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十二章,VCD

從1994開始
     “石斑。”

    跑過來一看,林義感覺有點像,但不確定是什么品種。個頭有點大,估計是退潮后,擱淺在了這個小水潭內的。

    不過管它什么品種呢,和小姐夫在陽娟的各種“指導”下,開始了一段三人與魚的故事。

    “真是石斑魚。”

    “估計五斤多的樣子。”

    這時候,旁邊也有人圍觀看熱鬧,卻沒人搶,素質還是可以的。

    …

    晚餐是在一個燒烤攤安排的,攤主人不錯,一半食物都是林義他們自帶的,也就是白天趕海的勞動成果。

    “小兄弟,我臉上是不是有東西?”干了幾杯啤酒,雷君笑著對林義說。

    他感覺坐在對面的少年時不時在觀察他,開始沒在意,但是關注度超過其他人時,還是有點疑惑,今天自己可是好好修整了的。

    “有,我看到了才華橫溢。”林義開了個不大不小的玩笑,“聽你在聊計算機,我特別感興趣。”

    真是感嘆大千世界的神奇,竟然在這里碰到了這位,當然避免不了多看幾眼。

    要說對他們的盲目崇拜,在林義身上是不存在的。最多生出一種“這人脈要抓牢了的”心思。

    “興趣是最好的老師,你可以試著往這方面發展看看。”聽了這話,雷君釋然了。

    兩人碰了一杯,然后林義又充當了看客,只是偶爾來點后世有素養的笑話,把大家笑的神魂顛倒。

    這個夜過的很快,也很熱鬧,大家都是年輕人,在酒桌里基本沒什么溝通障礙。

    最后一桌人興起了搖骰子,猜點數喝酒,姐夫那個王同學最倒霉,后面直接被干趴下了。

    當然,林義也被整趴下了。

    …

    第二天林義醒來的時候,已經快八點了。

    頭還有些輕微疼,這是醉酒的后遺癥。

    掙扎著起來,趕緊洗漱了一翻。來到客廳的時候,桌子上有幫他準備好的早餐,一些錢和一張便條。

    便條大意是:他們上班去了,在家悶的話去外面走走,只是囑咐別走太遠,還告訴他一些地標建筑和辦公室電話號碼,就是怕林義萬一迷路。

    林義看著紙條頓了頓,然后翻到背面,寫了一點話,便出門而去。

    乘坐公交來到華強北的一個電子市場,林義如愿以償的見到了他需要的東西。

    “老板,這個怎么賣?”

    林義拿起一個小錄音機,用的是粵語,前世在特區十多年和朋友學的。

    “40”

    林義隨即換一個種類,“這種呢?”

    “35”

    “批發呢?”林義并沒有還價,在沒確認買時,他的性子一般不浪費口舌的。

    “靚仔,你要多少?”

    “最少這個數。”林義的右手伸開抓了抓。

    “這個數的話,靚仔,算你32好了。”

    林義看了他幾眼,不廢話,轉身就走。

    “你說多少呀。”背后傳來詢問。

    “18”

    “不可能,這個價我們做不了。”老板搖搖頭,“如果你真的想買,我給你一個最低價,30。”

    兩人一路還價,最終21元一臺,林義拿了兩百臺。

    在賽格廣場,林義買完磁帶后,逛著逛著還臨時買了一些特別漂亮又特別秀氣的電子表。

    一路新奇的逛下來,也買了一路。

    當最后一批掌上機以22元單價搞定200臺時,林義都有點精疲力竭了。

    就地找個臺階坐著休息時還在想:男人活著就不應該為了討價還價去浪費生命。

    砍價把自己都砍暈了,要不是會粵語,今天估計更累,還會被宰。

    回去的車上,林義默默算了算,花了差不多一萬三千多。

    這個數字把林義自己都嚇了一跳。

    已經超過預期了,只能在心里祈禱,希望腦子一熱買的電子表好賣。

    當從出租車里提著兩大袋東西下車時,發現陽娟正在樓下走來走去,神情有點急。

    看下表:6.47,回來的是有點晚了。

    “你去哪里了,怎么扛著兩個這么大的袋子?”

    看到林義時,神經緊繃的陽娟頓時松弛了下來,立即小跑過來幫著分了個袋子。

    林義一給個歉意的眼神詢問,“姐夫呢?”

    “我守在樓下,他到附近找你去了。”

    晚餐的時候,林義大獻殷勤,反而把兩口子搞得不好意思了。

    后面連著兩天,林義都是早出晚歸,才陸陸續續把清單上的項目搞定。

    比如明星海報、貼畫之類的。

    這天晚上,當林義三人吃飯的時候,華哥和關平終于來找他了。

    “VCD,UU看書 www..com”看到兩人提過來的東西,林義第一時間出了聲,然后就知道壞事了。

    “咦,你知道這東西?”彎腰正擺弄的陽華,有點驚訝的看著他。

    因為他們搞這三臺東西是花了大力氣的,這還是有朋友“幫忙”的情況下。

    不怪林義驚訝,因為按照時間節點算,這應該是流入市場的第一批VCD,也是世界上第一批VCD,是安徽萬燕公司生產的。

    這即是萬燕公司的輝煌,也是它由盛變衰的轉折點。

    所以即使林義叫出了名字,但陽娟夫妻倆還是處在獵奇狀態。

    “我在電視上看到過,那是在報道一個北京的展銷會。”林義及時解除疑惑,“而且…”

    “而且怎么了?”這是陽娟問的,看他們地樣子,很是好奇。

    “我在華強北也有見到過,那些人在說什么這東西有多厲害、有多了不起之類的;

    看他們神情,都是當寶一樣呢。”林義信手拈來,開始按他腦海中突然出現的想法引導。

    “哦,是厲害。”陽華沒多的想法,只是記起那朋友說多厲害的樣子。

    由于對VCD的好奇,接下來幾人出奇的和諧,陽華破天荒的沒對小兩口找茬。

    搗鼓了好一會,陽華示意關平放進光盤后,按了各種鍵位,就是沒讀出盤來。

    “怎么回事,是壞的?”

    急死人了,連小姐夫此時都拋開了個人成見,坐在沙發上翻弄著大腿急,恨不得自己上。

    林義也急,急的是這群人太笨,又急自己不能表現太出風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