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十一章,在1個位置上

從1994開始
     再次回到二樓,林義掂著計劃書,仔細想了一翻,又拿起筆開始修改。

    說實話,在未來兩年內,保健品真的是暴利。

    在記憶中的95年,保健品企業會達到3000多家。而三株口服液會獨成一檔,一年八十億的銷售額,那可是驚呆一片人。

    由此可以看出,保健品市場是多么掙錢,是多么龐大。

    但是,林義的路不在保健品市場,不然就自己創立保健品工廠了。

    而且別看現在保健品很輝煌,但是滑落的更快。

    記憶里,1996年是保健品市場的一個分水嶺。

    國家頒布的《保健食品管理辦法》開始實施。行政、輿論對行業的“極度關注”,會使保健品總體行業信譽極度惡化,這個市場會迎來一波滑鐵盧。

    回憶起保健品的未來,林義感嘆一聲,搖搖頭。

    9月28號,也就是國慶三天假期的前夕。

    九龍廣場市政府旁邊的“松坡一號店”正式開業了。

    而作為該店的最大功臣吳芳芳只短暫露了一下面以后。就帶著手下匆匆奔赴下面的縣鎮去了,目的是執行林義的第一部計劃,擴大銷售渠道,鍛煉隊伍。

    “嫂子的努力終于獲得了收獲。”

    店內,看著紅桃K的火爆銷售,林義很開心,這就是大品牌的好處,根本不用自己大力宣傳,電視里面已經鋪天蓋地的在打廣告。

    林義唯一要做的就是安排人手,發傳單,告訴市民,邵市紅桃K代理總店正式開業,告訴他們哪個時間、哪個地點就可以。

    “她很高興。”關平也是贊同的點點頭,然后忙著搬貨去了。

    唉,林義無語了,和這樣一個人說話,指望他和你引起話題,實在是自己想多了,搖搖頭,直接去找陽華。

    前兩天,林義在做策劃書的時候,發現下一個大動作可能需要比較多的花費。

    雖然現在自己也是懷揣十多萬巨款的人,但有種感覺錢還是不夠。

    所以今天林義來找陽華,肯定是為了錢的事情,不是借錢,而是打算把那積累的大黃魚變現。

    一條大黃魚312.5克,按照現在市場的金價,91元一克,可以獲得一大筆錢。

    同時那禎的那些黃金也要變現,然后給她匯款過去。

    “這段日子,找你可難了。”騎著林凱的鈴木,林義花了點時間才來到河西。

    “加油站還在籌備階段,就把我累的死去活來,真有點后悔了,不該聽他們的,建狗屁的加油站。”陽華看著在動工的加油站場地,就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行了,別憶苦思甜了,我找你有點事。”

    “說的這么白癡,你找我不就有事么,你難道還會特意跑過來看我啊。”陽華一副我又不欠你的表情。

    “有黃金,要不。”林義看了他眼,壓低聲音。

    “要啊。”陽華條件反射說著,然后如喪考妣,“我還怎么要,加油站都還借了一屁股債。”

    “對了,你哪來的黃金?”說著,華哥來了精神。

    “呵~規矩都不懂了。”林義譏諷一句,“你不要,有渠道賣個好價錢么。”

    賣個好價錢,才是林義找他的原因,不然就直接走其他路了。

    “有,多少?”陽華鬧了個臉,識趣的沒往下問來路,就當剛才的事情沒發生。

    “進屋。”林義示意他,然后往里屋走。

    “這么多,

    你又要干什么,要賣這么多。”陽華拿到黃金,就兩眼放光,在手里摩挲,簡直愛不釋手。

    …

    十多分鐘后。

    看著陽華放下座機電話,林義才問,“怎么樣?”

    “黑市價96,我問了三個地方,這是最高的。”陽華本來想把價格往低里說,打消林義賣黃金的念頭。

    這可是黃金啊,自古以來都是硬通貨,擱陽華自己打死都不會賣的。

    “你過去,人身安全有保證不?”林義看著陽華剛拆下紗布的手臂,有點擔心。

    “多分幾次賣,多叫幾個朋友,問題不大。”陽華思考一翻,然后又起身去了座機那里。

    ……

    一夜無眠,林義伸了個懶腰,看著桌上這份完美的策劃,疲倦的臉上終于露出了笑容,“真舍不得毀掉啊。”

    不過最終,林義把內容記憶好后,一根火柴,把一夜心血付之一炬。

    洗漱,睡覺!林義看著洋盆里的灰,自言自語,至于課,早忘了。

    下午,一覺醒來,

    林義和陽華騎車在市內逛了一圈,今天要去大姑家吃飯,得準備點東西。

    首先買了一條姑父最喜歡的“大門前”香煙。

    路過“三粒金絲猴奶糖,就是一杯好牛奶”的廣告牌時,林義想起了大姑家的那些小孩,于是又拿了兩袋金絲猴奶糖。

    接著又在供銷社里買了點水果罐頭,散裝蘋果,以及用報紙包起來的零散小餅干。

    “喲,今天家里來客人了。”

    兩人騎車回到河西五一路盡頭142號的大姑家時,陽華瞄了一眼停在門口的桑塔納。

    “估計有人又要麻煩大姑父了。”

    兩人雙手提著瓶瓶罐罐,走進了一套兩層紅磚瓦房的庭院。

    院里大姑和幾個嫂子正在殺雞刨肉,為今晚的大家庭聚餐忙活著。

    “大姑”“嫂嫂”的一路叫過去,走進大廳時,林義才看到了今天的客人。

    一對夫婦。

    大額頭的中年男人,挺著個大肚子,此時正和大姑父溫言細語。

    林義一眼認出這是郝副q長,以前在基層任職時,大姑父手把手帶出來的,只是青出于藍,職位比大姑父還高。

    中年男人對于林義的問候,以及陽華的無視只是淡淡地報以微笑。

    不過當看到旁邊安靜的中年美婦,林義下意識地看了眼陽華。

    果不其然,和預料的一樣,陽華那一瞬間眼神很復雜。

    有癡愛,有寵溺,有恨意…

    不知出于什么心里,陽華根本不管有客人在這,就那樣找了個位置坐下,頭往后仰,閉上眼睛開始假寐。

    對此,林義很是無語,不過在大姑父的示意下,也是心安理得的坐下了。

    坐下來隨便聽了聽,林義發現他們聊的都是家長里短,看來正事早聊完了。

    無聊了幾分鐘,正當林義打算借尿遁離開正屋時。

    這對夫妻提出了告辭,讓準備起身的林義又坐了回去。不過大姑父最后那句意味深長的話讓林義心里頭一動。

    “少陽啊,那鼎華超市有點急了...”

    “鼎華超市?”聽到這四個字,林義根本沒管后面的話,心里一震,思緒再難平靜。

    這可是邵市一個下海商人,去滬考察“華聯超市”后的產物。

    共四層,在這個時間點,估計裝修都進入尾聲階段了吧。

    林義明白,為什么大姑父會說最后一句話,其實就是委婉的勸誡。

    鼎華超市說穿了就是這位郝副q長聯手一個叫錢建國的人,通過非正規手段逼走原物主,典型的空手套白狼。UU看書www.uukanshu.com

    根據記憶,雖然后世這兩人下場不好,但也是一年后的事情。而現在這即將產生巨額現金流的鼎華超市,可是讓林義心動不已。

    雖然現在國企和國營門店體制大改革,有錢面臨的選擇機會很多。但林義對那些并不心動,反而對這個大家不看好的鼎華超市非常眼紅。

    林義手搭著椅子心里在想,如果能拿下它,自己的計劃就可以完美的走入第二階段,擴充渠道。

    回憶起后世自己知道的情況,林義權衡了下可以操作的空間,沉吟良久,才下了決心搏一把。

    “華哥,出去走走。”

    林義用腳輕輕踢了踢假寐的陽華。說了也氣人,那對夫妻都走了,你還擺出這個樣子,明顯是給大姑父難堪啊。

    “睡得真舒服啊~”當林義輕踢了三下后,陽華假裝剛醒來,無視大姑父那靜的嚇人的眼神,兩人一前一后出了大廳。

    “說吧,你小子又軸什么事?”走到庭院一角,陽華在身上摸摸索索拿出一包煙,抽出一支。

    “我見過這個女人。”

    “知道,剛才就見過。”陽華輪了下打火機齒輪,點燃一根煙,深呼吸一口氣,微仰嘴巴張開,一個一個白霧煙圈往上冒。

    “我是說…”伸手扇開飄過來的煙圈,林義緩慢的說,“我是說,在錢建國的車里。”

    “大驚小怪,狗接送主家夫人,有什么稀奇?”陽華斜視一眼,“你小子這是消遣我?”

    “如果是在一個位置上呢?”林義說完,就不說了,也學他仰望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