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四十七章,前夕

從1994開始
     “這花費多少并沒有限制,不過常規的四桶齊放,中檔的瀏陽煙花組合,我問過商家,大概五千的樣子。”

    吳芳芳果然早有準備,把隨身攜帶的一個名冊,遞給林義。

    翻開一看,好家伙,林義都看得眼花繚亂:什么冷光煙花、禮花彈、盆花、羅馬燭光、火箭、電光花、舞臺煙花、冷焰火、瞬間煙花、火炬煙花、玩具煙花、鞭炮、舞臺噴泉、架子煙花等等系列…

    看著迥異多樣的價格,其中很多太高檔的林義頭皮都發麻,想都不敢想。

    “如果確定買,還可以還價的。”吳芳芳看到林義在拿著筆記本琢磨,馬上加尖一句。

    “行,那就放吧。”林義摩挲著名冊,“不過,既然要放,不說鋪張浪費,卻也不能太跌份,勿必要保證開業當晚的半小時能抓牢全城人的目光。”

    “好,我會提前把煙花表演的消息散開。”吳芳芳有興奮。

    “別高興的太早,你行動之前最好咨詢一下有關部門,比如消防部門等,獲得它們的批準我才撥款。”

    雖說這年頭,邵市還沒禁煙花爆竹,過年過節,不論是城里還是城外,放煙花、點鞭炮還是大家鐘愛的傳統節日。

    但這么大的活動,萬一要出個好歹,林義也是負擔不起。

    不過他的擔心顯然是多余的。第二天,吳芳芳盡興而去,滿載而歸。

    “政府同意了。”吳芳芳喜笑顏開地把批文攤開。

    “現場探查過沒,我是說火災隱患?”林義提醒一句。

    “看了,因為河西是新開發的城區…”

    后面吳芳芳巴拉巴拉一大堆,林義都沒怎么記住。只知道在物質緊張、娛樂匱乏的這年頭,煙花表演確實是一次絕佳的營銷方案。

    畢竟這也算是邵市的獨一份,想不引人注目都難。

    …

    11月28號

    林義所在的班級,政治老師正在講述一個綜合大題。

    而論證的方法正是矛盾與統一論。

    突然,一中校門外的主街道響起了一陣的齊而有力的鼓聲: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嗯咚咚…”

    敲鑼打鼓,好不熱鬧。

    接著就是一陣西洋樂器的喧囂,吹的還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曲子:

    總想對你表白,我的心情是多么豪邁

    總想對你傾訴,我對生活是多么熱愛

    勤勞勇敢的中國人,意氣風發走進新時代

    …

    我們唱著東方紅,當家做主站起來

    我們講著春天的故事,改革開放富起來

    繼往開來的領路人,帶領我們走進新時代

    高舉旗幟開創未來

    …

    …

    “老師,外面死人了。”

    樂器聲遠走后,班上一個比較調皮搗蛋的男生突然來了句。

    這話一出,本就比較枯燥的高三生活,單純的學生們一股腦兒的笑了。

    只有林義例外。他現在是額頭聚滿黑線,對聲音來源的錢輝又留下了深刻印象,嘿,這個三角戀男生。

    “胡說什么,人家是開業慶典,聽說這步步高超市蠻大的。據隔壁王老師愛人講,1號晚上會有煙花表演,本地的學生月假可以去看看,不過要注意安全。”

    政治老師四十多歲,雖然教的是政治,但人卻不古板,甚至是所有任課老師里面最幽默的一個。

    “老師,您會和王老師愛人一起去看煙火嗎?”一個甕聲甕氣地聲音此時抓住了重點,

    不過這貨明顯是低頭捏了鼻子的。

    “哈哈哈…”久違的爽朗笑聲,從班集體整體發出。

    “陳偉龍,別以為你縮著頭,我就不知道了。”政治老師也被逗笑了,笑嘻嘻地抽了口煙,“不過別讓王老師聽到,不好。”

    然后,又是一陣整齊的笑聲,大家對這位高中生涯唯一帶來笑聲的老師特別喜愛。

    …

    連續三天,課堂上發生的一幕也在整個邵市的主城區上演。

    而后世的彩色傳單,也像不要錢一樣的一股腦兒發的到處都是,在這個黑白的世界里透著新奇。

    很多本來不怎么在乎的人,被熱情的制服姑娘發多了,也是不免瞟一眼,然后不看不打緊,一看卻被新奇的東西給吸引住了。

    比如很多平時只在電視里見到的電子類消費品,超市有賣。

    再比如,同樣的白砂糖,卻比供銷社和店子里便宜。

    比如,這個抽獎是怎么回事,真的有獎品?

    價格比人家便宜,卻還有獎品送。這商家怕不是二愣子喲,很多的人心頭的第一反應就是這個念頭。

    一路看下來,傳單上琳瑯滿目,普通大眾相當于看了場西洋戲。

    品種繁多,價格便宜是所有人的深刻印象,不過大部分人對質量都帶著一個問號。

    不過這年頭,什么都缺,大家就是時間多:要不抽空去看看?成了很多人心里的想法。

    而那些天性愛占便宜的大媽們,早已經三三兩兩湊到一起,討論這事的真假,然后約個時間一起去。

    …

    “你的門堂還真多,兩年前國家才取消糧票,你又整個超市購物券,便宜點先給我來一打。”

    30號中午,學校剛放完月假,林義就被堂哥林凱給堵住了,美其名曰嫂子做了林義愛吃的蒸魚。

    沒想到才進林凱的窩,沙發都還沒坐熱,林凱一點也不像外表那么和煦,開口就要低價拿購物券。

    理由很直接很強大:送人,打點關系。

    “哥,你真是我親哥,開口就要一打,我還開撈什子超市,不虧到姥姥家才怪。”林義白開水都不想喝了,直接翻了個白眼。

    “呵呵,我不是沒見過么,只看到你傳單上說可以優惠購物,我尋思著這東西送人應該不錯。”

    “可不就是給你們這種人準備的么,送禮神器。”

    這兩天向林義要購物券的除了林凱,就屬杏嫂最勤快,嘴巴最甜。

    要擱平時,你不主動,根本見不到這號風sao漂亮的人。

    這兩天太陽從西邊出來了,一身銀行制服的杏嫂,低價從林義這里拿了好幾千的購物券。

    果然是銀行系統的,鼻子就是靈性,林義看著風風火火而去的背影,不由搖了搖頭。

    虧自己前面還考慮是否要通過杏嫂認識個財會專員,這個想法剛才算是徹底熄了。

    還是華哥說的對:這sao女人惹不起,我躲的起。

    本來林義是不準備這么早搞購物券的。但是架不住時間緊,VCD解碼芯片都在嗖嗖地漲價,林義也只能動用殺招,多收點錢屯貨了。

    …

    “怎么了?火急火燎地把我叫過來。”林義騎著本田老A來到吳芳芳辦公室的時候,一進門就問伏在桌面按著計算器的她。

    “你來了,走,我帶你去見兩個人。”吳芳芳一看到林義,匆匆用圓珠筆把計算器上面的數字抄下來。

    也不興以前那套禮貌,不先給老板倒杯水了,而是直接招呼林義往會議室趕。

    “好事?”林義看著她臉上的興奮,低聲問了句。

    “應該是,不過我也說不清,所以才把你叫過來,電話里說不明白。”

    到了會議室,林義才明白吳芳芳是什么事情拿不定主意了。

    里面除了做陪的蔣華,還有另外兩個女人。

    “老板,這是哇哈哈公司的杜經理,這是孔助理。”蔣華率先先站起來介紹。

    所謂的杜經理其實只是哇哈哈公司的大分區經理,不過林義在接人待物上的細節上從不怠慢,畢竟來者是客。

    問候,握手,打過招呼,請人落座,一應俱全。

    在這過程中,林義特意看了兩人幾眼,傳說那位宗老板特別鐘愛女性干部。

    根據那宗老板的說法就是:“女性的執行能力強、直覺好、悟性高、心思縝密。最重要的是,女性干部的忠誠度要超過男性。

    她們不爭權、不專權、會像管理家庭一樣,習慣性地事事處處為公司著想。”

    對于這套說法,林義還是比較認可的。當然了,很多事情,男性也有著不可替代的作用,孰優孰劣看管理者自身的能力和魅力。

    一翻交談,林義知道了對方此行的目的。

    要說,這些人的消息還真是靈通,而且反應也夠迅速。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步步高超市明天開業,早上得到消息的杜經理就從省城的辦事處趕了過來。

    她們的目的簡單,希望林義的步步高超市成為哇哈哈公司的經銷商,成為哇哈哈公司聯銷體的一員。

    而所謂的聯銷體其實是那位宗老板的創新。

    以前生產廠家都是先發貨,貨賣完后再付款。這對生產企業來說是不利的,相當于經銷商劫持了生產廠家,風險太大。

    這風險不僅體現在經銷商的“三角債”和“賴賬”;也會造成生產廠家市場上資金的充裕性和流動性不足。

    這任何一方面,對一個生產企業來說,只要一個環節出現問題都是致命的。

    但沒辦法的是,國內大環境的商業形態就是如此。無論生產廠家多低的折扣,也沒人愿意先付款,后拿貨。

    而宗老板為改變這個情況,94底,也就是這會兒開始:創立了一個經銷商先交高額保證金,然后再發貨的方案。

    雖說存到哇哈哈公司里的保證金比銀行利息要高,但經銷商從此被生產廠家綁架了。主客易位,對他們來說是不能接受的。

    所以林義知道,哇哈哈現在正面臨著一場生死攸關的劫難。這也是杜經理不顧大公司的氣魄,到處撒網捕魚的原因。

    劫難過了,哇哈哈會浴火重生,氣勢如虹。這些銷售商以后都是哇哈哈綁架的小弟,在以后和競爭對手打商戰的時候,呼風喚雨,無往不利。

    要是沒過,經銷商集體發難,哇哈哈頃刻倒閉也沒什么大驚小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