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十八章,幾分鐘完事

從1994開始
     那禎媽因為受女兒和林義的委托,隔三差五會去檢查一遍。但她今天從娘家回來比較晚,所以才發現遭了賊,不然早上就打來電話了。

    這個電話對林義來說有點憤怒,對于陽華來說是真及時。

    這不,聽到這消息的姑父頓時暴怒,直接把陽華打發了過來。

    兩輛摩托車,四個人。

    關平搭著林義,單手炫技的陽華騎著鈴木,不過卻被林凱嫌棄了,說速度太慢。

    “混不吝給我消停點,我哪都不怕你,就怕坐你的車。”逆風而行,陽華對著后座的林凱吼。

    不過吼是基本沒用的,林凱后面還是拿到了駕駛權。

    只見一陣污污污,然后車子從后頭由遠及近,一個剎那就消失在了前面的彎道。

    “坐好了。”看到前面甩開自己一大截的鈴木,關平淡淡說了句坐好了,然后林義就感覺自己整個人都是側著的。

    “三十六分鐘。”兩輛車一前一后,半夜進了村子,停下的時候,林凱看了看表,炫耀的說著。

    “下次你帶關平,我帶林義。”陽華用手摸了摸頭上的中分,一臉煩悶地嫌棄。

    林義下車后就靠著摩托車,沒說話,心里想的是“下次寧愿走路去市里都不想坐他倆開的車。”

    接近三畝的生姜,大概被盜了五分之二左右。

    田間角落里,東倒西歪的生姜桿苗讓林義真的生氣了,這是自己的心血,重生以來他花了幾個月傾注在它們身上。

    “這事交給我。”看到平靜下的林義,透出一股暴怒的氣息。關平走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拿著手電筒開始認真觀察起來。

    “我只能說賊子倒霉了。”陽華依舊嬉皮笑臉,然后攬著林義脖子,“你該郁悶,郁悶偷姜賊為什么不全部偷完,不然收姜的活都省了。”

    “我倒不是擔心追不追的回,是氣憤他們欺人太甚。”林義現在在村子里就像浮萍,有些人就覺得自己好欺負。

    “對頭,你們村就沒多少種植生姜的,真要認真查起來很簡單。”

    “根據我從現場鞋印以及生姜桿的倒向順序分析,這是團伙作案,這些人應該是慣偷,身高一米七五以上和一米六以下。”

    過了一會兒,關平從前面折了回來,說出他的分析結果。

    “把附近幾個村有車的人家說一下,還有喜歡小偷小摸的人也列個名單。”

    由于林凱和陽華不贊成林義也參與進去,要他等結果就好。

    于是林義把村里村外的幾個懷疑對象說了下。同時提醒關平,要把板車作為運輸工具考慮進去,后者點點頭就和陽華林凱離開了。

    林義先去小賣部坐了會,然后才回家收拾。待內心慢慢平靜后接著開始看書,等他們回來。

    深夜,當林義趴在方桌上睡著了的時候,隱隱約約有敲門聲。

    當林義迷迷糊糊醒來的時候,他竟然看到了里面的木門栓在一把匕首下從左至右移動。

    前后沒有過半分鐘,“啪”的一聲,木栓振動,大門就開了。

    要不是聽到幾人說話的聲音,林義大半夜看到這場景頭皮都會發麻,合著這個家的大門已經是個象征。

    鎖外面,有人可以從門縫里面輕易進出。如今這個樣子栓里面也是不行。

    “大晚上的,你們能不能干點人事。”看到陽華第一個進來,林義沒好氣的數落。

    “東西找到了。”陽華幾個跨步過來,

    在長條凳上坐下,就瘋狂用眼神示意林義倒水。

    “哪里找到的?”林義斜了他一眼才起身。

    “馮家村,那家人也太不專業了,干完事,鞋子竟然不藏起來,以為洗了泥土放在家里就沒事了。”說著,陽華拿過林義的菜碗,一口氣把里面的井水喝干,“不過發現了個好東西。”

    “什么東西?”林義關心的是生姜,這人就是捏著不說也怪氣人。

    “我在他們家神龕上看到個佛像,感覺不簡單。”

    “所以不報警了?”

    “報了還怎么去他家耍。”

    “等我的生姜拿回來再說。”林義知道陽華準備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了,表示不支持不反對。畢竟自己也不是善人。

    第二天,生姜沒拿回來,不過拿回來了錢,而且還是以兩倍的價格。

    根據陽華的說法,要不是那家實在擠不出油水,還想往上加碼的。

    對方雖然是賊,卻一點也不硬氣,看到關平一拳砸碎一個小矮凳,外加報警威脅,過程雖然說不上麻利,但也沒多大波瀾。

    第二天是周末。

    林義打算把剩余的生姜收了。除了陽華三人,其他親戚都沒有來,就連武榮鄒艷霞也沒來,因為沒通知他們。

    吃過早餐,林義就把十字路口的鄰居挨家挨戶走了個遍。請了好幾個賦閑的村民當臨時工。

    大家并不知道林義在市里的開店的事情。

    但是大家都知道生姜值錢啊,村里今年就兩個生姜種植大戶。

    聽說六組那個單身漢因為生姜的緣故,單身漢三字前面被冠名“黃金”。

    因為此事,聽說近期媒人都把他家門檻快踩爛了。

    比如媒婆說,隔壁組哪個女娃哪個屁股翹,哪個易下崽云云。

    一時間里,好多七大姑八大姨等著他選。

    但是,人家就選了一個帶孩子的寡婦,UU看書 .uukanshu.com 這可讓很多人唾罵的同時又羨慕。

    理由是那寡婦也算個標致人,一旦嫁人了,那些心里藏著火的男人,晚上少了一個去處。

    雖說這寡婦還算潔身自好,但是也可以找借口去她家坐坐不是。

    不說夜話巴山秋雨,不說窗前紅袖添香,不說秉燭夜談,更不說纏綿悱惻。至少出去可以吹一波牛,寡婦那啥啥的…

    所以有錢,不管什么年代,請臨時工還是沒什么阻礙的。

    “那寡婦我見過,也算是一表人才了。怎么會選了那個蠢豬。”聽著鄰里的閑言碎語,中午休息的時候,陽華邊吸煙邊八卦。

    “你可以插一腳啊,反正你也單身。”林凱聽完很親切地表示你上你也行。

    “埋汰我了不是。要是鑲的黃金,我可能會去游回泳,不然就算了,還不如去新四街呢,沒心里負擔種類還多,一次可以叫五個。”陽華躺在生姜桿上,翹著二郎腿搖啊搖,一臉不屑加得意。

    “上次在中原,我在外面幫你看了時間,進去到出來花了八分三十二秒。”一直聽著陽華吹牛的關平,突然面無表情地插了句,說完就看著遠方,木納的很。

    “真有這么回事?”聽完林凱就大笑不止,好一會才緩過來,“那我算算時間,點人快的一分鐘,進里面隔間一分鐘,兩個人脫衣服半分鐘,穿衣服半分鐘,這還是最理想的進度。”

    “我那不是怕阿平在外面難等么,大熱天的又不肯進來。”被人道破自己的不堪,陽華氣的指了指幾人,后面嘆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