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十九章,異樣

從1994開始
     那禎眼珠子轉了下,說,“不能這么簡單看。

    你得分析下狗老寶夫妻出發蜀都看兒子孫子的特性,路途那么遙遠,足足千多里,不可能去去就回吧,那他們肯定有呆一段時間的心思準備。”

    “所以,我估摸著有三種情況。

    一是寶貝帶出去了,在外邊被人意外發現,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可能是他們一家人被人害死的原因。至于過程我們就不提它了。”

    “第二個,就是把東西找個地方埋了。但肯定不在土磚屋里,也不在附近,畢竟那里現在修了條去上面村子的馬路。

    在修路過程中沒發現,所以東西埋在了別處。”

    “第三種是我傾向的選擇。就是把前面結合,有部分東西帶出去了,被人覬覦,家破人亡。

    另外一部分比較大的、或易碎的、或者比較重的就找了個地方埋起來。這是舊時代里頭,土財主狡兔三窟的普遍手段,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里,目的是分擔風險。”

    “再者狗老寶是誰?村里公認的一大惡霸,被他往死里得罪的人可不少。

    而他也是出了名的狡猾。如果他們要去蜀都,剩下的東西不可能放棺材里也不可能放家里等人報復,就只有是外邊。”

    “而且這個地方還是他相當熟悉或者喜歡去,且自認為安全的地方。

    而根據心里學分析,人都是有慣性思維的,越熟悉的地方越有安全感,尤其是已近黃昏、思維固守的老人更是如此。這可以用落葉歸根來解釋。”

    “嘿,厲害。但你就不怕有漏洞么?如果東西本來就在棺材里,只是他們出去后被人盜了,入殮時沒有發現是不是也正常呢?”

    林義看著智珠在握的女人,提醒這個漏洞。

    “不大可能。我爺爺說過,狗老寶這人的疑心和警備心很重。以前公家修水庫的時候,晚上都要握著鋤頭把才能安心入睡,怕人掉包。”

    那禎被問的怔了下,然后就否定了。

    “那你怎么認定就有東西呢?要是十年期間被全部搜完也有可能,這種例子也不少…”不過話沒說完,林義就想到了李強家,馬上動搖了這質疑。

    聽林義的分析,那禎點頭又搖頭。

    “第一,狗老寶這人性子非常多疑,而且詭計門堂特別多。為了躲避運動先鋒的搜查,祖上這么大的家業要是沒有藏東西,我是不信的。

    理由很簡單,每年收農業稅的時候,他都要和鎮政府的人大干一架。這種愛財如命的人怎么可能任由家里的東西被人搜走、砸爛呢,肯定有埋藏的。

    或許還不只棺材這一處。因為有熟悉的地方,就有相對不熟悉的,這樣做可以更進一步分擔風險。

    如果四散開來,就算枕邊人都不可能把財產一網打盡,因為不熟悉的事物通常不遵循以往規律的。”

    “當然我們只分析熟悉的,不熟悉的分析了也找不到。”

    那禎接著伸出第二個手指:“他們一家人意外死亡在外邊,遲不死早不死,狗老寶夫妻一出去,一家就死了,還整整齊齊的被滅口。”

    “第三個,就是我們說的棺材。”那禎伸出四個手指頭,“世界上沒多少巧合,何況還是漏洞百出的巧合,不可信。”

    “好吧,那你覺得是哪里?猜測了幾年應該有想法了的吧,不許繞圈子已經太晚了。”林義看了看手上的電子表,快半夜十二點了。

    “你猜。”那禎笑著看向他,

    就是不說。

    “你是皮癢了不?”林義威脅了句,見對方沒點反應,也開始回憶以前那土屋周邊的情況。

    連續想了五六個地方,馬上又被否認。

    接著又開始回憶狗老寶出發蜀都前的行為習慣,所作所為。

    “被狗老寶填的那口廢井?”林義自己說完就否定了。

    有點常識都知道,古董不會放潮濕地方。

    “他喜歡那座石拱橋,經常早上和傍晚坐在那里,旁邊他載了棵柳樹,而且是出去前夕載的,時間也對。”

    說這話的時候林義一直盯著那禎,后者卻只是無聲笑著。

    “那個被廢棄的地窖?據說是山體局部滑坡掩埋的,時間段也剛好。”林義再次看向對方,想從女人臉部找出點線索。

    “地窖確實是個好地方。南方的秋天沒多少雨水,滑坡概率不大。而且,他們喜歡種很多紅薯,那肯定得放地窖窖藏的,但山體滑坡后卻沒去挖被埋的紅薯。”

    那禎看了眼他繼續說,“地窖有兩處疑點,破綻太多,事出反常必有妖。要么在那里,要么是故意的。”

    “我傾向于不在那里。”那禎也沒繼續繞圈子,“狗老寶出發前做了一件事情,有些蹊蹺。我現在還記得那是個雨天,狗老寶大半夜來我家向我爺爺購買大隊車棚的舊雨布。”

    “那時我爺爺問他拿來干什么,他說土屋太潮,用雨布堆點干稻草。”

    “但是后來狗老寶房子拆了修路,稻草堆腐爛了,沒雨布。”那禎眨了眨眼睛看著他,“你知道我爺爺說過什么?”

    “肯定說,這狗東西,又騙我。”林義模仿老村長口氣。

    “那你猜得到了吧。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那禎感覺戲耍林義很開心。

    “廢井。”林義肯定道,“東西肯定不是瓷器字畫之類的,因為再好的雨布也怕滲透。”

    “不會是黃金吧。”林義突然想起黃金不怕水的特性,關鍵是狗老寶家以前不缺黃金。

    “有可能。因為狗老寶他哥曾經用很多金條賄賂過國/黨的一個團長,參軍就做了那人的副官。”那禎說了件村里都流傳的事情,“所以,他們是有黃金先例的。”

    “你后天要走了,今晚干活?”林義皺皺眉,那井雖然以前是天然井,但也有一米多深,大工程。

    “去碰碰運氣。”那禎率先起身。

    走之前,林義拿了個小布袋和帽子,把頭發包住。

    換了一雙到膝蓋的套鞋,和一雙手套。

    身上東西盡量不帶,把所有袋子都掏空才出發。整個過程那禎都看在眼里,還打趣說“好專業”。

    出了門,兩人一路小心翼翼的,還特意繞過有狗的人家。

    還好狗老寶生前不怎么合群,住的地方獨門獨戶。

    廢井在田的中間,兩面有比較高的田埂,一路上兩人連手電筒都不敢開,萬一怕人瞧見。

    借著稀薄的月光來到廢井邊,那禎放哨,其實就是看黑燈瞎火的夜里,沒有燈光靠近就行。

    林義確定了下位置,開始干活,還好農村人有力氣,這點活難不倒他。

    難得是憑感覺挖,還要試著點挖,怕碰到石頭聲響太大。

    挖了停,歇了挖,前后一個多小時,大汗淋漓的林義才感覺到了異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