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五十二章,煙花

從1994開始
     晚餐的尾聲,林義還在想,要不要找個借口單獨離開,這時候武榮就說話了。

    “政治老師不是說超市今晚有煙花表演么,你們去不去?”武榮罕見地沒有口吃,順溜說完,他都松了一口氣。

    “去啊,我們三都商量好了。”鄒艷霞說話的時候,兩女也是點點頭。

    得,林義借口也不用找了。出門后,三女走在前面,林義和武榮落后頭一點。

    這時武榮告訴他,于海和范會蘭沒來一起聚餐,是因為米珈和范會蘭鬧尷尬了,于海在中間為難。

    “怎么會?”林義看了眼前面的米珈,氣質如蘭的她,大部分時間都是靜若處子的狀態,應該不太會爭吵的。

    “范會蘭喜歡于海,而、而于海喜歡米珈。”

    “也暴露了?”林義有點意外。

    范會蘭喜歡于海,林義是知道的。幾人碎碎叨叨的,很快就來到了步步高超市。

    “晚上了怎么還這么多人啊。”李伊萊看著如角馬遷徙一樣的人群,北方姑娘仗著人高,不停墊著腳尖張望。

    “這生意也太好了些,超市老板不賺瘋了。”武榮也是張大口,看著進進出出的人群。

    “我們去看看抽獎吧。”米珈對超市右邊的抽獎活動很感興趣。

    “喲哈…咻咻咻…”剛來到人群外圍,幾人就見到抽獎處爆發出喲喝聲,以及哄鬧中夾雜著的口哨聲。

    一打聽,才知道有人抽了盒避孕套。

    “這超市也太無良了吧,避孕套這么公開抽獎啊?”聽到避孕套三個字,米珈和鄒艷霞有點內斂,反而李伊萊大大方方地批評。

    聽到這話,林義也是有點疑惑,他的獎品設置雖然很全面,但應該沒有這類東西的。

    扯了個要上廁所的理由,林義趁機擠進了超市。

    “避孕套做獎品的事情,你知道嗎?”沒找到蔣華,卻剛好看見吳芳芳在指揮手下,于是走過去詢問。

    “這事情我知道,因為有好幾種獎品賣完了,我就要他們找幾種價值差不多的替代品,沒成想。”說到這,吳芳芳也是一臉苦笑,“我去說說。”

    “去吧,換一種獎品。”

    “好。”

    不一會兒,吳芳芳回來了:“已經換了,還好只抽中過兩次。”

    “是誰的主意,你清楚嗎。”

    “知道,徐兵是我從紅桃K隊伍挑出來的,因為之前做過代課教師,腦子比較靈活,是一把宣傳好手。”可能是感受到了什么,此刻吳芳芳悄無聲息地說起了好話。

    看著吳芳芳說情,林義皺了眉頭:“培養企業形象,要從點滴做起,潤物細無聲你知道嗎。”

    企業形象這詞讓吳芳芳心里一緊,就知道自己這次想叉了。

    “嫂子,事無大小,我們做企業的,形象很重要。”林義看著對方有點過于緊張了,不由把語氣緩了下來:“你提醒提醒他,以后多多注意細節,想活躍氣氛的方法多的是,但不能沒所顧忌。”

    要是擱后世,林義可能不會太在乎。但這年頭,還是有蠻多人內心是很保守的,他們會覺得有傷風化。

    要贏得他們的傾心,觀感上不能差了。

    “好,我會注意的。”林義一聲嫂子,吳芳芳徹底放松下來,同時心里埋怨自己粗心了。

    “嗯,有時間,到書店拿幾本管理類書籍學習學習,我們做企業的過程就是一個不斷學習、不斷自我提高的過程。”最近明顯感覺到吳芳芳的欠缺,

    林義希望她能夠不斷自我進化。

    對于林義的話,吳芳芳記在了心里,最近她也總感覺有些跟不上林義的思維,跟不上蔣華的動作,有一些緊迫感。

    “今天獎品情況怎么樣?”

    “五等獎抽的比較多,四等獎、也是隔三差五有,二、三等獎被抽走了三臺冰箱、兩臺彩電、一臺空調、五個高壓鍋、四個電飯煲。至于摩托羅拉手機還沒有幸運者。”對這些獎品,吳芳芳如數家珍。

    “比我想象的要好,不過要保證公平,不能以小失大。”

    “摩托羅拉手機要不要放出一部,到現在還一部沒出,怕說閑話。”吳芳芳反應了外邊一些人在議論手機的事情。

    雖說要防止監守自盜、做手腳的行為,但有時候一些手段也是必須要有的,不能太過迂腐。

    畢竟有獎銷售本質上就是促銷,肯定要把它控制到利益最大化。

    “明天上午吧,看情況放出一部。”雖說很肉疼,但林義知道,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正當兩人討論今天出現的一些問題的時候,吳芳芳的助理從外邊走了過來。

    “老板,吳姐,蔣經理說快要到放煙花的時間了,請你們去看看。”

    “不用,你們去吧,”林義擺擺手,接著又對助理說:“再說一次,以后公共場合不要喊我老板。”

    林義不想讓大家公共場合喊他老板,并不是裝。

    一個是重生一世,這種純粹的生活想多過幾年。上一世到了三十五歲以后,不經意里,總是會想起小時候和校園生活。

    甚至還經常做夢,夢里在考試,而且是各種考試。比如月考、模擬考,以及最后的高考。

    而且每次高考總是發現有些題目不會做,心慌慌地額頭汗水都急出來了。

    然后醒來才發現是一場夢,接著會拍拍心口慶幸自己虛驚一場,心說,我畢業都這么多年了呢。然后又心里有些空落落的,美好的青春啊,一去不復返。

    當然另一個原因那就是低調了。這年頭還是謹慎些好,如果德不配位,卻發現年少多金。也許會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找上門。

    雖說林義不是怕事的人。但卻是一個怕麻煩的人,麻煩能少點就少點吧。

    吳芳芳說代課教師出身的徐兵,頭腦靈活是一個宣傳好手。看來也不盡是撿便宜的說,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還是有點東西的。

    也不知道這家伙怎么說辭的,當林義和吳芳芳還沒走出超市的時候,外面的氣氛已經被他調動到了頂點。

    只見一群人,不分男女老少的都在陪著他喲喝倒計時。

    十、九、八、七…二、一、開始!”

    “滋滋滋…咻、咻咻…”

    在大家緊張、刺激、萬眾矚目的期待中,引線被點燃了。

    只來得及聽幾聲沉悶的聲響,就見一個個花蒂帶著紅紅的火星竄上了天空。

    幾聲脆鳴,夜空中突然迸發出五光十色的花朵。

    五顏六色的滿天星、金黃的蒲公英、紫色的牽牛花、火紅的玫瑰等…

    漫天華彩的照映下,下面的人群、或者說此時此刻的邵市。要么憑窗靜默、要么激情澎湃、要么目瞪口呆…

    伴隨著耳邊充斥著的歡呼聲,林義知道,過了今夜,步步高超市應該火了。

    “真美。”當林義繞圈回到鄒艷霞她們身邊的時候,剛好聽到她輕聲地贊嘆。

    “看到這煙花,我腦子里突然想起好多成語。”李伊萊果然非尋常人,大家都在欣賞煙花的時候,她老人家興高采烈的正腦洞大開。

    “我先說,砰然綻放,該你了。”李伊萊很興奮,說完就用手肘撮旁邊的米珈。

    無奈之下,米珈說了個“風流云散”。

    然后,然后的然后…

    “頹然而殞、美不勝收、千嬌百媚、絢爛多姿

    、風華滿天、華光熠熠…”

    一人一個,被李伊萊逼著說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