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十六章,23事

從1994開始
     周末晚上,林義幫著鄒艷霞打下手,而武榮不知道搞什么,傍晚就跑了出去。

    “要不這次你休息,我來?”

    廚房里雖然沒空調,但好在房子不大,客廳的空調一打開,里面也算涼快。

    “真心的?”鄒艷霞話是這么說,卻還是繼續切著蒜末,她打算做一道林義特別愛吃的清蒸魚。

    說到吃的,林義有些挑食,愛吃魚,愛吃水里的東西。

    但不喜歡吃動物下水、筋皮等雜七雜八的。比如牛身上,就只吃頂好的牛肉,而內臟、牛血、牛蹄、牛頭一概不吃。

    記得第一次在一中食堂打飯的的時候,打菜大媽的那一口方言,差點把林義搞成了陰影。

    他說要份牛肉,大媽打完后,把飯缽從窗口遞出來,“伢子,你的牛臟。”

    當時林義想死的心都有了,看著小塊小塊的肉塊,以為是牛心臟的肉。

    看著忙碌的大媽,看著碗里的丁子肉,內向的林義好糾結,最后還是壯著膽問了幾次,“阿姨,這肉是不是牛心臟?

    大媽一個勁地說,“系牛臟,系牛臟。”

    這回答令人心碎,心疼的同時,二話不說把飯倒了,再也不打牛肉這個菜。

    直到后來通過于海才知道,那牛臟指的就是牛肉,不是內臟。

    “就是手藝比不上你。”旁觀鄒艷霞的刀工,是一種余生的享受,感覺自己一輩子都學不會。

    “那就去洗菜。”姑娘片了片薄薄的嘴皮子,壓根就沒指望他。

    林義是個嘴饞的,鄒艷霞這清冽的姑娘根本經不住他的碎碎念,被忽悠著做了挺多菜。

    一個清蒸桂魚,一個茄子煲,一個爆炒黃鱔,一個絲瓜湯,還有一盤涼拌海帶絲,豐盛。

    經歷了開學后,除了吳芳芳偶爾上二樓來吃一次飯,平時都是三個人一起吃。

    這個不由自主的習慣是多年來形成的,所以林義重生后也沒想著打破這份和諧。

    不過在學校的時候,大部分就餐時間會加上于海那四人。

    原因在于鄒艷霞和那幾個女生關系很要好。而于海又和林義,以及武榮玩得來。

    所以重生前,就算吃飯時武榮和林義是個多余的安靜人,但也會和大伙一起。

    大長腿做飯是專業的,幾個菜有條不紊炒的很快。

    以至于菜上桌了,武榮卻還沒回來,不免讓兩人有些擔心。

    “再等十五分鐘吧,還不回來我們就去找他。”林義看著有點擔心的鄒艷霞,出言安慰。

    十五分鐘一晃而過,外面天都完全黑了,燥熱的空氣中飄蕩的是昏黃的燈光。

    正當林義兩人準備下樓的時候,樓梯上嚯嚯嚯地響起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你去哪了?滿頭大汗,面紅耳赤的。”林義看到一進來明顯不對的武榮,有點詫異。

    “新,新四街。”武榮剛坐下喘口氣,一說完這三個字,呼吸又變得急促了起來。

    “你大晚上去那干嘛?你這面紅耳赤又是幾個意思?”聽到新四街,林義想到的不是那片市里最繁華的夜景,第一反應的是“那是一片紅燈區”。

    “我我...”

    面對著兩雙熱切的眼神,武榮想說又不好意思說,又羞又急,又急又羞,本能的抬起右手繞腦后抓來抓去。

    后來在林義的一再逼迫下,才說了來龍去脈。

    感情原因還出在那本關于治療口吃的書上。

    其中一個方法就是:口吃患者拿本書到人流量多的地方大聲誦讀,

    克服心里障礙。

    武榮由于害羞,放棄了九龍廣場這處一中同學最喜歡來晃蕩的地方。直接繞到了和九龍廣場人流量不相上下的新四街。

    還是因為害羞,他選了傍晚。沒想到在一家五光十色、店面很窄的發廊左側讀的正起勁時,一個穿著誘惑的艷麗少婦過來找他搭訕。

    本就不善言辭,幾經撩撥,哪里罩得住,很快就敗下陣來。然后被半推半就說到里面坐坐,喝口水。

    當武榮稀里糊涂到店里的時候,突然也進來幾個社會青年。那些人一進來二話不說,吹著口哨就對里面一排姑娘挨個摸,人家姑娘彎腰翹臀的,竟然還挺配合,打情罵俏的業務非常嫻熟。

    武榮不是傻子,雖然以前不知道這發廊背后是干啥的,但一看也明白怎么回事,然后一溜煙跑了回來。

    “哈哈哈...”林義聽完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你怎么這么可愛呢,真是不多見啊。”

    鄒艷霞聽完輕輕“呸”了句,有點臉紅紅的,就假裝去房里有事,過了好一會才出來。

    武榮洗完澡,艷霞也出來了,三個人吃著飯,聊著考試成績的事情。

    其實不用聊,由于大伯父子的特殊關照,剛吃完晚飯不久,林義就知道了成績。

    語文108分,很一般。數學119還算好,但是距離最頂尖的那批差了點意思。

    但是,英語就把大家都嚇到了,144分。嗯,林義班主任知道這個成績時,開心又很糾結。

    因為林義文綜193分,在實驗班算墊底的那一批了。

    其實嘛,這分數到其他學校,二中除外,基本也算高手了。但是在這個集結了周邊好幾個縣市的尖子生里,真的很平凡。

    “學校試卷才開始閱,由于是第一次綜合模擬,也不好估算你的排名。”客廳里,林凱坐在方桌左邊,看著林義心里直搖頭,這大半年來他也找不到林義哪里出了問題。

    “那他班主任什么口風?”大伯是最關心林義成績的,早讓林凱探了路。

    “老許的意思是,語數外潛力巨大,很有希望,問題是他得把文科補上來,說他以前文科不這樣差的。”林凱說到這,“好吧,我琢磨著,老許這意思我看五分真,五分給我面子。”

    聽他這么一說,大家都松了口氣,UU看書www.uukanshu.com 至少林義不會趕出實驗班了。

    “你英語這么好,要努力知道嗎。考個好學校,將來有出息了,給那幾個忘恩負義的白眼狼看看。”

    林家大伯對林義父母一直不滿,每次提到他們都是咬牙徹齒說的。

    到這份上了,這年頭思想還沒完全解放,林義能怎么辦,只能點點頭。

    不過好在考試風波到此告一段落,大伯也沒糾結于外面開店做生意的事情,這倒讓林義一陣滿足。

    說到店子,吳芳芳最近挺忙的。

    她被林義派到了新開的店面幫忙,因為裝修有林家大伯和林義自己看著。

    吳芳芳的主要精力是打探保健品市場情況。

    比如進貨渠道,市內賣點分布,每個賣點主打什么品牌,哪些品牌最暢銷,哪個時間段生意最好,買家年紀分布等。

    這些都要做統計,林義要親自審查的。

    為此,他還特意從以前發傳單的下崗工人中,聯系了兩個能吃苦耐勞,又相對年輕有干勁的人幫她。

    當然,這兩人也由臨時工轉正了,拿上了一份比以前在國企更好的薪水。

    這讓他們開心的同時,也讓其他發傳單的羨慕。

    更讓這些發傳單的人看到了一絲希望,因為他們感覺林義有野心,一個月馬不停蹄開了兩家店。

    這些人懷著說不定以后自己也有機會的想法,于是這幾天傳單都發的更加賣力了。

    對此種情況,林義看在眼里樂在心里,因為根據自己的計劃,確實以后需要用到大批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