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四十五章,籌備

從1994開始
     “史密斯透露,最近特區那邊有很多人陸陸續續地從他手里購買解碼芯片。”吳景秀放下電話,對隔桌的林義匯報最新情況。

    “量大嗎?”林義有種感覺,沿海地方的各式VCD要按照歷史軌跡粉墨登場了。

    “不是很大,量大的幾十片,小的幾片。”吳景秀說著的同時,把通話中記錄的筆記給了林義。

    “你們關系到這個程度了?”林義看著各式各樣的記錄,有點吃驚。

    雖說交易記錄外泄給吳景秀,對于近似壟斷解碼芯片市場的C-Cube公司不會有什么影響,但好歹也是商業機密不是。

    “你不是想要低價拿貨嗎?”吳景秀反問一句,眼里滿滿都是一副好戲才開始的樣子。

    看這副模樣,林義也不知道最后的事情會怎么演化,是史密斯吃了她,還是她把史密斯玩成神經。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她家那丈夫以后會很頭疼了。

    “價格800港幣可不便宜。”林義看到頁底的單價標注,有些肉疼。

    “史密斯說,他們公司請有關機構做過調研,做出的預測就是,今后幾年VCD市場會大放異彩,解碼芯片到時候會供不應求。”吳景秀點點頭,把她套出的支言碎語也告訴林義。

    “有點道行。”快速看完,林義笑著合上筆記本。

    即是夸贊這女人與生俱來的騙男人的本事,也夸贊史密斯那邊的調研結果。

    “我想去趟香江。”對于林義的夸贊,吳景秀也是有些得意,略微抬著下巴提要求。

    “什么時候?”

    “下個月,如果可以還想去趟海峽對面。”吳景秀偏頭想了想。

    “海峽對面?去那干什么。”這女人也是野的沒邊,想法一茬是一茬。

    “聽說那邊的芯片制造很厲害,想去看看。”

    吳景秀本來想去RB看看的,因為現階段的東芝芯片舉世皆知。但不懂日語,就轉移了目標。

    “海峽那邊以后再說吧,下個月去香江我批了。”林義覺得超市開局要是不會太差,下個月去趟香江是有必要的,畢竟解碼芯片漲的太快了。

    一片兩片可能看不出,但是如果成千上萬的量,積累的漲幅就恐怖如斯了。

    …

    距離超市開業的日子越來越近,林義學校工作地往來也是越來越頻繁。

    騎著華哥的本田老A,倒也沒引起同學們的關注,認識他的人都以為他去姑姑家吃飯。

    陽華和文玉走了,走的時候就關平知情,也只有他一個人去送行了。

    大姑父看著那封離別信,就像看了遺書一樣,火氣一下子被引爆了,感覺幾十年的家庭權威被嚴重挑戰。

    此時大姑父有種挫敗感,想當年抗美援朝都沒怕過誰,卻管不好一個家,管不好一個兒子。

    “不孝子,不孝子,挨雷劈的不孝子!”

    大姑父左手背在身后,右手揚著信,在堂屋里反復來回走,熊熊的怒火感覺能融了喜馬拉雅山。

    大姑父是典型的城里人,罵起人來就那么幾個字,讓在一邊聽著的林義都覺得枯燥。

    “少說幾句,別把心兒嚇到了。”大姑媽看到那封信反而沒怎么動怒,只是念叨了句“媽對不起你”。

    正吃著雞腿的男孩,正是陽明的兒子,小名叫心兒。

    “慈母多敗兒!慈母多敗兒!…”大姑父一滯,倒也不走了,在原地狠狠一頓足。

    這話一出,

    不得了了,剛壓下的怨氣,好像找到了泄洪口。

    剛才還如水一樣慈祥的大姑,迅速抬起了腦袋,斗雞般的脖子直立高昂,不容挑釁。

    看著一場將要爆發的戰爭,林義趕緊以學業為由,一溜煙跑了。

    反正他知道,打架是不可能的,一輩子這兩人就沒打過架,罵架的話,一百個姑父也不是對手。

    如果把大姑惹毛了,可是會飆農村土話的:什么剁腦殼的、挨千刀個、炮打鬼、出門被車軋死等等,反正幾千年下來的潑婦“精粹”一股腦兒往外面搬。

    想當年林義母親剛從城里私奔到農村,有幸見到過大姑發飆,那是嚇得三年不敢大聲和姑姑說話。

    …

    “制服不錯。”超市一樓,林義看著一水兒的淺紫色員工制服,不由眼前一亮。

    “可花費也不小。”蔣華看著前面正在模擬熟悉自己崗位的員工,也是感嘆自己這位年輕老板的大手筆。

    一個員工兩套制服,兩件白色襯衫,質量又要求好,代價可不菲。

    “要的就是這質感,能給人眼前一亮的感覺,留個好印象是很有必要的。”幾十萬都投了,林義也不在乎這點小花銷,不過目前感覺還是挺不錯的。

    “接下來的禮儀要多多培訓,尤其是面部表情要給人真誠的舒適感。”林義像模像樣的檢查了遍工作,發現很多人的禮儀還是沒后世服務員的自然感,有好幾個還不是放的很開。

    “好,我會重點注意這方面的培訓。”蔣華部隊出身,訓人很有威嚴。

    “如果還有老部下退役,盡量多招些,這些人的干凈利落我很喜歡。”林義看著那幾個骨干,行事作風一點兒也不拖泥帶水,讓林義看到了效率二字。

    “有些難。”蔣華笑的有些發苦,女兵退役或轉業都有不錯的出處。目前自己前途還不明朗,招攬戰友還是比較難開口的。

    “我理解,不過你要相信這份工作相信自己,一切都會不一樣。”

    蔣華不接話了,她感覺自己老板有點不靠譜,說話就像喝水一樣簡單。

    她突然生出一股荒唐感,當時也是信了好姐妹的邪,為林旋這么個張嘴未來、閉嘴夢想的弟弟做事。

    現在想想都不可思議。

    不過她也就這么想想,卻并沒有退縮。既然來都來了,而且林義也是真金白銀地花著,不盡力一把,回頭會讓親戚朋友看笑話。

    對于蔣華一系列心里過程林義是不知道的,就算知道了也無所謂,一切向前看,一切向錢看,自會有分曉。

    兩人湊在一起,分析了貨物種類、進貨渠道等。

    其實進貨渠道這條線很駁雜。UU看書 .uukanshu. 因為現在的超市產業鏈上下游還沒后世那么完善和形成體系,一般過程都是和大型批發公司一樣,攢貨這活是很看個人和團隊能力的。

    而候富貴不愧是在滬市有過豐富經驗的專業人士,這段期間的表現,大體上兩人還是比較滿意的。

    “我有一個不成熟的想法,如果可行,我們今后完全能建立一個自己的品牌…”

    在討論中,蔣華突然給了林義一個很大的驚喜。因為對方介紹的雛形與后世的超市食品品牌有些類似:比如鹽津鋪子等。

    “你的想法很不錯。但就目前來說,我們實力還不夠。”林義欣喜地看著對方,“不過你要是不閑麻煩,可以慢慢培養,這注定是一個大工程,也是我們以后打算要走的路。說白了就涉及到進貨渠道、自產自銷的經營模式。”

    林義知道,這個模式要走的路很長,但這年頭蔣華有這想法,就是一種創新,值得鼓勵。

    和蔣華討論完后勤工作,還沒來得及休憩半刻鐘。

    吳芳芳和候富貴又緊趕慢趕、趕了過來,于是四人又投入了忙碌中。

    這一次的四人會議可以說是步步高超市開業前的最后一次完善。

    比如開業時的活動:九折優惠,滿一百可以免費抽一次獎的有獎銷售等等。

    而林義主張的這個抽獎活動,卻出乎他意料地,引起了吳芳芳和蔣華的極力反對。

    只見吳芳芳說,“老板,以前書店開業,我沒反對抽獎活動,畢竟規模不大。而這么大的超市,搞這活動,我怕我們送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