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五十五章,余生水的野望

從1994開始
     細細碎碎,幾翻拾掇,放下書,看著已經準備入睡的武榮,林義招呼一聲,又趕回了超市幫忙。

    69.3萬,這是步步高超市開業第二天的業績。

    比第一天生猛這么多,拿著數據統計單的林義有點驚喜又感覺在意料之中。

    “哈哈~”當成績出來的時候,很多女員工都忘情地抱在了一起歡呼。

    “可惜,就差一點就七十萬了。”和大家熱切地打過招呼的吳芳芳來到林義身邊的時候,冽著笑又帶點遺憾的說著。

    聽聞,林義轉過身看著她,緊握了握拳頭,控制不住地興奮道:“你知道嗎,很了不起了。”

    這個晚上,林義有點亢奮,有點睡不著。

    腦子里一下是58萬、69.3萬的數字循環掠過,而伴隨著的是超市上下一致的喜悅面孔。而一下又是另一個主意:

    不安分的林義很糾結,現在手里又有余錢了。是繼續招兵買馬地攻城掠地、擴張超市,還是拿這筆錢去香江囤積解碼芯片。

    雖說芯片更新換代快,但未來半年是不存在風險的。此時林義真的有點糾結,兩頭都是錢,都是暴利啊。

    而當林義還在糾結的時候,吳景秀第二天來找他了,還順帶幫他做了決定。

    “你真的要去?”辦公室里,林義看著桌對面的女人,有點頭疼,因為他感覺到了不安分,“要不,還是蔣華去吧。”

    “我不去的話,芯片單價就要850港元了。”吳景秀好像早就料到林義會猶豫一般,也不爭不辯,就這么釋放了一個殺招。

    “漲這么快?”林義看了她一眼,又看了她一眼,皺了皺眉,他是真擔心她這一去有點肉包子打狗的意味。

    感受著對方的執拗,林義有些腦殼疼。世人常說,寧拆一座廟,不毀一樁婚。

    “讓關平陪你一起吧。”最后的最后,不管林義想的再多,還是點了點頭。而蔣華又走不開,只能另派一女人跟著,或者也叫監督。

    “好。”

    東拼西湊,再次出發香江的吳景秀攜帶了三十萬元巨款,也再一次把林義的家底給掏空了。

    當交付這些錢的時候,林義還在想:希望今后幾天超市和保健品市場給他帶來大量紅利。

    出發前,吳芳芳一個勁地在交待自家妹妹。而面對嘮叨,吳景秀有點不耐煩卻又頻繁地點頭。

    “放馬欄山。”看著兩姐妹在一邊絮絮叨叨,相對無言的關平,末了,憋出了這四個字。

    聽到關平的不安感慨,林義臉頰抽了抽,沒笑出來。

    笑話,吳景秀作為一個浙大的高材生,在這嵩洋媚外的年頭里,只有這點思想已經算拘謹的了。

    正如那首康定情歌唱的:

    跑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喲…

    ……

    12月的日子,是林義重生過來,最瀟灑和愜意的。

    超市每天都有大把鈔票填充到自己口袋。

    而經過半年多的耕耘,紅桃K在邵市的市場也終于走向成熟。

    銷售隊伍根據林義的策略也是漫山遍野。而遍及邵市的九縣三區,以及下面的鎮和各個村子,都充斥著紅桃K的宣傳車和橫幅標語。這一品牌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深入人心。

    很多人一頭暈、乏力,就有人告訴他們這是貧血,然后馬上就有左鄰右舍的高人指點:需要補血、造血。

    “應該去買盒紅桃K試試,我大舅家的二媳婦,產后很虛弱,

    醫生說是貧血,開了一個療程的紅桃K,馬上就變得生龍活虎了,那嫩紅嫩紅的臉蛋,掐一下都能揪出一坨水來喲。”

    這樣的言論可以說是,在農村廣而普及,要是你沒聽到過,那對不起,你可能不是根正苗紅的邵市人兒。

    而最讓林義感受最深的還是三株口服液的突然爆發。

    12月剛過一半,整個邵市給林義帶來的紅利都快趕得上一個超市了。

    而為了更好的抓住這一波潮流,林義又把吳芳芳從超市按回了原位,實在是財帛動人心呀。

    …

    “余生水出事了。”

    這一天周末,林義剛剛上完第八節課,走下教學樓樓梯時,就看到吳芳芳和林凱在操場籃球架下聊天。

    而當林義走過去的時候,有點心不在焉地吳芳芳好像找到了主心骨一般,不過帶來的消息是,在省城的余生水出事了。

    “怎么了?”林義聞言,眉毛鎖了下,然后安靜了下來。

    他是真的有點意外了,十二月份都快過了一半多了,竟然還能聽到關于余生水的消息。

    由此可見,吳芳芳根本就把他之前的話當做了耳邊風,這不是他能夠容忍的。

    不過兩世為人的林義,信奉一條原則:當你強大時,整個世界都會對你和顏悅色;而當你最弱的時候,欺負你的人最多,也最容易成為別人撕咬的對象。

    所以林義并沒有把不滿一股腦兒地表達出來,而是看著旁邊的林凱,意思是,你咋還不走呢。

    “嘿,真的長大了啊,看把你臭屁的,等會來吃飯。”林凱還是比較識趣的,通過只言片語,看看吳芳芳的忐忑,就知道不是好事情,所以很光棍地拍拍屁股走人。

    打發完林凱,兩人一前一后,穿過籃球架,趟過泥土味很濃的操場,經過校門口的傳達室,來到外頭,選了個沒人的地方,站了會,林義才轉過身:

    “好了,你把事情詳細捋一捋。”

    “事情是這樣的,UU看書 www.uukanshu 今天李光潔告訴我一個消息…”此刻的吳芳芳終于找到了宣泄口,一股腦兒地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講了出來。

    李光潔,關平和陽華曾經的一個生死弟兄。一個一起當過兵,一起干過淘金者的弟兄。他是陽華走之前交給林義的,說是可以信賴的人,讓自己給他找份工作。

    而今天他告訴吳芳芳,余生水是前天從省城趕回邵市的。

    一回到邵市,這人就偷偷聯絡了好幾個林義布置在三株銷售網點的骨干。

    事情很明了,隨著三株口服液的突然爆發,余生水聞到了金錢味,聞到了可以讓他一夜暴富的金錢味。

    在省城的這些個日子,他過的是叫那個逍遙快活。

    出門有車,在外有女伴。下館子,逛商店,打麻將,住旅社,玩衛經理夫人。

    而且這個玩還是別出心裁的玩。上午兩人勾搭一起到舞廳跳霹靂舞、迪斯科,摟摟抱抱。

    下午一起到錄像廳學技術,然后就在旅社實踐。

    什么門口,窗前,沙發布藝;什么老漢推車,倒掛式等等,那玩的是一個藝術。

    余生水甚至產生了一種感覺,一種以前的日子白活了,這才是神仙的感覺。

    一來二去,他對別個的金錢,別個的女人產生了不滿。于是他起了個念頭,起了別個的錢也好、別個的女人也好,都要成為自己的念頭。

    而趁著自己在省城勾搭經理夫人的期間,余生水經過了一翻云雨試探,得到了口頭允許,認為有機會可以取而代之,成為三株在邵市的代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