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四十一章,到手

從1994開始
     “那幾封掛號信也是史福利寄的對嗎?”林義頓時有這種強烈的感覺,眼睛逼問關平,想要得到證實。

    “是,人死如燈滅。”旁觀了很久的關平點點頭,對于這些人的死亡,他并不在意,或者說見多了死亡,對該死之人覺得理當如此。

    關平在意的是最后一絲破綻得到圓滿,人都死了線索自然也就斷了,這也是話里表達的意思。

    “你不會早就預料到了吧?”林義突然想起省城問關平關于掛號信的時候,那幅模樣太淡定了。

    看到林義的反應,陽華和關平相視一笑。

    “怎么說了,我們經歷過槍林彈雨,生生死死都司空見慣了。所以在接觸過程中發現史福利的死志與瘋狂并不難。”還是陽華幫他解答,“不過你放心,以防萬一,我們也留有后手的。”

    “你們…”林義不知道怎么說,是該稱贊他們智慧呢,還是說他們冷酷無情。

    至于后手,林義不想問了,永遠也不想知道。

    …

    這個夜晚,林義有點睡不著。聽著宿舍里于海的鼾聲,武榮的尖銳磨牙聲,心里沒來由的一股煩躁。

    兩世為人,林義對生命一向是敬畏的。這次事件中,連死好幾人,要說對林義沒一丁點影響是不可能的。

    不過慶幸的是小孩沒事,他在想,以后行事最好和生命因果這東西離得遠遠的。

    …

    “這是建行的趙行長。”

    已經私有化的國營飯店,林義前幾天白嫖沒成,今天又來了。一進隔間,陽華就向他介紹一個戴眼鏡的斯文男子,邵市一家銀行的副行長。

    “趙行長,你好,很高興認識你。”林義快速走進,臉帶笑容地伸出右手。

    “你好,林老板,久仰大名。”別看這人斯文,面相普通,但那雙溜溜轉的小縫眼,看來也不是那么好相與的。

    “客氣客氣。”

    雙方就坐,寒暄一翻,夾了幾筷子菜,喝了幾杯酒,才把話題引到今天的主題上。

    由于前陣子郝少陽、史福利案件鬧的轟轟烈烈。

    該案件引起了shi委的高度重視,連上頭也連夜派人趕到邵市,成立聯合專案組,限期破案。

    由于死的死,傷的傷,郝少陽和錢建國自然成了重點關注對象。

    在這種情況下,在醫院感覺事態嚴重的郝少陽連續撥打五個電話,對面卻一直是忙音,進一步關機,然后成了空號。

    郝少陽知道自己成了棄子的情況后,怒火攻心之下,又想串供在隔壁病房的錢建國。

    沒成想,恐懼害怕,懷恨在心的錢建國只是口頭被迫答應。

    轉頭就顧不得傷勢,帶著吊瓶跑到門診辦公室,抓起電話,連按幾個數字,就急吼吼地喊,“我叫錢建國,我要自首,我要舉報,我請求…”

    接下來的事情順理成章,這些人的結局可以預料,肯定該槍斃地槍斃,該判刑地判刑。

    而幾人巧取豪奪、空手套白狼的產業,自然該怎么處理就怎么處理,該拍賣的拍賣。

    而已經裝修完的鼎華超市也不例外,不過它劃歸建行接管。因為建造鼎華超市的時候,史福利與郝少陽前前后后向建行貸款28萬之多。

    “林老板,我看在和你們有淵源的份上,只要這個數,鼎華超市歸你。”斯斯文文的趙行長用手指占點酒水,在桌上寫了個數字。

    “42萬”林義看到對方的報價,面色毫無波動,沉吟了一陣,

    看了眼陽華,才開口,“一口價30萬,我要看相關手續。”

    漫天要價坐地還錢,對方的報價雖然沒有超出預期,而且今天的情況的也比較特殊。但該試探的還是得試探,尤其是自己現在身無分文又大用錢的時候。

    “林老板,這不成,我拿這個價回去,上面不會同意,那么鼎華超市肯定會擺上拍賣桌,或者…”

    說到這里,趙行長看了陽華一眼,才細聲說,“我今天這么做,也是帶著任務的,而且你是我名單上的第一個。”

    所謂的任務,林義明白,就是好處費,不然公開拍賣,價格可能更高,但是有些錢就不一定好操作了。

    而趙行長也沒隱瞞,林義由于下手快,盯人緊,加上陽華與他相識很多年的關系,才拔的了頭籌的機會。

    而對方更加說的明白,想要鼎華超市的人不少,這里不成就見其他人。

    “這個數,一次性付清。”收到陽華的暗示,林義也沒再拖泥帶水,用手指沾了點茶水,在桌上寫了個35的數字。

    35萬,趙行長看了看陽華,接著瞟了眼林義,笑了笑不說話,很明顯這個價沒達到預期,要是擱其他買家,早起身走人了。

    “趙行長,做生意嘛,講究細水長流,今天要是成了,你的那份,以后只會多不會少。”看著微妙的場面,陽華知道該自己上了,說著的同時,還推了一個信封到趙行長面前。

    聽著陽華的話,趙行長眼睛掃過厚厚的信封,心里估算了下,然后哈哈大笑,“好說好說,你們的面子還是要給的,今天就當新交了個朋友。”

    說到最后,趙行長把信封收了,伸出右手對林義示好。

    “趙行長就是爽快,俗話說多個朋友多條路嘛,開業的時候可要來捧場啊。”對方雖然貪,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但林義還是很給面子,起身拿起酒瓶又一一添滿。

    “一定一定,來,我在這先祝林老弟旗開得勝,生意興隆。”聽到開業時還有好處拿,趙行長頓時喜笑顏開,和剛才的斯文對比,完全是兩個人。

    “好,借你吉言,干杯!”

    三個杯子輪翻碰到一起,吃性甚濃,氣氛很好。

    “林老弟,既然咱們這么投緣,我就多說一句,明面上只能是28萬,這是前提。”趙行長又一次一口干掉杯中酒,斜握著杯子,“而且這事情宜早不宜晚,盯著這塊肉的人很多,遲則生變。”

    “沒問題,一切都聽趙大哥的。”稱呼不知何時已經改變,林義又添了一輪酒,“不過,趙大哥你也要理解,我是個本分人,所以手續就拜托趙大哥給一次性辦齊了。”

    “你放心,這個關頭,手續不全也不敢賣,我保證不僅全還合法。”趙行長懂林義的意思,也表態。

    …

    “這人挺貪。”出了門,看著遠去的出租車,陽華呼了口酒氣,有點不屑。

    “華哥,現在這個價不算高。再說這種人能用幾個小錢可以搞定的,就不要再麻煩。”林義對這個價格還是比較滿意的。

    四層啊,而且是根據聯華超市建造的,算是比較現代化了。

    “這倒也是。”陽華吸了口煙,看著林義,“問題是,一下子你哪能湊這么多錢。”

    “還有幾條大黃魚和小黃魚。”事到如今,林義也沒辦法了,既然沒法聯系到那禎,只能先動用她的黃金了,事后再彌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