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五十六章,作

從1994開始
     “你還沒開除他啊。”聽完匯報,看著有點局促的吳芳芳,林義嘆了口氣。

    “沒有,我…”支支吾吾,吳芳芳有點進退兩難。

    “于心不忍?”林義替她把話說完,眼皮搭了搭,“那現在呢?”

    感受到林義極簡話語背后的不滿,吳芳芳陪著苦笑,然后搖了搖頭,嘴巴張了又開,開了又合,不知道該說什么。

    “你猜猜,要是換成你妹妹來處理,會怎樣?”

    終究是關平的妻子,也終究是熟人,林義沒開得了口訓斥什么,只是心里覺著,隨著步子的邁進,她不努力學習的話,就有點跟不上了。

    想到妹妹的狠辣果斷,吳芳芳當然知道自己是有差距的。

    兩人一陣沉默,林義看著她回答不出個所以然,也沒追著不放,而是轉移話題:“李光潔人呢?”

    “繼續跟蹤去了。”說起李光潔,吳芳芳以前并不知道這號人,想來身前人早就對自己不放心了,心里不由有些失落。

    “嗯~回頭立即把余生水開掉。”

    “好。”林義不帶感情的語氣讓吳芳芳感受到了壓力。

    “還有,去通知李光潔,我在書店等。”林義懶得理會她的心里活動,這次就當敲打敲打了,要是還有下一次,那就對不起了。

    書店,林義居中而坐,吳芳芳在左,李光潔在右。

    看著一摞摞照片,又看了眼旁邊的吳芳芳,林義把目光重新放在了日記本上。

    “這個冉副經理和衛經理不對付?”

    “是的,我收集的信息都指向這個結果。”李光潔點點頭,把一張冉敬軒的照片挪到林義跟前。

    看著冉敬軒的照片,林義又想起剛才李光潔介紹的信息:三株在瀟湘的一把手,是個脾氣暴躁、帶點江湖習氣的人…

    ……

    “事情辦的怎么樣?”

    一天后,省城的順來賓館,凌亂的被褥下面,糾纏著四條腿,剛經歷過人間至樂的田義娥,有點嫌棄地推開旁邊的男人,順了一把嘴角的頭發,大口大口地呼吸著。

    “我辦事,你還不放心?”余生水笑的很蕩漾。

    “呸!”田義娥看著他眼里又升起的欲望,呸了一口。

    “呸?不比你男人厲害?嘿嘿。”

    “厲害個屁,你這樣的老娘見多了。”田義娥踢了他一腳,春光蕩漾:“我家那個胖子,以前也是鋼筋,我看你啊,半年后也得是棉花。”

    “那至少現在還是鋼筋~”余生水最見不得這女人吹噓她的老黃歷、老資本了,簡直是肆無忌憚,不把他放眼里。

    看著女人的鄙視,以及此起彼伏的波濤洶涌,余生水心想,還好老子偷偷吃了藥,也不顧女人的休息,又忙活起來。

    生活有多美妙,世間就有多奇妙。

    “砰!”

    一聲巨響,宛如山洪海嘯地爆發,伴隨而來地是房門哐當一聲,狠狠地撞擊在了墻壁上,可能是感受到了推門人的暴躁,門邊框都在急劇地顫抖。

    “誰!”正巔峰的兩人,被突如其來的聲響嚇到了,生氣的余生水強扭腰往房門口看去。

    “媽了個巴子!”可是還沒等看清來人,只聽到一句憤怒至極的粗話,余生水就像一陣風似的被棍子掀翻在地。

    “啊!”在地上的余生水還沒來得及反應,床上的田義娥一聲尖叫,還沒等被褥蓋好,就被一棍子無情地打在胯部,頓時疼得如同開水中的蝦米。

    田義娥整個人一個弓彈,

    彎了起來,全身每個細胞都在顫栗,眼里的淚水如蠶豆般,不要命地流,痛的失了聲。

    被一陣爆虐,好不容易才緩過一口氣,找到個間隙,然后雙手拼命地搖晃,口里大聲哭訴求饒:“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我錯了,嗚嗚…”

    “錯你媽了個巴子!”男人根本沒理會她,顴骨畢露,咬著牙根,又是一陣梨花暴雨。

    可能是打累了,也可能是女人嘶聲裂肺地叫喊變小了,好一陣兒,男人才歇了手腳。

    吐了一口濁氣,感覺還不能消除心頭怒火,又往女人下巴處狠狠踢了一腳,看著“滋聲”痛到不能呼吸的田義娥,男人才跳下床。

    不過看著在地上裝死的余生水,憤怒地火苗又似燃燒了整個宇宙:“媽了個巴子,你個小癟三,敢玩我的女人。”

    真是憤怒了,男人右腳高高抬起,積蓄力量,一個立定跳遠般,狠狠地往余生水下半身跺下。

    “啊~!!!”一聲歇斯底里,裝死的余生水感覺受到了極刑,凄厲地叫喊聲穿透了房間,穿透了賓館~

    “不許動!”突然,又是一個莊嚴的命令聲在門口響起,沖進來六個j察。

    同伙看了看還在拼命發泄的男人,又看了看j察,很識趣地舉起雙手,慢慢蹲了下來。

    一個中年干警,瞄了眼蹲下來的幾人,直接掠過他們,一個身手就把男人掀翻在地,鎖住。

    接著又看了眼如肉泥般的余生水胯下,蹙了蹙眉,轉過頭對同事吩咐:“叫救護車。”

    ……

    “冉經理好手段!”

    順來賓館對面的一個館子里,看了一中午熱鬧的林義這才把頭轉向對面的冉敬軒,笑著舉起酒杯表示祝賀。

    “哈哈哈~,讓林老板看笑話了,我不如你,干杯!”冉敬軒心里一樂,確實很開心,經此一事,頭上的經理肯定會因致人殘廢而進局子。

    而自己又早有布局,很有信心把那位置收入囊中。

    “哪里哪里,肅正社會風氣,乃我輩份內之事。”林義笑著又給自己和對方倒了一杯,緩慢端起酒杯,笑看對方:“這一杯,祝我們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

    “呼~”從中午喝到下午,可謂把酒桌文化發揮到了極致。

    林義不僅搞定了余生水帶來的麻煩,還把三株口服液在瀟湘的分公司高層人物拉到了自己的戰船上。

    “如無意外,以后肯定會好過很多。”出了館子,下了出租車,來到林旋家門口,林義呼了口酒氣,然后盯著身側的吳芳芳:“這一次,別讓我失望。”

    “我知道該怎么做了。”聽到林義的失望,吳芳芳沒來由地松了一口氣,然后又是緊張。她心里明白,回邵市必須拿那幾個骨干開刀,不然自己也就到頭了。

    …

    帶著沉重的心情回到邵市的吳芳芳緊急召開了骨干會議,在宣布完一系列新的人事任命后。

    吳芳芳沒理睬會議室里的眾多詫異眼神,站起身,把一摞文件交給助理,對著幾個被撤職地骨干說:“你們可以走了。”

    “憑什么?”一個中年漢子瞪圓雙眼看向吳芳芳,很是不服氣。

    “就是,好端端的,為什么撤了我們。”一個年輕點的立馬附和。

    而其他當事人也瞬間出聲,這個狀況把會議室其他人都愣住了。

    “憑什么?”吳芳芳笑了,是氣笑的:“這是私人企業,我開除你們還要憑什么?”

    這個年頭可不比后世,很多法律法規不完善,開個人根本不算事。

    吳芳芳環視會議室一圈,冷聲道:“你們自己干的那些吃里扒外的事情,就不要我說穿了,自己識趣點麻利走人。”

    “我抗議,什么吃里扒外?請吳經理不要污蔑我們。”

    “真要我說。”吳芳芳死盯著他們。

    這個犀利的眼神,讓好幾個人身形一頓,沒了勇氣,猶如回到了以前國企下崗時的懦弱。

    國企都如同踢皮球一樣把他們踢開,更何況是私人企業,還沒開始就輸了那份膽氣。

    “我們要見林老板。”中年漢子見平時老好人的吳芳芳今天吃了秤砣般鐵了心腸,不由大急。

    “這是林老板簽的字!”吳芳芳又氣笑了,狠狠抓起桌上的一份文件,抖了抖,下一秒劈頭蓋臉扔到了中年漢子的面龐上。

    中年漢子也顧不得吳芳芳的不客氣,趕緊攤開文件,翻到最后一頁,看著落款。

    心里頓時有如死灰,豆大的汗珠子在這個大冷天里,突然就從額頭和兩鬢迸發了出來,心里想著的是,才從國企下崗,又要失業了。

    其他當事人看中年漢子的沮喪神情,慌了,趕忙湊到文件邊,看著“林義”兩個字的落款,頓時感到了一陣無助和荒涼。

    “吳經理,都是余生水唆使的,我錯了,請給我一次機會,”年輕一點的見勢不對,頓時哭訴著打起了感情牌~

    其他人有樣學樣,會議室頓時一片如泣如訴。有的人更是不堪,哭著喊著,給吳芳芳跪下了:“吳經理,你不能開除我啊,我上有老下有小,就指望這份工作活命了…”

    看著烏煙瘴氣的場景,吳芳芳頓了下,閉上眼睛,咬咬牙:“滾!”

    “滾”字一出,會議室出現了短暫的寂靜,不過還沒等他們從震驚中反應過來,李光潔已經帶人把那些吃里扒外的拖出了會議室。

    感受到那些人被拖離了會議室,吳芳芳才睜開眼,環視一圈會議室里噤聲的眾人,調整了下語氣,“林老板要我帶句話給你們,遵守制度,好好干,公司不會虧待你們的。”

    聽到這沒多少營養的話,剩余人卻松了一大口氣,感覺又經歷一場生死輪回。

    對的,這個年頭,以前下崗已經像死了一回。如果再失去這份工作,尤其是待遇這么好的工作,感覺就是要鞭尸了。

    “申叔,怎么辦?”被拖出來的幾人,在寒風凜冽的路口,痛苦地望了望不遠處的會議室和李光潔等人,年輕一點的看向中年漢子,問出的話,都感覺牙齒在打寒顫。

    “去找余生水吧。”中年漢子把眼里的淚水逼回去,說出這話的時候,好像找到了最后一絲光明。

    “可是我聽說,余生水在省城出事了。”這時另一個聲音響起。

    “什么?”“真的?”

    霎時,一群人瞪著出聲的青年人,感覺天塌下來了。

    “我,我也是聽說的。”青年人囁囁嚅嚅,把聽到的傳聞說了一遍。

    “吧嗒”一聲,UU看書.uukanshu. 中年漢子癱坐在路口,茫然無助地看著天際,天真的塌下來了,上有老下有小啊,我這是怎么了我,為什么干豬油蒙心的事啊。

    “我怎么活啊!”眼淚再也逼不住,嘶啞地哭了起來。

    會議室旁邊的辦公室窗口,吳芳芳透過玻璃看著路口,看著坐在地上的一群人,不由轉過身靠著墻壁,暗嘆了一口氣。

    ……

    香江,號稱亞洲四小龍之一,在東亞、以及整個亞洲都有著無與倫比的魅力。

    吳景秀這次算是“求仁得仁”了,一到香江不僅給自己取了個好聽的英文名“Linda”,翻譯過來就叫琳達女士。

    還把女人與生俱來的優勢發揮的淋漓盡致。

    一個勾手,一個電眼,就把史密斯迷的神魂顛倒。

    而中環、太古廣場、海港城、國際金融中心、時代廣場、圓方等香江著名的購物中心,都留下了兩人一連串的奢侈印跡。

    每天晚上,在套房客廳里,關平看著沙發上大包小包的奢侈品,又看了眼在電視機旁學習西方文化的吳景秀,好多次都想開口說點什么,但每次臨到開口就堵得厲害。

    關平皺了下眉,最后還是起身,往自己房間而去,而同行其他兩個伙伴見狀,也趕緊找借口回了自己房間。

    吳景秀看了眼三人離去的背影,又看了眼鋪滿沙發的奢侈品,眼窩里散發著得意地快感,嘴唇一窩,還哼起了“甜蜜蜜”的曲調。

    她心里發誓,不把史密斯騙的傾家蕩產算她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