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七十章,去哇哈哈

從1994開始
     上有天堂,下有蘇杭。

    杭州算得上是一個歷史文化的名城,而且一直跟隨著時代的變遷,在保留傳統文化的時候還能與時俱進。

    就比如在藝術界享有盛名的“西泠印社”就是在杭州。到目前為止,杭州這座城市文化底蘊和藝術氣息隨著時間的變遷也歷久彌新。

    杭州的發展建設有著南方建筑的共同點。

    遵循推進形成“點、線、面”相互貫通的策略,區域性的“樓、街、園”競相發展的文化創意產業新格局。

    古往今來,多少文人墨客駐足此地,“其為書,處則充棟宇,出則汗牛馬”,“浩如煙海”,“天下誰人不識君”

    除去美女和西湖這個不朽的招牌。這年頭的哇哈哈集團,后世的阿里巴巴,都算得上它的一張名片。

    所以一下機,喜歡文化底蘊的林義特意對這座城市留了幾分心。

    可能是期望太大的緣故,走在街頭,林義感覺和瀟湘省會沒有太大的差別。甚至相比特區,它仍然沒能脫離“舊”的行伍。

    沿街而行,小心避讓著自行車部隊,看到的還是老一套。

    比如補碗,一個個大爺和漢子,身前放著一圈圈籮筐,里面就是白色的瓷碗之類。

    俗語里的“沒有金剛鉆,不攬瓷器活”就是這一行當傳出來的。不過又有誰能想到,這一活計很快會成為歷史。

    而最讓林義有家鄉情懷的還屬很多“彈棉花”的店鋪。

    聲聲弦響,片片花飛。這年頭的被褥就是這樣一堆堆棉花壓成的。

    但林義知道隨著羽絨被、蠶絲被的盛行,未來彈棉花這門手藝,可能只有在犄角旮旯的巷子里能找到了。

    “箍桶噢”,“箍桶噢”…

    溜過一排排木制馬桶、澡桶、洗腳盆,聽著這一聲聲吆喝,讓林義最是熟悉和最是陌生。

    因為那剛離去的爺爺就是木匠、桶匠。可能在林義的村子里,這個木制隊伍還得加上豬食盆、鍋蓋等一系列品種。

    經過七個拐八彎,杜英蓮終于帶著一行人來到了吃飯的地方。

    “海豐西餐社”,透過兩棵大樹,一行人看到是這么個名字。按杜英蓮助理的說法:杭州老底子最洋氣的地方就是這里了。

    延安路上這家“海豐”,雖然店面不大。但是到了夏天,杭州佬們都要來這邊開開“洋葷”,冰淇淋、標花蛋糕……最惦記的就是那一碗冰鎮赤豆湯,在蟬鳴聲聲的盛夏里一口冰爽的感覺,很是讓人通透。

    吃西餐,這群瀟湘來的粗糙漢子,甭管手里是不是有幾個子,對這個高大上的東西,興奮里頭藏著拘謹。

    牛排,一手刀一手叉,很多人開始還有樣學樣,氣氛有點安靜。

    但也不知道誰開的頭,然后就沒了刀叉聲,在嘻嘻哈哈里,大家還是習慣了筷子。

    而有的人覺得身邊都是熟人,誰幾斤幾兩就那樣,干脆直接上手,邊吃邊品頭:還是這樣吃的過癮,痛快。就是嫌棄牛排少了點,不夠吃。

    對這么個情況,杜英蓮有點哭笑不得,也沒料到會是這么個中西混合的場面,早知道就帶著這群莽夫下館子了。

    不得已,只能起身加餐,把好好的西餐牛排當成了大盤肉開始招呼。

    從那些服務員熱情又帶鄙視的表情里,林義知道,這回這個女人得破費不少。

    由于時間緊,一頓還算安逸的休息后,第二天杜英蓮就帶著眾人往公司趕。

    不知道杜英蓮是不是有意炫耀,

    第一次來清泰街的林義就被這個場面驚到了。

    催貨的電話、電報、信函不斷,清泰街已是早早排了一長溜前來提貨的車隊,把哇哈哈公司大門口圍的水泄不通。

    林義甚至能在人群隊伍里,麻利地看到前來協助維護秩序的警察。

    “平時都這樣嗎?”林義問上身邊的一個老經銷商。

    得到的答案卻是傲嬌的“是”,可能是當做一份參與者的榮耀來提及。

    據對方說:平時來的時候,宗老板的辦公室門口站滿了等待批發貨條子的人。

    他們很多人都扛著蛇皮袋,里面都是上一季結算現金。因為他們清楚,得到宗老板的條子,卻能得到更多現金。

    在這些供銷商眼里,他們把“哇哈哈兒童營養液”當成了期貨,這樣的時代,簡直比黃金還要燦爛。

    隨著一步步往里走,林義也不用問了,因為剛才的問答場景,很快就出現在了視線里。

    不過林義在想,透過前方會議室的那扇門,里面的宗老板內心可能是另一番模樣,或許是焦躁、忐忑與不安的吧。

    因為據杜英蓮私下透露,這次經銷商大會,宗老板已經下了死令,“聯銷體”方案一定要貫徹實行。

    真是雷厲風行啊。林義砸吧砸吧嘴,跟著被安排進了會議室。

    “這么多人!”下飛機一路來,這是候富貴主動說的第一句話。

    在他張嘴震撼地視線中,上千號人被關在這間大會議室里,座位根本算不得多么規矩,差不多一個轉身的容量,人太擠了。

    “每年的經銷商大會,都成了哇哈哈最熱鬧、最具煙火的聚會。”杜英蓮辦理完一些手續,又出現在了林義身邊,為他解惑。

    千呼萬喚使出來,終于看到宗老板了,相貌和后世里頭沒多大變化,就是年輕了些許。

    一件在林義看來有些松松垮垮的灰色西服,不像身邊簇擁的那群人精致,敞著的衣領口子領帶都沒系。

    一路走來,一路招呼,特意親和的笑容里,更多的是嚴肅。沒有林義后世看到的那么自信,缺乏好像手中握著整個世界一樣的豪氣。

    前世林義對這小老頭印張最深的一句話是:當你所有的思想匯聚于一點,強大的力量由此而生,它匯聚人脈、金錢、一切。

    沒有太多的前文致辭,也沒太多的繁文縟節,這小老頭一上來就是一頓講(其實才五十歲)。

    講什么?

    面對千把號人,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坐在皮質椅子上,十指交叉的宗老板開始講局勢、講現實、講未來、講分配。

    半個小時說完了,他就說:現在大家開始討論。

    討論什么哦討論。林義在下面翻了個白眼,上千人的大雜燴有什么討論的,大家又相互知根知底幾個?

    不過這年頭還是有牛鬼蛇神的,林義剛喝完一口水,就差點噴了出來。

    只見一個四十來歲、三七分的油膩中年人突然站起來說,“聽宗總講一次話,就感覺掙了五萬塊錢。”

    不過這狗血的馬屁并沒有得到幾人附和,大家安安靜靜地吞云吐霧,煙霧繚繞里,就當看猴子一樣的看著這個不知道哪里來的暴發戶。

    宗老板看著這場景不對,也不管這個中年人的褒獎是不是出自真心,他覺得不能充耳不聞,于是又來了一輪演講。

    可是說到激情處時,突然這個經銷商大喊一句“宗總萬歲”。

    得,本來剛才稍微好轉的氣氛,又被這個蠢貨破壞了,現在又陷入了無人吭聲的地步。

    不知道這人是不是有意的,這馬屁也太不要臉了,而且拍到了馬腿上。

    “會還能這么開?歌功頌德是必要程序么?”林義算是漲見識了,揶揄地問旁邊的杜英蓮。

    “呃…”

    杜英蓮右手捂著額頭,感覺臉都被丟光了,轉視了詭異的會議室一眼,有氣無力地說,“我認識這人,前不久在河南雙匯的會議上,他也在那會場歇斯底里地大喊“萬總萬歲”。事后太過出名,據說此人小學一年級文化還差一期圓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