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我的荒唐史繁體版

第15章 日積月累的矛盾終于集中爆發

我的荒唐史
     本以為經過這場鬧劇,家里可以暫時消停一段時間。沒想到僅僅過去半天,葉格格就又站在后門口痛罵四妹,并把戰火逐漸向母親身上引去。等怒氣沖沖的四妹朝她奔去且準備動手時,葉格格則像泥鰍一樣,趕忙又鉆回屋里并及時鎖上門。就這樣,反反復復好幾天。

    一天晚上,又沒飯吃的二哥灰溜溜地跑到后院蹭飯。正吃著,被四妹一把奪過飯碗,并厲聲數落道:“你看你個熊樣,還好意思吃飯,連自己媳婦都管不住,怎么不餓死你!”

    這些天,本就跟自己媳婦惹了一肚子氣,現在又讓四妹當著全家人的面數落一通,窩囊的二哥終于爆發了。只見他丟下筷子,緊接著怒氣沖沖地朝家里走去。本以為二哥回家以后,還是和往常一樣,隨便吵幾句就了事。沒想到,不一會兒竟傳來葉格格“哭爹喊娘”的求救聲。那聲音聽起來十分凄慘,看來二哥這次真的下了狠手。

    意識到四妹又闖了禍,父親先是發一通脾氣,然后命令她趕緊去道歉和勸架。挨了罵的四妹根本就沒放在心上,抱著看熱鬧的心理來到前院。進屋時,二哥正緊緊抓著葉格格的手腕,但顯然沒有繼續動粗的意思,這場“戰斗”應該已經接近尾聲。

    “二哥,你要是個老爺們就往死里打!那天她差點把咱媽推倒!再說,她這幾天罵得多難聽你不是沒聽見!”四妹似乎忘記父親交給她的任務,反而繼續慫恿二哥動手。

    本來,今天能動手打媳婦已屬破天荒,冷靜下來的二哥,火氣早已消了大半。誰知四妹又來挑撥,二哥的怒火又被重新點燃。他抓葉格格手腕的左手改抓其頭發,右手則不住地往她臉上狠狠抽來;女人畢竟是女人,即使再野蠻也不是男人的對手,更何況葉格格本就瘦弱不堪;所以,她只剩招架之功,全無還手之力,沒一會兒,就被二哥打得披頭散發、鼻青臉腫,血淚和唾沫順著嘴角不住地往下流,真是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估計是意識到二哥今天真要下死手,葉格格平時的囂張氣焰早已不見蹤影,似乎就連還手的力氣都已用盡,就只剩一張嘴還在不饒人地小聲叫罵著。

    一個沒留神,葉格格全力甩開二哥的手,緊接著就玩命地往門外跑去;四妹怕再打下去可能真會出大事,就急忙攔住還想“乘勝追擊”的二哥,故意放走葉格格。

    他們兩口子打架的事,就發生在我回來的前一天。葉格格挨打以后,自然是跑回娘家去了。聽完三妹的講述,我無奈地笑了笑,沒想到自己才剛走沒幾天,家里就熱鬧成這樣。挑完水回到屋里,我看見二哥仍低著頭坐在那里一言不發,著實有點心疼。才結婚沒多久,往日那個能說會道、風趣幽默的二哥就徹底不見了,代之以每天悶悶不樂、郁郁寡歡!看他臉上那一道道抓痕,和因為羞愧不好意思和自己對視的眼神,我又忍不住想笑。

    親愛的二哥,這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當初咱倆看果園時,那么多姑娘喜歡你,可你卻偏偏選擇自己口中最不看好的“黃眼珠”;父親為彩禮的事和葉家發生那么多的不愉快,那時你明明可以在悔婚,卻仍然無動于衷;你寧愿讓一輩子沒低過頭的父親上門去求老葉家,也不愿意放手,真不知該夸你癡情,還是罵你傻;所以,今天的惡果都注定由你獨自承受,只可惜父母也得跟著操心上火;想到這,我又覺得你根本不值得可憐,甚至有些可恨!

    吃過晚飯,父親照例去奶奶家坐一坐。只要不是忙得不可開交,

    他幾乎每天都會去,自我懂事起就一直這樣,已經是多少年的習慣。此時,爺爺早已去世多年,奶奶在五個兒子之間輪流居住。但凡家里做點好吃的,父親一定安排我們先給奶奶送去,趕上不忙的時候,他則親自去送。

    父親走后,我們一家人都坐在院門口的大青石板上歇風涼,一些鄰居也在。夏天的農村就是這樣,晚上出來納涼,就是大家嘮閑嗑的時候。大熱天的也睡不著,又沒有其它娛樂活動,多以大家一般都是在外面坐到十分困倦,才會回家睡覺。此時,孤枕難眠的二哥正坐在自家的后門口,面朝后院地聽大家聊天,時不時地也會插上一嘴。雖然他心情不好,但有外人在的時候,還是會故意擺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大家伙兒正“你一言我一語”地瞎侃,不知怎么搞得,二哥突然從后門口轱轆下來,這著實嚇我們一跳。我趕忙過去攙扶起二哥,順勢抬眼朝他家屋里望去。原來,二哥并不是自己不小心轱轆下來,而是被人一腳踹下去的!不知什么時候,二哥白發蒼蒼的老岳父,居然帶著一群人鳥悄地從前門進了屋。他可能是聽大家嘮嗑太入神,也可能是因為困了,以至于人家都已經進了屋,卻絲毫沒有察覺到,結果被人直接踹了下來,白白當了一回驢糞蛋兒!

    這時,從二哥家后門口陸續跳出六七個身量差不多的人,一個個仿佛武大郎成精似的,比二哥還要矮上一截。仔細一看,來的都是葉格格的娘家人。為首的是老葉頭,后面跟著葉格格、她的兩個哥哥和三個侄子。我仔細審視一下這群“趕死隊員”(趕著前來送死的人員),差點笑出聲,不禁感嘆:后世子孫已經變成這個熊樣子,可見大清朝的滅亡絕非偶然。

    來者不善!很顯然,這幫人是來打群架的。省去戰前必要的“討敵罵陣”,葉家人直接沖向剛爬起不久的二哥,對其拳打腳踢起來;母親和三妹早已嚇得不知所措,坐在那里一動不動;鄰居們也都被這突發情況搞得莫名其妙,傻愣愣地站在一旁觀看。

    “三哥別瞅著了,二哥要吃大虧,快上吧!”四妹趕忙拽了一下我的胳膊,同時大聲喊道,自己則率先跳過去,加入戰斗之中。

    的確是沒時間考慮后果,我們已經被葉家人打到家門口;這要是吃了虧,還不得被街坊四鄰笑話死;不用別人,單大皮球自己,就能幫著在滿村宣傳的沸沸揚揚;想到這,我也立即加入戰斗序列。

    畢竟夫妻一場,以后還得過日子,二哥緊緊地拉著葉格格,不想讓她參與進去;另外,人群中還有他的老岳父,二哥也沒辦法下手,只能站在一旁觀戰。雖然他們人數眾多,但都是那種又瘦又小的身材,沒有一個是打架的材料,來這么多人也不過是充場面而已。我和四妹站在這幫“小矮人”中間仿佛“巨人”一般,和他們打架就像大人打小孩似的,一扒拉就倒一個。

    要說這幫“小家伙”還是挺頑強的,倒地爬起來以后,仍就往前沖,我和四妹已然忙得一身大汗。看這樣再鬧下去終究不好看,二哥就放開葉格格,過來幫忙拉架。一旁的鄰居也都緩過神來,急忙過來幫著勸說。可能是看娘家人吃了虧,也可能是看自己人多勢眾有了倚靠,葉格格竟怒氣沖沖地朝我和三妹沖了過來。我忙于和其他葉家人撕扯,冷不防被她在臉上抓了一把,瞬間就感覺火辣辣的疼。

    “三哥,你的臉被黃眼珠抓破了,抓住她,往死里打!”說著,四妹奮力甩開其他人,將一旁的葉格格死死地摁在地上。

    我本來不想打葉格格的,畢竟那是自己的嫂子;奈何她主動挑釁自己,而且把事情鬧得這么大;我只能稍作懲罰,以便讓她長點記性。我剛打了葉格格兩巴掌,就被一旁的二哥死死抱住。

    “老三,別打了!昨天已經被我打的夠嗆,你看她眼角到現在還是青的!再說,UU看書 www.uukanshu 這么多人看著也不好!”二哥苦苦哀求我道。

    畢竟夫妻一場,二哥保護自己媳婦也是人之常情,我也就沒再動手;可一旁的四妹卻不管那些,趁著二哥和我講話,拽過葉格格來,又狠抽她幾耳光。

    “三虎子,你們兄妹真他媽不是人,連自己親嫂子都打!”葉格格的老父親邊叫罵著,邊拼命地掙脫勸架的人,再一次向我奔來。

    老葉頭兒這么大歲數,又是二哥岳父,我怎么可能動手打他;只能抓住他的手腕,避免自己被傷到。突然,有人從背后邊罵邊踹了我一腳。知道是父親回來了,我趕忙松開手,然后跑到他的身后;四妹也不得不停手,站到一邊;其他人見父親回來,也不再亂哄哄的,瞬間都安靜下來。

    本以為父親是來給我們撐腰的,結果,卻被他當眾訓斥一頓;最后還拉著我、四妹以及二哥,給葉格格還有她的老父親道歉;趁機還把事情的起因,詳細地跟老葉頭兒敘述一遍,并代替我們三兄妹一再向他道歉。左鄰右舍都聽明白了,葉格格的父親自然也分得清誰對誰錯,只好就坡下驢,帶著一群人默默離開。

    經此一鬧,我以為葉格格和二哥的婚姻肯定是走到盡頭了。但沒過幾天,她就像沒事人一樣從娘家回來了,仿佛這一切都沒發生過似的。自打葉格格回來開始,二哥又變得像以前一樣,有說有笑、心情大好。自此以后,有關彩禮的事葉格格倒是再也沒有提過,和二哥打打鬧鬧、日常拌嘴倒是照舊。真是應了那句老話: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