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七十四章,太歲

從1994開始
     想起這個,林義也知道自己的要求是嚴格的,之前是面對社會招人,由于待業者多,選擇余地大,自然往好的挑。

    但這個不一樣,想想王天夫妻也別無選擇,林義也不苛求了,“只要本分、勤快就好,觀察段時間,對于特別不符合的,到時候再找機會踢出去。”

    說到這里,林義還是覺得有必要強調:“在接收問題上,盡量和當地政府好好談,免得我們后期太被動,煽情地說,希望政府理解。”

    “好。”蔣華把林義的要求記下,才問:“那我們是不是著手接盤了。”

    “給我再看看你的筆記本,候富貴不是還留在那里么,最遲到今晚肯定會給我們更細致的信息的,先別急。”

    接過她的筆記本,逐條逐條的看了會,心想要是有照片就好了。

    “這樣,你等會去買個好點的相機,以后收集信息用。”

    部隊出身的蔣華是雷厲風行的人,正好要出去拿定制的嬰兒禮物,所以聽到這話,起身就要走。

    “等等,”看著她停了下來,林義吩咐:“多買兩個,我自己用一個,另一個算你年終獎里的一部分。”

    聽到年終獎勵,蔣華頓時眉開眼笑,有些滿足,同時又對相機外的獎勵有些期待。

    ~~

    嬰兒新生,不僅是兩個家庭的血脈延續,更是夫妻間希望和親情的傳遞。

    古語有云:“喜得麟兒三月,終日盡享天倫,今朝高朋滿座,寥備薄酒一樽。

    焉能不加以慶祝?

    但是家中喜兒初慶,包括小兒過滿月、過百日、一周歲時。在九十年代的瀟湘都有大忌諱存在。

    比如其中之一,即“不得有六周歲以下的孩童參加。”

    原因就在于:太歲當頭坐,無災也有禍。

    因為嬰兒生來太歲當頭,六周歲以下的孩童一多,就容易造成對寶寶的太歲沖克,孩子越多越是無從分辨。

    當然,少了這些咿咿呀呀、唧唧哇哇的孩童,林旋夫妻為孩子舉報的滿月酒也是高朋滿座,蓬蓽生輝。

    林旋夫家這邊的親戚來的特別多,七大姑八大姨,加上兄弟姐妹的撐場,果然是大家族,足足幾十號人。

    而林家大伯也是個愛面子的,夫妻老兩口各邊的嫡系親屬那都得派代表過去。

    加起來人雖然沒那邊多,但也不少,算是給大伯撐足了臉面。

    兩邊親朋好友,加上社區關系好的鄰里,總起來二十五六桌。

    參加這類喜慶酒,來的賓客一般會包個紅包。

    如果在農村,這年頭關系一般的鄰里都是兩塊二、四塊二、六塊二。

    而關系好的就十二、二十二、四十二不等。要特別舍得的才封一百二十塊,寓意“月月紅。”

    不過根據林義后世的經歷,很多地方的紅包尾數都不一樣,自己老家特愛“二”這個尾數。

    但有些地方卻相當忌諱這個數字,更喜歡“八”結尾。

    不過說起“八”這個數,林義就想起一個村里自家鄰居的鬧劇。

    半年前,一對小夫妻定親,岳母給準女婿封了八個雞蛋作為回禮。

    這岳母是外市嫁來的,且是第一次操辦婚事這等大事。

    同時又是個及其剛烈的女人,仗著自己是高中生身份,很多時候倨傲的很,不把村里這些鄉巴佬太當回事。這回禮她根本就沒想過問家里老太太,然后就著自己娘家的習俗回了八個金蛋。

    然后就悲劇了。

    收到八個雞蛋的準親家,極其憤怒,當晚就氣沖沖地來要個解釋:問為什么要封八個,是咒我們死嗎。

    因為這邊有個習俗,抬死人“入面”的作衣,即抬死人放入棺材的人,都會得到八個蛋作為停禮。

    沒成想,這邊也是剛,解釋?是不存在的。嫁女兒給你,是天大的情,你還這么拽,大呼小叫的。這準岳母當場就發飆,把氣氛搞得很僵。

    后來氣不過的親家,回去就糾集一幫親戚,攜帶鋤頭、扁擔、柴火棍之勢,雙方來了一次群架。

    這類酒席的紅包,很多人都會做個登記,但一般不會當場拆開,只是寫個名字,以后好回禮。

    但輪到林義隨禮金的時候,只見自家大伯特意偏著頭眼光灼灼:“小義你可不一樣,打算隨多少讓你姐風光。”

    得,要不是習慣了大伯這風格,更習慣了大伯特愛面子的性格,一般人聽到這么說,都以為是在無形“綁架”。

    不過林義是秒懂。但心里也忍不住嘆口氣,您老要不要這么愛面子,女兒都嫁了,還那么較真干嘛。

    沒去問大伯一家封了多少,但林義知道,林旋夫家有一個舅舅特別闊氣,拿了1200。

    唉,還好自己摸準了這大伯的脾氣,做了三手準備。把原本要伸進左手袋里的念頭打消,不著痕跡地從右邊袋里掏出個紅包,遞過去說:

    “大伯您可別笑話我了,在坐的賓客哪位不是家財萬貫,不是大富大貴就在通往大富大貴的路上。”

    這話一出,自家大伯更高興了,拿過紅包摸了摸,很厚。遞給女兒的時候,還眼神示意:趕緊拆開。

    林旋也是無語,攤上個這樣的老爸也只能哄著,不過她也覺得紅包夠厚實的了,拆開也算有臉面,同時也好奇有錢的弟弟會給多少。

    “1200”

    在十多張面孔下,鼓鼓地紅包是這個數字。

    頓時讓好幾個人都面面相覷。特意看了好幾眼林義這個小年輕。

    這個數字林家大伯是滿意了,但林義卻覺得累。自己年紀還不大,封太多不符合自己低調的性子,也不好蓋過老一輩的風頭。

    封少了那是肯定不行的,因為紅包這東西是看來客身份的。

    打個比方,你家里困難,封個幾塊是心意,人家也不會說,UU看書 www.uukanshu 還是會客氣、熱情的招待你。

    假如你超過預期,封了十多塊,主人家還覺得這人大方。

    但如果你是“有錢人家”,封個幾塊,留給主家的第一印象就是摳門。

    好不容易進了門,林義看向后進來的明哥,有點皮地問道:“大伯的面子在你這值多少錢?”

    “嗨,別說了,這個數。”說起這。要面子的明哥苦笑著搖頭,伸出三個手指頭。

    “啊,還有人封三百的?”在林義的印象里,這邊一般人不會封單數的。

    看到林義理解錯誤,明哥看了眼周圍,低聲說:“他老人家這性子,封三百是給自己找事,拜年都不敢去他家。怎么說也是他老人家第一個孫子,不能少了,三個月工資呢。”

    聽到三個月工資,林義特意把明哥從頭到腳看了一遍,揶揄著慢慢悠悠地說:“明嫂要是知道,趕明兒估計氣的回娘家了。”

    想到這些事,明哥頓時氣結,好半晌才開口:“我好歹也是個不大不小的干部,不能太少了吧,這都是我的私房錢。”

    還有一句,明哥在心里沒說出來。林家大伯好面子是好面子,卻不會真的吃那么多的,而且誰家有喜事的時候,會多份還回來。

    所以這些親戚也是摸準了這老人家的喜好,逢年過節,只要用的著鞭炮,那都是照大圈的鞭炮買。

    “厲害,回去我就告訴嫂子,你竟然有私房錢。”

    要說私房錢,林義是信的,這年頭,他這個單位特別好弄外快,在火車站一年,估計外快比正兒八經的工資多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