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我的荒唐史繁體版

第13章 我初次進城和老郭嬸兒的第1次“遠行”

我的荒唐史
     二哥婚后不久,我們倆仍就繼續跟著二姐夫去山上采石。這期間,二姐夫的一個叫劉玉山的朋友來過,想約他一起去省城包點工程做。由于石材開采者驟然增多,現在的收入遠不如從前那么可觀,手里積攢了一部分閑錢的二姐夫,早就想開拓其它產業。經過他朋友的一番介紹,兩人一拍即合,隨即做出去城市闖一片天地的決定。

    新婚燕爾的二哥,自然是不愿意過顛沛流離的生活。孑然一身的我,則很渴望跟二姐夫出去見見世面。畢竟,自己長這么大還沒進過城,即使我們當地的小縣城,也從沒去過。

    簡單地收拾一下行裝,隔天我就和二姐夫、以及他的朋友劉玉山,一起坐上向省城進發的汽車。當時還沒有高速公路,就連國道也無法保證都是一馬平川的柏油路。因此,我們乘坐的破車,走走停停,不到三百公里的路程,硬是將近六個小時才開到。

    玉山哥已經不是第一次來到這里,對這個城市多少有些了解。下車時,早已過了午飯時間,他帶著我和二姐夫簡單吃點東西;緊接著,又在汽車站附近找了一個招待所,作為我們的臨時落腳點。略做休息,他倆就出去辦事了,臨行前還特意囑咐我,老實待著,不要走太遠。

    初次進城,對一切都感到無比新鮮,作為省會城市的“朗山”,在我心中更是和首都北京一樣重要。之前,自己也只是在復員回家的老鄉口中,得知朗山這個城市。秤砣山、將軍府、皇陵公園等著名旅游景點,都坐落在這座歷史悠久的文化名城里。此時,我居然有幸,也能站在這塊土地上!

    玉山哥和二姐夫剛走不久,我也跟著出了門,迫不及待地想看看大城市的“花花世界”。招待所處于車站附近,這里人口格外的密集。一個個大包小簍的,一看就和我們差不多,都是進城討生活的農村人。沿著街邊漫無目的地四處瞎逛,眼睛卻早已不夠使。二姐夫的小洋樓,在我們村絕對是最高、最好的房子;而在這座城市,十幾層髙的樓房都比比皆是。也不知是誰發明的高樓大廈,難道就不怕它被大風吹倒嗎?

    街道兩旁是一個挨一個的門市,里面經營著餐館、小賣店、雜貨鋪等。穿過一條寬闊的馬路,我來到車站的后身,也就是來往車輛入口的方向。在車站入口處的旁邊,有一條僅能容一人通過的小胡同。此時,那里密密麻麻地圍攏了很多人。在好奇心驅使下,我也不由自主地湊過去并艱難地擠進人群。

    原來,被圍在人群當中的是一個年歲很大的、蓬頭垢面、衣衫襤褸的老太太,一看就是好多天沒有洗漱了。只見她低著頭,正用手不住地遮擋自己的面部,可能是因為被這么多人圍觀,感到羞愧、恐懼和無助吧!老人的腦門上似乎還有傷口,應該已經過去很久,鮮血早已自然止住,只依稀地還能看到一點淺痕。

    老太太身旁蹲著幾個好心人,有的噓寒問暖,有的遞吃遞喝,有的甚至還直接往她手里塞錢。顯然是驚嚇過度,老人并沒有接受好心人的饋贈,而是低著頭、坐在原地一言不發,渾身抖作一團。

    恍惚中,感覺這個老太太有點眼熟,我好像認識她!

    又朝里面擠了擠,我終于站到人群的最前面。此時,自己和老人之間僅隔著幾個蹲著的好心人。我揉了揉眼睛,又仔細地向老太太看去——這不是為我接生的老郭嬸兒嗎?她怎么跑到這里來了?

    “郭嬸兒!”知道老人耳朵背,我趕忙湊到近前,

    并特意提高音量喊道。

    聽到有人呼喚自己,老太太慢慢抬起頭并呆呆地看向我,先是愣了一會兒,接著急切地伸出雙手并牢牢抓住我的胳膊,生怕我會憑空消失似的。

    “三孩兒!三孩兒!”死攥著我胳膊的同時,老郭嬸兒重復叫著我的乳名,仿佛不相信在這陌生的地方還能遇到熟人似的。

    我趕忙把老太太攙起,順便幫她拍打一下落在身上的塵土。此時,蹲守在老郭嬸兒身邊的幾個好心人,也隨她一同站起身來,退到旁邊靜靜地看著我們倆。

    “嬸兒,你怎么跑到這里來了,福來哥在家都急瘋了!”為盡早解開疑惑,我忍不住問老太太道。

    雖勉強認出我來,但老郭嬸兒畢竟年歲較大,加之驚嚇過度,此時竟連一句整話都說不出口,更別指望她能講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

    不知剛才哪個好心的圍觀群眾還幫忙報了警,這時警察恰巧趕到。做好人群疏散工作以后,警察就把老郭嬸兒帶回派出所。因為老太太一直抓著我的手不放,而我也打心里不放心老人,也就跟著一起去了。在派出所緩了大半天,老郭嬸兒總算安定下來,這才斷斷續續地說出事情的經過。

    原來,在我臨去省城前的一天早上,老郭嬸兒趁著天剛蒙蒙亮,就像往常一樣早起出去拾糞。那年月,在我老家這邊,很少會有人舍得用化肥。因此,平日里施肥主要還都是來自于人類和動物的糞便。老郭嬸兒行動緩慢,為了能多拾點糞,她一直以來都比別人早出發,這天自然也不會例外。

    今天老太太的運氣似乎不太好,在附近幾條街道轉了個遍,也沒拾到多少糞。因為天色還早,她索性就朝著國道方向走去。那里每天人來車往的很多,拾到糞的概率肯定遠遠大于村里。天還沒有大亮,以為這么早不會有人和車出來,老郭嬸兒就在馬路中間放心地走著,低頭四處尋覓著“寶物”。這時,自南向北駛來一輛軍綠色的吉普車。可能是因為早起開車還沒完全睡醒,司機就沒注意到正貓著腰、四處尋找“寶物”的老太太。等到發現人,為時已晚,雖及時踩了剎車,依然將老郭嬸兒撞出三米多遠。司機瞬間就慌了神,趕忙下車查看情況。結果,看見地上躺著一個老太太,一動不動,仿佛死了似的。司機本想一走了之,怎奈,被鎮里另一個拾糞老頭兒撞個正著。

    “小伙子,你合計什么呢?還不趕快把人送醫院去!”看司機站在原地發愣,老頭兒急忙提醒他道。

    “是是是!”司機邊答應著,邊把老郭嬸兒抱到后排座位上,接著迅速開車離開現場。

    反正也沒人認識自己,司機就想隨便找一個偏僻的地方,把老太太掩埋或者直接丟棄掉。但因此時天色早已大亮,根本找不到合適的動手機會。司機索性就把老郭嬸兒直接拉到自己的目的地——朗山,繼而又趁著月黑風高,將老人的“尸體”扔進汽車站附近的胡同中,最后則揚長而去。

    在家等待母親吃早飯的福來哥(老郭嬸兒的獨子)焦急萬分。一般情況下,無論拾到多少糞,太陽升起的時候,老太太一定會趕回去吃早飯,UU看書 www.uukanshu 今天都八點多了竟然還沒回來。做兒子的實在是等不下去了,就安排全家人四處尋找起來。結果,轉遍全村也沒發現老太太的蹤影。左鄰右舍得知消息以后,也都主動加入到找人的隊伍中來。

    將近中午的時候,終于有人在國道上找到老郭嬸兒拾糞用的耙子和土籃子。看到路面上留下的血跡,福來哥趕忙報了警。但經過多方尋找,老郭嬸兒依然是活不見人、死不見尸。當時,古城鎮的大山里不時還有狼群出沒,偶爾還會出現咬傷家畜的情況。因此,大家紛紛猜測,老郭嬸兒極有可能是被狼叼走了。

    朗山警察從老郭嬸兒口中得到信息后,就立即開展偵破工作。家里的派出所民警經過不懈努力,最后也找到目睹肇事全過程的拾糞老頭兒。在兩地警察的通力合作下,終于將此案告破。

    令我匪夷所思的是,一個受了重傷的老人幾天不吃不喝是如何存活下來的?此案在全省曾轟動一時,甚至還上過報紙,大標題赫然寫著——“朗山奇案”。

    安頓好老郭嬸兒以后,夜幕早已悄然降臨,我急忙往住處趕去。此時,二姐夫和玉山哥早已回到招待所,兩人一直站在門口等我。為了不被數落,我趕忙將老郭嬸兒的遭遇和盤托出,他們聽完以后也是感慨半天。

    二姐夫和玉山哥那邊談得很順利。城建商承諾,只要能招到足夠的工人,我們隨時可以進駐工地干活兒。為了紀念這次省城之行的良好開端,我們三人當天晚上還出去喝了慶功酒,仿佛大好的日子就在眼前,距離自己越來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