟棄所有“裝備”,以近乎百米沖刺的速度追了上去。原來龍義剛才之所以不喊叫是因為嚇傻了;等到血流出來的時候,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才意識到自己受了傷;直到痛感襲來,他才徹底清醒,瞬間嚇得鬼哭狼嚎起來。

    看看地上兩個點亮的手電筒以及散落的蘋果,再看看拼命逃跑的“死亡二人組”,我沒有追;相反,用自己的手電筒給他們照亮撤退的方向;在手電光的指引下,二人仿佛坐上火箭一般,速度更快了;也不知在他們安全到家時,會不會感念我的引路之功。

    第二天早上剛到家,我就把昨晚發生的事悄悄地告訴了二哥。原本躺在炕上蒙頭大睡的他,仿佛打了雞血似的一骨碌爬起來,高興地手舞足蹈。沒一會兒,二哥忽然又冷靜下來,然后愁容滿面地問我道:“老三,他們要是報復怎么辦?”

    “沒事,以后還是我替你去看青,等事情徹底過了,你再去!”看了看早已嚇破膽的二哥,我趕忙安慰他道。

    接下來的幾天,依然是我一個人看守果園,但卻沒有遭受任何打擊報復。在家悶得發慌的二哥終于忍不住,在某個傍晚偷偷跑去山上找我。自此,他每天纏著我一起看園子,而獨自一人時,則死活都不去。我嘲笑二哥是膽小鬼,他卻狡辯稱“我一個人怪悶的,咱哥倆一起去,聊聊天多好。”事實上,我去了以后都是躺在茅草屋里睡覺,真正陪二哥聊天的還是那些姑娘。我知道,二哥之所以非要捆著我和他一起看青,多半是為了壯膽和保護自己而已。看破不說破!

    那段時間,是我們兄弟長這么大以來,關系最為融洽的時期,白天一起干農活兒,晚上又一起看園子,朝夕相處,形影不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