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八十一章,路線

從1994開始
     林義轉頭看向身邊的鄒艷霞和武榮,問他們誰愿意接手。

    女人還是比較懂事的,把機會讓給了做客的武榮。

    問一個安靜的地方,鄒艷霞看了他眼,就帶著上樓進了閨房。

    大長腿家的條件是真的好,母親小學教師,父親做大廚。

    兩層紅磚房,還鑲嵌了混色馬賽克瓷磚,這年頭的農村里,也算比較闊氣的。

    這個時候單獨一間房,是很多70、80后兒時的夢想。

    大長腿的房間不小,東西也多,一個三門柜貼滿了港臺明星的海報,一個梳妝臺,一張席夢思。床上有很多女生喜歡的熊仔,一眼看過去,大大小小五六個。

    林義一進去就坐在席夢思的一角,看著單薄的女人收拾梳妝臺上的課本。

    打量著這個清秀的女人,林義就想起了天鵝頸、一字肩、A4腰。

    “你爸真的要下崗了?”

    “唉,也不知道情況,該跑的關系都跑了,在等。”知道林義沒有幸災樂禍的意思,一直若無其事的女人這時候嘆了口氣,這個年,她還是感覺得到父母的微妙情緒。

    “其實嘛,你爸那么好的手藝,真要下崗了開個飯店也絕對吃香。”林義也不能明說下崗好,只是客觀分析一下。

    “真的能有前途?”半晌鄒艷霞把書和作業本整理完畢,順坐在小椅子上看向林義,有點期盼。

    “你看我那個書店,掙錢吧,不比我那幾個哥哥工資高多了?”林義知道,給他們說的天花亂墜還不如案例分析,因為這家人現在是浮躁的。

    林義看著她點頭,繼續說:“在邵市,我們也下過好幾次館子,有些菜還比不上你老爸的,但生意普遍不差吧。”

    大長腿回憶了下邵市的情況,也覺得是這么回事,然后說:“晚上我和他們說說,看他們怎么辦吧。”

    林義嗯了一聲,然后看著門口,意思很明了,趕緊走人。

    “德性~”女人剜眼起身,還順便輕拍了下椅子出氣,出去帶上了房門。

    房間陷入安靜,林義也懶得移步了,順勢一倒,就這樣半躺在了床上,看著天花板,理著超市的發展思路。

    林義其實也沒什么糾結的,兩個問題:一個是擴張節奏問題,還一個是路線問題。

    按照目前的大局勢來說,在國內外商家沒反應過來之前,加快步伐擴張,無疑是很好的。

    但現實是,林義現在太弱小,金錢、人力、資源嚴重匱乏。

    而這個就牽涉到后面的路線問題了。

    是走“農村包圍城市”徐徐圖之?

    還是以城市為中心,高速迅猛地圈地發展?

    前者的路線肯定是以瀟湘的縣市為主,花費相對而言肯定少很多,而且短時間內是安全的,不會有太兇猛的競爭者。

    弱點也很明顯,在品牌建設方面,在未來競爭方面,那肯定是吃大虧的。

    而以城市建設為中心。如果順利打響第一槍的話,對于品牌建設、高速擴張都有很大益處。

    但有一個問題,在即將激烈碰撞的95年。面對資本雄厚的外資巨頭,以及國內大商家的攪局,林義現在的實力其實是很勉強的。

    一個不慎,步步高超市很可能就會被屠殺。

    林義不會天真的認為像小說里一樣,弱小的自己有資格和人家打持續的價格戰。甚至差距幾個大的身家,卻要強行收購對方,還成功了。

    那是不現實的,

    估計一輪下來,就被整倒了。

    也不會天真的認為,在選址上避開外資巨頭,雙方就會一直相安無事的發展。

    如果真有這個想法,那就是真可笑了。想想后世的局面,很多商業中心,一公里內有九個大型商場,而有的相距僅僅一百米、或一條街。

    你避開人家,人家會來尋你,然后擊垮你,取而代之。

    同時,林義更不會天真的認為可以尋求政府更多的幫助。

    因為現實是很殘酷的。可以預計,未來十年內,這些境外巨頭披著外資的衣裳,在國內享有“超國民”待遇。

    同等條件下,大部分官員想都不用想肯定選擇沃爾瑪、華潤、大潤發等外企。

    因為不論在名氣、聲望、招商引資的格局、政策上,還是帶來的政績都不可同日而語。

    再說,步步高超市現在有什么資格和人家同等條件。UU看書 www.uukanshu 不說外企了,以后的國內巨頭一旦進入連鎖超市行業,自己也根本拼不過人家。

    所以,其實按照林義的現實情況,在縣市茍且多年,等資本積累厚實了在轉戰大城市,比較安全也比較理想。

    這個路線也是前世步步高超市等很多國內超市發展起來的根本原因。

    不過,現實雖然如此激烈,但林義卻不想等那么久,看著天花板,尋思著破局良策。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房間內的林義想了很多,后面有些累了,然后睡著了。

    林義做了一個夢,在夢里,步步高超市走一步手刃一人,百步開外,已經滿地尸骸。但卻發現,敵人殺也殺不完,越殺越多,敵人越來越強大,最后殺到自己都膽寒了…

    也就在這個時候,林義發現空中出現了一張清冽的臉,然后耳朵里傳來一個聲音:“醒醒,吃飯了。”

    “呃”了一聲,林義緩緩睜開眼睛,看著彎腰推自己肩膀的鄒艷霞,笑著打趣,“謝謝你救我,差點走火入魔。”

    聽到這話,女人莫名其妙,又推了他一下:“起來吃飯了。”

    經驗豐富的老人都知道一個常識:鵝毛雪過后,三天內必會天晴。

    這話又一次應驗了,從初四開始,天氣有了三百六十度變化。

    也不知哪個刻度開始,屋頂時不時傳來一陣陣嘩啦嘩啦地響聲,而積雪落地的震動,猶如一個個調皮的孩子拿著響炮在撒歡。

    屋檐掛著亮白色的冰條有些像女人的銀耳墜,趟著水線,林義歪著頭,接幾滴,頓感沁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