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十七章,靖康幣

從1994開始
     9月17號,農歷八月十二,星期六。

    天氣突然轉向,之前驕陽似火,轉眼陰雨綿綿。

    剛從班上出來,林義還在考慮著,要不要答應于海去滑旱冰的時候。

    林凱已經從三樓的樓梯口出現,然后直奔自己而來。

    由于同學都知道兩人的關系,大家讓道的同時也紛紛慢下了腳步,八卦的小耳朵也是悄無聲息地立了起來。

    “有事?”在學校里,除非喊林義打牙祭,林凱基本不找他。

    但問題是現在才五點多,大伯家吃飯比較晚的,所以還沒到飯點。

    “華子回來了,在書店二樓,我來接你過去看看。”林凱多余話不說,過來攬著他的肩膀就往回走。

    林凱的話,林義本能感覺有點不對勁。但礙于場合,也沒多問。

    武榮和鄒艷霞聽到這話,下意識停頓了腳步,沒在跟著,反而和于海四人直奔旱冰場而去。

    “你這回又去了哪里?”

    來到書店二樓,剛進大門,就瞅見陽華在新買的沙發上半蜷著,像極了后世那葛老爺子。

    不過左手胳膊打著厚重的紗布,顯然受傷不輕。

    而那個面癱關平,也安靜地坐在側邊沙發上,罕見地吸著煙,倒是沒受傷。

    “咳,別說了,去了趟中原。”華哥也沒管傷勢,笑的依舊瀟灑。

    “不敢回去?”林義在他對面坐下,心里估計個七八分。

    “回去干嘛,你那同學呢,叫回來給我們做飯啊。”陽華厚顏無恥仰著下巴。

    “你該回去看看姑姑了。”這次林凱終于說話了,還算說了句人話。

    “有你們姑父照著,我擔心什么,不回去挨那棍子。”陽華說起自己親媽,剛才那份吊兒郎當收斂不少,至少身子坐正了幾分。

    “到底咋回事?”林凱沉不住氣了,還是第一次見陽華負傷。

    “怎么說呢,肯定是槍寶貝啊,”說著,陽華一副看白癡的眼神。

    不過說歸說,還是從旁邊的帆布袋里掏出一個巴掌大小的黑色棉布袋。

    只看了眼關平,后者面無表情地接過布袋,從里面小心的倒出一連串錢幣。

    “靖康幣,靖康元寶和靖康通寶一共二十三枚。”陽華沒等林義察看就說了結果,“tmd,為了這幾個東西差點被黑了。”

    “很值錢?”林凱說話的時候,已經拿起一枚,意思很明顯,不準備還了。

    這種不客氣的風格,陽華和林凱經常這么互干。

    “拿命換的,你說值不值錢。”陽華翻了個白眼,接著吐槽林義,“喲,今兒個這么客氣了,不挑一個?”

    沒時間搭理這狗話,林義只是在盤算,哪一種錢幣更有升值空間呢。

    這兩種錢幣都是極其珍貴的品種,所以陽華說是拿命換的一點也不奇怪。

    像他們這樣不走正規渠道,去黑市淘寶的,遇到好東西肯定有人眼熱。

    不過林義知道里面有一種錢幣后世成了國家一級文物。但他并不是錢幣收藏者,曾經沒太關注;而且這兩個名字又像,真是分不清了。

    “我琢磨著吧,你們這次肯定不會是為了這東西出門的,這錢幣是順帶淘的對不對?”林義并沒有急著拿,反而好奇他們找什么東西。

    給林義的感覺是找寶貝,因為陽華這半年總是去一些老舊書店找資料。

    “你要不要,過了這個村沒了這個店。”陽華真是難得大方一回求著送東西。

    “寶藏?”

    根據陽華的性子,林義出其不意的試探了句,發現關平竟然看了眼他一眼,頓時知道自己猜測對了。

    他這么猜是有原因的,記憶里,陽華最愛的不是美人,不是酒,而是古董黃金。

    “行了,我算懂你心思了,要拿兩枚甚至更多都可以,有東西換不?比如瓶子之類的。”說著說著,陽華把身子湊了過來。

    “那瓶子你還沒研究夠啊?”林義嘴角抽了下,想打玉壺春瓶主意,怎么可能,自己又不傻。

    “怎么能夠!”

    “我就說呢,你今天這么大方,原來是不要臉了。”林義直接把他頭推開,順手拿了一枚“靖康通寶”。

    之后四人的聊天里,無論林義怎么試探,關于黃金寶藏的事情,陽華卻打著太極只字不提。

    不過他說了一個消息,以后不打算進山挖金了,陽華說這話的時候,關平也在一邊點點頭。

    “那有什么打算,你又是個閑不住的。朝九晚五的上班你要愿意干,當年轉業就去武警部隊了。”林凱掐滅一個煙蒂,手指一彈拋到煙灰缸里。

    “我打算開個加油站,UU看書www.uukanshu 就在河西那邊。”陽華說著看向林義,“阿平不愿意干石油行當,而且不想跟老婆離得太遠,又沒想好做什么,暫時跟著你干怎么樣?”

    “我?”林義有些詫異,自己就兩個店子,一個在開,一個在準備開,哪比得上加油站啊。

    “我倒是舉雙手歡迎,就是怕委屈關哥了。”林義還巴不得,就是目前不好安排對方。

    “那就這么說定了,你小子野心也不小,你以為我不知道旋妹在幫你招攬人,阿平跟著你,說不定比我開加油站強。”

    陽華說這話的時候,關平也笑了笑,不過這次有意控制面部表情,沒笑出聲。

    “那要不,你也跟我干得了,”林義笑著打趣,知道華哥幫自己忙可以,跟著干是不可能的。

    “半年。”陽華根本沒接茬,又拿起一個靖康元寶丟給他,開始收錢幣。

    至于半年,林義當然知道對方說的是什么,孔雀綠釉玉壺春瓶在陽華手里得多呆半年。

    當天晚上,四人一起吃了個飯,飯后陽華被知道消息的姑父姑母攆回去了。

    第二天林義就給關平安排了工作,以后主要是負責書店。他這么安排當然是考慮到對方的特長,剛好可以幫自己看家。

    畢竟二樓好東西真不少,而關平聽他這么說也不意外,知道林義的深層次意思,于是點點頭表示會盡心盡力。

    不過關平沒來得及到書店上班,就跟著林義連夜回了村子。

    起因在于,剛才那禎媽打來電話到大伯家,說昨天晚上生姜遭了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