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我的荒唐史繁體版

第23章 “鐵蛋”和“鄭乾”其實是同1個人

我的荒唐史
     正所謂“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轉眼間,小鐵蛋已經兩歲,五官慢慢長開后像極了小時候的我,性格則像甄薔多一點。小家伙很聰明,說話還不利索的時候就已經能數好幾百個數;詩詞歌賦更是不在話下,已經學會很多首;每到想吃奶時,就主動把自己的“才藝”展示給媽媽看,借以換來充足的給養。在小鐵蛋一歲生日“抓周”時,其與眾不同的氣質就已初見端倪。一般小孩子都會對玩具或者好吃的感興趣,他卻連續三次都抓起書本;站在一旁的父親倍感欣慰,并斷言家族半文盲的傳承史,定會在孫子這一代得到徹底改善。

    小家伙長到兩歲還沒個大名,本著“賤名好養活”的原則,家里人就一直叫他“鐵蛋”,這名字還是父親特意找在鐵礦上班的把兄弟幫忙起的。現在,到了該給小鐵蛋上戶口的時候,所以取名字的事則必須立即提上日程。

    晚飯后,剛把小鐵蛋哄睡著沒多久,父親就支使母親叫我們兩口子到他那屋,商量給孩子起名的大事。按照族譜的傳承順序,小鐵蛋應該排到“培”字。各抒己見時,父親先給起了一個“培業”的名字,還沒等他老人家仔細解釋其中的含義,就被母親否決掉,理由是聽起來顯得過于老氣;接著,我們又分別討論了“培仁、培義、培信”等名字,均被一一否決;總感覺,這個“培”的后面搭配什么字寓意都不好,一時間陷入尷尬境地;最后,大家閨秀出身的母親想到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去掉“培”直接取單字名,填寫族譜時再臨時取一個帶“培”的名字加上就好。

    開始,父親還不同意,堅稱“老祖宗傳下來的規矩不可亂”;母親竟為此駁斥稱,這是“新事新辦、與時俱進”;后來,兩位老人僵持不下,只能征求我們夫妻的意見;結果,三比一高票通過母親的提議,父親也就不得不勉強服從了民心所向。最終,又經過一番深入討論,大家決定給小鐵蛋取名“鄭龍”。另外,孩子本身的生肖屬相也是龍,所以更貼合“龍馬精神、望子成龍”的寓意。本以為給小鐵蛋取名的事情算是完美收關,終于可以告一段落。誰知,到正式上戶口那天,還是出了差頭!

    村里負責戶籍管理登記的人,是我本家未出五服的一個嫂子,叫林燕,四十多歲。她已經育有兩個女兒,年前在甘愿被罰款的情況下,又生了一個男孩。當我把一家人費半天勁才給小鐵蛋起好的大名匯報上去時,林燕嫂子連忙搖頭,并一臉緊張地宣稱“鄭龍”這個名字不能用,因為她已經為自己的兒子取名“培龍”,且早已登記在冊。

    “這是他媽什么鬼世道,給孩子取個名還這么費勁!俺家叫鄭龍,你家叫鄭培龍,這有什么關系?你是不是管的有點多了?”一道而來的父親,生氣地對林燕嫂子抱怨道。

    “二叔,我不是這意思!您若是非要起這個名字,我就給您登記上!主要不是怕孩子長大以后叫混了嗎?”林燕嫂子和顏悅色地跟父親解釋道,生怕這個倔老頭兒再不依不饒。

    “俺們一家人商量半天的名字,你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給否了,憑什么?”父親真的生氣了,因而進一步大聲質問道。

    “二叔,息怒!我把這個名字讓給您的大孫子還不行嗎?現在就登記上!”邊安慰父親邊尋找我家的人口信息頁,接下來,林燕嫂子就要登記小鐵蛋的身份信息。

    “爸,名字就是個代號而已,何必那么較真?要不咱改叫“鄭錢”,

    您聽這名字多大氣!”怎么可能為一個名字讓人家為難,我趕忙插科打諢地勸慰父親道。

    “鄭錢?掙錢?你別說,這名字還真挺有意思!”父親重復著名字,并略有所思地對我說道。

    “爸,這個名字是挺好,但直接用“錢”字顯得太俗氣;咱們找個同音字代替一下,這樣寓意沒變,看起來也儒雅一些,行嗎?”甄薔用商量的口吻,試探性地征求父親意見道。

    “二叔,這個名字是真好!如果您家不要,那我可給俺家孩子用了?”林燕嫂子煞有介事地笑著附和道。

    父親不置可否。林燕嫂子翻了半天字典,挑出一個“乾”字;然后,又從周易八卦等多方面幫忙包裝解釋;最終,老頭兒才極其勉強地接受了“改名”建議。就這樣,我們好不容易才敲定小鐵蛋的大名——鄭乾!

    小鐵蛋的到來,確實給這個大家庭增添無限歡樂。每天無論多忙、多累,父親總要抽時間抱著自己的大孫子玩一會兒;母親也幾乎任何家務都不做了,就一門心思地哄小鐵蛋和歡歡。三妹和四妹早在一年以前就已先后完婚并搬了出去,現在都懷有身孕且近期可能就要生了;大嫂生果果時和母親產生的矛盾還未緩和,因此她們一家四口幾乎從不來老宅走動;此時,偌大的房子就只有我們一家五口居住,小日子倒也過得安靜、和諧——雖然時間很短!

    那時,也沒什么好東西給孩子玩的,母親就在炕席上鋪上小被子,讓歡歡和小鐵蛋坐在上面看小人書;若是兩個孩子膩煩了,她則會拿筷子邊敲擊鐵盆邊哼唱著兒歌,借此逗他們開心。在照看孩子方面,母親絕對是一把好手。歡歡和小鐵蛋在她手里,從來就沒有出現過磕碰的情況,并且身上總是保持干凈整潔的狀態。單單這一點,就比我們做得要好太多。這段日子,算是自我結婚以來,全家最溫馨快樂的時光。

    當然,矛盾還是會有的!可能是不滿于我們一家三口和父母住在一起,也可能是因為小鐵蛋在老兩口那里得到太多的寵愛,葉格格總時不時地做一些指桑罵槐的事。大家都很清楚她的脾氣秉性,自然也就沒人跟著一般見識。葉格格對我這個小叔子多少還有些忌憚,有時看她鬧得太兇,恨不能摁倒在地狠狠地揍一頓出出氣。很多次,我剛想發火就被甄薔攔了下來;她總是勸我“一家人前后院住著,打打鬧鬧的容易被街坊鄰居笑話,更何況低頭不見抬頭見的,還是互相忍讓點好”;然而,我的容忍并沒有換來葉格格的理解,反而是變本加厲;好在自己總不在家,否則,非被她氣死不可。

    為了能夠得到同等待遇,葉格格索性也不單獨開伙,每天到時間就跑到后院和我們一起吃飯;不同的是,她從來不幫忙做飯,更不會上交伙食費;除此之外,她甚至還特意從老宅這邊接了一根電線,生活用電也要一起使用,力求做到“絕對公平”。父母都是過慣了節儉日子的人,平日里都是點瓦數最低的小燈泡,基本是剛一天黑就熄燈躺下;每個月的電費,兩屋加起來也不超過十塊錢;二哥家則是用那種一百瓦的大燈泡,而且常常是一宿點到天亮。

    電費連續兩個月都超過五十元,再加上全家這么多人吃喝,開銷確實比以前增加了不少。因此,母親越發地感到憂愁,并時常在我們面前大吐苦水,搞得大家一天天地也跟著唉聲嘆氣。那階段,我不在家,懂事的甄薔為了不讓父母為難,就找人幫忙單獨安裝一個電表,自己承擔我們屋里的電費;本想,這樣做既能幫母親分擔一部分費用,又能讓葉格格心理感到平衡;誰知,一味地退讓并沒有讓二哥兩口子有所改變;以至于甄薔帶著小鐵蛋單獨開伙做飯后,他們一家三口仍在父母那蹭飯、蹭電。畢竟少了兩口人之后,父母的壓力也能小一些,甄薔也就沒有計較那么多!

    最近一段時間,父親的心情很糟糕,沒事就喝悶酒,整天唉聲嘆氣地也很少說話。一大家人,除了小鐵蛋以外,幾乎誰都不敢主動和他說話。

    一次,父親出去喝酒,都大半夜了還沒回家。全家人急得四處尋找,幾乎翻遍鎮里所有的小飯館,仍然是一無所獲。后來經母親提醒,大哥、二哥順著老頭兒常去的朋友家的方向仔細搜尋半天,才終于在一個亂葬崗里找到父親,彼時已然是后半夜。

    當時,父親正坐在其中一座沒有石碑的墳前,邊低聲啜泣邊訴說著什么,仿佛正在跟“里面的人”聊天。瞬間,把二哥嚇得腿肚子都轉了筋,要是沒有大哥在,估計他早就嚇跑了。后來才知道,UU看書 .uukanshu.com那座墳里埋的是父親最好的把兄弟。那人是省城來的下放青年,因蒙受不白之冤,一氣之下就上吊自殺了;由于沒有家人收尸,幾個磕頭的把兄弟就臨時湊錢,把他草草地葬在這里。

    至于老頭兒怎么突然跑到這個鬼地方,沒有人知道;他對著墳墓自言自語地又說了些什么,就更不得而知了;畢竟,父親不說,也沒人敢問。

    哥倆費了半天勁,好不容易才把老頭兒背回去。因自己喝醉后四處瞎逛,折騰大大家跟著擔驚受怕半宿,所以每個人都是又急又氣,索性都不搭理他;就連向來好脾氣的母親在看到父親進屋時,也趕忙把臉轉向一旁,沒有說話。

    此時,小鐵蛋也沒睡覺,看見父親回來了,趕忙湊到近前;先是仔細觀察起老人家不知因何劃破,但流血早已止住的臉;同時,伸出稚嫩的小手,輕輕地撫摸起來;然后,又奶聲奶氣地問道:“爺爺,你臉怎么破了?疼嗎?鐵蛋給你揉揉!”

    看這一屋子人,只有一個孩子關心自己,其他人都轉過臉去不說話,父親不禁勃然大怒。

    “還是我大孫子好!其他一個個的,都是白眼狼!操你們媽的!以后,我就和大孫子一起過了!”還未完全醒酒的父親,邊輕輕地抱起小鐵蛋,邊大聲怒罵眾人道。

    知道父親喝多了,在耍酒瘋,誰也不敢搭茬;等他罵累了、罵困了,才漸漸地消停下來;然后,衣服也沒脫,就摟著小鐵蛋慢慢睡去。看著一旁鼾聲如雷且一身酒氣的父親,小鐵蛋沒有半點嫌棄,緊緊依偎在他懷里,不一會兒也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