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十六章,女忽悠

從1994開始
     “這位小哥,行行好吧,我婆娘在醫院急著動手術,要趕緊籌錢嘞。”老頭眉頭蹙得很緊,手里的拳頭是握了松,松了握。

    要不是聽到對話,顧忌這年輕人的高官爸爸,估計早下手了。

    兩人扯皮了好一會兒。當賣糖葫蘆的老頭決定兵行險招的時候,林義突然放下電話,嘟囔一句“又要上廁所了,”

    林義出了電話亭,馬上對趕來的警察指了指老頭,又指了指關平他們離開的方向,才帶著剩余的人趕過去。

    過程雖然驚險,但結果卻和林義想的不一樣,太過分了。

    這年頭的人販子和個別護士還真是囂張得沒邊,竟敢內外勾結。

    一個趁同事不注意給小女孩打麻藥,一個抱人離開。在沒監控的這年頭還真是神不知鬼不覺。

    …

    “你今天不該露面的,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事后,回去的路上,林義有些擔心文玉的事情敗露,從而牽連到關平。

    林義從不小看別人的力量,很多線索都是從不起眼的蛛絲馬跡開始,或者說看似八輩子打不到一桿的東西開始。

    “我會處理。”關平點點頭,看了后視鏡里的警局和警局門口的祖孫三代一眼,叨了句,“有所為,有所不為。”

    “行行行,你都有理。我并不是阻攔你做好事,不過事后你不要露面才完美。”

    林義說到這,也看了后視鏡里頭那個淺藍色衣服的女人一眼,是真的美。

    “為什么要拒絕人家的感恩戴德?”

    “…”

    “說說唄,后不后悔?”

    “…”

    “害羞、緊張、放不開,還是欲擒故縱?”林義今天心情不錯,決定好好炮制這個悶葫蘆。

    “…”關平又看了眼后視鏡,對林義的調侃還是沉默以對。

    “別否認,我覺得你看那祖孫三人的眼神,可怪異了。”

    “孤兒寡母,肝腸寸斷的眼淚,你不覺得可憐嗎。”關平總算說話了,還頭一次用上了成語。

    “哦喲,還肝腸寸斷的眼淚,利用戰友關系私自看人家資料,我怎么覺得不是可憐,是可恥呢。”林義笑著看向他。

    “又不是我主動的。”想起警局戰友的殷切眼神,關平頓感頭大,戰友都這么大的人了,還是那么頑皮。

    “你說,我要是把這些不可描述的憐愛講給嫂子聽,后果會怎么樣?”

    “會獎勵我一碗紅燒肉。”關平悶聲悶氣地笑了。

    ……

    時間一晃而過,轉眼來到十月中旬。

    在這期間,林義經過深思熟慮,做了一個決定,就是把臨時廠房安在了邵市HD區的紅旗路盡頭。

    這樣做的理由有兩點:一是自己的關系網在這邊,二是方便管理和把控。

    蔣華和吳芳芳等一行人經過一番忙碌后。

    一個陳舊的國營門店經過簡簡單單的改造,掛上了一個“步步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廠牌,公司不大,卻也算初步成型。

    錢真是不經花啊,站在臨時廠房外,望著公司牌匾,心里激動的林義卻又感頭疼。

    廠房租賃,一些簡單設備和零部件,加在一起花了十二三萬。

    而更加吃錢的電腦和精密儀器還沒購買呢。而且鼎華超市如果能夠按計劃順利入手,也需要一大筆錢。

    林義心里算了算,隨身攜帶的21萬已經花掉了十四萬多,剩下不足七萬。

    紅桃K這十來天又進賬6萬,

    加上之前的十萬,就十六萬。

    書店這二十多天也有一萬多的收入。

    所以加在一起差不多還有25萬的樣子可用。

    看來得和那禎姐商量商量那些金條了,看能不能借用下,林義心里如是想著。

    如果實在不行,就賣古董吧,雖然不是最佳的時間節點,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同時,在這期間,出發去安徽萬燕的吳景秀和管一路也攜帶著兩大包零部件打道回府了。

    與兩人同行的還有兩名三十多歲的男子,眼鏡男丁肇東和高大的馮云秋。

    丁肇東是一名軟件工程師,曾參與萬燕公司第一批VCD的開發設計。

    而馮云秋則是一位技術車間的科長,長期奮斗在一線,經驗豐富。

    “年薪五萬?”圖書館二樓,林義看著對面沙發上的吳景秀,腦殼又大了一圈。

    在這個國企工人月工資普遍三四百的年頭,這兩位可真敢張口。

    問題是這個獅子大開口,林義還沒法拒絕,畢竟想要人家的技術,這錢再多也得硬抗。

    “還要求包吃包住。”吳景秀看著有點臉嫩的林義,說這話的時候一點負擔都沒有。

    她反正想好了,這里能干就試著干半年再看情況。不能干,一個月后趁機撈點錢走人。

    “他們有什么技術特長?”

    對吳景秀的心理活動,林義或多或少也猜到了幾分,不過他沒強求太多。沒前途,人家遠走高飛是肯定的;有前途,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等留下后有的是機會敲打敲打。

    “丁肇東曾是萬燕公司控制系統技術組的成員,而馮云秋是輔助配件車間的。”

    “嗯,考慮得挺全面,但你也可以試試砍價啊。”

    “……”吳景秀看了林義一眼,假裝沒聽到,端著搪瓷杯開始耐心地對付里面的茶水。

    得,看這姿態,林義就知道,對方根本沒怎么在意自己這個臨時老板。

    長的這么普通,心氣還挺高,林義心里默默給了對方個標簽。

    然后也懶得擺老板架子了,起身走人,這個問不出什么,就不相信有公司股份的管一路也這樣。

    同管一路的交流后,林義才了解到,那兩位大拿開始喊的是八萬年薪。

    經過幾翻激烈地討價還價,是吳景秀最后拍板:年薪五萬。

    而兩大袋子核心元件是吳景秀通過萬燕員工走后門得到的。不過付出的代價也不小,前后又是花了一萬多塊。

    管一路坦言,“這次要不是有吳景秀在,我自己想在偌大的萬燕公司找到突破口,無異于大海撈針。”

    “聽你這么說,這位也是個大忽悠?”林義聽完過程,若有所思。

    “……”管一路對這評價瞬間無語,有點想笑,不過很認同的點點頭。

    “行,先不說她。把大家集合一下,我們聽聽那兩位的高見。”林義看了看外面的天,不早了。

    已經休息了大半天了,林義相信對方應該也有足夠準備,不然五萬年薪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