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四章,米參

從1994開始
     一陣塵土飛揚,看著本田老A遠去的背影。

    林義的心思也被勾了去,斜躺在竹制躺椅上想,到底是什么秘密呢。

    在記憶中解剖前世這華哥的所作所為,也沒發現哪件事情值得秘密二字。

    看來還是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啊。

    不過林義想不出就不打算猜了,今天可是撿了大便宜。

    剛才其實怎么說呢,無聲無息中,林義受了前世職場勾心斗角的影響,利用了心里戰術。

    沒做簽之前,燙手的山芋在林義這里;做了簽之后,皮球卻滾給了華哥。

    其實華哥那時候心里也掙扎了很久的吧,林義這樣想,想抽簽又有顧慮,不抽又心痛死了。

    唉,華哥臉皮還是薄了點,不過這樣挺好,人還是那人。

    復習了會功課,林義對進度很滿意。

    “咯咯噠咯,咯咯噠咯~”

    …

    嗯?又有雞在自家屋檐下的柴堆里下蛋了。

    聽到雞叫聲音,林義又樂了,怎么隔三差五有便宜蛋撿呢。

    趕緊起身,抓起一把剩飯撒出去,讓雞閉嘴。

    以飯換蛋,也算不上占人家便宜吧,林義這樣想著的時候又抓了一把飯扔出去。

    母雞你看,我可是很厚道了。

    “看把你樂的。”

    拿著一把棕葉圓扇的那禎姐什么時候來到跟前的,林義都沒注意到,光看母雞去了。

    “你家的?”

    “不是,我家就三只雞,你該認識。”那禎姐很自來熟,安靜地就把竹涼椅霸占了。

    “那你這是?”林義心里猜測著她的來意。

    “這個暑假我撿過八次蛋。”

    “感情你也是聞聲來撿蛋的,而且還是來我家屋檐下撿。”林義無語,看來不要臉的也不只他一個啊。

    “有時候你不是不在家么。”那禎姐偏了偏頭看著他,眼神很清澈。

    清澈?林義知道,那都是騙人的。

    就如小時候惹了她,隔幾天準保會把自己騙到沒人的地方,肆意修理自己一樣。

    所以說,視她為偶像也有被屈打成招的成分在里邊。

    “這雞沒人管?”林義心里老早就疑惑了,這年頭,雞蛋還是很珍貴的,小孩子生日能有兩個紅紙包的雞蛋就不錯了,不信鄰居這么大方。

    “黃奶奶的,她老人家喂雞就圖個熱鬧,不差這點。”

    “那就說得通了,黃老喂了幾只雞?”在林義心里,黃奶奶是村里第一戶,兒女有出息啊。

    雞蛋什么的,小時候去她家玩,也蹭過好多。

    “你想干嘛,要不要這么貪。”那禎姐偏了個眼神。

    “看書了。”林義有點悻悻然,自顧自地拿過書走到方桌前。

    …

    “沒想到你心里素質這么好,沒受多大影響啊。”慢慢搖著粽葉扇的那禎用余光打量了會安靜看書的林義,眼里有些小欣慰。

    林義知道她指的是那不靠譜的父親遠走高飛的事情,嘆口氣說:

    “在我的內心深處,曾擁有一段值得稱作幸福的童年,盡管它很短暫,并且脆弱而易破碎。

    它的后半部分,讓我在懵懂中便習慣了“艱難”這一命題,明白它是一種常態;明白它像掌心的紋路一樣清晰,是我們人生的一部分,并且要用最大的智慧和勇氣去克服它。”

    聽到這話,那禎側頭細致看了林義一番,語重心長地說:“你長大了。”

    接下來出現了和諧的一幕,

    那禎斜躺在涼椅上扇著棕葉扇休憩,林義在堂屋里邊的方桌上學習。

    很安靜,誰也沒打擾誰。

    話說,林義家背對著太陽,旁邊又有一片高大的泡桐樹遮陰,確實挺涼快的。

    整個暑假都是這個畫面,每到下午,當太陽正面曬著小賣部的時候。

    那禎就來林義家,光明正大地霸占著大門口的涼椅,只是大多時候會帶本書。

    ……

    時間一眨眼來到了8月七號。

    早上,林義正在燒火做飯的時候,那禎姐破天荒一大早趕了過來。

    “剛接到了采購商電話,米參漲到了五毛,你要賣的話,五毛五。”

    一套深紫色連衣裙的那禎,對著灶堂里劈柴的林義說這個消息時,手還不忘掀開鍋蓋看看什么菜,這么香。

    “替我謝謝嬸嬸。”林義知道,這多出的五分是那禎媽特意照顧林義的。

    “消息可是我傳過來的。”聞言,那禎眉毛輕巧一挑。

    “村里誰不知道啊,嬸嬸和黃奶奶一樣,心地最善良了。”林義把手里劈開的柴放進灶堂里,起身繞到灶后面,拿起裝鹽的玻璃罐頭杯,準備開始調味。

    不過逼開那禎的時候,林義多看了她眼。

    不會吧,這女人都20歲了還長個?都到自己鼻子這里了,怕不是168了。

    “你這是要把家里的雞殺完?”那禎嫌棄地打了下那只推開她的手,眼睛看著鍋里的黑肉雞。

    “兩老走了,以后我也不在家,總不能讓他們喂的雞鴨到處當乞丐不是。”

    “我還以為你會拿去集市里賣。”

    拋開那些親戚不談,林義家庭情況并不好甚至可憐,村里人都知道的,不然也不會有那禎媽讓利那五分錢的差價了。

    “以后可能不會親自喂雞了,所以啊,還是留給自己做個紀念更好。”林義放了點鹽、米酒和醬油,攪拌幾下,掂起一塊就往嘴里放。

    邊吃還邊問:“那禎姐要不要來一塊?”

    不過問完這話林義就知道白問了,因為人家上手比自己還快。

    …

    早飯后,林義給華哥打了個電話,說了下米參的事情。

    幾小時后,一輛摩托車和一輛三輪車來到了十字路口。

    摩托車載著的是武榮和鄒艷霞。林義在學校里最好的朋友,從小學六年級起同班到現在。

    按武榮有點口吃的說法就是,“鐵,鐵,鐵打的三伙伴,流水的同學。”

    “你們前幾天才混了一只鴨,今天又來蹭了。”林義笑著擁抱了下武榮,開著這種看似刻薄、卻雙方習慣了的玩笑。

    后者笑容滿面的臉卻急得赤紅,想說話卻偏偏口吃,急,急,急。

    “大長腿,今天你幫我做飯。”放開武榮,林義笑著對長相很耐看的鄒艷霞打趣。

    話說這姑娘的“大長腿”外號,還來自班上一個男同學做夢時,對她念念不忘鬧出的笑話。

    這姑娘哪里都好,身高腿長,氣質也很清雅;尤其是腿和秀美的玉頸、以及鎖骨算是一絕;就是前面小了點,目測ac之間的樣子。

    不過這些林義都無所謂,在意的是姑娘的廚藝。她父親是小有名氣的廚師,從小耳濡目染,她也倒學了幾成。

    “嗯,”鄒艷霞嗯了下,看了看后面三輪車下來的一群人,就提著手里的魚進了大門。

    “路上剛好碰到他們兩個來你家,就捎過來了。”華哥取下紅色頭盔,然后小聲說了說其他地方的米參價格,都差不多,建議就近賣給小賣部好了。

    三輪車下來的是大姑家幾個兒子兒媳之類的。

    不過有幾人要上班就沒來。另外開車的居然是大伯的兒子林凱,外表看給人一種憨憨厚厚的親切感。

    但是,玩的熟的都知道,離開學校林凱就是一個典型的混不吝,思想前衛的很。

    “我莫不是眼花了,你居然會開慢吞吞的三輪車,太陽今天也沒從西邊出來啊。”林義知道凱哥是個速度瘋子。

    摩托車在省道上都是斜著飛馳的,經常被大伯咬牙徹齒地罵,“你個混不吝的,我要把你車燒了。”

    “老頭子在車上。”林凱點了根煙,笑的格外和煦,走過去的時候拍了拍林義肩膀,一副你好自為之的樣子。

    一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樣子和哥哥嫂嫂打過招呼后,林義調整了下表情,走到車尾。

    入眼的是一個天庭飽滿,發際線不知道飄到哪里去了的高大男子,此刻正擺弄著一些今天準備吃的菜。

    “大伯,”叫出這聲的時候,林義是稚嫩、靦腆、含蓄的。

    “嗯,賣了米參就給我好好復習,不然我會拿出鞭子像招呼你爸那樣招呼你。”大伯斜了眼,隨手分過去一個裝滿牛肉的塑料袋。

    ……

    由于前幾年爺爺奶奶照顧的細心,又有著充沛的雨水和陽光,今年米參收成很好。

    肥壯又發達的根系,在土里上下疊著好幾層,犬牙交錯,密密麻麻的。

    看著這些生錢的米參,林義很開心。

    不過卻苦惱了挖米參的大伙。太密集了,根本無從下鋤。

    最后沒辦法,只得從土的邊沿理開一個口子,然后慢慢地一層一層地往里刨。

    由于人比較多,除了親戚同學,UU看書 .uukanshu.com 連那禎母女都來幫忙了。所以,大家都很有默契,就按流水線操作。

    男的在前面挖,女的后面擇土,主要是把米參上的粘土去掉,還有把一些爛掉的種根掰下來。

    期間,大伯撿起一簇米參在鋤頭把上敲細土的時候還說,“你小子成績下降的厲害,不過種陽春卻比你那沒出息的爸好多了。”

    這話說的,不知道是夸還是罵,弄的林義無法接話。

    人多力量大,雖然有三塊土地,但還是兩天挖完了。

    第一天挖了6514.6斤,第二天挖了5119斤。

    除掉成分不好的42.1斤,能賣的有11591.5斤,單價五毛五,最后林義開心的從那禎媽手里拿到6375元。

    這在94年,農村普工才12塊、技工才15塊一天的村子里,算是一筆巨款了。

    好多鄰里羨慕得不得了,但是他們也不想想,往年價格不好時成本都收不回的風險。

    也不想想風里來雨里去,拔草拔到手脫皮,指甲磨到肉的場景。

    “小姑娘菜做的真不錯,比我們這家子所有人都做的好。”晚餐時,喝米酒的大伯對鄒艷霞的手藝贊不絕口。

    弄的這女同學不知道怎么回話,因為不能一直說謝謝呀,后面只能羞答答地彎著嘴角代替詞窮。

    “那禎姐的火也燒的不錯。”看著大伯一直贊美廚房二人組的一個,林義對身邊的那禎姐輕輕說了句。

    “別影響我吃飯。”那禎根本不吃這套,頭都沒回一下,一直對那個蒸魚情有獨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