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我的荒唐史繁體版

第30章 突然到訪的“小不點”竟是個“狠角色”

我的荒唐史
     “老三在家嗎?來客人了!”一天中午,我正在睡覺,朦朧中就聽見外面有人大聲喊道。

    我趕忙爬起身走了出去,揉揉眼睛仔細一看,原來是在車站附近住的田老頭兒;他身后還跟著兩個人,一對個頭不是很高的男女,手里都拎著旅行袋;我仔細一看,那男的不是在省城和自己一起打工的“小不點”嗎?

    “小不點”的大名叫張權國,老家是河北邢臺的;自幼生活貧苦,母親將近五十歲才生下他;因為營養不良,長得又瘦又小,所以才有了“小不點”的綽號;小不點長得俊朗不凡,深邃的眼睛配上棱角分明的臉龐,看起來和費翔有幾分相似。

    因家庭條件差,小不點十六歲就開始外出打工,在我手底下干活兒的時候,也不過十八歲;可憐他歲數小,我都是安排最輕快的活計給小不點,主要是替代離開的家棟為自己跑腿;后來,建筑工地的活兒越來越不景氣,小不點和我先后離開省城;臨分開時,彼此特意留了地址,并約定有時間互相走動一下;沒想到,他今天真的來了!

    “小不點,你咋來了,真是稀客呀,趕緊進屋!”我高興地往屋里讓小不點,同時示意田老頭兒和后面跟著的姑娘也一起進屋。

    “我就不進去了,回去睡一覺,下午還得上山干活兒,人給你送到就行了!”田老頭兒趕忙推辭道。

    “謝謝了,大爺!”看著轉身往回走的田老頭兒,小不點趕忙說道。

    進屋坐好之后,不等我問,小不點就把事情的來龍去脈都說了。

    原來,自省城與我分別后,小不點又在幾個不同的城市輾轉打工,結果都沒賺到錢。后來,考慮到父母年歲越來越大,需要人照顧,他就直接回了老家。當時,河北地區還很落后,在家也沒什么營生,小不點就進了當地一個工廠,每月靠固定工資,勉強維持著一家人的生計。父母隨著年齡的增長,身體也變得越來越差;老兩口子最關心的就是小不點的婚姻大事,并多次嘮叨,希望在有生之年能看到他結婚生子;但對于這種家庭條件來說,娶妻生子又談何容易。剛進廠時,倒是有很多姑娘喜歡帥氣的小不點,但側面了解他家庭的具體情況以后,就都沒了下文;后來,廠里有個叫王妍的姑娘,不顧家人的反對,毅然選擇與一貧如洗的小不點在一起;為此,王家人隔三差五就去工廠或者家里找他麻煩;沒辦法,小不點就帶著已經懷有身孕的王妍,私奔到我這里。

    這就是小不點過往的經歷,也是來找我的原因。他希望在我家躲一段時間;等王妍的孩子生下來以后再回去;這樣,她的家人就不得不接受兩個人在一起的現實了。聽完小不點的敘述,我也覺得很有道理,并對他的遭遇深表同情,朋友一場,在家里住幾天當然沒問題。甄薔在省城時就見過小不點,大家都是老熟人,當然不會說什么,自然也是雙手歡迎。

    一樓肯定是沒有住的地方,而且男女四人住在一起也不方便。因為是夏天,我就在樓上臨時給他倆搭了一張床;吃飯的時候,大家則在一起開伙;沒過多久,我又幫他倆分別在鎮里找了工作;小不點在翻砂廠當鑄造工,王妍則在一個小飯店當服務員,這樣二人也可以有點收入;就這樣,總算是把他倆安頓下來。本以為,這種平靜的生活會一直持續到小不點的孩子出生;結果,村里突然發生的一起命案,徹底打破了這一現狀;小不點和王妍,被迫選擇提前離開。

    這件事就發生在我們隔壁的老胡頭兒家里。

    李艷香的老公爹胡震中,平時說話沒邊沒沿的好吹牛,是個有駱駝不說馬的人,村里人都叫他胡大炮。這個胡大炮有四子一女,除了女兒和智力低下的四兒子沒成家以外,其他兒子都已結婚,并先后分出去單過。李艷香是胡大炮的三兒媳婦,她們一家三口現在和老胡頭兒住在一個大院里。

    事情的起因還得從胡大炮的女兒胡玉碟身上說起。這胡玉碟年歲跟我大哥差不多,是他們那一茬人里數一數二的大美女;上學時就有許多狂熱的追求者,等到了適婚年齡,保媒拉纖的人更是踏破了門檻;村里很多不務正業的潑皮,都做著“吃天鵝肉”的美夢,葉格格的二哥葉德發,就是眾多“癩蛤蟆”中的一只。

    那時,從香港引進的電視劇正流行,最當紅的要數《大俠霍元甲》。很多男青年晚上聚精會神地看電視,白天則模仿劇中人物的招式瞎比劃,一個個神經兮兮的,卻美其名曰:在練功。幾乎每天中午,葉德發都會去胡大炮家門口“打一套拳”或是“耍幾路刀”;他當然也是瞎咋呼,不過是為了引起胡玉蝶的注意,而趁機多看人家幾眼而已;這一點,在后來我和葉家人打群架中,得到充分驗證。

    胡大炮雖然好吹牛,但為人很老實,向來不是惹是生非的主;另外,葉德發也沒做什么過分的事,胡家人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表演”,而毫無辦法。但姑娘還是很在乎名節的;最后,被逼無奈的胡玉蝶只能選擇一個人跑到城里打工,并且一走就是十多年;等她重返家鄉的時候,居然帶回來一個小女孩。大家后來才知道,這個小女孩是胡玉蝶跟在城里打工時認識的男人生的,那家伙具體叫什么名字誰也不知道,只知道綽號叫“魏大虎”。

    這個魏大虎本是個游手好閑的無賴,在胡玉蝶打工這一片很吃得開。可能是因為對方長得還算不錯,也可能是因為自己孤身在外想找個依靠,胡玉蝶居然把魏大虎當成電視劇里行俠仗義的大英雄,被他迷的神魂顛倒。所謂“女追男隔層紗”!不久,兩個人就住到一起,并且在還沒結婚的情況下,就稀里糊涂地生下孩子。

    按理說,一個臭無賴能找到這么個如花似玉的媳婦應該知足,接下來就應該洗心革面,踏踏實實地過日子;可魏大虎不這么想,依然在外面尋花問柳、惹是生非;喝醉酒之后,不是打老婆就是罵孩子,依然不改混蛋本性。看不到任何希望的胡玉蝶,只能趁著魏大虎不在,帶著孩子偷偷地逃回家里。

    看著未婚先育的女兒,胡大炮又氣又恨,他有心想把她拒之門外;但看了看楚楚可憐的外孫女,老頭兒最終還是沒有狠下心來。這樣,胡玉蝶娘倆就在家里住下了。雖然時常會遭受村里人的指指點點和非議,但相較于魏大虎的責打和辱罵要好很多,她也就沒太放在心上。

    胡玉蝶帶女兒回來的消息,不久就傳到葉德發耳朵里。要說這家伙也是夠癡情的,自己已經結婚生子,還對人家念念不忘;當天中午就又跑到老胡家院門口“練起武術”;他不顧自家人的勸阻,更不在乎村里人的風言風語,仿佛著了魔似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自此以后,葉德發仍堅持每天中午去胡家門前“練武”,并樂此不疲地跟胡玉蝶賣弄騷情,一直到魏大虎找上門來。

    之前,胡玉蝶可能是跟自己男人提起過家里的情況,她逃回家沒多久,魏大虎就找了過來。雖然沒結婚,畢竟女兒和人家過了十多年,而且還有一個這么大的孩子,胡大炮也只能打掉牙和著血往肚子里咽,強迫自己接納這個無賴“姑爺”。

    魏大虎剛來的時候還好,并沒有沒犯渾,和胡家人相處的還比較融洽;天真的胡玉蝶,曾一度認為他改過自新了,結果,沒過幾天就原形畢露了。喝完酒的魏大虎依然我行我素,誰也奈何不了他。每天游手好閑的,除了賭博就是睡大覺;喝醉酒的時候,甚至還當眾調戲過胡大炮的大兒媳婦;有幾次鬧得更過分,居然跑到做飯的鍋里拉屎撒尿;總之,所有不是人的事,他都做盡了!沒多長時間,就把老胡家折騰個烏煙瘴氣,幾乎每個人都挨過魏大虎的打罵。左鄰右舍也深受其擾,但大都敢怒不敢言,私下里卻都是怨聲載道的;畢竟,誰也受不了隔壁住著一位只要喝醉酒就大喊大叫、大哭大鬧的“精神病”。

    魏大虎在的這段日子,葉德發也來胡家練過幾次“武術”;一次,他練得正起勁,被喝醉酒的魏大虎從背后提溜起,直接扔到門口的菜園里,險些摔個半死;從此以后,葉德發再也沒敢踏進老胡家門口半步,即使有事,也總是刻意避開這條路。

    后來,胡家人終于忍無可忍,趁著魏大虎醉酒熟睡,用鐵棒將其活活打死。為了保全家里其他人,胡大炮帶著自己的四兒子去派出所投案自首,兩個人承擔下所有罪名。了解情況的村民,都很同情胡家人的遭遇,紛紛主動去鎮政府幫忙求情;甚至聯名寫請愿書,向市里懇求放人;因為胡家老四是傻子,不用負刑事責任,加之魏大虎父母雙亡,也沒人賣力替他“伸冤”;胡大炮爺倆在看守所里只關押一個月,就放出來了;最后,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后來,經過多方查找,警察最終聯系到魏大虎的叔叔前來收尸。知道此事,大家紛紛走上街頭看熱鬧,憤怒的村民甚至朝尸體扔起小石子,可見魏大虎是真的激起了民憤。

    “平時,UU看書 .uukanshu.com我侄子人緣不咋地,沒想到死的時候,有這么多人捧場!”魏大虎的叔叔在一旁,邊無奈地搖頭邊自嘲道。

    魏大虎剛死,就驚動整個村。那段時間,警察幾乎天天都到老胡家問話和勘察現場,一墻之隔的我們自然是看得清清楚楚。按理說,警察破案取證,再正常不過的事,沒犯法自然不必在乎;但這幾天,小不點卻突然變得魂不守舍起來,好像時刻都在提心吊膽地生活;常常是正吃著飯,忽然就走神了,和他說話也仿佛沒聽見似的;王妍更是害怕到直接把工作辭掉,每天就在二樓待著,也不出門,有時叫她吃飯都不下來。

    “三哥,打擾您這么久,真不好意思!家里捎信說我父親病危,我必須得回去了!”這天晚上,還沒吃飯,小不點慌里慌張地跟我說道。

    家里老人病重,我自然是不能再挽留,也就由著他去了;本想著第二天送他倆去火車站,誰知小不點特別著急,甚至連晚飯都沒吃,挨到夜里,就匆匆離開了。

    事情過去以后,我也沒有多想,直到多年后,偶然從一起干過活兒的小不點同鄉口中得知:當年在老家,小不點和有夫之婦搞在一起,還跟人家丈夫大打出手;結果,在二人互毆的過程中,他失手把對方殺死;而王妍,正是二人爭奪的有夫之婦!

    難怪那天小不點跟我說自己父親重病時,臉上顯現出的神情不是哀傷而是緊張;應該是怕調查“魏大虎案”的警察,會突然闖入我家把他抓走。直到現在,每當我回想起這件事來,還不禁脊背發涼,多少有點后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