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十一章,抵達

從1994開始
     當林義幾人返回姜文祥租房、拿行李準備繼續南下時,一個白色襯衫沾著血跡的女人焦急地找上了門。

    “文君,你這是怎么了,出事了?”

    第一個看到文君這位同事的是鄧木斯,她趕緊走到門口扶住對方,眼睛卻在查看這些血跡,過了好一會才松口氣。

    “你們快去救救廖師傅,被人圍住了。”文君說自己只是些皮外傷,要他們想辦法救人。

    鄧木斯把她扶到一邊坐下,倒了杯水,才說:“先喝口水,再把情況詳細說一遍。”

    隨著文君的講述,幾人才明白,她們在火車站另一邊拍了不該拍的照片,對方威脅要打斷他們的腿。

    聽完,屋子里有些凝重,大家知道這里面的危險。

    最后還是陽華說,“這樣,我們兵分兩路:文君帶我和關平、以及老姜先過去看看;你們兩個去報警。”

    聽到這安排,眾人相視一眼,也沒再墨跡。

    當鄧木斯用記者證報警,趕到出事地點的時候,地上除了五個被衣服綁著的人,哪里還有陽華他們的影子。

    此時林義和鄧木斯對視一眼,心里都在慶幸,還好剛才報警時留了個心眼,只是說“看到有人群毆,還挺兇的”,沒說認識其中的一方。

    回到住處的時候,只有文君在等兩人,說是廖師傅的左腿骨折了,送去了醫院。

    ……

    特區,林義他們是有落腳點的的,大姑唯一的女兒就在這邊。

    “你怎么才來。”凌晨三點過,三人見到一對二十八九的夫婦,陽華等的久了,露出了不滿。

    “林家精華來了,好些日子不見了,來,姐姐看看。”

    打扮時尚的陽娟根本不在乎他哥哥的臉色,越過他,和關平笑著打個招呼就拉著林義上下看。

    “你怎么管老婆的。”被冷落的陽華不僅對妹妹態度不好,對幫著拿行李的妹夫態度也不好。

    青年男子只是笑笑,不搭話,然后點頭和林義兩人打招呼,就前面帶路。

    關平對這復雜的人際關系,仿佛沒看見似的,面色平靜,波瀾不驚。

    一輛七成新的桑塔納奔跑在公路上,車內就林義和陽娟在說話。其他三人寂靜的仿佛成了擺設。

    “姐,你們做金融發財了呀。”

    “公司配的車,哪有那么容易發財。”

    “你們內部自己沒買到?”不是發行認購證么,聽說那可是成批成批的制造百萬富翁。

    “那時候地位低,而且滬上的消息傳開了,這邊就沒那么好買了,我們也弄到些,但運氣不好。”

    “哼哼,看著挺光鮮亮麗的。”陽華這時候插了句嘴,譏諷的意思挺明顯。

    得,這話一出,車內徹底安靜了。

    林義從內視鏡里看到小姐夫有點煩悶又有點暗淡的眼神,一閃而逝。

    桑塔納差不多開了一個多小時才停下。

    在一個早餐店里,只是一起吃了頓餐點,陽華把林義托付給妹妹兩口子,就帶著關平離開了。

    “別管他,我們走。”對兩人的離開,陽娟沒什么表示,笑著拉著林義往車里走。

    林義沒接話,這狗屁倒灶的你看我不順眼、我看你也就那樣的恩怨,不想插手。

    三室一廳,陽娟家的房子還可以,墻壁上滿是他們一家三口的全家福。

    “姐,點點呢?”看著照片,林義對著倒茶的陽娟問道。

    “在江城老家,那邊的爺爺奶奶帶,

    我們太忙了,沒時間。”

    陽娟倒涼茶的同時,小姐夫也倒騰出一些沒開封的糖果擺盤。

    “姐夫我記得你是武大的,對不?”

    對這小姐夫,林義前世就見過四次還是五次,有些記不太清了。

    反正大學后就再也沒見過了,只知道他們后來在京城發財了,卻也沒怎么關注過他們。

    畢竟國內那么大,每個城市仿佛一個國度似的,成年人都有著自己的世界,大家都忙。

    “對,聽你姐說你成績不錯,可以試著考這個學校。”小姐夫談起這個學校還是蠻驕傲的。

    不過他根本不知道林義成績不錯那還是半年前的事情了。

    詢問了下父母的身體狀況,也關心了會親人和老家的現狀,陽娟擔心林義太困,就讓他先休息。

    被安排到房間的林義其實一點也不困,相反精神亢奮的很,坐在床上,在數陽華給他的那把錢,以及清理腰包。

    三萬一千一百三十二元,外加七毛零零散散的硬幣。

    除去自己帶來的五千多點,UU看書 .uukanshu.com 那還多了兩萬六千多。

    看著手邊的幾把鈔票,林義砸吧了下嘴:這錢來的真是容易。

    爺爺奶奶沒日沒夜種四年米參才幾千,這還是老天爺賞飯吃,碰到了大年景。

    自己抓歷史機遇種植生姜,頂天了也就小兩萬。

    …

    兩口子特意陪了他一天,期間硬拉著去了海邊,讓林義看到了比后世自然氣息濃郁很多的藍天碧海。

    “木頭,要不我們去趕海。”

    在沙灘上,玩的興起時,陽娟從后背摟著小姐夫的脖子小小的撒了一把嬌。

    “好,依你依你。不過不能太晚,晚上六點多有兩個校友過來。”小姐夫的話里話外都透著寵溺。

    難怪沒對華哥翻臉,估計是老婆太得寵了。

    當然,就算真翻臉,林義擔心的也是這兩位。

    趕海,后世多時髦的東西啊。

    對這個林義有些興趣。三人特意換個趕海區,一瞧,喲,好家伙,海邊撿東西的人還不少。

    林義翻了好多石頭才找到兩只青蟹,一只半斤左右。

    另一只就有點小了,估計二兩不到,緊巴緊巴還是放生了。

    陽娟前面特郁悶,就摸了各式各樣的螺,嘴里碎碎念的大貨遲遲沒出現。

    不過可能是老天眷顧,打算收尾的時候,她突然叫了起來。

    “一條好丑的魚!”

    不過陽娟叫完就后悔了,因為海灘附近的人都在一時間里看向了她。

    她頓時急了,伸手對林義和自己丈夫猛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