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六十五章,分析

從1994開始
     來到深城的時候,已經是傍晚。

    夕陽還有一點余光在西邊揮灑,透過空隙,五顏六色的云層瞬間成了一方極美的世界。

    從地面望去,甚至能看到成絲、成束的光線,橫亙在天際,宛如天堂。

    接站的只有唐慕一人。

    按唐慕的話說,關平哥要看貨,離不開。

    吳景秀和王欣是女性,這個年頭的特區,車站龍蛇混雜,晚上對她們來說不太安全。

    深城的大巴相比內地的客車,不論是是款式上還是內部結構都讓人覺得高檔不少。

    最讓人感慨的、也是最明顯的就是空氣質量的對比,一個汽油味忒重,很多人進到里面就開始暈頭轉向。

    而特區的巴士卻在這方面改進不少,新鮮完巴士的“高檔”,一行人透過玻璃,開始對這個神交已久的深城進行從里到外、從高到低的全方位“剖析”。

    當然在林義看來,同行的這些人除了蔣華,都有點進“大觀園”的感覺。

    此時在林義心里還非常落后的深城。在他們眼里卻成了摩天大廈林立,比肩接踵的挨著,這個深刻的印象會沖擊他們一生。

    再次見到吳景秀,大家都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

    韓式空氣劉海,暗紅色的飄逸卷發用明亮的紫色發箍攏著,摩絲短裙配紅色斑點襯衣。

    變了,變化也太大了。不僅是著裝的變化,連人的氣質都有改變。沒去過香江的人都在想,那邊真的這么繁華,這么能改變人嗎?

    但是轉頭一看關平、王欣、唐慕三人一如既往的打扮,卻也讓心里的落差安定不少。

    感受到眾人的聚焦點,林義暗暗咂了咂舌,這完全就是最新一代玉女掌門人“陳慧琳”的造型啊。不過這女人還真是我行我素,這個打扮還真的加分不少。

    和關平對視一眼,后者露出苦笑,搖搖頭表示我沒辦法。

    晚餐吃的比較隨意,就在賓館對面的小飯店將就著對付,不過三元一份的黃燜雞還是讓大伙飽了下口欲。

    由于經歷過十多小時的乘車趕路,吃完飯,一伙人不得不按捺住對特區的濃濃新奇,因為太困了,都匆匆洗漱完,準備補覺。

    “唉,就知道你這性子肯定要來,都沒敢睡。”趿拉著灰色拖鞋,林義打開門,對著一臉刻板站著的關平表示無奈。

    “小義,我說幾句就走。”關平聽到這話,露出不好意思的樣子,然后接著說:“我這性子你也知道,不說完,感覺就像任務沒完成一樣,心里不踏實。”

    “行,進來吧。”林義有點無語,懶得熱情招呼他。

    “下次別讓她去香江了。”進來后,關平的第一句話就把林義愣住了。

    “茍合到一起了?”

    對于林義的關切點,關平也是沒反應過來,然后愣愣地說:“這個,暫時還沒有,但我覺得還是不好。”

    關平本來想說點露骨的言辭,但考慮到是自己的妻妹,也不適合自己的脾性,硬是說不出來。

    “唉,關哥,你想過沒有。”林義唉了一聲,靠著窗看向他:“吳景秀是一個名牌大學生,又在政府部門干過,加上人又有主見,獨立意識強。

    難道你們還能束縛她一輩子?”

    看了糾結的對方一眼,林義繼續:“就算我這里不許這不許那的,你覺得她不會離開?難道那時候你還打算滿世界管她一輩子?”

    “要我說,都這么大人了,你們是不是管太多了。

    ”

    聽到林義這有點重的話,關平徹底窘迫了,過了許久才憋出一句話:“小義你說的對,我就是不好交代。”

    關平說的不好交代,指的是不好向吳芳芳交代。

    畢竟兩姐妹從小相依為命,一路以來,吳芳芳又是做媽又是做姐,也是操碎了心。

    也正因為這點,吳景秀礙于不讓自己親姐太難受,才沒有選擇一走了之的方式,而是聽吳芳芳的話,在林義這里先將就著。

    “哦。”林義又無語了,別看吳芳芳平時工作很努力很刻苦很謙卑,但在這事情上就有點老頑固的意味了。

    在這一代人里,或者在她的心里,婚姻是一輩子的事情。根本就沒有結婚又離婚這一說,所以對自己妹妹這樣“無法無天”已經是夠寬容了,要不是太寵,又沒其他親人,不然早就爆發了。

    “哪天我找本書給嫂子看看。”感受著關平一直盯著自己,林義也隨了他的愿,想了這么個辦法。

    “好,這主意好。”關平笑著點點頭,然后不聲不響轉身離開。

    關平知道自己媳婦最崇信有能力的人、有知識的人,所以書上這么說該怎么樣怎么樣,是最好的勸解方式了。

    直到關門聲悄然響起,林義才反應過來,自己竟然被老實人擺了一道。

    “唉,關哥,你不是有話對我說么。”林義對著門大喊。

    門外的關平聽到這聲音,也是一頓,自己好像有點本末倒置了,說了妻妹就忘了正事。想回頭卻又用余光掃了一眼拐角,最終還是走了。

    不得了,估計這關哥早就打的我勸勸吳芳芳的主意吧,竟然還學會高屋建瓴、迂回戰術了。

    真是不得了,林義搖搖頭,不由好笑。

    “咚咚咚”

    門外又響起了敲門聲,林義掃了下房門,唉了一下才動。

    “你們不愧是一家人,都這么急性子。”想都不用想,林義就知道外面是吳景秀。

    “謝謝你。”聽到林義的抱怨,吳景秀一笑,跨步進來,順手把門一關。

    “幾個意思?”往里走的林義停了下來,側頭看向她,感覺有點頓頭頓腦:“你聽墻角了?”

    吳景秀只是自顧自的笑,走到椅子上,把文件放好,也很光棍地承認:“是。”

    “那你滿意了吧。”林義沒好氣地白了她一眼,不由把視線放到了這摞文件上。

    吳景秀看著林義的動作點點頭,收了表情,也是開始說起她的目的。

    “這是香江一個月的成果。”吳景秀早就已經把文件歸了類,按今晚要說的話題擺好。

    ~~

    接過她遞過來的文件,林義邊翻看邊聽她解讀:“94年上半年,當萬燕電子在國內極力推廣其小影碟“鐳射王”cdk—320時,多數消費者對此并沒有多大的認同。

    少數者對此比較關心,卻懷疑該產品的標準化程度以及軟件供應,因為其超前性的確有點曲高和寡。”

    吳景秀說到這里的時候,林義看了她一眼點點頭表示贊同:“其實不止大部分人對vcd表示無知或懷疑,就算政府部門也是如此,萬燕電子的vcd剛出來的時候,確實引起了政府部門的重視。”

    說到這里,林義笑著說:“你猜怎么著?”

    “肯定會進行調研吧。”在政府部門呆過,吳芳芳對那些流程或多或少有點了解。

    “對的,還不止是簡單調研,深度和細致化的研究分析之后得出一個結論,你猜怎么著。”林義這次沒等她回答就說了答案:“那些專家說,vcd技術只是一個過渡技術,沒有大力發展的必要,LD技術完全夠用。”

    聽到這結果,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吳景秀一臉譏笑說:“要不是這樣的調研結論,那vcd就沒你那么多事了,你該感謝那些專家。”

    說到這里,吳景秀咯咯笑了起來。

    對這話,林義是深表贊同的,要是那些專家得出vcd市場會大爆、引領九十年代,成為一個市場奇跡。說不得自己還真得另尋它路。

    “可惜啊。”林義嘆了口氣,翻著吳景秀給的材料,指了指其中一段說:“你看看,還是國外這些電子巨頭敏銳。國內不受重視,但國外一些電子同行卻高度關注、緊張、重視。”

    “不重視不行,”說到這里,吳景秀在林義的注視下,掏出了一盒女士煙,用火機點燃,深呼吸一口,也像模像樣的吐個煙圈:

    “萬燕的產品是全球最早面試、量化的vcd商品,這完全打亂了許多大公司的vcd市場計劃。而且提前對LD技術造成致命威脅。”

    “你這些分析材料是史密斯那里套出來的?”對于吳景秀的吞云吐霧,林義雖然不喜,卻也沒太當回事,反而對這資料出處好奇。

    “嗯,談到vcd未來的時候,他給我的資料,他們公司也希望這個市場早點爆發,好攫取巨大利益。”對史密斯的心里,吳景秀看得很透徹,不然怎么會給她這些商業資料,無非就是希望有更多公司在前邊開拓市場。

    當然還想討好自己,想得到自己身體也是另一個大原因,不過這些她是不可能和林義說的。

    (推薦:《我要當大佬了》第一桶金是尼泊爾收集冬蟲夏草…

    大家去收藏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