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十一章,啟動

從1994開始
     因為她覺得柳樹靠近河邊,又在小路邊上,旁邊這塊菜地還是惡霸屠夫的,她基本排除了這是藏東西的地方。

    “幾年前這附近是不是倒了一根木電線桿,還差點電死人。”林義幫她回憶。

    “嗯,是有這么回事。據說是因為埋的年份久了,木電線桿下端被白蟻啃食了,一場大風后就倒了。”

    那禎記得這么回事,接著好像明悟了,興奮看向林義,“所以當時修電線的時候,又在三米外埋了一顆樹做新的電線桿,把這個線移過去。”

    “那舊電桿被狗老寶拿回去當柴燒了了,村里很多人覺得是公家的,但也是敢怒不敢言。”林義當時聽到一些長舌婦背后議論過。

    “你是說,那木電線桿被挖出來就會有個坑,挖完還要填土回去。所以狗老寶在那里行動就算白天也是天經地義。而那塊土是陳氏寡婦的,聽說兩人嗯…”說到這,那禎有點說不下去了。

    因為她聽說,早年間林義父親和陳氏寡婦也有一腿。

    “好吧,寡婦心擅嫉妒,比較狹隘,自己沒本事種那多的地,也不給別人種。又加之挖那么深。狗老寶很放心。

    那柳樹在橋碑的正面,那老電桿在背面,離橋的距離差不多,剛好作為參照物,就算他以后沒來得及自己挖,托遺囑也簡單明了。”林義根據后世推測加以引導。

    而狗老寶可能他自己也沒想到,自己家會出意外,整整齊齊的死掉了。

    也沒想到后世換水泥電線桿的時候,又挖了原來的地方,把現在的電線移回去了。

    其實這也不算巧合,畢竟電線已經固定,設計的時候追求直線為準。當初老電線桿是最好的線路點,現在的電線桿都已經有點偏離了,后面把線路點弄回原地是很合理的。

    畢竟電路線的每個點,都是工作人員勘測過的,記得當時他們還用紅旗描點。

    而剛好鄭屠夫懂電,據說后世也參與了進去。具體怎么樣,林義不知道,因為那時候他經常不在家。

    “這塊土又是沙土地,比較干燥,藏東西合適。另外狗老寶也不可能大白天干活,所以應該是那里。”那禎分析完有點感慨,“狗老寶好厲害,這完全不是他的習慣規律了,唯一破綻就是他和寡婦的關系。”

    “不過村里,別人是不可能想到這些東西的。”林義笑著說,“也就我們兩神思維。”

    林義心里說了句,我是結果導向論,要不是有后世鄭屠夫這么一出大爆發,哪里想得到啊。

    “嗯,主要是我在家太無聊了。”那禎抿了抿嘴,不過還是沒忍住笑。

    “你太聰明,從小和我們一樣玩,成績好的不要不要的,一路玩著玩著就考上最好的學府了。”林義說了句恭維的話,卻也是實誠的話。

    “所以,你要加把油。”那禎也沒多得意,反而擔心他的成績,也算提醒他。

    半年來,林義成績的下滑,村里很多人都在后面議論,看笑話。當時中專不讀,勵志要考大學,現在好了,他們巴不得林義和他們孩子一樣,考不上大學才好。

    “放心,下學期就殺回去。”林義對自己還是有一丟丟信心的。他每天再忙,都會看書做題。

    “起來。”那禎站起來拍拍手,說:“我們又有事干了。”

    “對了,這些雨布你要帶到市里去毀掉,別到村里露面,抓好每個細節。”兩人卷雨布的時候,那禎叮囑林義。

    “我們馬上就去市里,

    我得看著書店點,這幾天人手短缺。”林義意思很明了,拉勞動力。

    “又沒給我開工錢。”那禎說著不愿意,卻已經開始收拾黃金了。

    “你的不拿回去?”

    “不了,私房錢,我打算在京城買房子,不過不夠啊,希望晚上給點力。”那禎說她畢業后就打算留在京城工作,希望有個自己的小窩。

    “有好房子,幫我也留意下。”林義隨口說了句。

    得到的回復就是沒有回復,留下一個背影給他。

    這次去市里,林義把包扎的匣子、黃金都帶走了。

    而那禎可能是昨晚有了先例,出了村子地界就安靜地環住了林義的腰。

    白天的泥土路比起晚上,好開很多,不多一會兩人就來到了市里。

    書店門口的配置還是昨天那套,不過卻沒有了昨天的擁擠人群。

    但是林義在外邊觀察了下,進去的人還是比較頻繁的。

    “看來生意不會比昨天差多少。”林義心里這么想著進了書店。

    “你終于回來了,不然中午我就走了。”剛進門,林旋就向他向他招了招手,看來是在特意等他。

    “不好意思啊,姐,昨天有點急事,所以回去了趟。”

    “處理好了吧。”林旋看著他點頭,就問:“上次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幫忙?”

    “我們去二樓。”林義點點頭,然后招呼林旋跟上。

    “姐你是通信部隊轉業的,你有相熟的技術人員沒?”林義把帶她到二樓自己的房間,等雙方坐下,就開門見山地問,“最好是人要靠得住的。”

    “哪個類型的,用來做什么?”林旋聽到這么突兀的問題,也是怔了下才開口。

    “是這樣的…”接著林義把他在深圳關于VCD的事情說了一遍,同時也說了他一部分想法。

    “聽你這么說,很看好樓下那種東西?”

    “嗯,這兩天外面那些人的反應你也看到了。UU看書 .uukanshu ”林義笑了下,“好奇、震撼、向往,而根據武榮的初步統計,問這東西哪里買的人不下五十個。”

    “姐,你想想才一天多點,就這么多人問,我們把轉化率算5%,那也是大賺特賺。”林義看到對方點頭才繼續,“這還是我們的時間、地點等局限性,要是真的做起來,那就不一樣了。”

    接著兩人就技術和市場前景討論了半個小時。

    但是林旋聽他說到萬燕的局面,又猶豫遲疑了會。

    “我相信你說的那東西前景廣大,但是以你目前的條件,很難成功。”林旋很是客觀的評判。

    “也對,畢竟一無所有嘛,不過人總得試一試才曉得這條道路是否能通羅馬。”林義哂笑著攤開手,“現在還只是我的一些初步設想,并不完善。如果你想看到進一步的構思,可能還需要段時間。”

    “我不要求多么轟轟烈烈,長點見識和經驗是很有必要的,人都要往前看啊。”林義并沒有把他完整的思路告訴對方,只是說了中間一部分,因為他自己也要摸著石頭過河。

    其實在林義看來,做VCD沒有想的那么難,畢竟大部分技術都是現成的,從那些大公司買來就可以用,這也是后面兩、三年內國產VCD品牌會達到三千多種的原因,實在是門檻不高。

    當然,要是想要有一番作為,不只是簡簡單單的掙一筆就撤,而是把它當成長期事業來培養,那它的難度就是成幾何級上升的,這中間扯到了人才、技術與管理、以及長期戰略規劃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