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十三章,不安放的心

從1994開始
     “要不我來看看吧,我在電子市場看他們簡單擺弄過。”

    林義對關平的笨,已經無法用言語來表達了。

    在眾人的圍觀下,林義蹲過去像模像樣的研究了下按鍵。

    東摸了摸,西碰了碰,心里卻估算著時間,覺著不能太干脆利落,卻也不能讓他們等久了。

    突然,嗖的一聲彈出來了,然后中指扣著光盤瞅了瞅,不經意里翻一面推進去,讀盤沒一會兒,電視上就有了圖像。

    看著出來的字幕,林義笑著指了指,說:“得,有了。”

    此時里面播放的正是林義比較熟悉的“亡命天涯”。

    “亡命天涯”這是國內引進的第一批好萊塢大片,該影片有別于國內電影的愛情和喜劇幽默元素。

    精彩的動作和刺激的劇情,給當時很多觀影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劇情大概林義都還模糊記得:

    醫生金保的妻子被殺,金保成了重大的殺人嫌疑犯。

    金保曾發現一個裝假肢的人從自己家里奪門而出,但他卻無法證明這一切。

    法官和陪審團認定金保有罪,并判處了他的死刑。就在押送金保等人去監獄的途中,同車犯人企圖劫車逃跑。司機被打死了,囚車也翻倒在鐵軌上。

    一列火車呼嘯而來,在千鈞一發之際,金保跳車逃走了。

    …

    第一次看到新奇東西,客廳這幾人都全神貫注,連吃飯都擱在了一邊。

    林義掃了眾人一眼,繼續端起桌上的飯碗,夾著菜,邊吃邊看。

    看片多少有點走神,到中途的時候,腦子里突然鉆出了一些不成熟的想法。

    它們就像幽魂一樣,晃來蕩去攪著那顆不安放的心。

    好的東西總是容易消磨時間,還沒等林義琢磨個明白,轉眼就過了一兩個小時了。

    “精彩!”

    陽華拍著大腿,意猶未盡的一聲叫好。

    這聲喲喝,把正沉浸在自己思想世界的林義給驚醒了,抬頭一看,原來是電影放完了。

    “好看。”關平也跟了個評價,簡單有力,刀削的臉上都刻上了笑容,笑容里也有那么一絲向往。

    那兩口子雖然沒說話,但高興的表情也沒能藏住此刻的滿足。

    尤其是兩眼放光的陽娟看著VCD,好幾次欲言又止…

    …

    這個夜,林義有些睡不著。

    翻來覆去好半晌兒,感覺手擱哪哪不對的林義干脆半坐了起來。

    煩悶地拉開窗簾,倚墻看著霓虹燈閃爍的深城夜景,慢慢地又一次陷入了沉思。

    小時候自己的理想很多,想過當科學家、畫家、宇航員,但后來被社會現實慢慢地修正了。

    幾乎是有什么機會就抓住什么機會,就像“士兵突擊”里的許三多一樣,把每個機會都當做救命稻草,牢牢抓在手中。

    而重生過來,呆在那個小山村里的他也一直有些迷茫,也是碰到什么機會就抓什么機會。

    比如,一次偶然看到生產隊六組的黃金單身漢挑牛糞種植陽春,才想起生姜這個進項。

    比如復習功課時,翻著從路邊攤買回來的輔導書,看著書頁上忽明忽暗的盜版印刷,心生不耐,才又想到了開書店。

    但這些都不是符合自己心意的長遠事業,因為它們的上限就擺在那里。

    林義知道,重活一世,自己沒有理想、沒有目標是不行的。

    鄉下的莊稼漢農忙時都講究精耕細作,

    以求自己的收成比別人好,更何況自己呢。

    而且前生自己好歹也是一家大公司的中心總,雖然只負責宣發這塊,在一群經理里邊也是墊底的。但勉強也進入了高管這個職業門檻,一路走來十分的不容易。

    不過林義也知道,很多事,不是你想干什么就能干成什么的。

    就像所有的年輕人都想成為出類拔萃的人。經過一番努力,可能出類拔萃的人不少,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出類拔萃,大部分人都成了“類”而不是“萃”。

    在這個奮斗的過程中,有理想,有時代背景,還有一些偶然和運氣,最后才有可能形成萃。

    不過今晚看到VCD的那一刻,林義覺得自己的偶然有了,時代背景也非常不錯,剩下的就看努力和運氣了。

    …

    想到VCD,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姜萬孟、孫燕這兩人。

    1993年9月,他們將MPEG(圖象解壓縮)技術應用到音像視聽產品上,研制成功一種全新物美價廉的視聽產品,這就是世界第一臺VCD。

    當時在1993年安徽現代電視技術研究所的VCD可行性報告中。曾有這樣的一段描述:這是本世紀末消費類電子領域里,中國可能領先的惟一機會。

    基于此,萬燕的初創是成功的,也是輝煌的。但是,行事不周全的萬燕也給自己釀下了一杯苦酒。

    令姜萬孟感到傷心的是,萬燕推出的第一批1000臺VCD機,大部分都被國內外各家電子公司買去做了樣機,成為解剖的對象。

    而最致命的就是,不知道他們是粗心大意還是自以為是、亦或是意識薄弱的“法盲”,竟然放棄了專利申請。

    隨著生產技術的泄露,這等于是白忙活了一場,給別人做了嫁衣。

    更加無語的是,萬燕在前期研究開發投入1600萬美元,廣告投入2000萬元人民幣。

    一年生產的幾萬臺VCD,結果只賣出了2萬臺。

    而造成這個結果的原因在于,前期投入太多,導致早期產品成本高達每臺360美元。再加廣告費用,在市場上每臺VCD賣四五千元,卻基本無利可賺。

    不僅如此,還要開發碟片,萬燕為此又向11家音像出版社購買版權,推出97種卡拉OK碟片。

    可以說付出了巨大資金,卻沒掙到錢,甚至連本都沒回。

    而等到1995年,盜版CD和VCD大量在中國沿海城鎮出現時。

    他們已經無力回天了,前期投入過猛沒有回報,必然出現拖累,就像瘸子注定要落后在跑道上一樣。

    直至慢慢消失在人們的視野。

    當然,萬燕敗亡了,不等于VCD的落幕。相反,它成了九十年代的奇跡,造就了一批人和一批公司。

    而其中最典型的就是愛多VCD和它的創始人胡老板。

    說到維修工出身的胡老板,卻也不得不說一聲厲害。在二十四五歲的年紀,以初中文化,用借來的五萬塊作起始資金,卻硬生生的殺出了一條通天大道。

    想到這里,林義那顆懸浮的心好像離地面又近了許多。

    問題是要怎么做呢,這是一個老大難的問題?

    自己要人脈沒人脈,要錢沒錢,甚至身邊連一個懂技術的都沒有。

    計算了大半夜,在掙扎中也沒得出一個完美的答案,終于困了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林義把剩余的一萬八千元給了陽華。

    雖然人家對自己好、信任自己,但做人不能沒有覺悟,這是林義的處事原則。

    “你還剩多少?”陽華掂了掂手里的錢,抬頭看著他。

    “欠你4.2萬,從銀行貸款2萬,書柜和書的花費估計是一萬三左右。”

    “這次進貨也有差不多一萬三千五百左右,這樣算反過來又超標了六千。”

    林義其實不想算賬,因為他知道除了開始的七千,基本是空手套白狼。

    欠6.2萬的債啊,嘖,94年6.2萬債,夠嚇人的。

    主要還是自己有點貪心了,第一批種類和數量都相對較多。

    但是即使知道,林義也還是這樣做了。因為必須第一炮打響名氣,不然循環漸進,自己沒時間耗在這里。

    “意思是你現在又身無分文了?”聽著林義的清算,陽華不厚道的笑了。

    就連旁邊坐著的關平都沒忍住咧嘴。

    “哈,不是說萬事開頭難嘛,現在難已經過了。再說回去把生姜賣了,不就又有錢了。”林義靠在床頭,一點不急。

    “牛,我就服氣你欠六萬多還沒點事的樣子。說你真是心大呢,還是遺傳呢?

    你知道不知道,85年小舅當時借錢打牌輸了三千多,事后被我爸媽和大舅吊起來打的事情。”陽華吸著煙,幸災樂禍地觀察林義表情。

    “那錢誰還的?”林義上輩子都不知道誰還的,反正自家那位父親是打死也還不起的。

    “你看問題的方式果真與眾不同啊。”陽華又吐了個煙圈,哂笑了下,又搖了搖頭,“你說除了大哥大姐,小舅他還能靠誰。有那么漂亮的小舅媽不珍惜,UU看書 www.uukanshu卻在外面鬼混啊,看不懂。”

    “我媽真有那么漂亮?”

    說實話,那時才八歲多點,這么多年過去了,時間變遷加上刻意的淡忘,林義真記不得那么具體了。

    “外貌你繼承了個七八分,不然林旋怎么會說你是林家的精華呢,但還是差了點意思。”

    說到這陽華遲疑了下,“你那親姐才精致,和小舅媽簡直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當時大舅媽非常喜愛想要留著做閨女,但你姐對我們這邊的人有恨意。”

    “唉,不說了,這一萬八你小子收著吧,就當壓驚費了;你也別不好意思,我和你關哥這一趟掙得不比你少。”

    “另外回去就把貸款早點還了,不然傳到大舅這個老頑固耳朵里,我都只有先跑路的份。”

    看著在一邊點點頭的關平,林義也沒再矯情,“對了,昨天那VCD你們怎么弄到的?”

    林義這話一出,關平和陽華對望一眼,頓時站起來,很有默契地往外走。

    “唉,別走,我有大用。”林義急忙出聲。

    “你能有什么用?”陽華轉過頭,“收拾收拾,回去了。”

    “真有用。”看兩人不理他,林義也從床上坐起來。

    “你認真的?”陽華退著走到他身邊側頭看著他。

    “真沒跟你開玩笑,我有…”林義打算跟他說一點點自己的初步計劃,看能不能找到幾個技術人員。

    “那我和你開個玩笑,這是一個淘金者從倉庫盜的。”陽華一幅你認真也沒卵用的樣子,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