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四十二章,湊錢

從1994開始
     這么想著,林義好想有個手機,可是那玩意太貴,現在一分錢都有大用,唉,只能再緩緩咯。

    “你還真挖了個寶藏?”又聽到黃金,陽華眼睛都亮了,到嘴里的煙都吐了出來。

    “什么寶藏,我給米參培土的時候,挖到的,也不知道誰埋在山邊邊的。”米參每年都要大量培土的,一般都喜歡挖山邊的花巖土,“再說,我們村出點古董黃金之類的,不算大驚小怪吧。”

    “就你能,我怎么沒這么好的命。”

    一路騎行,兩人緊趕慢趕,和書店的關平招呼一聲,總算來到了書店二樓。

    “五條大黃魚,按黑市96可以賣15.4萬,三條小黃魚值9000。”陽華左手把玩著大金魚,右手按著計算器,然后抬頭,“還差很多啊。”

    聽著這話,林義微笑看著陽華,不說話。

    “你別看我,瘆得慌。”感受到那表情,那眼神,陽華雞皮疙瘩掉一地,猛地明白過來,頭搖的像鼓響。

    “別介啊,你不是把加油站賣給其他人了么,一大筆錢留著又不能下蛋,存銀行還不如借我,我給的利息比銀行還高一分。”

    “唉,就知道你會惦記這筆錢,可…”說到這,陽華有點難為情,“可我準備大用的。”

    “大用什么大用,還不就是和那個女人私奔么。”林義好不友善地揭穿了。

    “艸,你怎么知道的。”陽華感覺有人他的踩了尾巴一樣。

    “前面你又是跟蹤,人家墮胎了又是送老母雞湯的,你那點小九九以為我不知道?”林義一臉鄙視。

    “你又知道?不可能啊,關平這都說,不是說了保密么。”陽華感覺像吃了坨屎,讓親戚知道這丑事,臉都丟光了。

    “別怪人家關哥,是你做事沒腦子。大姑家的兩只麻花老母雞是不是你偷走的?前幾天我去你家,大姑正圍著紅瓦磚房地毯式的找呢。”

    “放屁,我是誰,號稱華十萬啊我,要偷雞?”

    “嘁,華十萬,筒子樓下面的黑色塑料袋里,是不是麻花雞的毛?”林義撇撇嘴,揶揄地看著他,“再說,你偷的雞還少么,新四街都耕了幾遍了吧。”

    “我自己吃不行啊。”陽華感覺自己大意了,那幾天關顧著興奮,沒處理好雞毛細節、

    “自己吃什么吃,你平時只吃雞腿和雞胸肉。要不要我提示一句,筒子樓沙發上的紅色內褲和肉絲襪。嗯?”

    “不得了了啊,長大了啊,以前的跟屁蟲翅膀硬了啊,還虧我為你鞍前馬后跑腿啊,你…”

    陽華感覺今天出門沒看黃歷,自己那點丑事都被抓了,這面子還要不要。

    “你能閉嘴么,還哪有點哥的樣子,三歲啊你。”林義無語地看著三十多的人還在那里故意裝瘋賣傻,簡直了。

    “我真有用。”陽華聽到閉嘴,立馬沒了興致鬧騰,翻個白眼坐在一旁,“這樣吧,先借你十萬,你緩過來就馬上還我,沒多點錢在身上,到外面沒安全感。”

    “有數,利息和本錢很快還你。”林義點點頭,又蹙眉,“她都那樣了,真要帶她走?”

    “我也不想,覺得自己太局氣,可我就是控制不了自己。”

    陽華平時是多大氣、多么精明的人啊,對什么事情都抱著三分游戲紅塵的態度,卻在這個女人身上栽的這么狠。

    林義心想:唉,這大抵就是一物降一物吧。

    “那你想過家里么?”

    “我有想過,

    但…”說到這,剛還裝瘋賣傻的陽華有點煩悶。

    望著天花板糾結良久,搖正身子后又掏出了煙,點燃,開始沉默地吸。

    一根,兩根,三根…

    看著他要點燃第七根的時候,林義扯了過來,在手心掂了掂,很認真地看著他,“咱是兄弟,我不得不提醒你:她不是一個安分的女人,你可要考慮清楚了。”

    “這…,我知道,可是她以前很好的。”陽華嘆了口氣,想繼續從煙盒中抽煙,只是抽到一半就停頓了,整個人一瞬間都有點頹廢,像泄了氣的皮球。

    “她以前什么樣,我不知道。可你也該明白那是以前,人是會變的。”林義想到文玉的樣子,又想起了郝少陽,接著又想到了肥頭大耳的錢建國,真覺得惡心,就像后世董小姐出軌祿丑人的既視感一樣。

    “唉,那又怎么辦,你總不能讓我不管她吧,這個時候她需要我。”陽華想狡辯幾句,安慰下自己,接著又放棄了,悶悶道,“不是說浪子回頭金不換么,總得給個機會。”

    看著聰明一世糊涂一時的陽華,林義知道今天說再多也沒用。

    人有時候不撞南墻不回頭,不到盡頭總覺得有希望,背叛的次數不夠總喜歡把浪子回頭金不換掛嘴邊。

    這是強行安慰自己,看來陽華還得載個跟頭才行,自己就不瞎摻和了,反正前世這表哥也過的好好的,沒大礙。

    想到這,林義起身倒了杯水,“行吧,想好去哪里了?”

    “她想去滬市,那里繁華。”

    “看你就是慣的,還繁華,小心繁華迷了眼。”林義沒好氣地噴了一句。

    “行了,沒你事,再多說一句,十萬沒了啊。”陽華起身趕人,渾不在意這是林義的房子。

    林義在自己家被趕了出來,窩囊的。作為報復,騎著書店門口的本田老A一路風馳電掣。

    這故意報復的樣子,看得書店內的關平臉上一笑,然后又馬上用手摸了摸僵硬的臉頰。

    “現在情況怎么樣?”趕到河西,好不容易找到正在忙碌地吳芳芳。

    “很不錯,余生水果然沒辜負你的期望。”說道這,吳芳芳忍不住笑了。

    “這么說三株口服液在邵市的代理權拿到了?”對這個結果,林義是意外又不意外。

    意外的是,三株口服液那么大野心想一步到位控制終端,竟然給了市代理。

    不意外地是,三株口服液現在體量還小,還沒到發力期,野心和話語權肯定沒那么大。

    而且就算到了明年,一年有了80億的銷售業績,卻也掩蓋不了三株口服液的混亂。

    這種混亂不僅體現在總公司與各地分公司的混亂,也體現在分公司與分公司之間的混亂。

    各種虛假信息、搶地盤搶客戶搶生意,下面各種私吞、野心勃勃。這讓林義想起三株崩潰的時候吳老板的落寞“自己都不知道三株竟然這么混亂了,三株還是我的三株嗎”。

    所以,吳芳芳能夠拿到三株在邵市的代理權也就不那么意外了。

    “拿下了,本來還想晚點向你匯報的。”吳芳芳發自內心的喜悅,這可是她操持了很久的事情。

    “余生水人呢?”

    “在省城呢,人家現在可瀟灑了。”

    “是嗎,找個機會…”

    “真的要這樣嗎?畢竟…”吳芳芳有點不忍心,剛立功就卸磨殺驢。

    “沒說馬上,我是說找機會看看。最后說一遍這人不能久留,你聽過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湯的故事嗎。”

    “我知道了,”吳芳芳最終點了點頭,她也明白,現在隊伍在極速擴張,在這個關鍵時候要守得住人心。

    “這事情完了告訴我結果。”林義開始翻看近期的賬本。

    一頁頁翻下來,林義又一次感嘆保健品的火熱,紅桃K賬上除了擴張花掉的開支,竟然又有五萬存余。

    “湊齊十五萬,大概要多久。”翻完,林義抬頭看著桌對面的吳芳芳。

    “二十天最少。”聽到要錢,吳芳芳心里直犯嘀咕,不是說好了近期的收益都用來渠道擴張嗎?才幾天啊,還沒到一個月吧,怎么就來要錢了,不過這話也就心里過了過,沒說出來。

    “太久了。”林義有點頭疼,手指點了點桌面,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想了一會兒還是說,“那就盡快讓下面的縣鎮銷售點把手上的資金交上來。”

    “啊,這么急?”吳芳芳沒想到林義這么急用。

    “對,我有大用。”

    對視一會兒,吳芳芳有點無奈地放棄了。

    “那好,我馬上通知,不過最快也要到明天中午才能湊齊了。”

    “你盡快。”林義知道這年頭坐車不方便,有些縣鎮比較偏僻,還真要些時間。

    “對了,還有一件事,你盡快找個接班人,空出手來幫我干大事。”

    準備開始打電話的吳芳芳對林義的吩咐沒太大意外,畢竟這樣抽掉她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而且要這么多錢肯定是有動作。

    …

    第二天。

    吳芳芳辦事還是很盡職盡責的,九縣三區,一天之內湊足十四萬兩千,加上以前賬戶存余五萬,擺放到林義面前的現金快二十萬了。

    “留三萬,剩下的我拿走。”林義點出三把給吳芳芳,“耐心的和下面的隊伍溝通溝通,好好干,就說過年給他們發年終獎金。”

    看著這年輕的面孔,吳芳芳知道,這是家里老人常說的:打一棒給個紅棗。

    不過她更知道,下面的人還真就吃這套。

    想想以前他們在國企的待遇,算算下崗后眾人的困境,在林義手下卻拿著比以前多得多的工資。而現在又承諾發年終獎金,那些人不得更加拼命干,更加感激林義。

    吳芳芳想到這些,心里感嘆一句:還是讀書的人腦瓜子靈活。不過接著又想到,其他人腦瓜子不見得這么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