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五十四章,提水

從1994開始
     也許是煙火的轟動,也許是抽獎活動的刺激,也許是開業第一天帶來的口口相傳,也許還有很多也許…

    12月2號,清晨一大早,步步高超市還沒營業,大門處就已經擠滿了人流,用一個水泄不通來形容也不為過。

    林義特意趕個早,混在人群里,聽著各地的方言,才明白現在的人潮里很多都是下面縣鎮的人。

    得到步步高超市的消息,很多人從大半夜就開始趕路。只為見一見這個新奇的物件,只為這傳的沸沸揚揚的便宜物價。

    這一天,鄒艷霞四個人吃過早飯也來圖個熱鬧。她們說,昨天光顧著看戲,沒有好好感受過超市里面。

    “這人怎么比昨天還多。”李伊萊今天墊腳也沒用,人太多了。

    對這話,林義是深表認同,今天的人流量,比昨天起碼高了五分之二。

    不過超市員工經過昨天的考驗,又加之有林義給他們描繪的未來。

    現在超市里面的八十來員工看著外面不斷匯聚的人群,都斗志激昂地枕戈以待。

    “芳芳姐,你也來購物?”在二樓的零食區,鄒艷霞不經意碰到了吳芳芳,看到一身白襯衫黑西裝的對方,語氣有點疑惑。

    “對,我是來找這里的經理,看看能不能把紅桃K渠道鋪到超市里面。”吳芳芳看了在假裝挑東西的林義一眼,只得笑著撒個謊。

    原來是這樣,鄒艷霞也看了林義一眼,然后笑著挽著其他兩女開始挑零食。

    …

    “恭喜杜經理,你們哇哈哈產品都賣瘋了。尤其是兒童營養液和Ad鈣奶,我剛才想搶購一瓶都沒機會。”和幾人分散開來,林義又見到了從省城趕回來的杜英蓮。

    “應該恭喜林老板才對,昨天的銷售額,真是讓我們嘆為觀止。”杜英蓮雖然八面玲瓏,卻也是真誠實意。

    “過獎過獎,辦公室里坐坐?”林義看了眼杜英蓮旁邊的新面孔,笑著前面開路。

    兩人互相寒暄一翻后,杜英蓮提出了這次來的另一個目的,“林老板,聽說過我們的純凈水項目嗎。”

    “有所耳聞,聽說這次你們哇哈哈搶了先,樂百氏也有樣學樣,跟著開了兩條生產線。”林義無意間點出樂百氏,是因為他感受到了對方的目的,“純凈水要在全國上線了?”

    “果然有志不在年高,什么事情都瞞不過林老板你。”杜英蓮笑著夸贊。

    …

    經過一翻交談,林義直接搖頭說:“杜經理,你們確定沒在開玩笑,3元買一瓶水?”

    林義聽到了什么,哇哈哈這邊給林義出廠批發價是1.8元,那自己要是想盈利,賣到消費者手里的價格必須在2.5到3元這個區間。

    “我就想問一句,現階段,大家都習慣了帶個水杯喝水,習慣了暖瓶,有誰會花3塊冤枉錢來買涼水?”林義故作驚訝地看著對方:“換作是你,你會買嗎?”

    這連打帶譏的反問,杜英蓮尷尬了,她心里何嘗不明白這個情況。

    她還知道,宗老板決定進軍飲用水領域時,集團上下一致都是非議和反對票。但宗老板一意孤行,拍板決定的,她也沒辦法。

    至于林義嘲笑的這個出廠價,她更無奈,又有誰知道:純凈水瓶子目前不是自家生產的,一個瓶子成本就一塊多。

    “對任何事情,只要宗總認可的,我們就會堅定不移地走下去。”一時間,杜英蓮也沒勸說林義接受,因為她覺得這年輕人就不是那么容易哄的,

    所以打起了自己老板在業界的招牌。

    對此,林義只是笑笑,不做評價。

    夸對方,那就是為自己爭取利益設阻礙。抨擊對方,人家純凈水項目今后注定會爆火,沒必要得罪人,也沒必要打自己臉。

    對于現階段三元一瓶的純凈水,林義不覺得會有多少人買。

    但林義刁難對方,本質上還是想讓對方知道:在如此不好的局面下,步步高超市最后還是愿意支持杜英蓮,那刷好感的程度絕對比一開始就跪舔得來的深。

    這就好比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

    “非常感謝林老板的支持。”辦公室門口,杜英蓮再一次伸手表示感謝。

    她是真的感謝,因為在她這個大區,目前林義是第一家支持她純凈水項目的,雖然自己讓利比較多,比較肉疼。

    但相比以前的一些老經銷商,還是很給面子了。

    “客氣,希望我們以后合作愉快。”林義也伸出手,他之所以同意,純粹是為了結個善緣,因為超市以后的競爭是可以預見的,那時候供應商就是關鍵時刻。

    “合作愉快。”

    ……

    “你去哪里了。”

    對于林義一會消失,一會兒現身,留心的李伊萊干脆出聲詢問,免得自己忍著難受。

    “李伊萊同學,我允許你喜歡我,但可不許干涉我呀。”林義抖了抖手里的東西,漫不經心地笑著說。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李伊萊神經再大條,也罩不住,臉瞬間變成了豬肝色。

    晚餐是在學校食堂吃的。

    林義拿起一個長方形鋁制帶蓋的飯盒,武榮也是。

    這是校門口小賣部里,最便宜的一種餐具,也是普及率最高的一種餐具。

    鄒艷霞和李伊萊用的是米黃色鋼碗,說白了就是不銹鋼外表噴了一層米黃色的油漆。碗的外沿還有兩人的名字,用毛筆寫的,鄒艷霞的字還是拿的出手的。

    而一行人里,米珈的亮白色瓷碗是最搶眼的,潔白而又干凈,陽春白雪的手指捏著,宛如她的人一樣,透亮著一股氣質。不過價格可不便宜,死貴死貴的五元錢一個。

    普通窗口,飯菜翻來覆去就那么幾樣。

    五毛錢一份的黃豆燉豬蹄,不過有沒有豬蹄這個看運氣。

    食堂阿姨要是看你順眼一點,給你掂一塊。如果看你不順眼,就是一勺湯湯水水帶點黃豆。

    兩毛錢一份的豆腐皮子,白色的一勺里,還夾著些細碎的青椒片。

    旁邊挨著的是蒸蛋、胡蘿卜、紅燒豆腐。

    不過賣的最好的,還要數麻辣。不過,現如今的邵市的麻辣種類還是比較稀缺的。

    一眼看過去,林義只發現麻辣海帶絲、海花、豆腐干、大蒜、滘頭等干巴巴的幾種。

    但就是這幾種,一到吃飯的時候,就成了學生們爭搶的對象。

    而價格也不便宜,剛從人堆里擠出來的武榮,端著個飯盒,又支付了五毛。

    在這個農村普工十二元一天,技術師傅(包含木匠、篾匠、石匠等)十五元一天的年頭。

    這學校的套餐已經不便宜了。

    學校的一處小假山,一灣池水,零零落落幾個石刻雕像,別致著小片小片的翠綠松柏。這就是林義幾人高中生涯最愛蹲守的吃飯點。

    “我不吃皮。”鄒艷霞還是像往常一樣,把豬腳挑到林義碗里,然后就梗著白皙的小嘴唇,細嚼慢咽地對付著黃豆和蒸蛋。

    林義看了看她,又看了看碗里的豬腳,有點不知道說什么好,豬腳除了皮就是骨頭。運氣好的一段,可能還有一小撮瘦肉。

    “我也不吃皮。”當林義低頭默默啃著豬腳的時候,突如其來的,李伊萊也湊了過來,把碗里的豬腳巴拉到林義碗里。

    她這個舉動瞬間引起了幾人的關注。鄒艷霞偏頭愣了愣,然后細薄的嘴皮子剜了起來,帶著笑意。雖然不說話,但該有的刻薄,都清晰地表達了出來。

    米珈就簡單多了,雙眼皮下內斂的亮黑珠子繞著大家泛一圈,然后就笑著繼續吃飯。

    “我吃不完這么多,武榮你吃一坨。”林義感受到李伊萊那拳拳到肉眼神,有點無奈,左手肘了下武榮。

    “呃…”武榮右手繞了繞腦后,不知道怎么表達。然后就很干脆地換個地方,離開林義蹲到了米珈旁邊,繼續就著胡蘿卜吃飯。

    高中的寢室雖然有水龍頭,但學校禁止用熱水器。

    如果有人被抓到,不僅寶貝的熱水器被沒收,還要挨處分,扣班上的操行分。

    這時候就該班主任出場了,操行分可關系著人家的獎金,可想而知犯事者下場是怎樣。

    成績好的可能就被說了幾句。成績不好的罵一頓都是輕的。老師要是心情不好,挨幾下揍,然后就是罰站,打掃衛生。

    在林義的高中生涯里,他發現班上米珈等成績忒好的幾人,就沒搞過教室衛生,也沒掃過班集體劃分的操場。因為她的活都被班主任罰給其他人了。

    而這還不是最過分的,鄭班主任最赤裸裸、不遮掩的就是班上座次問題。

    在他老人家眼里,身高不是唯一。每次月考完,班上的人就分男女在走廊上站兩列。

    成績前十名的,先按順序選自己喜歡的位置,然后才是其他人規規矩矩的來。UU看書 .uukanshu.com

    這也是米珈和鄒艷霞永遠是同桌的原因。而林義和武榮就沒那么好運了,用一個詞來表達最恰當:隨風飄零。

    逐漸變冷的天,吃過晚餐,林義和武榮還有一個活要做,就是用桶子提熱水。

    不僅要提自己洗澡用的,還得幫幾個女生提。而做為交換,女生會幫他們把暖壺的開水灌滿。

    重生過來,趁著嘴巴子利索和賄賂,林義唯一的好處就是和燒煤的鍋爐師傅打好了關系。每次提水不用排隊,而且沒有時間限制,不管什么時候去都有熱水。

    幾個女生還經常笑說,和林義做朋友最有價值的地方,就是這個時候。

    從鍋爐房里出來,踏著一條石子路走向樓梯的時候,一只手一個桶的林義,步子就有點慢有點交錯了,歪歪斜斜的還有點蹣跚地味道。

    “唉,你說她們怎么想的,桶子這么大一個,就不能正常點么。”

    林義從來不怪自己力氣不行,實在是他與生俱來就和彪悍、敦厚、身強力壯拉不上干系。一直以清秀示人。

    而身子厚實的武榮就比他好多了,雖然也青筋暴露,憋著氣的臉有點紅。但邁出去的步子穩而有力。

    “她們用、用水的地方多,桶、桶子就大些。你休息會,我等下來接你。”武榮總是這個時候會這么說,然后就蹭蹭蹭的加快腳步,一個樓梯拐角又一個樓梯拐角的冒過。

    這個時候,林義有點想念于海了,有對方在,林義從來不要幫女生提兩桶水,這悲催的到底發生什么了,這幾天連他最愛的米珈都舍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