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八十二章,初5

從1994開始
     初五,鄉土路的冰塊終于化了,只不過坑坑洼洼的水淇,膩膩呼呼的泥巴漿,讓本不好走的路,更加地艱難了。

    上午九點過,一輛面包車,載著大伯一家趕了回來。

    開車的還是林凱,不過人家身后站了個新女人。

    “你這有點明目張膽了,那位斷了?”在迎接的功夫,林義悄聲問他。

    “唉,老頭子逼著我相親。”林旋看了不遠處的女生一眼,眼里沒什么情感,無所謂滿意不滿意。

    “小義,這是你嫂子。”也就這個檔,大伯母很熱情的介紹身邊的新女人。

    看來,夫妻兩對她很滿意,也在這時,林義才知道這新女人是大伯母同事的女兒,準備這個月十二定親。

    “嫂子新年快樂。”林義硬著頭皮叫了句,然后很狗腿地夸贊:“大伯母眼光真好,和凱哥簡直天生一對。”

    這話很符合大伯的口味,他老人家在后頭搬東西時還樂呵呵的。

    這次林義收紅包收到手軟。一人給一個。

    不過林義也回了兩個,一個給林旋的兒子。

    一個給凱哥對象,新女人看到遞過來的紅包,有些矜持地看著林旋和大伯母。

    還是大伯母笑盈盈地說:“接著吧,你第一次來。”

    晚餐是大伯母操勞的,林義很喜歡這種不要自己動手的日子。

    初六一大早,大姑一家,浩浩蕩蕩十多人就趕了回來。

    今天是掛xia的日子,林義請了個本土西樂隊和響樂隊,合起來二三十人,吹鑼打鼓好不熱鬧。

    按照習俗,一般是十二點之前要上山弄完,但實際操作上,都不會掐著那個時間點。

    十點半出門,親屬加鄰居,百十來人的隊伍,四十來分鐘就把這一件大事做完。

    至于酒席,林義不操心,也輪不著他操心。

    晚上鄒艷霞把電話打到了小賣部,那禎喊的他。

    原來大長腿把林義開書店和那番話都告訴了她爸爸,問有時間沒,明天水庫網魚,她們家也有份,說林義可以飽餐一頓。

    林義當時在電話里頭還疑惑,都過完年了,才網魚啊。

    然后才知道,過年前已經捕過一次,這次是有大主顧要買。

    電話打完的時候,吃著橘子的那禎告訴他,初八她要回學校。

    “那么早啊?”懶得剝橘子皮,林義直接從她手里拿了半邊,一口就扔進嘴里,鼓著腮幫子、口齒含糊不清的問。

    “論文。”淡淡的兩個字,包含了一切情緒在里邊。

    “行,到了邵市來書店找我,準請你下最好的館子。”對這小傲嬌,林義習慣了,滿不在乎。

    “你明天要走?”女人揚了下柳葉。

    “對啊,”

    “七不往八不歸,你不知道?”

    “知道啊,但我不信這個。”林義是真不信,在后世,他出門從不看日子,興起說走就走。

    “我行李多,你初八走吧。”到了這時候,那禎終于不繞彎了。

    “你看我這是什么。”林義翻著白眼給她看。感情這鄰家今天說這么多,原來在這等著。

    不過那禎直接轉身,找個小凳子坐著,開始看起了電視。

    水庫網魚,林義不是頭一遭看,但每次都愛看。對于愛魚人士來說,看著幾十人的大行動,還是在旁邊樂呵了半天。

    其中一條草魚38斤,圍觀了許久,掂默掂默,林義沒忍住,問多少錢,想買一半。

    當時鄒艷霞看稀罕物一樣瞅著他:“那半邊怎么賣?”

    “那半邊也賣給我啊。”林義轉了下眼珠子,說我這是看在你的面子上。

    “德性…”

    知道林義愛吃魚,鄒艷霞老爸也是舍得,直接殺了條八斤多的草魚。

    半邊燜燒,半邊做酸魚片。

    吃飯的時候,林義發現今天武榮不說話,一個勁地埋頭在吃,眼珠子鼓鼓在桌上亂晃。

    就笑著打趣:“你這是表演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

    武榮頓時鬧了個臉紅,期期艾艾擠出幾個字:“叔、叔做的菜好吃。”

    鄒父通過關系提前了解到,下崗的名單上有他,當時他感覺很氣憤,萬念俱灰。

    不過之后了解到,和他同級別的都要下崗時,才稍微好受了點。

    于是才有了今天這個談話。其實一開始鄒艷霞父母沒怎么看重林義的建議,畢竟還是個十八九歲的孩子。

    但知道他開書店掙錢后,鄒母還是半信半疑,問掙了多少。

    “具體不知道,應該不少于十萬吧。”鄒艷霞也不知道細節,就保守估計了下。

    “我個天!”還是錢有震懾力,鄒母被驚得半晌沒合攏嘴。

    驚訝過后,消化了好久才對女兒說:“明天把小義叫來。”

    正屋里,圍著煤爐子坐成一圈,林義問,“叔,你拿手的菜大概有多少?”

    “湘菜、川菜都會些,縣里有個大領導是粵省人,我還會幾手粵菜,唉,都是瞎琢磨。”一說要到外面去開店,鄒父和平時的樂觀好客迥然不同,有點不自信。

    對這種狀況,林義還是理解的,下崗的工人里,剛開始不說百分百,絕對也有九十八是迷茫的、不自信的。

    林義其實對餐飲也不太懂,但作為過來人,見識還是有的。所以林林總總給了些建議和想法。

    聽得兩口子連連點頭,害得鄒艷霞最后還輕輕問,“這些都是書上的?”

    不過在地址問題上,出現了分歧。

    鄒父想去縣城開店,那里熟人熟路,朋友也在那,說年級大了,不想折騰、

    然后鄒母就反對,“你才四十多歲,就年紀大了,那老爺子呢。”

    這句反駁說得鄒父啞口無言,吶吶了良久才問林義,“邵市地方大,可是競爭也大啊。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您有這手藝怕什么?只要用心對待每個菜,回頭客保準多。”這話還真不是違心話,鄒父廚藝確實好,而且還有宮廷淵源。不說在邵市首屈一指,也算拔尖那一批的。

    這時候,旁邊的人都點點頭,紛紛夸贊他廚藝好。

    到得最后,他們家決定進行明主表決,卻被鄒艷霞爺爺一旱煙桿子敲過來,罵道,“一大家子就你最沒種,我怎么會生出你這么個慫包。”

    罵罵咧咧,全場沒一個人敢勸,到最后老人家又塞了點煙絲才說,“就邵市吧,趁我還能動,幫你們幾年。”

    “爸,真的?”一聽這話,鄒母頓時一喜,急切問道。

    鄒母這么期盼是有原因的,在她眼里,老爺子的廚藝才叫好,自己丈夫都是他手把手教的,國營飯店的班也是頂他的。

    而且才六十六七,絕對能干好幾年。

    “什么真的假的,我兒子一家飯都快吃不飽了。”說著,老人家又吐了幾個老煙圈,算是表了態。

    “真這么厲害啊?”林義沒吃過這老爺子的菜,所以悄聲問右手邊的鄒艷霞。

    “是真的好吃,就是有點懶。”鄒艷霞很輕很輕地附耳說這話,要說完時嘴皮子不小心碰到了林義耳垂,臉瞬間紅了。

    “大姑娘家家的,公眾場合注意點影響,說誰懶!”老爺子十多歲就給蔣黨大員當過廚子,后來才投的光明,兵荒馬亂地一路過來,身體硬朗的很,有點風聲都瞞不過他老人家。

    看著老爺子亮著對眼轱轆,大家都當沒看見,低著頭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