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五章,選址

從1994開始
     挖完米參的第二天。

    由于大部隊前夜就走了,此時只剩下兩個同學和旁邊坐著看戲的華哥。

    “那禎姐,沒事的時候幫我去生姜田里看看。”

    臨出發市里前,鎖好門的林義對著涼椅上、此時正在翻書頁的那禎拜托。

    “什么叫沒事的時候,注意細胞生養不是在做事?”雖然那禎笑瞇瞇的語氣不快不慢,但那種輕飄飄的態度也令人抓狂。

    “嚇哧…”此時,純真的武榮同學不厚道地憨笑出了聲,而那顆缺了一半的門牙格外打眼。

    “額,”不過還沒來得及暢快笑,武榮就發現四雙眼睛看向了他,臉一下就紅了,粗厚的右手急忙在腦后頭撈撈,然后看到四個人不同程度的笑,又跟著笑了。

    …

    一輛摩托四個人,還是有點擁擠。不過林義發現,有這個想法的只怕就他一個。

    武榮還是蠻新奇摩托車的;而華哥覺得搭三個人在路上馳騁是一件拉風的事情。

    就連末尾的鄒艷霞,那干凈無暇的臉上也沒什么不妥表情。

    ……

    邵市市中心,距離林義所在的村子大概一百來里。

    “我打聽了下,符合你要求的地方,在九龍廣場附近有三個。”

    兩同學在中途下了車,而林義來到市里后,并沒有急著去大伯家,反而來到了九龍廣場。

    “哪三個地方?”下車后,林義第一時間就瞄了眼記憶中的地方,此時那里開著一家發廊,玻璃門是半掩著的。

    “廣場西北角,有一個門面招租,大概30平米,不過位置是三個里最差的。”

    “不走到跟前看不到,大部分視角被旁邊突出的國營賓館擋住了。”

    華哥把頭盔放摩托車上,指著西北角的一個賓館旁邊細細敘說。

    “第二處就是東邊市政府過去第三個門面,不過以前是飯店,你要開書店的話就必須徹頭徹尾裝修,因為外面和里面墻壁上沉淀了很多油。但位置還是不錯的。”

    “第三個就是街對面那個發廊,位置是最好的,裝修的也可以。因為那老板要去滬上做老本行,所以是招租最急的,不過面積有點大,52平米而且二樓也是一體的。”

    “你看好哪個?”一口氣介紹完,華哥從旁邊的冰柜攤買了兩個雪糕。

    “發廊價格怎么樣?”林義打量了另外兩個地方,最后還是把目光瞄準了發廊。

    記憶里,后來這里成了一個書店,生意異常火爆,人流量可以用川流不息來形容。那人擠人的場景,給每次來買輔導書的林義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便宜,要800一月,兩層一起。”陽華靠著摩托車,咬了口雪糕,“不過這位置是真的好,我還是托了朋友才拿到這友情價。”

    “不過你真的要想清楚了,現在生意說好做也簡單,說難也難。但是書店我還是那話,建議開在學校門口。”不等林義說話,陽華還是隱約有些勸阻的。

    “賣嗎?”

    “你說什么?”聽到賣嗎兩個字,陽華嘴角的雪糕碎粒都掉到了地上。

    “我想買下來。”林義又重復了他的意思。

    “賣,平均500一平方,兩層加起來104個平方,過5萬,你有現錢嗎?”陽華斜了他眼,不屑地咬了一大塊雪糕。

    “可以還價的,再說不是還有華哥你么,我給你利息。”林義眨眨眼覺得自己的撒嬌功力還是見長的。

    “別,

    想都別想,開什么玩笑,我又不是銀行。”陽華心里根本不看好這里開書店。

    “某人經常在我面前號稱華十萬唉,幫個忙唄。”林義也知道這是為人所難,但這步必須踏出去。

    說真的,另外兩個位置和這比,還是差了很多的,林義不敢保證把書店開那兩個地方會成功。

    “我那是吹牛,吹牛的話你也信。”陽華恨不得抽自己兩嘴巴子。

    “唉,你聽我說。”林義收起了玩鬧的心態,“你看這個位置,左邊500米轉個彎可以看到一中校門。”

    “發廊右側這條巷子進去是前幾年剛建的東方理科復讀學校。”林義轉過身,指了指右上角方向,“挨著市政府那條路走700米是一條省道,那里有個很有名的“云起復讀學校”。”

    “你再看方圓一公里,有一個中心小學、一個音樂體育培訓中心、一個武校。河那邊的邵市九中雖然有點遠,但是你應該經常看到那學校的學生穿著校服在這里走動吧。”

    “再說拋開學校不談,光這么好的商業地里位置就值得下手呀,上手的紅旗路、下面的八一街、前邊的九龍廣場,那邊的新四街,哪個不是本市最繁華的?”

    “你說的有點道理,可是每個學校門口都有書店,怕不會有多少漏網之魚來這里。”陽華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那些書店大不大?”林義豎起食指,搖了搖直接否定,“就拿我們校門口的來說,不僅小,書籍還單一不全,里面的整理也比較亂。”

    “最不堪的是盜版多,最不可忍的是盜版的還不專業,紙張粗糙,很多書字體都是重影以及拖著長長的墨跡尾印,這可是我親身體驗的。”林義對這年頭的書店確實看不上眼。

    “你真要搞?”兩人又交流了差不多半個小時,看林義還如一個月前那么執著,陽華也慢慢打消了勸阻的念頭。

    “嗯,今年生姜價格已經有風聲了吧,勢頭很不錯的。我那將近三畝地,收成好的話,按往年經驗,一萬八千斤收獲還是有的。這就有小兩萬塊,加上我身上將近七千,不就湊夠一半多了么。”

    “可你才17歲半點,不怕大舅?還有你那成績。”

    陽華有點頭疼,雖說自家老媽囑咐自己這段時間多照顧他,可不知道這樣幫他對不對。

    “所以先斬后湊啊,只要開學前把書店開好,打我罵我也認了。”林義攤開手聳聳肩,“至于成績,我心里有數,真的,你別這幅不信的表情…”

    對大伯林義是很尊敬的,由于自己父親長期在外面鬼混。大伯從小就把他當第二個兒子看待,待遇不比林凱、林旋兄妹差。

    “要有數才好啊,希望你那時候還一身完好。”一口氣吸了半截煙的華哥撇了撇嘴。

    說著,兩人就往發廊行去。

    “等會你先別急著說話,我先來談,這發廊老板是我一個戰友堂叔開的。”穿過大街,華哥說了背后的關系。

    發廊已經停業了,林義估摸著戶主比較急。

    老板是一個中年平頭哥,穿的很精致,倒杯水招呼林義兩人落座后,就被華哥的話題吸引了。

    “關叔,我和平老弟可情同手足,是他介紹我過來的。再說我平時也是你店里的老客戶了,所以今天咱們就不說那些彎彎繞繞,沒意思。”陽華說到這停頓了下,才繼續,“這地方呢,位置確實好,和西北角以及市政府那處有的一拼,說實話,我也猶豫著呢。”

    一上來,陽華除了拉近雙方關系,同時還委婉的暗示,我看好的地方有幾處,你這里可不是唯一,悠著點。

    “如果可以,看咱交情上給個實打實的優惠,唉,關叔您不知道,我有選擇困難癥,您今天就幫我定了唄。”

    這話說的林義心里點點頭,華哥辦正事的時候還是靠譜的。

    “租還是買?”平頭哥不急不躁。

    “租還是買,不都看關叔您么,不過可以的話,還是買方便些,我可能要大動刀,好好裝修下。”

    “租還是那個價,買的話看咱交情,少十五元一平,最低價,也是一口價。”平頭哥說完就不再說了,反而慢慢悠悠喝了口水。

    …

    無數個回合下來,兩人各自都有些松動,但還是膠著。

    “還是那個問題,要單說一樓,這沒說的,但連著二樓就有點貴了。”兩人一路扯皮,華哥也是沉默了良久,假裝在思考。

    “華老弟,單一樓商品房就不是這價了。”平頭哥連忙搖搖手。

    “也不能這么說,您這畢竟是二手房。要不您把一樓賣我,二樓您賣別人如何?”

    “這不行,這不行,我不想麻煩。”

    “唉,這樣啊,價格還是有點高。可以分期付么。”華哥裝作有點難的樣子,表情有點遲疑。

    “華老弟說笑,你這么大一老板,還差這點。”說到分期,平頭哥臉色笑容都沒那么開了。

    “還真差錢,關叔您這可是給我大難題了。”

    又扯皮了一段。

    “表弟,你覺得這里怎么樣?”突然,陽華扭過頭問林義。

    “啊?問我啊,我不是很懂啊,我覺得堂姐說的紅旗路那里更好呀,你不是今天和那老板…”被突然問話的林義裝作有點懵,然后意識到好像說錯話了一樣,趕緊閉嘴。

    “額,表哥我在外面等你,我這性子坐不住,出去透透氣。”

    說著,林義愣愣的直接走了出來。陽華跟著起身:“關老板,不好意思,我這表弟還沒出學校呢。”

    說完,陽華也開始移步。

    看著陽華走了幾步,平頭哥沒了剛才那穩坐釣魚臺地模樣。

    這個月看房子的有好幾波,但回頭客卻只有這一個,滬市那邊又馬上要開業了,急需用現錢,根本拖不起。

    “華老弟請留步…”

    ……

    半個小時后,UU看書www.uukanshu 華哥和平頭哥有說有笑走了出來。

    “怎么樣?”兩人走出幾十來米后,林義才問成果。

    “初步談成,我說要回去商量商量,就出來了。470一平,你覺得怎么樣。”憋了很久的華哥急不可耐的點了根煙,深吸一口吐了個大大的煙圈,才轉過頭。

    “可以,”只要不是太離譜,林義還是趕時間為準。

    晚上,雙方簽訂了協議,算是皆大歡喜。

    …

    “不要這么愁眉苦臉,不就是抵押貸款么,找找關系。”

    一家小店,林義夾起一塊家常豆腐給華哥,又把貸款地想法說了下。

    “你說的輕巧,現在這政策…”陽華很想走人…

    “我去也行,就是怕暴露啊,反正你我行我素慣了,又是最有錢的那個,只要你撅著脾氣,短時間沒人管你。”

    “到底是你開書店,還是我開書店啊。”陽華狠狠瞪了幾眼。

    “要你入股又不愿意,反正你錢都借了,你也不想讓我半途而廢不是,好哥哥,幫個忙唄,最后一個忙,我保證。”

    “你保證個屁你保證,從小到大,這保證沒一千也八百了,真是鬼門堂那么多。”陽華罵了幾句,突然想到了那離開的舅舅,不說話了,只是一口吃了兩塊大豆腐。

    “豆腐好吃吧,吃好喝好,明天按我說的分工合作,幫最后一個忙。唉,你想想那個玉壺春瓶可以抱著睡兩個月,是不是很開心。”林義燦爛一笑,有點免疫陽華的跳腳罵。

    “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