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十七章,夏天

從1994開始
     飯后,大家歇息的時候,林義把一個想法說了下,賣保健品。

    九十年代的保健品是大熱,自己雖然沒那個能力開廠去吃肉,也不想在保健品行業使大力氣。

    但開個店子喝湯還是可以的,畢竟賣保健品來錢比較容易,有助于快速積累資金。

    “保健品是不錯,可那東西市里有很多家了。”大伯不是很贊同。

    “大伯,那東西純粹暴利,賣一盒就是掙的,再說市場那么大,根本還沒飽和,潛力大著呢”

    現在才94年,林義知道保健品最少還有兩年的高光時刻。

    林義不得不費一翻口舌,把市場現狀、格局、潛力以及未來判斷說了一遍。

    弄得大家都看著他,感覺像重新認識他一樣。

    就是最佛系的那禎此時的眼皮子都掀開了不少,這是她聽到林義店里營業額時都沒有的情況。

    一路分析下來,就是十多分鐘。

    “您看怎么樣。”最后,林義說完喝了杯水,期待地看著對方。

    “對市場我不太懂,你剛才說的條條是道,我也分不很清。不過看你書店的花招,肯定比我厲害,你要真覺得行,甚至我可以幫你去談店面的事情,但是你要保證給我好好讀書。”

    大伯是高級知識分子出身,也是靠知識完成了農村娃到城里人的蛻變。“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早就刻在了他的骨子里了。

    在這個大家庭里,誰要是敢和讀書過不去,他絕對抽誰。這也是林義不想去忤逆對方的原因。

    “保證,絕對保證。”

    “行,今天這么多人看著的。”

    …

    …

    “找什么,要幫忙不?”

    飯后,林義在書店轉悠的時候,發現那禎一個人在小隔間旁邊的書架上找東西。

    “沒你事。”看到林義過來,那禎眼皮子都沒搭一下,然后若無其事的隨便拿了一本。

    “這本《飄》還蠻適合你的。”

    “你讀過?”那禎有點意外,她就隨手拿一本,翻開做做樣子。

    “那是,你也不看看我是誰。”林義走到她對面,靠著書架,娓娓而來,“《飄》中的斯嘉麗,自信,傲嬌!她的聰明,自信,讓很多男人為她瘋狂,用她的美讓男人們為她“買帳“;她堅強,面對家庭的難關她用她的聰明解決。還有一個一直深愛她的白瑞恩。人生簡直~”

    “簡直什么?”那禎好奇了句。

    “簡直“金ping梅”啊。”林義拉著長音,不等對方反應,就把她推到小隔間,指著里面那書說:

    “晚上核對時,武榮告訴我,金ping梅丟了一本。我當時就覺得,讀這種書的人都很有擔當的,怎么可能干偷偷摸摸的事情。對不,那禎姐。”

    “聽不懂。”那禎雖然力氣比不過他,但此時一點也不亂,甚至還笑瞇瞇的等著下文。

    “真沒看過?”林義很佩服對方的演技,雖然自己也是詐她。

    那禎眨了一下眼睛。

    “行,那我教你看。”林義覺得逮到自己年少時期偶像的鞭子,是挺好玩的一件事情。

    于是拿過書和她肩并肩靠著墻開始看。

    一頁,兩人很安靜。

    兩頁,還是很安靜,沒有異動。

    第三頁,安靜中有些詭異,林義轉過頭時,發現她也剛好轉過頭。四目相對,黑黢黢的眼睛如同深淵,無聲無息地較量中,卻誰也降伏不了誰。

    “那禎姐,

    你臉皮厚了。”林義把書合起來,很惋惜的樣子。

    不過林義還沒惋惜完,臉就被一只柔軟的手給扣住了,順便用力一按…

    女人溜過的時候帶起一陣風,順帶著林義手里的書也被對方抽走了。

    “得,不愧是小時候的偶像,看這樣的書都這么理直氣壯。”林義搖了搖頭也準備離開。

    當林義出小隔間,看到走回來的鄰家,笑著打趣,“你怎么又回來了,還想一起看?”

    “我后天要去學校了。”那禎沒有理會他的貧嘴,反而輕靠著書柜說,“我不在家,你那生姜找個機會賣了吧。”

    “好。”林義也有這個想法,現在生姜值錢,很容易招人惦記。

    “還有…”那禎遲疑了下,卻還是說了,“你三天兩天不在家,有什么東西就拿到這里來,我們倆都不在了,怕有人不對付。”

    “沒什么東西呀。”林義心里一頓,瞬間想到了木匣子里的古董,不過表面仍保持著平靜。UU看書www.uukanshu.com

    “那當我沒說吧。”那禎淡淡看了他眼,轉身就走。

    “呀,女人,話能說清楚不?”林義總覺得她話里有話,一個大步攔住她。

    “送我回去吧。”被貼身堵著,那禎也沒強行走,反而提了個無語的要求。

    “現在?”林義伸出兩個手指晃了晃,“晚上開摩托車要兩個小時呢。”

    “你每次回家都是先關門,然后緊著上二樓;但是你二樓什么都沒有,就一堆柴草。”那禎沒好氣的看著他,“木房子到處是空隙,更何況你家二樓是半敞開的,不要坐井觀天。”

    “....”

    無言以對,這鄰家從小就厲害。

    ……

    被女人道破了秘密,林義沒反駁也沒承認。

    兩人連夜回村,大家都以為出了什么事情,趕著好一番解釋才打消了大家的顧慮。

    南方的夏天很濕很熱,三十多度的高溫罩下來,臉上好像貼了張浸濕的紙一樣悶,黏黏糊糊的。

    月光下的鄉村泥土路有些泛白,小石頭、小水坑、泥濘地,本田老A一路碾過去的時候,再小心翼翼也難免不了顛簸。

    在經過一個下坡路時,坐在后頭的那禎隨著慣性往前滑,兩人頓時緊緊貼在了一起。

    林義的后背都能清晰感覺到對方的輪廓和溫熱。后來可能是那禎覺得兩個小時反手抓著車邊沿太累,細手干脆大大方方地環住了他的腰。

    這樣確實穩妥多了,但兩人一下子也不說話了,也第一次覺得夜晚的蟲鳴不再那么吵鬧了,反而是那么的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