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我的荒唐史繁體版

第29章 我終于住上夢寐以求的“小洋樓”

我的荒唐史
     從省城費勁巴拉運回來的東西,堆放在院里已經一月有余,我和甄薔還是沒想好到底該如何處理。開建材店需要一定的成本,而且我的這些東西都是城市里建樓房才用得著的上等料,在農村蓋房子,誰家也不會舍得用這么好的物料,這個想法很自然就否決掉了;要是拉到別處去賣的話,運費不算,來回折騰還不一定賣得出去,城市里怕來路不正不敢要,鄉村則是怕太貴用不起;當廢品賣就更加不可能,那自己豈不是白費那么大勁,大老遠從省城拉回家。思來想去,我腦海中突然閃現出二姐夫家的小洋樓,那是令村里多少人都羨慕的好房子,即便是放在現在,也毫不不過時;粗略地估算了一下,自己拉回的這些建材,蓋一個二層小樓那是綽綽有余;于是,我就有了翻蓋房子的想法。

    正當我手舞足蹈地準備跟甄薔詳細探討蓋房子的具體構想時,沒想到,剛一開頭就被她一盆冷水澆到底!

    “你打住吧!買房子拉的饑荒剛還完沒多久,我可不想再靠舉債過日子。”我只是剛提出想法,甄薔就直截了當地打斷道。

    “困難都是暫時的,趁著咱倆現在還年輕,熬幾年也就過去了。”我趕忙勸說她道。

    “你以為欠人家錢的日子那么好熬?而且咱家這房子也還可以,在村里也算是中上等,根本沒必要浪費時間和金錢再去蓋一個新的。”甄薔堅持自己的想法道。

    “值錢的建材咱家都有,只要再買點紅磚、水泥啥的就行,沒多少錢;人工更沒問題,之前跟我干活兒的兄弟,很多都是家眼前的,每人來幫幾天忙,也花不了多少錢!”我一邊給甄薔粗略地估算可能的支出,一邊繼續勸解她道。

    “那也不蓋!鐵蛋都上小學了,而且學習還挺好,我得攢錢繼續供孩子讀書。”面對我的勸導,甄薔依然不改初衷,斬釘截鐵地回應道。

    “鐵蛋慢慢長大,早晚有娶妻生子的那一天;咱們不提前把房子給他準備出來,真到用的時候就不趕趟了!”聽甄薔提到小鐵蛋,我趕忙借此引入,繼續開展勸解攻勢道。

    “我可不想孩子長大后,讓他跟咱們一起,在農村遭這份罪!”甄薔果斷地說道。

    “有個好房子,鐵蛋結婚時,也能體面些不是?所以……”

    “行了,我不同意!你要是愿意蓋,就自己蓋!”我的話還沒說完,就被甄薔直接打斷道,很明顯,他已經做出了最終決定。

    我和甄薔就這樣一直爭論不休,誰也沒有說服誰,彼此反倒是爭得臉紅脖子粗的;實在沒辦法,我們破天荒地搞了一次家庭內部民主會;讓已經開始讀書的小鐵蛋同學列席,并發表意見;然后采取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確定最終結果。

    此時,最終能決定蓋房子與否的,則變成剛滿七周歲的小鐵蛋。因此,我耍了一個小計謀,私下里買通小鐵蛋同學,答應給他弄一臺自行車作為交換條件,才獲得支持;盡管甄薔在會議中幾度對他進行威逼利誘,卻依然沒有改變“鐵蛋同志”的堅定立場;就這樣,最終以“二比一”的壓倒性票數,毫無懸念地通過了翻蓋房子的決議;氣得甄薔直罵我們父子一個鼻孔出氣,甚至幾天都沒有好臉色。

    事不宜遲,隔天我就先在院里的角落處臨時搭建起一個簡易房,此時,早晚溫差不大,我們一家三口暫時住在里面完全沒問題;又花一天時間,把為數不多的一點家具和衣物都搬進簡易房;接著,就開始找人幫忙扒房子;沒用多少工夫,

    昔日的四間大檁木房就變成一片廢墟。這些都是比較簡單的工作,既省時又省力,幾乎沒什么感覺就完成了!

    從新房打地基開始,我才知道什么是勞力傷神,也終于明白,自己把蓋房子想象的太簡單了。不算人工,每天大家伙兒吃喝的費用就不少;再加上砂石等不起眼的建筑材料,沒幾天,就把甄薔辛苦攢下的錢花個精光;房子已然拆了,我硬著頭皮也得繼續蓋下去;沒辦法,只能重蹈覆轍,繼續借錢!

    此時,二姐夫也已完全從省城的工程項目中撤出;通過出售頂賬房、頂賬車等形式,七七八八的債務也幾乎還清;家里的生活雖然沒有受到影響,但畢竟自己生意失敗,他覺得顏面無光,也就不想在村里繼續待下去,索性把房子賣了舉家遷到縣里。

    想著二姐夫剛賣完房子,手頭應該比較寬裕,我就先跟他張了嘴,結果卻吃了閉門羹。二姐夫以供孩子上學和打算二次創業的借口,委婉地拒絕了我;接著,我又把手里可能有閑錢的親戚走了一遍,好容易才湊到四千塊錢;大姐夫在縣里剛給大外甥買的婚房,實在是拿不出錢來,但又想盡一份綿薄之力,索性就把二外甥派來,免費幫我干點雜活兒;甄薔又從娘家那邊借回六千塊錢,順便把飼養騾馬的大舅哥發動來幫忙拉沙土。就這樣,在東倒西借和兩頭親戚免費幫忙的情況下,總算把房子的主體建好。實在是沒錢繼續往里投入,安上窗戶、把一層的幾間房子簡單收拾一下,我們一家三口就搬了進去!

    蓋房子時,還曾出現過一段小插曲:剛扒完房子的當天,西院的李艷香兩口子,就氣勢洶洶地找了過來,當得知我家房子要建兩層時,更是直接露出不悅的神情;擔心我家房子建好以后,因為勢差的存在,會導致雨水從我家房頂直接都流向她家房頂,進而會沖壞房子;最后,李艷香表示,如果我家堅持要蓋那么高,除非中間留胡同。沒有考慮那么多,我直接和他們兩口子吵了起來,險些大打出手;為此,還驚動了街坊四鄰;后來,在村領導和雙方父母的調解下,我家的房子才得以順利建下去。

    沒想到,我這邊一樓剛蓋好不久;因為置氣,李艷香竟也把自家的老房子推倒重建;但沒過多久,她家就因為資金緊張,買不起鋼筋等建材,被迫停工了。雖然之前發生過些許的不愉快,甄薔還是不計前嫌地伸出援助之手;把自家用不完的建材,按照市場最低價賒給李艷香,并告訴她不著急還錢。就這樣,隨著我們房子先后竣工,兩家的關系又變得和好如初;兩棟房子也像以前一樣,緊密相連,并沒有在中間留下胡同。

    住樓房的美夢也算圓了一半;至于另一半,只能等手里有閑錢再慢慢完善;只要自己肯努力,我相信一切都不會太難!

    我的親老叔就住在后一趟房,自打搬過來以后,兩家的接觸就逐漸多了起來,關系自然也越走越近。剛搬過來時,我幾乎整年不在家,所有農活兒都是甄薔自己干;很多時候,她真的忙不過來,尤其是那些本該是男人做的體力活兒;所以,每到春耕或秋收時,老頭兒總是忙里偷閑,來我家幫幾天忙。老叔家養了兩頭大黃牛,所以秋天拉苞米、拉蘋果之類的活計,基本都是他包攬了。那段時間,著實幫了我家大忙!

    老叔家的條件也不是很好,三兒一女,一家六口,擠在四間破草房里,苞米和蘋果是家里的主要收入來源。我們剛搬過來的時候,老叔家最困難。那時,他的兒女都已經慢慢長大,轉眼間就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女兒倒是不用發愁,再差也能找到婆家;但要給三個兒子娶媳婦,對于一個貧困的農戶人家來說,那可是非常困難的問題。老叔家的老大“大福子”,個頭矮小再加上家庭條件也不好,相了好幾個對象都沒人看上他,眼瞅就三十歲了還打著光棍;老二“二丑子”和老三“三驢子”也不小了,但都是孑然一身;愁得老叔兩口子,一宿一宿地睡不著覺;去我家串門時,每每談起自己兒子的婚事,老兩口子總忍不住唉聲嘆氣起來;為此,甄薔往往需要耐心地勸導半天,他們的情緒才能有所緩和。

    甄薔娘家那邊有個侄女,歲數和她沒差幾歲,人樣子不錯,而且還能過日子;姑娘已經到了可以結婚的年齡,但還沒找到合適的婆家;甄薔就試著把她介紹給老叔家的二丑子;緣分這東西可能真是前世就注定好了的,兩人一見傾心,沒見幾次面就登記結婚了,老叔兩口子自然是高興的不得了;結婚一年左右,二丑子的媳婦就給老叔家添了個大孫子,因此,一家人更是每天都沉浸在幸福的時光里。但老二結婚以后還有老大和老三,所以,老叔身上的擔子依然是沉重的。

    那時,我們這邊有很多老房子都是用黃泥蓋的,經不起風雨,時間久了都需要重新修繕。為了賺錢,老叔每天就趕著牛車起早貪黑的挖黃泥賣,風雨無阻;因為家里條件差,舍不得吃,老頭兒不到一年時間就瘦脫了相;他咬緊牙關,又堅持了一段時間,最后還是累倒了。

    到我家翻蓋房子時,老叔已經病得很嚴重了,但每當有人去看他的時候,還勉強能坐起來聊會天。此時,三驢子才確定婚期,二丑子也剛在東邊續蓋三間房、分出去單過不久,家里正是缺錢的時候。為了給自己的三兒子省出結婚的彩禮錢,老叔最終決定放棄入院治療的機會,選擇在家硬挺著。UU看書 www.uukanshu

    勉強湊夠彩禮錢,而此時,老叔家連給三驢子買一件結婚穿的襯衫的能力都沒有了。就這樣,我從省城買回來的、自己還沒舍得沾身的新襯衫,被熱心的甄薔無私地奉獻了出來。在大家的幫襯之下,總算是湊合著把三驢子的婚禮辦下來了。此刻,老叔卻早已臥床不起。

    我們一家三口剛搬入新蓋好的房子沒多久,就收到老叔去世的噩耗!此時,最令老頭兒牽腸掛肚的大福子的婚事,依然沒有著落;他只能帶著遺憾,戀戀不舍地離開人世。

    既然人已經沒了,光靠悲傷解決不了任何實際問題,辦理喪事才是第一要務。老叔家院子的大小,勉強只夠搭建靈棚,沒有多余地方可以利用;東院二丑子家,則被用來臨時接待前來吊唁的親屬,并順便放置一些殯葬用品;最為重要的伙房,則愁壞了一家人,始終沒有找到合適的地方。畢竟是喪事,披麻戴孝的人往來不斷,鄰居家都嫌晦氣,誰也不愿意幫這個忙;而且,要不是親族近枝,也不好意思開口求人家;考慮到這個情況,甄薔主動找到老嬸兒,安慰她不用著急上火,并表示如果沒有合適地方,可以把伙房安排在我家。老嬸兒一家感動的淚流滿面,不住地感謝我們兩口子仁義。最終,伙房被安排在我剛建成不久的新房,這才順利辦完了老叔的喪事。

    其實,人生就是這樣,沒有誰會一帆風順,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困難;自家人挺一挺,親朋好友再幫一幫,沒有什么是過不去的;生活也總是朝著好的方向發展,一代一代人則是最好的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