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六十一章,喝酒

從1994開始
     步步高超市,由于蔣華已經確定會慢慢離開,所以林義不得不做了臨時安排。

    候富貴的擔子自然得加重,他對林義的安排有些不解,看了旁邊的蔣華一眼,只能把這份驚喜壓抑在心里。

    “你這段時間也得兩頭多跑跑,忙的過來么?”安排好候富貴的工作,林義轉向吳芳芳。

    “沒問題。”林義這個信號,讓這段時間有點忐忑的她,心里徹底輕松下來,看來還是信任自己的。

    “那就這樣,還有你覺得徐兵怎么樣?”林義還是覺得超市人才太少,又想起了那個很有眼見的代課老師。

    “靈活,踏實、肯干。”吳芳芳對這個手下也比較看重,于是給了中肯的意見。

    “那你把他調到超市來吧,還在你手下聽命,三株那邊的事情,他就別費太多心思了。”

    對于三株這個遲早要棄坑的搖錢樹,林義不想投入過多,好刀要用在刀刃上。

    幾個人一起開了個小會,把超市下一步的目標和規劃都商討了個結果才散會。

    給大家留一天時間準備、拾掇,95年一月二號是一起南下的日子。

    這個年頭里,大家對于陽歷新年都沒什么概念,也沒什么心思,每每從電視新聞里,看到父母官向大家拜年時,才會反應:哦,又是新的一年了。

    不過林義還是弄了點花樣,年底最后一天,各種各樣的拜年廣告就出現在了報紙、市電視臺上。

    尤其是大家喜愛的熱播電視劇“包青天”,不論是片頭還是片尾,都會有一個工作人員人工播報:

    新年到來之際,步步高超市攜全體員工給父老鄉親拜年啦,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身體健康、萬事大吉…

    后面就是步步高超市搞活動、打折扣、迎新年的廣告。

    當然,這一天,林義也不會忘記:街頭巷尾的傳單宣發。

    雖然活動只有一天,但反饋的效果還是比較好的。

    很多大爺大媽拿到傳單的那一刻,就逮著發傳單的工作人員問東問西,讓工作人員不勝其煩。

    但又沒辦法,因為林義有規定,誰敢對工作不認真,工作就會對他不認真。所以只得耐著性子講解。

    而更有甚者,直接跑到超市來打聽,得到肯定答復后,回去又是一陣炫耀和宣傳。

    這年頭里,搞活動、打折扣、免費送雞蛋等小禮物,對于邵市人來說是一件很大的喜事。

    穿過一串串的大爺大媽,林義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擠了出來。

    呼~深呼吸一口氣,林義都能看見自己吐出的白霧,接著就是一陣沁涼從喉嚨貫徹到心底。

    “嘶~真冷啊!”林義打了個激靈,感覺自己身子還是有點單薄了。

    “林老板新年好,恭喜發財。”

    由于風大、雪大、氣溫低,林義剛把狗尾巴帽子遮住耳朵,還沒來得及收攏胸前的兩片衣襟,就聽到了一個女聲。

    杜英蓮一襲黑色大衣,戴著個純白毛線帽。左手提著一個紅色塑料袋,右手是兩瓶龜鹿酒。

    林義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的封裝報紙,鼓鼓的報紙上還黏貼著一塊方形紅紙,以示吉利。

    看來是新年禮物,林義心里這么想著,九十年代初,邵市人拜年都喜歡這樣興。

    豬血丸子,臘肉,人頭馬小餅干是拜年的老三樣。

    有些人比較舍得的話,還會提兩瓶瓶裝酒,一包紅糖或者白砂糖。

    要是遇上農歷新年,

    那糍粑和雞鴨魚這三鮮必須要有一樣。不然會被看不起的,主家說不定在背后會怎么編排你呢,一個“小氣”的稱號肯定是背定了的。

    林義小時候就有過這樣的經歷。

    大概是十歲的樣子,由于母親走了,父親過年在外頭鬼混也沒回來。

    正月初一提著十二個糍粑,一塊兩斤半左右的臘肉和六個豬血丸子去到寄父家拜年。(注:這寄父是一個八字先生,因為說林義出生命不好,和父母八字不合,會多災多難,必須要寄出去,于是順理成章的認了八字先生做寄父。)

    林義清楚記得,吃飯的碗很小,當吃完一碗準備盛第二下的時候,鍋里沒飯了,就剩半塊有點燒焦的鍋巴貼著鍋底。

    從那以后,林義再也不去那寄父家,逢年過節也不往那個方向走。

    而最可笑的是,差不多隔了兩年,那是農歷十二月,又碰到了這八字先生,那人就攔著林義說:“今年來拜年,初一我給你合個命。”

    背著書包的林義看著對方誠懇的說,“伯伯,我們家今年沒喂豬,去年的臘肉吃完了。今年也沒做糍粑,更沒做豬血丸子…”

    林義記得走之前當著那人面,還對武榮說了一句:我最近長個,飯量大,一小碗吃不飽,等會餃子吃大碗的吧。

    “杜經理新年好,恭喜發財。”林義沒得法,剛從超市擠出來,又得擠進去。

    “你們超市的生意是真好。”跟著林義往辦公室走的時候,杜英蓮看著人擠人、熱鬧非凡的超市,有感而發。

    “還成,不過今天搞活動嘛,生意肯定會比平時好些。”笑著帶路的林義也看了眼二層,“也別說我,你看看這些個孩子,誰手里不是一排AD鈣奶,你們的生意才是真的好,簡直帶著魔性。”

    “那也是托了這塊寶地的福。”看著手捧哇哈哈AD鈣奶跟隨大人買東西的孩子,杜英蓮也是會心一笑。

    杜英蓮今天來拜年,拉近與林義的關系只是目的之一。

    而親自邀請林義參加今年哇哈哈公司舉辦的經銷商大會才是主要目的。

    “大概什么時候?”對于這個供銷社大會,林義興趣不是很大,如果要去,也是去看看那個傳說里的宗老板,也是為了那筆能挪用的保證金。

    這幾年里,隨著哇哈哈的風生水起,對方的名頭還是很大的。尤其是這次的“聯銷體”方案,在商界引起了很大的反響,可以說是備受關注。

    “1月20號。”

    “這個日子啊,對我好像有點尷尬。”林義也不知道期末考試哪天舉行,不過按慣例看,應該就在這段時間。

    一中不比其他學校,高三的期末考試都比較遲,按老師的說法就是:寒假太長的話,怕你們玩的忘了性,把課堂知識都還給老師了。

    “沒關系,要是可以,還請務必參加。”雖然步步高超市是一個二級代理,但杜英蓮對林義還是比較看重的。

    林義給她的印象是少年老成之余,卻又有一種難以言喻的能力。對新事物的接受能力比別人強,敢做敢干,無人看好的超市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她還希望說服林義在經銷商大會上能起到一個示范作用,UU看書 .uukanshu.com成為最早接受“聯銷體”這一新型模式的經銷商之一。

    在這“聯銷體”舉步維艱的艱難時刻,如果林義代表的步步高超市能契合她的要求,對她的考評會有很大的幫助。

    “行,到時候再說。”林義也沒把話說死,如果有空,去見識一下也不是不行。

    “那期待林老板的大駕光臨。”杜英蓮也知道,目前情況只能這樣了。

    “杜經理太客氣了。”林義笑著站起身,伸手做出邀請的姿勢:“說來也是慚愧,認識這么久了,在邵市這一畝三分地,竟然還沒做過東。”

    “你看,這大雪的日子,挺適合吃幾口熱菜喝點熱乎酒的,能不能賞個臉。”

    看著林義有點稚嫩的臉上,卻表現的圓滑老成,杜英蓮連忙笑著搖手:“該我請…”

    林義本打算帶她去以前的國營飯店的,但走到一半,杜英蓮用靴子踢了踢小雪球,看著一家老舊門店說,“這家館子挺好的。”

    “那行,就這家。”林義抬頭望了望灰蒙蒙的天際,抖了抖肩膀上積壓的雪花,覺得這么個天,選擇這家也是挺不錯的。

    兩人魚貫而入,還別說,館子雖然小了點,舊了點。

    但桌椅板凳還挺干凈的,六張桌子剛好還剩里頭的最后一張,這還是一對小夫妻剛結算走人才空出來的。

    “運氣不錯,最好的位置在等著我們。”杜英蓮站在過道一邊,讓過結賬走人的小兩口,有點小慶幸,要是在門口,那這頓飯就要大打折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