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十二章,首飾盒

從1994開始
     看到林義期待的眼神,對他寵溺慣了的林旋一時沒舍得拒絕,“行吧,要很多人可能沒有。

    但是你也知道我是部隊出身的,介紹幾個轉業或退伍的人應該還不是問題。不過人可以介紹給你,能不能留住,那就是你的問題了。”

    其實在林義說到這事的時候,林旋腦子里一下就想到了兩個合適的人:一個是自己在部隊的副手兼密友蔣華;一個是曾經在郵電局的同事,事業遇到了難關,又加之一直仰慕自己,說服對方試一試應該不難。

    聽到這話,林義頓時大喜,以自己對林旋的了解,她能松口就代表著有了七八成的把握。

    “那就這樣吧,我得走了。”看了下時間,林旋說著站了起來,“不過你放心,我會幫你保密的,只問我信得過的人。”

    “謝謝姐了,我們先去吃飯,接著送你去車站。”

    “好,還有你既然這么看重這個項目,那這三臺VCD就暫時別送人了,留著研究吧。”在下來的樓梯上,林旋半轉身對后面的林義吩咐。

    “我也是這么個想法,還好大伯和姑姑沒問我要。其他兄弟心里大概是想要的,但狼多肉少,所以一個也沒開口。”說到這里,林義嘿嘿一笑,華哥真是好算計,出門都玩弄自己一把。

    但他根本沒想到這正中林義下懷,反正他逢人就說這是華哥保管在這的。

    嗯,東西我用了,難題還是留給你吧。

    “你呀,還是這么皮,我都能想到五哥回來面對大家的灼熱眼神了。”林旋笑了笑。

    把還沒吃東西的那禎叫上,三人一起吃了點東西,然后才開始各自忙碌的一天。

    這天,林義還是以監督和觀察為主;同時統計分析人流量、分析產品的受歡迎程度,更要分析客戶的差異化需求。

    為以后進貨做調整提供可行性和依據。

    ...

    “今天的營業額比昨天差一些,兩萬兩千四百一十二元三毛。”晚間,吳芳芳把她統計的數據和林義的對比。

    “預料中的事情,辛苦了嫂子,收下尾我們去吃飯吧,過段日子就會很輕松了。”林義接過營業額,點點頭。

    “我還巴不得天天這樣。”吳芳芳笑著說,表示不累。

    “哪有這種好事。”林義搖搖頭,不可置否。

    今天吃飯的人比昨天少很多,兩個正式員工一下班就走了,說家里還有老人孩子需要照顧。

    她們愿意加班到現在是因為待遇好、離家近,也知道過段日子會輕松起來,所以干活還是蠻積極的。

    “謝謝了,艷霞。”

    幫著端完最后一盤菜,林義來廚房洗手的時候,對也正在清理的鄒艷霞表示感謝。

    “好啊,可別只說不做。”這么多年了,鄒艷霞早就知道旁邊這人的脾性,他的謝謝基本一毛不值。

    “我得去買臺空調了。”林義看著衣服都被汗水潤了的鄒艷霞,還好是紅色格子襯衫,不然她虧大了。

    頓時發現自己大意了,南方八月份的廚房,一臺墻壁上的風扇根本沒有用。

    而這么毒辣的大熱天里,還要做這么多人的飯,真難為她了。

    “馬上要開學了呢。”鄒艷霞把洗臉的水珠用手抹了一把,一個你懂的眼神。

    “不要吧,離開你的飯菜,我會餓死的。”

    林義欣賞著有水珠滑落的精細臉蛋、玉頸和鎖骨。剛出茅廬的男人很難想象到女人的白玉頸和鎖骨可以這樣有魅力。

    “要餓死早餓死了。”

    “以前不是沒碰到你么,姑娘家家的會不會過日子,由簡入奢易,由奢到簡難的道理懂不懂呀。”

    “我爸媽要知道他們的寶貝女兒在這里受這罪,我們以后朋友都做不成了。”鄒艷霞自己說著都笑了起來,不過隨即感覺到林義那眼神。

    頓時臉紅了,精細干凈白皙的臉,像浸染了晚霞一樣,和她的名字真配,艷霞。

    “你現在的樣子,像極了荷葉初生的露珠,秀而有靈慧,美。”林義最喜歡看她窘迫的樣子了。

    “你是真的有遺傳基因。”鄒艷霞輕聲說了句。

    “走吧走吧走吧,三天不想見到你。”林義頓時不笑了,也不逗她了。靠著廚房臺子,一副嫌棄的表情直接輕推了她一把。

    被迫到了門口,側頭的女人剜了眼,片了片薄薄的嘴唇。

    刻薄的說,“死性!”

    …

    晚餐后,大伯趕了過來,說九龍廣場市政府旁邊的房子幫他搞定了。

    租金和三年租期都在計劃之內,讓林義很開心。

    請大伯坐下,林義順手從六角茶盤上取個“囍”字玻璃杯,倒杯茶,“大伯辛苦了,”

    林大伯哧地喝一口,然后側頭問他:“你打算什么時候裝修?”

    “盡快吧,昨天我已經讓平嫂嫂幫忙留意裝修隊的事情了,等會過去再說一下。”

    “行,你自己有主見我就放心不少。”

    晚間,林義特地和吳芳芳說了裝修隊的事情,以及一些要求,讓她盡快聯系。

    接著又跑到大伯家,給在深圳的陽娟姐掛了個電話。

    告訴對方由于自己時間緊,沒法進貨了,要她幫忙去趟華強北電子街。

    “姐,錢夠不?”林義報完一系列清單和單價,連忙問了句,因為他也摸不準對方家底。

    “雖然有點多,但還是可以湊到,你放心吧。我會托關系把貨用火車發過來,到時候和車站的二哥打個招呼,要他幫你收貨。”那邊傳來爽快的聲音。

    “行,那謝謝了,我爭取國慶三天假過來趟。”林義估摸著,國慶三天假期可能都在火車上了。

    唉,看來要花更多時間看書才行,不然請不到假。不說其他的,大伯肯定會關注收假的考試成績的。

    讀個好學校真不容易啊,各種競爭,各種條條框框。

    ……

    晚間,一點過,

    休息了兩個小時趕到石橋附近的林義和那禎,再次做了偵察工作,一個放哨,一個挖。

    可能是沙土的原因,也可能還有前幾年松動過的原因。

    林義這次挖的很快,四十分鐘左右就把東西起來了出來。

    “吒!”

    鋤頭硬著陸了,聽到這低沉渾厚的聲音,林義和那禎兩人同時對望一眼,雖然是深夜,但都感覺到對方的欣喜。

    “應該是碰到了木材的聲音,”那禎在他耳邊小聲說著。

    “嗯,這聲音太熟悉了,把處理好的手電筒打開,我看下大致范圍。”林義對鋤頭碰木材的聲音確實不要太熟悉。

    “不是很大,你小心點挖,別把雨布蹭掉了,不能留下殘渣。”那禎仔細看了看,才示意繼續。

    林義拍了拍她手臂,表示知道,又開始拿著鋤頭從邊上刨。

    “是個長方形的,長六十厘米左右。”林義用了差不多小半個小時,才把東西提上來。

    “有點重,還好我們準備了繩子。”那禎試圖用手去移,雖然可以移動,卻有點沉。

    “希望有大收獲呀,我們倆這么辛苦,覺都沒睡,”接著那禎有點興奮的說。

    林義發現了這位鄰家姐姐對尋寶特別感興趣,也只有這時候才有別于平時的煙火味。

    花了一翻功夫才整理完,回到家的時候,林義的一身早已經濕透了,不算強壯的身子被衣服像吸盤一樣附著,難受。

    “要不你先去洗澡?”看著一身泥巴和汗水的林義,那禎拿著把小刀在空中比劃了下。

    “你不會兔死狗烹吧。”

    “請不要高看自己,肉不如狗,形象不如兔子。”女人看了他眼,就開始劃雨布。

    “你知道一個詞吧,人以群分。”

    “你不知道一種搭檔叫狗腿子和主人?”那禎難得開個玩笑,說完心情大好的開始劃雨布。

    幾分鐘,男人洗澡就是幾分鐘的事情。

    等林義再次出現在堂屋的時候,那禎正在用起子翹桐油刷過的木箱。

    “估計這外層木箱的重量就占一半多,我來吧,嘴巴厲害的田螺姑娘。”

    林義接過起子,再拿一把小鐵錘配合,十來分鐘,就打開了突破口。

    “里面竟然還是個箱子?周邊墊著一些結實的棉花。”那禎看到里面的箱子頓時有點興致怏怏。

    這外層就占了一半多重量了,體積就更不用說,就好比枇杷去了肉的核。期望值立馬減一半。

    聽到那禎的話,林義也第一時間看到了里面的木箱和周邊的棉花。

    掏出一些棉花,林義發現,和外面的新桐油木箱截然相反,里面的木箱有點古樸的氣息,呈深黃色。

    林義第一時間感覺里面這材質很熟悉。

    “難道是海南黃花梨?”想了良久,林義都被突然冒出的想法高興到了,然后連忙把腦袋湊近又仔細看起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還真是。”半響,林義記起來了。原來看第一眼這么熟悉,竟然真的是這種名貴木材。

    之所以認得這東西,是因為前世陽華有過這樣一種顏色木制的手串,被他當寶貝一樣稀罕著。

    “嘖,某人真是頭發長啊。”認出來后準備打趣少年偶像,不過才說完一半,林義就感覺到對方的眼神在刮他,笑了笑,“這是海南黃花梨,頂級名貴品種,果然不愧的大地主啊,這底蘊可以的。”

    “有多貴重?”聞言,那禎也蹲下來湊過去看了看,還用手摸了摸木材,渾然沒發現半個人都在林義懷里了。

    “具體多名貴我也不知道,這么說吧,里面就算是空的,我們也不負此行。”林義也弄不懂它的價值,反正后世這么大一件,幾十萬打底是肯定的。

    “那就好,那你快起開外箱。”反應過來的那禎,發現自己半倚在林義懷里,臉不紅心不跳的離開,只是站起來后把頭稍微撇在了一邊。

    由于里面是名貴木材,林義動作幅度小了很多,花了好一翻功夫才把里面的箱子提出來。

    把箱子捧到方桌上,林義目測木箱長大約45厘米,高35厘米,寬40厘米的樣子。

    箱子有三個抽屜,抽屜表面有黃金色的云朵花紋,以及三個銅環。

    “這是首飾盒?”看到全貌,那禎第一時間想起去世奶奶的那個箱子,好像也有很多紋飾和鑲邊。

    “對,現在該你表演了,去吧,拉開第一個抽屜,祝我們好運。”林義輕輕推了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