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五十九章,起勢

從1994開始
     “你們這怎么賣?”從一個泡沫箱里,吳景秀拿起一張卓依婷的光碟,開始問價。

    “單價90。”見到這一行人,一個老板似的青年走了出來,說著粵式普通話。

    “天,這么貴?”同行的唐慕嚇了一大跳,直接驚愕出聲。

    “老板,不貴啦,你可以去市中心和廣州問問,都是這個價啦。”對于唐慕的吃驚,青年老板見怪不怪,在他的印象里,內地人都是這么沒見過世面的。

    “如果我要批發,怎么算?”吳景秀看了眼這個青年老板,又從泡沫箱里開始挑。

    “量怎么樣呀?”

    “初始一萬張。”吳景秀瞟了對方一眼,氣場很穩。

    感受到這個女人的不同,青年老板先是認認真真地打量了她一翻,尤其是對著風衣和包包多留了個心。

    “美女,怎么稱呼啦。”刁逸杰做出了個請進的手勢。

    吳景秀看了里面的生產線一眼,然后又看了同行的幾人一眼,客套地走了進去。

    …

    “一萬張的批發價要50,”回出租車的路上,吳景秀一直在想著這個驚天的單價。

    “姐夫,我們可能要耽擱兩天了。”出租車前,看到關平又要上車,吳景秀叫住了他。

    “這個單價你還有想法?”關平有點意外,幾人身上湊一起就剩千把來塊了,根本買不起那東西。

    “我有些自己的想法。”吳景秀看了看同行的另外兩人,也不做解釋,開始吩咐拿東西下車。

    “那邊有個面館,邊吃邊說。”一行人提著行李,跟著吳景秀去了一家擠滿工人的面館。

    “你們倆看出點門堂沒有,有復制的可能嗎?”點了一碗牛肉面,落座后,吳景秀就看向兩人。

    “我們剛才仔細看了每個工藝,制作不難,要是有個熟練工教,很容易學會。”唐慕和王欣對視一眼,扶了扶眼鏡,把心中的推算說了出來。

    “能估算出成本嗎?”吳景秀比較關心這個。

    “不超過25。”王欣比了比指頭,然后把每個工藝的成本都估算了一遍。

    聽著兩人的回答,吳景秀沉默了,一直到面端上來都沒說話。

    在一片工人的吵鬧聲中,四人都安靜地夾著面條往嘴里送,雖然味道不怎么樣,但確實有點餓了,所以沒有辣椒也覺得能吃。

    關平吃的最快,幾筷子就把面條干完,用手把裝芯片的包緊了緊,看了幾人一眼,又招呼老板來一碗。

    “這樣,我們兵分兩路,唐慕和我一組,王欣和姐夫一隊,找到落腳點后,就東西方向開花。”等到王欣把最后一口面吃完,吳景秀想了想才開口。

    看到三人沒有意見,吳景秀繼續,“我們此行有三個目的。第一,VCD光碟的市場行情,包括市場潛力和價格、買家、賣家的情況。”

    “第二,VCD機子的制造廠家情況。既然光碟現在開始流水線盜版了,用一句林大老板的話說:那就意味著VCD市場要開始起風了。

    所以我們此行要把這些VCD生產廠家的分布大致弄清楚,將來不管是價格定位,還是零部件采購都做到心里有數。”

    “第三,看能不能找幾個熟練技工,把光碟工藝、生產線和成本價摸個通透。”

    看著吳景秀的安排,關平點點頭,感覺這妻妹有點林義的作風,“要不要給小義打個電話?”

    “我知道,等會就打。”吳景秀知道關平什么意思,

    怕自己背著林義胡來。

    她撇了撇嘴,自己現在還沒這個心思。就算將來要單干,肯定也會和林義明說,在她眼里,林義還算比較靠譜和尊重自己的。

    最主要的是,她在林義身上看到了魄力,看到了無限潛能。但就是太年輕,所以才給自己一年時間來觀察,來決定。

    “吳主管,我們是不是要雇傭一些人,不然光我們幾個,短時間內吃不透這片地區的。”王欣打斷吳景秀的沉思。

    “有道理。”吳景秀贊賞地看了王欣一眼,然后又陷入沉悶:“可惜我們沒什么經費了。”

    嘆氣地說完這一句,就把目光掃向關平,“姐夫,你能不能先從老板姐姐那里借點,救個急。”

    吳景秀口中的老板姐姐,就是深城的陽娟。

    “好,我試試。”關平也覺得錢不夠,一開始就有了這個心思。

    接到吳景秀電話的林義,剛好在書店,月考完,又是一個三天假期。

    “你做的很好,很有市場洞察力,放手去做吧,我支持你。”是真沒想到吳景秀對市場這么敏感,林義算是第一次對她有點刮目相看了。

    …

    “錢的事情,你別擔心,我來安排…”

    電話的尾聲,林義又給對方吃了一記定心丸。

    掛完通話,林義摩挲著電話機,在思量錢的事情。

    對于吳景秀能弄到1200芯片,林義是有點贊嘆對方的辦事能力的,卻也沒太過驚喜,在她出發之前,就想過這種可能。

    畢竟沿海那么多作坊,不可能一開始都是現錢拿貨的,一般人的身家夠買幾片?所以,交定金拿貨這種手段肯定是起了作用的。

    不過到底是欠著六十六萬港幣,而且合同上的期限是一個季度。

    對于這個還款期限,考慮到95年VCD市場爆發的行情,還是沒多少壓力,現在唯一擔心的是控制系統什么時候能問世。

    林義老早就算過一筆賬,要是控制系統、解碼芯片和機箱等零部件都要采購。

    那一套整機VCD成本大約在2600—3000元左右。要是控制系統和解碼芯片都能獨立研發出來,那成本價就相當便宜了。

    而且自己利用先知優勢,事先采購了一批芯片,對于起步階段的公司來說。這也算是個不小的有利條件。

    當然,這個設想目前有點不靠譜,芯片這一關,對于大陸企業來說,是一步天梯,沒有捷徑的話,起碼需要兩年時間,這個解碼芯片才能研發出來,而且還是落后于市場最新技術的。

    可惜,VCD解碼芯片在芯片領域可以說是最基礎的那一類了。

    如果以后要走芯片這條路,林義都感覺前面不僅有馬里亞納海溝,UU看書 www.uukanshu 還有珠穆朗瑪峰要闖。

    唉,不去想那么遠,這高科技自己玩不轉,走一步看一步吧。林義把心思收攏起來,找出紙筆,開始估算自己現在能挪用多少錢。

    步步高超市這個月算是大爆發。除去開業前兩天,到現在為止,一個月下來,自己可利用的金額在80多萬。

    而加上購物卡的話,又多了23萬。

    紅桃K這個月也算爭氣,有18萬。

    而三株口服液完全是預料中的大爆發,將將一個月,就有37萬的流水給自己用。

    還有書店,這個月也有一萬多的細水。

    這樣一算,不和那些大佬比的話,在邵市,自己也算比較有錢的了。

    160多萬,看著白紙上這個數字,重生快一年的林義有點欣慰。雖然比不了后世那些小說重生者動不動一年百億,幾年世界首富的跨度。

    但林義知足了,自己前世也就一個高級經理,干過的最高職位也就一個中心總,實在是沒那個能力重生一年就翻天。

    林義有幻想過,自己要是借好風口,想成為大富翁,沒個十年以上都不敢想。而且這都是理想狀態,還要沒人把自己當豬殺、沒太多攔路虎的情況。

    低調、低調、再低調。在九十年代,這是林義給自己下的法寶。實在是這個年頭,各種二代和三代是最猖狂的時候。

    林義深知,自己是各種惹不起,如果情況允許,錢到了一定級數,得分攤風險才行。

    想遠了,林義自由一樂,自己這點錢,要是穩住不鬧,還是很安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