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我的荒唐史繁體版

第14章 1盆豆角險些引發“巾幗”之間的大戰

我的荒唐史
     我們仨在省城又待了幾天。在玉山哥的陪同下,我和二姐夫逛了一下當地比較出名的幾個景點——秤砣山、將軍府、皇陵公園。在逛公園時,發生一個小插曲讓我覺得印象很深刻,因為這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丟人事,所以格外的記憶猶新。

    因為心情好,這幾天的中午或晚上,大家幾乎都會喝點酒助興。可能是這幾天好東西吃太多,在公園閑逛的時候,我突然感覺肚子疼得厲害。這要是在老家,隨便找個沒人的地方解決一下也就算了。但在城市不行,幾乎所有地方都被游人占據,自己則好像一直處于別人的監視范圍之內。我這么大的人,即使再寡廉鮮恥,也不可能在大庭廣眾下隨地大小便。更何況,還有幾個戴紅箍的老太太,時不時地在人群中走來走去,很明顯是在逮“不文明分子”。

    在我們仨的多方打聽下,終于找到藏在公園角落里的公共廁所。捂著肚子,我一路小跑地鉆了進去,二姐夫和玉山哥則在外面等著。剛進廁所,我就傻眼了!長這么大,還從沒看過如此富麗堂皇的廁所,以至于萌發出一種走錯地方的錯覺。

    撒尿的地方倒是一眼就看得見,那是一個類似水槽的小水池,大家都站在一旁方便;小便池的墻面上是接了水管的孔道,緩緩的水流不住地沖刷著池內,以確保它的干凈衛生;正對著小便池的則是一排有點像澡堂子衣帽間的藍色柜子,一格一格地分開,我也不知道具體做什么用。難不成拉屎也是在小便池里解決嗎?別人站著我蹲著,也怪難為情的,更重要的是一點遮擋都沒有。

    憋不住的情況下,也就顧不得什么禮義廉恥!正當我開解褲帶,準備蹲下去的時候;突然,從其中一個藍色柜子里傳出沖水的聲音;接著,一個人推門而出,邊走邊系褲帶。透過未完全關閉的柜門,我發現里面有一個類似老家茅房那樣兩塊石條搭起的小坑,只不過這個小坑是通體白色陶瓷打造。原來城里人是在這種藍色柜子里上大號,真講究!沒時間繼續瞎合計,我趕忙提溜褲帶趕忙沖進去,酣暢淋漓地方便了一下。

    現在回想起來,不禁后怕!當時,如果那個人從藍色柜子里再晚出來幾分鐘,我肯定是要丟大臉的;沒準,自己的“光輝事跡”還會成為當地人茶余飯后的談資,甚至傳回農村老家去。

    在省城,也吃了、也喝了、也逛了,接下來還是要忙正經事。玉山哥留在省城,繼續辦理一些進駐工地前的準備工作;二姐夫和我則是返回老家,去做一件更為重要的事情——招工。還是那趟破車、還是那條未修繕好的破路,我們幾乎花了同樣的時間,又回到老家。

    這一來一往,我其實還感慨頗多。沒走出去的時候,總覺得老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小日子還挺好的,簡單而又自然;等出去以后才知道,外面世界是那么大、那么精彩,曾經的自己是多么渺小和無知。慶幸,我走出去過!更慶幸,我見識過!

    下車以后,我顧不得和二姐夫打招呼,就馬不停蹄地往家跑去。說是想家,其實是著急把我在省城的所見所聞講給大家聽,借以顯示自己見過世面。另外,老郭嬸兒的事也一直讓我牽腸掛肚著。也不知這老太太回家沒有,如果沒回來,我還得先去她家報個平安。之前給家里打過電話的時候雖然已說過此事,但畢竟人命關天,我還是跟福來哥見面再詳細說一下比較好。

    我們和老郭嬸兒家一墻之隔,所以她家是我回去的畢經之路。

    路過大門口時,我見老太太正倚著大棗樹歇風涼。估計是困了,只見她坐在凳子上哈欠連連,一副隨時可能睡著的樣子。老郭嬸兒沒事我就安心了,也就沒必要再特意去她家一趟。簡單和老太太打個招呼,我就徑直回了自己家。

    此時,已經接近我家的晚飯時間,母親應該正在家里忙著做飯,父親和兩個妹妹也許趁著涼快還在地里干活兒。結果,一家人卻出乎意料地都在,也包括我那已經結婚分出去單過的二哥,唯獨不見剛過門不久的葉格格。看我突然進門,大家并沒有表現出任何的驚訝和熱情。只有三妹叫了聲“三哥”,其他人都低著頭,保持沉默。很明顯,我離開的這段時間家里肯定是又出事了,這事八成還和葉格格有關系。

    “這都幾點了,還不做飯?也太不拿省城回來的人當回事了!”為了緩解尷尬氣氛,我故意笑著跟母親抱怨道。

    母親仍然什么都沒說,看了下時間,就趕忙站起身朝外屋地走去。父親也低著頭,一言不發地跟過去,幫忙打下手。看缸里的水快用光了,我趕忙挑起扁擔和水桶準備去院里打點。這時三妹緊跟著也跑出屋子,并在井邊低聲跟我講述了事情發生的經過。

    之前因為結婚彩禮的問題,我們和葉家鬧得相當不愉快。本以為二哥和葉格格結婚以后事情就會翻篇,沒想到矛盾卻愈演愈烈。自打結婚以后,葉格格就沒消停過,隔三差五總要數落二哥一頓,甚至還經常不給他做飯吃。我去省城的這段時間,他們兩口子更是大打出手好幾次。二哥帥氣的面龐早已被葉格格抓得像花斑虎一樣——紋路清晰。按理說,兩人結婚前父親為彩禮的事已經低頭讓步,把事情處理的很圓滿了。怎么突然又舊事重提了呢?

    原來,街坊陸光云家新娶得兒媳婦,給女方的彩禮比二哥結婚時略高一些。為此,葉格格心里極不平衡,逼著二哥找父親談補彩禮的事。即使再窩囊,二哥也不會更不敢和父親談這種無理要求,兩人就因為這個整天吵起來沒完。前后院住著,母親從吵架的內容里大概分析出他們吵架的真實原因,連著去勸說了幾次,當然也把事情的原委跟父親說了,沒起到任何效果。我覺得,葉格格就是故意吵給父母聽的,想借此表達讓我家補彩禮的意愿。

    這天剛吃完午飯,父親特意沒休息,打算當著全家人的面跟葉格格好好地談一次,爭取盡早把家庭矛盾化解掉。

    “老二家的,按說咱家要是有條件,多給你一些彩禮也行,反正都是自家人,肥水也沒流到外人田;但為了你倆結婚,咱家又蓋房子又準備彩禮,實在是再拿不出多余的錢了,就這樣還拉下許多饑荒;當然,爸說這話也沒別的意思,這饑荒是不會讓你們兩口子還的;但你也不能總抓著當初彩禮的事不放呀!老陸家彩禮確實比咱家給的多,但人家女方沒要房子,小兩口到現在還和老人一起住…...”父憋了一肚子話,今天正準備心平氣和地跟二哥兩口子和盤托出。

    “爸,您要是這么說就沒意思了!我要房子怎么了,難道大哥買房子時您沒幫著拿錢?做老人就應該一碗水端平,所以您沒必要拿房子說事兒!咱再說這彩禮的問題,要是兩家結婚日子差了幾年,彩禮金額上有差別我也就認了;才幾個月差距就那么大,難道我不該討個說法嗎?”不等父親說完,葉格格就急忙打斷,并滿臉委屈地反問道。

    本來就不善言談的父親,在強詞奪理方面又哪里是葉格格的對手,幾句話就被她懟得啞口無言,干張巴嘴卻說不出話來;一旁的三妹趕忙給二哥遞眼色,示意他趕緊把這位“姑奶奶”拉走;母親則死死地摁著怒氣沖沖的四妹,生怕她一時犯渾,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

    可能是說累了,也可能是目的已經達到,在把全家人氣了一頓后,葉格格就在二哥的勸慰下轉身回了自己家。看著怒氣沖沖卻只能強忍著的親人,二哥也不知道該怎么安慰,他對自己的老婆早已是敢怒不敢言,只能低著頭、默默地跟了回去。

    自此,這個導火索就算是埋下了!父母為了二哥的幸福可以忍氣吞聲,四妹卻不甘心受這份窩囊氣。她幾次想要動手教訓一下葉格格,最終,都被母親勸止住。

    事有湊巧,一天上午父親帶著兩個妹妹在地里干活兒,因沒剩多少且又臨近晌午,就安排四妹先回家幫母親做飯。回家后,四妹正端著盆在屋后的菜園里摘豆角,準備中午燉著吃。這時,恰巧葉格格也過來做同樣的事。二哥兩口子自結婚以來,都是單獨開火做飯,只有后院做好吃的時候,他倆才會和大家一起吃。

    四妹將摘下來的豆角放在地上的盆里,就又蹲到架子下面繼續摘。此時,盆里已經裝了不少豆角。葉格格倒是眼疾手快地會省力氣,拿起四妹摘好的豆角,并很自然地扔下自己的空盆,UU看書www.uukanshu 就往家走去。本就對她有很深意見的四妹,哪里會讓葉格格白白拿走自己摘下的豆角,因而趕忙站起身來,趕忙追了過去。

    “給我放那兒!想吃豆角就自己摘,又不是沒長爪子!人家摘好了你來撿現成的,還真是不要臉!”四妹邊向葉格格沖來,邊大聲怒斥道。

    葉格格卻好像壓根沒聽到似的,也不答話,頭也不回地繼續往外走著。此時,母親正在屋里忙著生火做飯,聽到四妹的吵鬧聲趕忙往后園趕去。不一會兒,憤怒的四妹就追到葉格格近前,并伸手緊緊抓住她端在手里的菜盆。順勢,兩人就開始使勁地爭奪起來。母親趕忙過來,從中勸阻著,希望把兩個人徹底分開。也不知葉格格是吃錯了藥,還是有其它想法,竟用力把母親往旁邊一撞,險些把老太太摔倒在地。

    “去你媽的,我讓你吃!”四妹當時就急了,用力把菜盆往上一扒拉,同時大聲咒罵道。

    豆角瞬間散落一地,盆子也隨之轱轆出好遠。接著,四妹左手抓著葉格格衣服的前襟,右手順勢就要開打。一旁剛穩住腳的母親,趕忙沖過來,死死地抱住四妹。四妹年紀雖小,個頭可著實不低,足足高出葉格格一大塊。看小姑子真要揍她,葉格格趁母親拉架的工夫,猛地掙開四妹抓著她衣服前襟的手,就往前院跑去。不曾想,她吵架厲害,逃跑也不在話下,沒幾步就鉆進自己的房子并隨即鎖上后門。

    四妹固然生氣,但是人家葉格格早已跑回家,加之母親又在那死死地拽著她,最后,這事也只能不了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