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七十六章,側聽

從1994開始
     “好吧。”見狀林旋輕輕拍了他一下,然后跟他說:“走吧,去下面烤烤火,和大家熱鬧熱鬧,打打撲克。”

    ……

    到晚上八點過,候富貴果然來了電話。他在電話里告訴林義,一切都差不多了。

    林義告訴他:“我明天過來,你準備好,如果可以,就速戰速決。”

    第二天起了個大早,早飯剛過,蘇溫就和林旋告別,走的時候對林義安靜地點了點頭。

    不過讓林義側目的是,一路上,蔣華竟然還和她有說有笑,關系明顯親近不少。

    “要不要這么高興。”林義看著走過來的蔣華,有點誹腹。

    “當然高興了,我們三個聊了差不多一晚上,她終于同意考慮了。”蔣華恨不得馬上回歸到自己熟悉的電子行業,所以游說的時候特別賣力。

    “人家就同意考慮考慮,看把你能的。”那女人還真端著呢,林義在想,希望她真的有姐姐說的那么好。

    “那還不是老板你太直接了,人家得找個臺階下吧。”

    “行,那你好好帶她。”

    隨著賓客陸陸續續離去,林義也借了林旋朋友的一輛車,載著蔣華,殺向了湘潭。

    由于前幾天一直天晴,路況比較好,加之省道上的車子沒后世那么多。

    只經過了幾個小時就和關平、候富貴他們會了面。

    什么都沒說,簡簡單單吃了個米粉,開個短會評估一番,林義就直接去了市中心解放路的原國營菜肉商場。

    情況比預想的要好,不過里面的初始設計確實糟糕。林義和他們商量了半天,才有了大致設想,至于細節就只能留給專業的設計人員了。

    由于前期蔣華在這邊和政府保持了良好的溝通,在改制的大環境下,整個過程并沒有太大的阻礙,全程的商議、簽字一氣呵成。

    至于后續的手續,留下候富貴跟蹤后,林義又惡趣味地想到了王天夫妻的批發部。

    一通尋找,也經過候富貴認識的工商朋友調查一翻,卻沒有所謂的步步高批發公司。

    找了大半天,林義才回過味來,現在才95年一月底,也許人家都還在“南北特”公司上班呢。

    于是委婉地同候富貴說,以后有時間稍微留下這人的動向。

    “老板認識這人?”候富貴的提問,讓蔣華、關平等人也看了過來。

    “沒有,上半年我在報紙上看過這人的事跡報導,他把金龍魚油、雀巢咖啡從合資企業引進到瀟湘,讓整個瀟湘商家從南北特食品公司進貨,在全國引起的轟動很大。”

    林義這話確實沒有瞎編,重生過來天天看瀟湘日報、瀟湘晨報等刊物,確實有這人的報導,而且是用半個版面刊文。

    “南北特食品公司我知道,現在也是我們的供貨商之一。那這人是銷售天才?”候富貴眼睛一亮,然后對林義說:“老板,要不要找機會挖過來?”

    “是銷售人才不假,但還沒到天才的地步。”林義笑罵著說:“沒那個必要,你幫我留意下就好。”

    林義可不想特意強求,再說這類人天生有凌云志,不一定會屈就在自己現在的公司里。

    所以觀察一個強人的誕生,林義還是有點興趣的。

    不過今生能不能成為強人,那就看老天造化了,反正林義不是圣人,別搶食還好,搶食就打斷他的獠牙,管你是誰呢。

    27號下午,林義一行人又返回了省城。

    而這個晚餐,

    除了林義這伙人外,林旋還帶著一襲天藍色風衣的蘇溫過來了。

    從這刻開始,也就意味著蘇溫暫時加入了這個集體,先跟著蔣華學習、熟悉情況。

    不過當蘇溫出現的時候,林義特地留意了下關平,后者果然“緊張”了不少,打過招呼后,人都坐的筆直筆直的,就像一桿標槍。

    對于關平的變化,林義憋著想笑,不過他能理解,人家是不知道咋相處,才用部隊這套直挺挺的捱著。

    不過關平這人的性格林義還算了解的透徹,純粹是對美的欣賞、或者也動了心,但那些花花腸子是不會有的,算得上絕世好男人。

    不過越是這樣越有趣不是么?

    晚餐過后林義給大家安排了工作,“馬上過年了,你們都是省城本地人,有時間就多多考察下已經定好的兩個點,和相關部門多多溝通,拜拜年之類的搞好關系,爭取年后一工作,我們就把所有事情塵埃落定,我的預計是四月份之前必須開業。”

    聽到林義的吩咐,省城的蔣華、候富貴點頭表示知道。

    隨后,超市三人組開始商量年終獎的事情,比如發現金還是物品。

    而發現金,又發多少為好,這個度必須把控好,并不是說發的越多就越好,這里面是很有學問的。

    同時還有物品的發放。候富貴建議發豬肉,這個提議都得到了大家的同意。

    最后確定,年終獎分兩個級別。

    干部每人多發一個月的工資,普通員工則是18天的加成。而選出的五名優秀員工就按干部的準則發放。

    同時每人兩斤豬肉,一圈下來,步步高超市、電子、還有保健品那邊的人員,要買三個年豬才夠。

    接著又商議了新年開工日期,開工紅包等很多事情。

    由于超市規模現在還小,到年底了,又比較忙,就不舉行大規模晚會了,以后再說。

    整個臨時會議大致持續了一個小時,UU看書www..com 而蘇溫全程都在旁聽,不過沒說話。

    而林旋說家里沒她什么事,也就賴在賓館圖個新鮮。

    不過一個小時下來,林旋和蘇溫對視了很多眼。

    林旋的眼神仿佛在說:我這弟弟有錢吧,大方吧,公司規劃的井井有條,有前途吧。瞧瞧,我是不會害你的,介紹你到這里是天大的良心。

    對于林旋的表情戲,蘇溫就只是安靜看著她,偶爾也微笑下,最多就是把耳邊的發絲往后面攏攏。

    不過她在平靜的外表下,內心還是有些驚訝的,看到林義的身價和侃侃而談的老成、野心。蘇溫心里安定不少,她最怕麻煩,怕這公司不靠譜以后又要另找工作,這樣費時又費力。

    在她安逸的生活態度里,能直線的就別多拐一個彎,哪怕那個彎可以忽略不計。

    當然,蘇溫也明白,林義讓她旁聽,估計是故意的,在給自己定心丸的時候又無形中下緊箍咒。

    而在林義說到省城兩個分店的規劃時,看過來的眼神,就讓她明白,自己不能坐壁上觀,也得出份力。

    28號,離過年還有三天,林義一行人返回了邵市。

    同行的還有林旋夫妻和孩子,他們今年在大伯家里過年。

    另外還有蘇溫一起,林義都有點詫異這女人的行動力,按她的說法,想親自去體驗下邵市的步步高超市。

    對這個認真、負責的態度,林義是非常認可的,人家這不僅是對自己負責也是對公司負責。按照他的經驗看,只要有這份心的人下限不會太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