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十六章,開門紅

從1994開始
     下午三點左右,

    林義送完書回來,鄒艷霞就告訴他,“明星貼畫沒了,大頭貼也沒了,電子表賣了將近三分之一。”

    “這么夸張?”

    這種情況讓林義都有些咋舌,當時進電子表可是臨時的主意,也沒放在最顯眼的位置,竟然還賣了那么多。

    電子表這次的進貨可不少,真是無心插柳柳成蔭。

    “一般是什么人在買?”

    “按照你事前的囑咐,我大概留意了下,下到小女孩,上到大媽,學生、以及情侶;不過三十歲左右的人群看的多,買的少。”

    鄒艷霞翻著手上的小筆記本,那清秀干凈的臉,早已布滿細密的汗珠子。很顯然,人多到空調都失去了作用,太擠了。

    “那就是覆蓋所有群體了,除了老年人和經濟實力雄厚的三十歲人群。”林義點點頭,頓時明白三十歲的人為什么不買。

    那群人要社會面子,看不上。

    “看來下次進貨要考慮這個因素。”林義琢磨著。

    忙碌的景象一直到晚上八點,當書店關門的剎那,累抽了的大伙都松了口氣。

    不過大家還沒時間休息,鄒艷霞和那禎,以及大姑得去廚房里忙活,連下班趕過來的大伯母都進去了。

    而武榮他們則清理書籍,亂了的碼好,放回原處。同時還統計著各個類別的銷售情況。

    在柜臺和吳芳芳算賬的林義,聊到今天的熱鬧場面時,心里都有些小慶幸,還好書店夠大,書柜簡潔耐用,容得下那么多人。

    經過半個小時的結算,營業額終于出來了。

    兩萬七千二百六十五元八毛。

    金錢單位沒有到“分”,因為為了討好客戶給免除了。

    其中掌上機賣了86臺,單價55元;小錄音機賣了57臺,單價68遠;各類電子表賣了127塊。

    這三類的銷售額占了今天的大頭。

    書籍類賣的最好的是小說和百科書。

    反而主打的教輔資料賣的最少,不過這也可以理解,因為學校還沒正式開學呢。

    林義拿過計算器,加上今天幾個復讀學校的一萬六千多元。

    總計四萬四千多塊。

    看到計算器顯示的數字,林義都驚了一呆,不過馬上就回過味了,自己好歹也是見過大世面的人了,怎么能這么沒出息。

    再者他也明白,類似復讀學校這種好事,一學期也就一錘子買賣。

    以后會不會有競爭者來撕咬復讀學校這塊肥肉,也是難說,反正過了這兩天就不會有這般高的收入了。

    不過其他學校老師推薦的還沒開始送貨,那應該也是一波大流水。

    而電子類產品不好說,開學學生應該是主力軍,說不定會有一波高峰期。

    林義拿支筆寫寫計劃,心里在想,開學三天書店生意肯定是爆款。估計流水不會比今天少。

    后續幾天也是大流,按這趨勢肯定大賺特賺。

    開學七天后,書店營業額肯定會斷崖式爆跌,那時候就是清湯寡水的打發日子了。

    唉,一年爆款就兩次,林義開心又遺憾地放下筆。

    “你還不滿足啊?”突然一個清脆的聲音在林義背后響起。

    “旋姐!”聽到這聲音,林義猛地轉過身。

    一張平凡又親切的臉,正笑著看向他。

    這個笑容頓時讓林義想起小時候,經常向對方求抱抱的樣子。

    喜出望外的林義主動和這個最親切的姐姐擁抱了下,

    才問,“你不是在省城郵電局上班嗎,怎么過來了?”

    “回來拿點資料,聽說你邊這熱鬧,就也順道過來看看,我可是站你身后邊有段時間了喲。”

    林旋,林凱的妹妹。大伯當年以“凱旋”命名時,就是希望他們兄妹過的好,一切順順利利的。

    “來,你坐。”林義趕緊按著她肩膀到座位上。

    “你這收入夠嚇人的,今后有什么打算?”林旋指了指計算器顯示的數字,也是訝異了好半晌。

    “嗨,好好讀書,天天向上。”林義知道對方意思,就是希望自己別得意忘形,本末倒置。

    “那就好。”林旋聽到這話,臉上又綻放了笑容,“聽五哥(華哥,比林凱小月份,林義在家族男丁里排第六,最后一個。)提起,你在找我?”

    “你見過華哥了?”林義都好多天沒見他了,本以為對方今天會出現,但沒來,估計又出遠門了。

    “人沒見到,打過電話報了平安,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你知道的。”說到這,林旋邊笑邊搖頭。

    林義當然知道,陽華不敢打電話給他自己家,也不敢給大伯家打。因為大家早有共識,他每次出去都伴隨危險。

    “確實是有重要事情,不過等會說,吃飯了沒。”

    “吃過點,不過看這情形還可以吃點,恭喜你。”林旋說著還伸出手拍拍他手臂。

    “來,陪我喝杯酒。”

    晚餐期間,一桌子人,大伯主動招呼林義,顯然是對他的祝賀。

    “應該的,應該的,來,我給您滿上。”林義起身把酒倒好,端起杯子,“敬我親愛的大伯。”

    “你小子,就知道油嘴滑舌,不過比你爸有出息。”林家大伯開心地喝完,不過隨即又說了句這半年經常嘮叨的話,“你要是考個好大學,大伯請你喝茅臺。”

    “一定,一定。”林義對老一輩人看重成績的執著真的沒點辦法,只得連連點頭。

    重生以來,他一直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假如他說不讀書了,估計大伯會拿著皮帶追到天涯海角。就像以前從市里追到村里,從屋里追到田野里抽打他那便宜父親一樣。

    由于今天是開心的日子,這頓飯氣氛很好。

    林義還給每人發了個紅包意思意思,而私下給林凱的紅包最大。

    林凱摸了下紅包厚度后也沒客氣就收了,畢竟聯系各學校的老師和校長推銷教輔書的時候,他自己可是出了大力氣的。

    “大伯,跟您商量一個事,我打算把政府旁邊那個店面也弄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