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七十一章,亂

從1994開始
     “他是不是腦殼不清楚?”這時候,瀟湘來的另一個中年人夾著精白沙滿臉鄙視,也覺得這人太奇葩了。

    這個口號不僅眾人莫名其妙,宗老板也是嚇到了,臉都開始發綠,狠狠地瞪了河南區經理一眼,急急站了起來說:

    “你這不是捧我,是坑我,我宗某人就是個商人,你喊我萬歲,就是把我往火坑里推…”

    后面又是一翻連續的叮囑和告誡,以后誰還這樣喊,就把誰踢出哇哈哈經銷商隊伍。

    由于分歧太多,會議足足持續了三天。在這期間,宗老板每個分會每個分組都去,握手、寒暄、交流,但就是沒一個人簽“軍令狀”。

    這個情形可把哇哈哈公司的人急壞了。在深夜公司高層的閉門會議上,好多人勸宗老板:要不緩緩,快過年了,別把大家都弄得不愉快。

    還有人干脆地直言不諱:“宗總,這聯銷體確實是個好方案。可是下面的經銷商不認可啊,這個保證金不來,你就不發貨,你再這樣蠻著不發貨,不僅生意會沒了,市場也沒有了,工人就會沒活干,到最后你還得求著人家說:“你一定要幫我做下去。”…”

    這經理話還沒說完,只見宗老板拍著桌子怒視:“必須得這么做,款不到就發貨,我們會死。今年銷售額都好幾個億了,盤子越做越大,資金卻越來越難,今年才收回3000萬貨款,我問你,明年哇哈哈還要不要做,你告訴我,拿什么做!”

    這怒火一發,會議室又陷入了安靜,大家都知道宗老板平時為人平和,骨子里卻是“獨裁”的性子,決定了的事,很難改變。

    看著眾人不吱聲,宗老板又敲了敲桌子:“你們一味愚昧地看著眼前,也不想想這繁華景簇背后的危險。告訴你們,凡是我認定的東西,不管有多少人反對,我都會堅持,都會頂住。因為我已經預見了前面的風景,看透了未來的關竅在哪里…”

    第二天,林義還在洗漱的時候,杜英蓮又找了過來。

    “是起這么早,還是一晚沒睡?”白色泡沫順著牙刷柄往外溢,林義透過鏡子看了眼黑眼圈浮現的女人。

    “唉,開了一晚的會。”想起自己的任務,杜英蓮也是有些喘氣,這一場場會議開下來,她越來越沒底。

    “你是來公關我了?”猜到這女人過來就不為了別的事。

    “是。”

    “那你是不是太高看我了,我就一個超市,就算想幫你也有限。”林義搖了搖頭。

    “你不是計劃再開幾個超市么,到時候我還打算把你升級為一級代理商啊。”

    杜英蓮可一點也不敢小看這個超市,短短兩個月來,這個超市給她們帶來的銷量有目共睹,更何況知道這男人的下一步計劃,就更加不能放過了。

    “誰和你說的?”聽到計劃外泄,林義突然轉身,臉色有點嚇人地盯著她,也顧不得牙膏泡沫沿著嘴角往下流。

    看著女人沒回答,繼續逼問,“蔣華告訴你的?”

    要開分店的事情,林義就找三人商量過。其中吳芳芳沒空,最近一直在忙著建設三株口服液的銷售渠道。

    而候富貴更加不可能,這段日子接觸下來,是個很精明、很有分寸的人。

    “是,不是。是我猜的。”杜英蓮看著第一次變臉的林義,意識到剛才自己把人家的商業機密說了出來,頓時后悔萬分。不過這東西確實是她花心思從蔣華口里套出來的。

    看著這女人的閃爍,

    林義恨不得立即把蔣華叫到身邊,兇猛地訓斥一頓。

    局狹的洗漱間里,空氣有些冷,氣氛有些僵,一時間安靜的世界里,只聽到窗外邊的風絮聲。

    “你既然知道了,我也就不瞞著了,不過之前的優惠條件得再改改。”

    良久,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的林義轉過身又開始洗漱。

    “不是說好了嗎,你怎么又變卦了。”聞言,杜英蓮急了,這人怎么說話總不算數。

    “今時不同往日,你看看這千把號人,有幾人松口的。”林義透過鏡子又看了她眼,模模糊糊地說:“再者,幾個月后,我興許又要多出幾家超市,量變帶來質量,懂嗎?”

    “你!”杜英蓮突然后悔堅持帶他過來了,也許忽悠蔣華過來,事情會好辦很多。

    “行就行,不行我就打道回府,寒冬臘月的,快過年了,你以為我愿意熬著啊。”林義知道自己掌握著最好的機會,不為自己爭取利益才怪了。

    根據他幾十年的經驗,這種情況下,為了籠絡人心,哇哈哈肯定會給第一批支持者更多好處,只是不知道是明里給還是暗地里落實。

    “我再爭取爭取吧。”看著這不怎么厚實的后背,杜英蓮有狠狠踹一腳的沖動,臨了又強調一遍:“你要是還反復,返程機票沒了。”

    她的言下之意就是,再反復,哪里來滾哪里去,老娘不伺候了。

    “知道,放心,我不是那樣的人。”

    23號,哇哈哈的全國經銷商大會,又在滿屋的煙霧氤氳當中開始。

    經過很多次修改,宗老板向大家提出了最后的渠道變革利益分配方案。

    新渠道法則規定:特約一級經銷商拿貨必須提前打款,作為“保證金”,其他層級以此類推。保證金的比率是銷售額的10%,哇哈哈支付利息,且永遠比銀行高0.05個百分點。

    同時對經銷商制定嚴格分級價差體系,每個省區只有一個一級經銷商。下面的二級、三級都歸一級管,貨也從一級拿。并且對一級的利潤率比以往上調一個百分點。

    嚴禁串區供貨,發現者取消經銷商資格,沒收保證金。

    實行銷售指標捆綁,完不成銷售任務的進行動態淘汰。

    聽到這個強勢“分配方案”,底下所有的經銷商都傻眼了,他們先是大眼瞪小眼,什么話也說不出來,會場霎時如同一潭死水。

    不僅保證金比例超過預期太多,而且分級方案更是沖擊了很多人的傳統經營理念。

    接下來,忍了三天的大家猛烈地爆發了,大聲吼叫的、錘桌子抗議的、甚至摔椅子的…

    林義一眼看去,一切想象力所能呈現的姿態和形式都出現了,這才是真的一鍋燉,真正的暴力美學。

    他們覺得宗老板是不公平的,對大家的捆綁之嚴實,超乎了來之前的想象。

    一個人站起來高聲質問:“憑什么,要是早說,我來都懶得來。”

    很多人跟著一起質問:“為什么?”

    會場千把人頓時同聲,前所未有的團結,紛紛叫囂:“你這樣做,UU看書 .uukanshu我們就賣其他人的,天下果奶又不止你一家。”

    “裝什么大尾巴狼,充什么架子。”

    “你哇哈哈瘋了,這樣收錢,等著死翹翹吧。”

    堪比菜市場還熱鬧的會議室,把哇哈哈眾人嚇得不敢吭聲,大家齊齊看著依舊坐著的宗老板,期待他挽回局面。

    其實,宗老板這個決議,在閉門會上討論時,沒有一次是通過的,也沒有人支持。

    他們擔心經銷商會嘩然乃至嘩變,擔心渠道和銷售受影響,業績大幅度下滑,市場會被對手趁機而入,最終被迫退出。

    不過,宗老板從來不怕聲音大,不怕鬧,如想象的那般,站起來揮拳吼道:

    “憑什么,就憑三條。第一,哇哈哈的兒童營養液和果奶是大品牌,好銷售,大家有錢賺。

    第二,保證金是有利息的,比存銀行劃算。

    第三,生意要長久,就需要信用。大家都在一條船上,不能光顧自己不顧公司,雙方都得體現出合作的誠意來。”

    不過大家還是繼續反對,“宗老板,你這是不行的,整個中國都沒有你這么干的,現在是年底了,馬上開訂購會了,我干脆做樂百氏的貨算了。”

    后面宗老板繼續講道理,但是經銷商覺得太寒心了,也就不再和你講道理了。

    后續不論怎么說,大家就是不同意。然后有些暴脾氣的見說不通,就干脆走人了。

    而見有人開頭,那些小團體也跟著走,接二連三、陸陸續續,不到一個小時里,在哇哈哈眾人的絕望下,會議室留存的不足三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