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十五章,生活

從1994開始
     晚上,結算的時候,營業額讓林義挺滿意的,連帶著心情都好了不少。

    不過也有讓大家惱火的,丟了三十一本書。

    沒電子門禁,林義早知道這情況在所難免。但叫了這么多人來看場,還是有高手接二連三得逞,也是心有戚戚。

    唉,他算是看透了,不管什么年代,也不管年紀大小,總是有那么一小撮出圈的人。

    就像林義小學一年級的時候也當過zei一樣。

    記得那次用兩毛錢買筆,店主阿姨太忙。而他個子又矮,伸手個半天沒人接錢,于是有點生氣了,惱這店主根本不按先來后到結算。

    然后他就被擠出來了,當然擠出來林義自己也是用了功的,就這樣到了大門外,轉頭就溜了。

    如此,后來有一天重復了一次,不過那次自己是得逞了,可也嚇壞了。

    有個小男生和自己想法一樣,不過人家膽子大,一次性拿了六支圓珠筆,理所當然被重點關注了。

    然后,沒有然后,被叫老師了,接著整個學校的小學生后來都叫他“小毛/賊”,老師都禁止不了這稱呼。

    從那以后,林義再也不敢造次,稍微彎了點的價值觀被矯正。

    不過說到筆,吳芳芳提了次建議,說有好幾波學生詢問過筆和作業本子。問他要不要也進點貨備著。

    林義聽完就否定了她的殷切想法,這個書店已經不務正業了,要再賣文具,不就是文具店了么,太雜,不利于長期發展。

    晚上十一點左右,在二樓看書的武榮有點堅持不住,打個招呼就躺在了客廳地面的竹席上。

    不過武榮眼睛累了,人卻比較興奮,側過身子問,“林義,你以后打算考哪個大學?”

    這敏銳的話題,就連桌對面做習題的鄒艷霞都抬起了頭。

    這個話題以前沒人提過。

    一是因為距離高考比較遙遠;另一個是因為那時候大家成績沒差太多。就算成績最好的林義也就學校排名比他們高四十名左右,三人覺得以后就算不在一個大學,也可以到一個城市,繼續三人緣分。

    但現在可不同了,林義的名次落后兩人太多。

    “你呢?”林義想了會沒回答,因為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啊,我也不知道。”好吧,武榮說了句不知道就迷茫了,然后丫著大八字躺在那里想自己要考哪個大學。

    腦海里先把清華北大、人大復旦等四大過一遍,接著才想武大、浙大南開之類的...

    對面的鄒艷霞顯然也被這問題困住了,看了眼做數學題的林義和躺尸的武榮,一只小手做支架,撐著個小腦袋,愣在那里想了半天。

    …

    開學三天書店生意繼續爆火,這和林義預期的一樣,那蹭蹭蹭的流水,僅三天就快把林義的債務還清了。

    本來林義不想這么早還銀行貸款的。但是大伯大伯母、姑姑姑父四人堅決不同意,覺得欠著一筆債如同頭上懸著一把刀,讓他們深感不安。

    最后林義也沒撅著,四人雖然思維老化了點,卻是在關心他,不想惹毛他們。

    開業三天火爆,接下來四天也是盡人意。

    不過當第七天臨近黃昏的時候,林義知道日進斗金的好日子到頭了。

    …

    在這些天里,林義經歷了一次生死兩難。那就是一中的傳統,收假回來的摸底考試。

    不過這次考試和以往不太一樣。不僅是進入高三的第一次考試,

    而且還是第一次以高考形式的模擬考。

    不僅試題難度增加了,考試內容也由之前的單冊書本變成了全部知識點。

    而其中綜合能力是學校老師最大的關注點。當然學生除了在意本身成績外,最在意的還是去留問題。

    因為這次成績好壞會決定三個文科實驗班的人員去留。

    按說以前林義根本不擔心這個問題。但是現如今不一樣了,身邊的朋友都替他著急,擔心他被踢出實驗班。以至于于海都隱晦建議林義走走后門,讓林凱幫襯一下。

    其實林義也不知道自己現在幾斤幾兩,所以這次他也想試試成分。

    語文不用說,兩世林義最崴腳的一門。所以重生來,沒多大變動,現在考下來,沒感覺多好也沒感覺多差。

    數學過的去。還沒恢復巔峰狀態,林義估摸著要達到原來拔尖水平,至少還要大半年的追趕。

    英語是他最開心的,有著幾十年的基礎打底,一路順風順水,做完時間還剩一大半。

    文綜就犯難了。小半年來,他才背完高一的內容,高二模糊著呢,所以他很多都是憑感覺在作答。

    考試完,大家恢復座位的時候,林義發現了一個有趣的東西。UU看書 .uukanshu.com

    那就是教室地上突然多出來好多傳單,都是班上同學扔的。

    看著地上的杰作,武榮極力忍著大笑附耳說,“班,班,班上同學要是知道傳單是你的,肯定、肯定會被挨打。”

    不過林義看了他眼,直接手指伸進他衣服里面,武榮馬上破功忍不住了,在那里吭哧吭哧彎腰大笑。

    搞得附近的人莫名其妙,然后接著就是一陣哈哈大笑,當然有的是模仿他調侃他,有的是直接被逗笑的。

    兩年來,武榮的口吃一直被大家學津津樂道。這次林義問他,想不想治療口吃。

    看到后者點頭,林義就直接回了書店,在百科書架上找了一本關于如何治療口吃的書。

    高三的周末有一天假,林義三人再次來到書店,不過已經不用幫忙了。

    一個店主兩個員工,已經足夠用了,書店再也看不到前些日子的繁榮,不過也不算冷清。

    畢竟這個書店的裝飾對于這個年代的邵市來說,也是走在潮流前線的。里面不僅排面足,格調好,舒適;關鍵還有空調,夏日吹著冷風,賊兒爽。

    近日吳芳芳向林義反映,說三三兩兩的青年男女竟然把這里當成了搞對象的場所。

    原因無它,安靜,又有新安裝的空調,幾排排書架,滿屋子書。聞著清香的油墨香味,小野狗們汪一聲,卷著眉眼的互相曖昧,構成了一副春天的氣息。

    還有個小男孩忒不講究了,一沖動就把女生按在書架上啃。咯吱咯吱的書架都在搖晃,一下聚集了好多好奇又安靜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