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十九章,購買解碼芯片

從1994開始
     休息一晚。掐著第二天的上班時間,林義就帶著三人直奔中環置地廣場。

    因為C-Cube公司在香港的辦事處就設在中環寫字樓里。而購買最新一代的VCD解碼芯片是林義這次來香江的目的。

    “你好,找史密斯先生。”來到前臺,林義一口流利地英語。

    “您好,請問有預約嗎?”前臺花了幾秒鐘極速地打量了一行四人,很有禮貌的要求林義出示預約。

    聽到預約,林義松了一口氣,幸好之前有準備。這次來香江很多事情陽娟兩口子早托朋友辦好了。

    包括預約,港幣兌換,商務簽等一系列手續。

    史密斯是一個胡須很濃密的中年人,雙方一見面,林義就發現這老外多看了吳景秀幾眼。

    這個發現倒讓林義有點意外,不由地也掃了下吳景秀。還是很普通啊,相貌普通,氣質也普通,身材也不狂野,唯一可能的就是有點氣勢。

    老外的口味果然獨特。就像后世那些名模,在國人自己看來都特別丑,但硬是被外國人稱贊為“東方美人”。

    林義暗暗吐槽了句,碰到這種文化上的審美差異,都沒地方說理去。

    “林先生在英國留過學?”聽到林義的英文口音,史密斯有點意外。

    “是的,在倫敦呆過幾年年。”對于史密斯的問題,林義一點不奇怪。

    別說林義前世因為業務,經常和北歐的老外交流。就說國內英語教材的發音,都是標準的英式發音,也俗稱牛津腔。

    看著林義大刀金馬地和史密斯相對而坐,一副侃侃而談的樣子。蔣華和吳景秀不由對視了好幾眼,各自心里早已萬馬奔騰。

    而關平已經把思路延伸到了林義的英語成績上,這小義高三兩次考試144、149的分數,果然不是吹牛的,真厲害。

    “700港幣”這是史密斯報出的單價。

    一枚解碼芯片700港幣,而這時候的港幣比rmb稍貴。林義算了算,自己的身家只夠買200多枚,不然就沒錢買電腦等精密儀器了。

    但是林義知道從1995年開始,VCD解碼芯片的價格會隨著行業的爆發而暴漲,單價一千多港幣會變成一個常識。

    問題是,林義知道C-cube公司的成本價只有30港幣,但又不能明說,這是人家的核心商業機密。

    當林義把單價砍到650港幣的時候,史密斯再也不松口了。

    抿了一口咖啡,林義假裝沉思一會。

    他知道,現在國內還沒有人大批量購買解碼芯片,或者還沒人意識到這個投機取巧的空擋,這就是自己的機會,可是這老外油鹽不進啊。

    說到底還是第一次業務往來。雙方都不太熟悉,不能推心置腹。不然林義拉著對方到東~莞跑一圈,價格絕對不是事。

    當然數量要的不多也是一個關鍵問題。想到這里,林義看了吳景秀一眼,然后繼續咖啡。

    收到林義訊息的吳景秀,心里頓時把他罵了個遍,不過都到這地步了,也只能擠個笑臉找話題上。

    全程旁聽,林義發現吳景秀果然是個有能耐的,絕對有成為大忽悠家的潛質。不愧是浙大畢業后進入政府部門呆過的人,是個人才。

    先是一對一,車輪戰后變成了二打一。

    林義和吳景秀雖然初次配合,但還算默契,價格最終定在620港幣,不過數量也上升到了300枚。

    簽完訂購協議,

    林義松了口氣,他敢肯定,再過幾個月,少于900港幣談都不要談。

    付錢,拿貨,走人。

    …

    晚餐吃的很豐盛,氣氛也非常好。

    林義知道,三人態度有這么大的變化,還是因為走人的時候,自己直接拒絕了史密斯的邀請,沒有讓吳景秀的自尊受到一點冒犯。

    林義的舉動贏得了三人的敬意。

    “蔣華,以后我要是沒空,這邊的業務就由你負責。”吃到一半,林義對著和自己碰杯的蔣華吩咐。

    “讓我來吧。”蔣華還沒來得及說話,反而旁邊的吳景秀搶了活,頓時讓她蹙了蹙眉。

    聽到這話,林義有點無奈地看了眼關平,意思是這是你妻妹,你勸勸,別往火坑里跳,難道不知道史密斯在等著她嗎。

    “你們誰都別勸我,我倒想看看這洋毛有幾斤幾兩。”喝了幾杯酒,吳景秀也懶得顧場合了,酒杯狠狠往桌上一放,桌子都稍微震三震,天性暴露無遺。

    看著彪悍的女人,林義有點錯愕,合著這一個多月在自己手下,還算收斂的?

    看來以后給她小鞋穿,得講就技巧,嗯,最好做到潤物細無聲才行。

    “景秀,別鬧。”關平頭又疼了,木訥半天,才擠出四個字。

    …

    ——

    回到自己房間,林義感覺頭有點暈,一是酒喝的有點多,有點小醉。

    二是吳景秀這女人不聽勸,好話丑話一籮筐都沒作用。

    同時也在想,這吳景秀是真的是小肚雞腸要報復;還是有其它目的?很明顯,這個女人是不安分的…

    和著衣服躺在床上,林義看著天花板,剛想整理下思緒,就聽到有人敲門。

    “咚咚咚!”

    “誰啊?”林義頓了下才坐起來。

    “小義,是我。”

    “關哥,你也是頭疼吧。”打開門,看著皺眉的關平,林義有點釋然。

    “小義,我打算以后跟著景秀一起來這邊進貨。”關平進來后,開門見山說明來意。

    “沒問題,關哥你不說,我也會這么安排的。同時不止你,蔣華也會一起,她畢竟是部隊出身,酒量也非常不錯,我不擔心。”

    這樣安排,林義是另有想法的。一是剛才蔣華的蹙眉盡收眼底,雖然很短暫,卻還是沒逃過林義這有心人。

    二是套個雙保險,吳景秀不能讓他完全放心。

    林義想到這,看了對方一眼,說:“我打算和蔣華談談,看能不能招幾個退伍女兵過來,既要業務能力強的,也要身手不錯的。”

    “而且我們也沒必要看人家臉色行事,大不了換批人馬,從新接觸就是。再說,我估計來年飛利浦、索尼等公司也會有解碼芯片投入市場,到時候就不止一個選擇的對象了。”

    “你不懂,景秀從小就倔犟,她想做的事情,八匹馬都拉不回。”關平揉了揉太陽穴,“而且這丫頭心眼有時候特別小,非報仇不可。”

    “這樣啊,那關哥你就使點計策,關鍵時刻讓對方因為身體不適,沒法工作不就行了。”

    林義對吳景秀的逆行有點哭笑不得。

    這女人也太自以為是了。都以為歐美男人和邵市男人一樣單純,就怕被生吃了都還沒意識到錯在哪里。

    “好辦法。”揉太陽穴的關平一聽,眼眉舒展不少,然后招呼也不打,就徑直開門離去。

    真是年代鬧的,放后世,這事情太好處理,那些姑娘能變出花兒給熱情的男人發好人卡,還不影響業務。

    正當林義想著后世姑娘的時候,門房又響了。

    “咚咚咚”

    “有事?”門開,一看外面的吳景秀,林義無語了。

    “我能進去嗎?”吳景秀剛洗完頭發洗完澡估計,睡衣還在身上呢。

    “這…”林義有點難為情啊,姑娘你這么虎,但你也要顧忌點隔壁的姐夫和蔣華吧,再說,我重生一世,也不吃粗糧呀。

    好吧,林義的想法還沒到盡頭,就被女人推開了。

    “我想和你談談。”吳景秀一進來,就坐在椅子上,翹著個二郎腿晃啊晃。

    “你說。”林義靠在床頭,看著臉色沒點事的女人,感情自己的酒量是最差的,頭還有點暈。

    “明年真的會把公司遷到特區?”這姑娘向往天堂之心還沒死。

    “有這個想法,姑且叫公司戰略吧。”林義這時候特想抽根煙解解酒,可惜沒有,只能強打精神說,“但是想歸想,得有錢才行。”

    這么說,林義想這女人應該聽得懂自己的意思吧。什么叫有錢,公司發展才有錢,什么叫公司發展,大家都要努力努力再努力才行。

    “那我等一年。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聞言,吳景秀想了會,第一次明確給出去留的答復。

    “非常歡迎。”

    “我可是有條件的。”吳景秀不以為然,她今天說留一年,完全是看林義今天表現比較靠譜,給面子才說那話的。

    “哦,說說看。”林義把手交疊在后腦,興致怏怏地看著她,真的有些困了。

    “年薪五萬。”吳景秀想到了公司唯一的參照物馮云秋和丁肇東。

    “…”林義沉默以對,這要求說高不高,說不高也高。

    但這里有個大陷阱,要是公司人少,效益好的話,五萬不算大事。

    但是如果那時候人多,那五萬就是大事。不患寡而患不均,這可是老祖宗幾千年的智慧結晶。

    “我相信你的能力。”這話看似答應,其實根本就沒表態。

    “不相信我?”吳景秀看林義,表情沒了剛才自然。

    “不,相反我是非常信任你的,香江之行你該懂我誠意的。但公司畢竟不只有我們兩人,你也要讓其他人信服,是不是這么個道理?”

    林義對這姑娘已經有點摸透了,不能當正常的上下級看待,至少公司還沒發展起來不能正常對待。

    也不能太給臉,因為對方現在傲得很,有點井底之蛙的意思,給點顏色人家會開染房。

    “還有什么要說的?”看著吳景秀在那里沉默不說話,林義趕人了。

    “本來有,但不想說了。”

    “行,下次聊吧,我困了。”林義打了哈欠。然后右手一揮,“還有,以后別這么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