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我的荒唐史繁體版

第28章 看似“滿載而歸”實則“落荒而逃”

我的荒唐史
     建筑工地的活計越來越難做,之前跟二姐夫一路打拼好多年的老班底,都相繼離開;即便是家里的親戚,也找各種理由先后辭別;已經很久沒開工資了,畢竟都得養家糊口,長此以往誰也難以堅持;而作為元老人物的我,受文化程度限制,在建筑領域也很難再有什么發展前途;所以,當很多有能力的人都離開,相繼自己單干時,我仍選擇默默地幫二姐夫干著代班的工作。

    事實上,我也沒有別的本事,每天忙得焦頭爛額的,自然也沒有繼續學習的毅力;從十六七歲起,就開始跟二姐夫闖蕩社會,現如今小鐵蛋都那么大了;即使以后再也發不出工資來,自己也絕不會主動離開;畢竟是親人,就算是白幫忙,我也一定會繼續站在他的身邊。

    這幾天,因資金鏈徹底斷裂,我們掌管的工地業已全部停工;大中午的,二姐夫頂著炎炎烈日,特意跑過來找我;看著他憂郁的眼神和憔悴的面龐,我知道,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將要發生。

    “老三,咱們支撐不住了,開發商跑路了!”沒有任何鋪墊,二姐夫低著頭,邊抽煙邊沮喪地對我說道。

    “沒有其他辦法了?”此時,我不知道怎樣去安慰二姐夫,更不知道該如何幫他解決難題,只能把問題又推給他道。

    “絕路了!我把之前收得頂賬房和頂賬車都賣了;拖欠大家伙兒的工資盡量都還上;剩下的,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我對你虧欠的最多,這兩年也幾乎沒有開出工資,實在是對不住了!”低下頭、掐斷煙,二姐夫邊搓手邊有氣無力地對我小聲說道。

    “都是自己人,說這些客套話干嘛!我還能幫你做點什么?”看著一臉滄桑的二姐夫,我趕忙安慰他道。

    并沒有責怪二姐夫的意思,我知道他也不想搞成這樣,只希望自己還能幫上點忙,就像當年大家剛來這座陌生城市闖蕩時那樣!

    “沒有什么需要做的了!”二姐夫站起身,邊往外走邊無奈地回答我道。

    “對了!倉庫里剩的建材、工具,你都想辦法處理掉吧,也能賣點錢;那可都是好玩意,別當破爛賣,糟蹋東西!”已經走到門口的二姐夫,突然停住腳步,轉過頭來叮囑我道。

    二姐夫走后,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自打進省城以來,所有經歷過的人和事,不論好的、壞的,都歷歷在目:有去公共廁所,不知道在哪方便時的尷尬;有賺到錢,回家炫耀時的驕傲;有因建材大打出手,被抓進派出所時的膽怯;也有因討要工程款,被打到住院時的心酸;還有坐上汽車,衣錦還鄉時的榮光;更有因發不出工資,面對大家焦慮目光時的惶恐;現在,所有的一切都成為過眼云煙!我還好,本來就一無所有,大不了繼續回家種地,但二姐夫怎么辦?他可不能跟我似的,就當做了一個很長的夢;一覺醒來,揉揉眼睛,即使耗費自己十幾年心血的事業,也可以說放下就放下。現實中,不知還有多少債務在等著他去償還!以后,一家人可怎么生活?

    此時,我幫不上任何忙,想再多也只是徒增煩惱而已,根本解決不了實際問題。這個城市不再有我的一席之地,當務之急是把倉庫里剩下的東西全都換成錢,畢竟回家以后還得生活。房子已經買了三四年,拉的饑荒卻到現在都沒有還清。我在外面躲著也就算了,要是回去,可怎么面對家里人!

    由于自己之前從沒有接觸過工地里收廢品的人,現在也只能靠碰運氣了;我像沒頭蒼蠅似的,

    在周圍瞎逛;在工地外還真找到幾個人,可人家都只收廢品,得知我賣的都是建材并且東西又放在工地的倉庫里,當場就打了退堂鼓,可能是懷疑我的東西來路不正;后來,唯一一個膽大敢買的家伙,還因為出價太低,被我委婉地拒絕了;感情賣點東西,這么傷腦筋。此時,我不禁羨慕起二哥兩口子的手眼通天,如果處在這一境地的是他們,沒準問題早就解決掉了!

    又在工地周邊晃悠兩天;這時,不管拿沒拿到工資,大家陸續都走得差不多了;我也不想再繼續耗下去,索性心一橫,決定雇輛車直接把東西運回家,到時開個建材店也是好的。因為自己單獨管理過工地,貨車司機還是認識不少的,我就從中隨便聯系了一個。跟對方談好運費后,我才突然發現,自己根本就沒有多余的錢再雇人把東西搬上車!幸虧三叔家的二女婿沒走,我們倆從早上一直忙活到下午兩點多,好不容易才裝完。當然,司機師傅也幫了不少的忙。傍晚,我們仨簡單吃點東西,就趁著夜色往家趕。雖然東西不是偷的,但大白天的從工地往外運,也容易引起人家懷疑。還是低調一些好,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為了能多賣點錢,我幾乎把除倉庫大門以外的所有東西都搬走了。十幾米長的大貨車被裝得滿滿登登的,根本不用合計,肯定超載。不敢走高速公路,我們只能選擇走底道。雖然繞路會多浪費一些柴油,但相較于省下的更多高速通行費,司機也就沒有提出異議。

    不到三百公里的路,我們硬生生行駛了一天一夜。這期間,由于路途顛簸加之超載嚴重,貨車中途還爆了兩次胎。千斤頂根本無力支撐起這輛滿載建材的大貨車,我們不得不把車上所有的東西卸下,待換好輪胎再重新裝車。如此反復兩次,把大家折騰的身心俱疲。這一路,我們算得上是歷盡艱辛,好在最后還是安全回到家。我趕忙找來幾個鄰居,把所有的東西都卸到院里,直到此時,一顆懸著的心才徹底放了下來!

    七周歲的小鐵蛋已經開始上小學了。他繼承了甄薔的學習細胞,成績遠比我要強得多,第一學期就獲得獎狀和大紅花的獎勵。孩子很懂事,把獎狀給甄薔看完,就趕緊送到父親那里。我們老鄭家的孩子能在學習上得獎,那是幾輩子不曾有過的;為表重視,父親趕忙用相框把獎狀裝裱起來,并放在家里最顯眼的位置,以確保來人都能第一時間就看到自己大孫子的榮耀。

    這些年我一直在外面奔波,很少有機會跟孩子待在一起,以至于沉默寡言的小鐵蛋,和自己這個做爸爸的并沒有多少親近感;我的內心充滿愧疚,在孩子成長的道路上,既沒給他應有的陪伴,又沒給他創造好的生活條件,更沒給他有價值的人生忠告或建議,只是一個人在外面渾渾噩噩的活著;于是我暗下決心,以后一定要多花點時間陪小鐵蛋,慢慢幫他找補回那些缺失的“父愛”!

    很難想象,自己不在家的這幾年,甄薔和小鐵蛋相依為命的生活會有多不容易;后來,我也只是在鄰居的口中,偶然間得到一點信息。

    剛買完房子那幾年,我們的生活特別拮據。東院陸老頭兒家是開小賣鋪的,除了生活所需的油鹽醬醋以外,甄薔從沒在他家買過別的東西,也沒舍得給孩子買過零食,哪怕是一塊糖。

    那年月,在農村很少能看到汽車,頗有膽識的大哥則花光積蓄購買了一臺,然后整天蹲守在鎮政府附近拉活兒。車雖然一般,但坐的人可不少,因此收入十分可觀,手頭也就越來越寬裕。大哥特別疼愛自己的兩個女兒,尤其是果果,幾乎每天收車回家,都要帶她去陸老頭兒家的小賣鋪買零食。每每此時,小鐵蛋則總是扒著墻頭,一臉羨慕地默默看著。有一次,這種情形恰巧被出來打水的甄薔看到,瞬間,當媽的肝腸寸斷般難受,淚水不禁開始在眼圈中打轉。

    “兒子,是不是想吃零食了?走,媽帶你去買!”近來,節儉到吝嗇的甄薔,下了很大決心對小鐵蛋說道。

    我理解甄薔,她是想把欠親戚朋友的錢盡快還上,免得見到人家抬不起頭來。

    “媽媽,我可不像果果姐那么饞,她每天纏著大伯買好吃的,那得花好多錢!”小鐵蛋邊吞咽口水邊故作淡定地回答道。

    很明顯,這是為了不讓自己的媽媽為難,而臨時編造的謊言。

    甄薔再也忍不住了,抱著小鐵蛋痛哭流涕起來。她感嘆命運的不公,讓這么好、這么懂事的孩子出生在這樣貧困的家庭。但沒辦法,這就是命運,誰又能改變呢?

    那時,老家這邊特別流行五毛錢一袋的劣質方便面和自行車馱著保溫箱叫賣的冰棒,幾乎所有小朋友都吃過。小孩都有攀比心理,有點好東西總是喜歡當著其他小朋友的面吃;而且吃的時候,還總要特意強調這東西是誰在什么地方花了多少錢買的;仿佛通過這樣的炫耀,會讓嘴里的東西變得更加美味似的。每天都和小伙伴們一起玩耍,人家條件好的孩子,幾乎天天都能換著樣式地吃零食;每次,小鐵蛋都只能默默地站在一旁看著、羨慕著;長此以往,他終于沒有抵擋住虛榮心和未知美食的誘惑,犯了一個不可饒恕的錯誤;結果,換來自己媽媽的一頓胖揍。

    在我家后窗臺,擺放了一個上面寫著“為人民服務”字樣的大茶缸;那還是我們結婚時,甄薔當過兵的大舅送的;但因年代久遠,早已不用它喝水,平時都是拿來裝零錢的;打個醬油或者買包火柴,找起來也方便。

    一天,趁著甄薔在外面洗衣服,獨自在屋里玩耍的小鐵蛋,躡手躡腳地來到窗臺旁,小心翼翼地打開茶缸并偷偷取出幾枚一毛錢的硬幣;為了不被自己的媽媽發現,更怕不小心弄丟錢,他特意將硬幣放在衣服內側的口袋里,緊挨著胸口處。

    從沒偷過東西的小鐵蛋,邊往出走邊下意識地用手捂著胸口;結果,剛來到門口就被自己的媽媽撞見了。甄薔本來是沒有注意到,但看小鐵蛋一直用手捂著胸口,誤以為孩子是生病了。

    “怎么了,鐵蛋,不舒服嗎?”放下手中正在搓洗的衣物,甄薔關切地問道。

    “沒事,媽媽,我…去玩了!”小鐵蛋支支吾吾地,邊用手捂著胸口邊說道,也不抬頭就直接往外走,想盡快逃離甄薔的監控范圍。

    “你給我站住,過來!”感覺小鐵蛋的行為有些異常,甄薔趕忙站起身來,同時對其命令道。

    聽見甄薔的召喚,小鐵蛋不敢不回來,只好慢慢地轉回身,極不情愿地一步一步往自己媽媽眼前挪動;甄薔順勢迎了過去,剛要掀開他的衣服;結果,又怕又羞的小鐵蛋“哇”的一聲就大哭起來;同時,主動上交了自己費盡心思才藏好的三枚硬幣。

    甄薔不能容忍自己的兒子有偷盜行為,無論孩子多大,也不管什么原因。她伸手拽過已經哭到瑟瑟發抖的小鐵蛋,在其稚嫩的屁股上狠狠地打了起來。本來東院陸云奎就曾因為老一輩手腳不干凈的問題看不起我們,小鐵蛋卻不爭氣地印證了人家的擔心,甄薔怎么可能不恨;她也恨自己沒有能力給兒子想要的東西,哪怕僅僅是一根冰棒或一袋方便面,也不曾主動滿足過,否則孩子也不會為了幾毛錢就迷失本性;她更想通過這次教訓,讓小鐵蛋記住——自己想要的東西,必須靠努力奮斗獲得,而不是通過讓人不齒的手段竊取。想到這些,甄薔越打越狠,絲毫不顧及小鐵蛋大喊大叫的求饒聲。好在,沒打一會兒就被東院的陸家老太太及時勸阻住,即便如此,孩子的屁股還是腫的老高。

    通過一段時間的接觸和了解,陸老頭兒應該已經漸漸消除了對我家的偏見,他老伴兒能來幫忙勸架,則是最好的證明。

    那時,陸老頭兒在自家的西墻角種了一顆李子樹。每年春天,茂盛的李樹枝就會越過墻頭延伸到我家菜園里,很自然地,也就在這邊成長、開花和結果;雖然不是什么稀罕物,但老人卻格外的重視,生怕李子會被人偷吃;尤其是到了快要成熟的季節,差不多每天都要檢查好幾次;延伸到我家的這部分,則更是重點關注對象,經常會看到陸老頭兒站在墻頭上掰著指頭、挨個數;很明顯,人家是信不過我們。既然無論怎么解釋,都不能取得對方的信任,那就索性堅持自我,讓對方刮目相看、重新認識自己!

    作為成年人,甄薔肯定是能管住自己的,不會因為貪嘴這種小事,而遭受他人的白眼和冷嘲熱諷;作為孩子,小鐵蛋則沒有這種觀念,他根本不知道面子是什么東西。為了讓小鐵蛋不犯錯,甄薔臨時剝奪了他去菜園中玩耍的權利;一旦發現小鐵蛋靠近李子樹,即使是干別的事情,也免不了一頓打罵;以至于李子成熟后,UU看書 .uukanshu.com自然掉落園中,小鐵蛋都不靠近,就任其爛在泥土里。這一切,陸家老兩口子都看在眼里,終于認可并接受我們這戶“聲名狼藉”的鄰居。就這樣,甄薔用一年多的時間,終于徹底改變陸家老兩口子對我家的看法;之后,每到李子成熟時,則總會先摘一些送給小鐵蛋吃。

    “咱們過自己的日子,又何必太在乎別人的看法?又不是替他們活著,何必跟自己較勁?”了解到這些,我曾忍不住勸解甄薔道。

    “人活一張臉,我不允許別人對我進行無端的指責;我必須要證明給懷疑我的人看,他們是錯的!”甄薔一臉嚴肅地回答我道。

    事實證明,甄薔說的話,她都做到了。這幾年,在沒耽誤農活兒的情況下,甄薔又上班、又飼養家畜;等我回來的時候,她已經把當初買房子拉的饑荒全部還清;手里多少還有一點積蓄,雖然不是很富足,但也絕不像以前那樣緊緊巴巴的。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曾有一段時間,小鐵蛋放學以后就背著甄薔去翻砂廠撿廢鐵,只為換點零花錢用。現在,孩子已經不用再受那份罪,每周多少都會得到一些零用錢,偶爾還能吃到點零食。

    我由衷地佩服甄薔,佩服她過日子的態度和能力,更佩服她那種不服輸的韌勁;我不禁慶幸,自己絕對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才有幸能在今生與她相識、相知、相愛、相守;我曾暗自發誓,以后家里所有事情都聽她安排,自己就在她的指揮下沖鋒陷陣就好;可剛過去沒幾天,我就因為翻蓋房子的事又惹她生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