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六章,省城

從1994開始
     第二天,兩人分工合作。

    陽華去銀行跑熟人貸款,林義去找木工。

    按林義的計劃,發廊不準備大動手術,一是錢不夠,而且發廊本身的裝修還可以。

    二是沒那時間。

    只把外墻稍微弄現代化些。

    至于里面,設想中是用一排排精致的簡易書柜拼起來,效果應該不錯,以后就算想重新裝修也方便。

    這年頭只要有錢,木匠還是蠻多的。

    一次性叫了比較有名氣的四人,給一些簡單書柜圖紙,配合著林義的解釋,他們很快就開始了敲敲打打。

    而另一邊的銀行系統,在咱大天朝講究有人好辦事,幾天下來,華哥也搞定了一切。

    “你這圖紙行不行啊?”從銀行趕回來喝一小勺水,陽華看了會林義給木匠師傅的那些圖紙,有點迷糊。

    “行啊,肯定行。”林義其他不好說,但這點自信還是有的,好歹也是重生人士,不說精準的造出過于現代化的書柜,但是簡單模仿幾分還是不難的。

    “行,你有信心就好,什么時候出發省城?”

    “現在什么時候?”

    “下午兩點過。”陽華看了眼手腕上的表。

    “這里已經步入正軌,我們也幫不上忙了,要不現在出發吧。”林義打量了下忙碌的幾人,對著其中一人喊,“鄭師傅,請您和幾位師傅多花點心思,有不懂的等我回來商量。”

    “要得,要得,小義你們去忙吧。”鄭師傅是鄒艷霞她們村的熟人,很有責任心的一人。

    兩人是搭火車去的省城,花了兩個多小時才趕到。

    “太熱了,人太多了,等有錢了要買輛車才行,這罪受得。”剛下火車,被擁擠的人群撞的東斜一下、西歪一下的陽華滿腹牢騷。

    這年頭的火車站遠遠沒有后世的窗明幾凈,不僅面積不大,而且還有些臟亂。

    尤其在這火烤一樣的三伏天里,各種鄉音混雜著不同的體味,頭擱哪邊都是撲鼻而來。

    沒走三十米,兩人就被各種桶子、麻袋角邊問候了好多遍。

    和解開襯衫扣子的陽華比,林義不但沒抱怨,反而有些新奇,這才有點改革開放的樣子么,覺得這和想象中差不多。

    城市化,一批批閑置農民工開始涌入城市,開始祖國基建事業的騰飛。

    …

    “這個旅館怎么樣?”好不容易攔了輛出租車,到達目的地剛下車,林義指了指左前方的“福來旅館”。

    “外表好像不錯,進去看看就知道了。”陽華掃了眼四周,發現這旅館的外裝修在這條街道算不錯的了。

    住宿費有點貴,但所幸里面的被單還算干凈,空調也不是樣子貨,難能可貴的是還有單獨的衛生間,這就讓兩人比較滿意了。

    當然林義的滿意,那肯定是入鄉隨俗,矮子里挑高個,畢竟這年代沒得太大的選擇余地,沒辦法苛求。

    休息一晚,第二天剛蒙蒙亮,兩人就開始了馬不停蹄的征程。

    這年頭滿足的林義要求的印刷廠不好找,兩人在省城一連奔波了三天,中途還多虧出租車司機對城市的地理位置相當熟悉,才少走了很多彎路。

    但就是這樣,經過大海撈針到選定目標的時候,渾身汗漬的兩人也是累趴了。

    “你這種類有點多了吧,光印張費用就是一筆大花銷了。”

    旅社里,累癱的兩人剛洗完頭發、淋完澡,就湊在一起商量接下來的細節。

    “那沒辦法,要想一鳴驚人打出很好的廣告效果,書的種類必須多,還要齊全。”林義指了指自己列的書單,“這黃岡系列,是不可缺少的…”

    “這“新教材完全解讀”,一中門口的書店我看過,沒有。”

    “而這個“點撥系列”在我們學生中很受歡迎的,就是我們校門口的盜版有點太不負責了。”

    “嘿,你口口聲聲說別人盜版,自己不也盜版。”陽華揶揄了句。

    “這就是你不懂了,有哪家書店全是正版?那成本就高到海里去了。

    你看啊,正版書進價就要書上標注的賣價50%到70%,我還要打折、還要納稅、還要人工等各種花銷,你說那樣還有什么利益可圖。”林義崴著手指給他算賬。

    “再說,要打通老師關系營銷的話,又是幾個百分點,哥,你能不站著說話不腰疼么。”

    林義是知道的,就算正統國字一號書店,高仿都比比皆是。

    不是有傳言說馬小云第一次找金庸先生簽名的圖書是假的么,聽說因此還被人冷遇了。

    那可是正兒八經的國字一號店買的啊。

    “那你這盜版能有保證嗎?”

    “所以我們才來省城找規模和技術好點的印刷廠啊,品質絕對不是邵市民房中窩著的那些小作坊能比的。放心吧,應該可以以假亂真。”

    敢這么說,后世私人書店的書基本是高仿,只是不專業的看不出罷了。

    “所以呢,這十多個教輔系列是必不可少的。另外的書籍,我也都是仔細琢磨過的。”

    “這五年中/高考三年模擬,少不了的吧。”

    “兒童教輔系列、小學生教輔、小人書、漫畫、連環畫等等,這個市場很大的。我這幾天就在一些街道上零零散散看到些,如果我一次性齊全了,肯定會有巨大競爭優勢。”

    “你這花錢可不少。”對圖書這行,陽華有點不太懂;但不妨礙他腦殼疼,這個一點那個一點,加起來就很多了。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都這時候了你得相信我,相信就會有驚喜,真的…”

    聞言,沒好氣的陽華反手就對著林義后腦勺一巴掌,以此宣泄他的不滿和無可奈何。

    “其實我還希望去趟南方特區,到那里進點小錄音機、英語磁帶、音樂磁帶,明星貼畫和海報,以及掌上機等等。

    如果有這些,書店的吸引力和在學生中的傳播速度肯定會更快。”這些都是林義早規劃好了的小秘訣。

    “這個還真必須有。”這個建議陽華倒是認可,不過接下來又疑惑了,“掌上機?你確定那些陪同買書的家長會信任你?”

    “那個我打算和金古溫梁黃的小說放一起,一個單獨的小隔間,你懂的。”林義眨眨眼,這可是后世常見的套路。

    還別小看這些雜七雜八的東西,其利潤還真不小,怎么著也不會比那些英漢詞典等各種寶典賺的少。

    這個下午兩人絮絮叨叨了很長一段時間,覺著肚子餓了才下樓吃飯。

    ……

    利華印刷廠,一個掛牌國有企業,就像那種鄉鎮私人企業掛靠政府牌照一樣,其實已經私有化了。

    “你們找哪位?”大門口,保衛處的一個老頭攔住了兩人。

    “大爺,我們找胡科長,談業務的。”林義從口袋里翻出一個省教育廳的工作人員證件。

    “左邊這棟,二樓第三間。”老頭雙手拿著證件瞅了瞅,很快放行。

    “這還真管用。”陽華看了看假證件感嘆,雖然他早就聽聞了這些東西,但是由于自己是退伍軍人的緣故,一直刻意避著。

    “小兒科了,你該去南方看看,聽說雕刻假印、假章都成規模了。”林義想起后世那些穿軍裝行騙的牛逼人物,真覺得這不算什么。

    “咚咚咚”

    二樓,站在門口的林義就著敲了三下。

    “進來。”

    聽到里面的聲音,林義兩人推門而進,一個三十多歲的人和他們視線交叉到了一起。

    “你們是?”胡科長把鋼筆蓋擰好,站了起來,說話的同時,左手還輕輕熨帖著青色中山裝下擺。

    “胡科長你好,我姓林。冒昧登門,實在打擾。”林義不等對方反應,笑容滿面的快速伸出手握著對方右手。

    “你好。”胡科長看著這陌生又熱情的兩人,有點兒懵,不過還是笑著握了個手,畢竟這些年比這兩人還莽的都見過。

    “這是我的合作伙伴,陽先生…”林義插科打諢,很快就把氣氛搞燃了。

    “你好,陽先生。”和陽華握完手,胡科長終于問起了來意,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你們這是?”

    “是這樣的…”林義也沒隱瞞,畢竟想要長期合作,就瞞不過的。

    于是林義把來意說了下。

    “做是能做,就看你們的數量能不能滿足單獨開印張。”聽完來意,胡科長頓時明白了,現在他手里有不少這種客戶。

    聽到能做,兩人心里的石頭一下落了地。

    就說嘛,掛牌的私人企業怎么可能放著生意不做呢。

    “可以和我們說說貴廠的最低訂單數量嗎。”

    用白色搪瓷杯給兩人倒了杯水,胡科長才解釋他們的業務,最后建議,“是這樣的,根據你們的書單要求,我建議用這種方式。”

    “單種書,冊數超過200,300元起,含四個印張數。”

    “四個印張后,每多一個印張,增加50元。”

    “價格包含發貨,排版,審稿,設計編輯,校對,印刷,紙張等全部費用…”

    這個價格其實沒有超出林義預期,不過在商言商,最后還是把價格壓到標注賣價的15%,林義才心滿意足。

    別小看了這個比例,林義后世有個朋友是老師,學校門口的那些書店給他的回扣高的嚇人。

    比如一本標價28元的教輔書,書店給老師的回扣一般是10到15元,由此可以想象成本之低。

    所以高仿盜版書的成本一般在標價10%到20%;至于那些有重影的盜版書,成本估計連7%都不到。

    交了400元印張定金,約定了明天看一個印張的樣板,合格才簽正式合作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