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十四章,書店生意

從1994開始
     書店的生意,自開業以來,雖然銷售額一直不錯,但也是一天比一天少。

    三十號,才剛好三萬出頭。

    三十一號不僅跌破三萬,更是直線下降七千,才兩萬三多點。

    這下降趨勢讓店里的人感到一股涼意,就算早有心里準備的林義都難免有些失落。

    不過隨著9月1號開學的日子到來,店里眾人的頹勢一掃而空。

    實在太火爆了,比開業第一天還火爆,那花紅柳綠的嫩男嫩女,活蹦亂跳的。

    讓林義忙的連喝杯水的時間都沒有。不得不趕緊呼喚有空的親戚過來救急,就連六十六七的姑父姑母都被壓榨了,笑呵呵的伺候了一回年輕人。

    “你不知道,太、太搶手了,小、小人書賣完了。”

    還沒到中午,武榮進來接水喝的間隙,抓著林義就是一陣手舞足蹈,激動又著急的問下批貨什么時候到。

    那個樣子好像他錯過了好多錢一樣的,比林義還上心。

    林義嘆口氣,“我比你還郁悶。那小間隔里面的書也賣完了,小霸王也沒了。電子表在那群嘰嘰喳喳的女生的包圍下,也堅持不了多久。”

    他是真的痛并快樂著,這城市里的學生咋就這么有錢呢。幾十塊的小霸王,眼都不眨,買著玩兒一樣。

    現在好多男生拿著傳單進來就問:“小霸王在哪里,我怎么沒找到,給我來一臺。”

    那個痛苦啊,林義只能笑呵呵告訴對方賣完了,下批貨今晚到,明天保證充足。

    但是這個解釋人家不買賬,那些人一臉便秘的表情,都都囔囔的說,那書也先不買了,明天一起打折,減錢。

    說到減錢,林義也是一頭包。現在的學生變聰明了,一起來的幾人,選好書后竟然交給一個人付款。

    原本前幾天還沒突破過的滿五百送六十大放送,今天接二連三被爆,一直被爆,真是讓林義又愛又恨。

    望著那些手捧一大堆書的人,林義心里說,你們就不能笨一點么,可愛一點么。

    中午,林義中飯都沒正經吃好,隨手接過鄒艷霞遞來的面包,吭哧吭哧咬幾口,然后灌一口水就出門了。

    才一個上午,有兩個系列的教輔書宣告拉響警報。

    林義只能干一回無證駕駛,騎著三輪車,蹦蹦蹦的去了火車站。

    一路上林義想著,還好有個明哥在車站當差,不然提貨都是頭疼的事情。

    “你這幾天掙的錢,都比我半輩子還多了吧。”車站,有禿頂趨勢的陽明跟著林義搬書,搬書,又搬書。

    在38度的高溫下,對方原本白嫩的皮膚這幾天都曬紅了,馬上有轉黑的跡象。

    “這可是血汗錢啊。”衣袖在臉上甩了一把,林義哭喪著臉,一臉苦兮兮的樣子。

    “油嘴滑舌,有空去我家坐坐。”陽明輕拍了他肩膀一下,繼續搬書。

    “咦!林義,你怎么在這?”

    林義正在憶苦思甜的時候,幾個戴著鴨舌帽的男男女女突然從出站口走了過來。

    而那個發聲的就是沖在最前面,長相最平凡,鼻子最臃腫,皮膚最黑,最壯實的于海。

    “你們旅游回來了啊。”林義看了眼走到跟前的四人,笑著打招呼。

    “你在這打工?”說這話的是隨父母工作調動,從東北而來的李伊萊。

    身材是真的好啊,兩世為人的林義每次看到她都會瞄幾眼。

    “對啊。”

    林義看了眼對方豐碩卻不突兀的少女情懷,

    心想,長大后再嫵媚點可以直接當秘書了,身高腿長的。

    要說這年頭保守嗎,卻還有男同學幫李伊萊取個“大大大”的外號。要說開放嗎,班上早戀的人,搞得比地下情報工作還神秘,牽個手都要臉紅好半天。

    對于剩下兩個熟悉又不熟悉的女生,林義只是笑笑地點了點頭。

    于海還是蠻熱情的,用不著吩咐,就跟著動起手來,別看人家一六五,力氣比林義大多了。

    林義和陽明要雙手捧一碼書,人家一只手一提,走路還輕飄飄的。

    “我第一次覺得肌肉男也蠻順眼的。”林義是個運動懶人,這好友卻是健身達人。

    有著于海的加入,三人搬書倒是快了幾分。

    中間他還注意到一個細節,李伊萊有著幫林義的心思,但是右腳踏出一步后,看了另外猶豫的兩女又把腳縮回去了。

    這姑娘估計在想她自己動了,這兩同伴就尷尬了。

    現場氣氛有點微妙,沒過多久,于海好像也察覺到了,朝三女咧嘴,“你們去那邊躲會陰,別曬黑了。”

    三女生等的就是這話,聽完吩咐立馬閃人。

    “嘿嘿,她們從小就沒吃過苦,不知道勞動為何物。”于海嘿嘿一笑,這話顯然是說給林義聽的。

    “嗯。”

    ...

    “那個一身白色休閑裝的女生也是你班上同學?”搬完書,陽明看著慢慢走遠的四人,拿起一瓶水,邊擰蓋子邊八卦。

    “是啊,怎么了。”林義沒時間細問,咕嚕咕嚕急著喝水,半分鐘不到,手上多了個空瓶子,呼一口氣,“爽。”

    “很少有這么好看的女生。”

    “活久見,這話竟然從你口里出來。”對于米珈的美貌,林義還是肯定的。

    不過這話從這么正經的老男人嘴里說出來,還是多少有點意外。

    “我以前覺得你姐姐蠻精致,不過比起這女生還是少了一份書卷味。”陽明答非所問。

    “瞧您呢,拿一個十八歲的和一個當時十一歲的...”本來林義還想找把樂子,涮下一輩子正經的二哥,UU看書.uukanshu.com 不過說到一半,沉默了。

    “你見過她?”

    “是啊。大概半年前吧,我幫同事頂班的時候,在火車上見過她們娘倆。”

    陽明說到這里,看了眼安靜的林義,才繼續,“當時你那邊的兩個舅舅一家人也在,聽他們細節末支的對話,應該是從北京旅游回來。”

    “看來過的挺好的。”林義說出這話的時候心里并沒有表面那么平靜。

    是啊,自己所謂的父親、母親姐姐都過得挺好的。

    “明哥,走了,過幾天請你喝酒。”突然之間覺得生活索然無味,林義又騎著三輪車,蹦蹦蹦的走了。

    ……

    下午回來后,表面上林義一直都在安靜的招待風起云涌的學生。

    而內心里,卻在回憶上輩子的的事情,也在反省重生半年多來的一舉一動。

    發現自己跳脫了,發現自己還不夠努力,發現自己竟然因為重生的先知,有那么點得意忘形,上輩子一生可都是沉穩的。

    林義的突然安靜并沒有引起太多人的關注。

    因為重生前,他就是個安靜的男孩。一是因為窮,一個是因為家庭原因,另一個就是性格原本就有點內向。

    這個內向并不只有他有,農村來的大部分學生都有。畢竟一中還是城里人的地盤。

    半年來,重生過來的林義突然一下活力滿滿,反而讓鄒艷霞拿手放額頭上問過好幾回,你沒發燒啊,怎么今天你不對勁的樣子。

    每當這個時刻,武榮就在旁邊猛點頭,一臉吭哧吭哧的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