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八十三章,開拓市場

從1994開始
     初八,一大早,林義就載著那禎出發了,行李是真的多。

    問她怎么帶這么多,什么樣的東西京城沒得買。

    人家直接回了句:女人的東西,你少打聽。

    一起去邵市的還有武榮和鄒艷霞一家,后者既然已經決定去邵市開店,必然得去打打前站。

    到了邵市,林義說話算話,真的請那禎下最好的館子。

    當把鄰家送到火車上后,大長腿一行人才乘坐著中班車慢慢悠悠趕過來。

    作為半個東道主,林義又招呼了這一家子人,選的店仍然是最好的。

    飯間,林義問鄒父:“叔,這是邵市目前最好的館子,你覺得口味怎么樣。”

    鄒父聽到這話,有點恍然:“這是邵市最好的飯店?我真沒吃出來。”

    嗯,這情商、這耿直的,難怪有廚藝都下崗了,鄒母直接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腳:

    “小義還會騙你不成,現在你有信心了吧。”

    直到這個時候,鄒父才發覺說話方式不對,不過也沒覺得不好意思,大抵還是太熟悉了:“是這水平的話,不成問題。”

    飯后大家兵分兩路,行李放書店二樓。

    武榮陪鄒艷霞一家去逛,順便采風。

    而林義卻提著東西分別去了大姑大伯家。雖然錯過了黃金拜年時間,但那也沒辦法的事,天氣原因。

    所以這時候的形式還是要做做的。

    忙碌了一天,奔波了一天,也累了一天。但林義還是沒有歇著,先去超市了解下情況。

    然后又馬不停歇地去了步步高電子。

    在這里,吳景秀、丁肇東、管一路、陸遠等人給了他一個大驚喜。

    先是光碟有了成效,進展速度非常理想。在這個項目里,吳景秀從特區忽悠來的技術人員發揮了重要作用。

    而最大的成就還是:經過小半年的奮斗,VCD控制系統初步完成了。

    經過一翻測試,看著清晰地圖像,林義很是激動,站起來連喊三個:“好,好,好!”

    事后,眾人又召開了一次會議。

    “首先,感謝大家半年的努力,才有了現在的輝煌成果。

    這是我們步步高電子驕傲的一天,也是值得慶祝的一天,大家把掌聲送給自己…”

    這個會議主要目的有三個:一個是公司內部的管理、生產、研發工作。

    由于控制系統已經初步成功,后續只要反復測試和完善,配合其他元件,即可組裝最終成品。

    雖然還要些時間,但最難的關口都闖過來了,可以等。

    二是迫在眉睫的市場銷售,好東西賣出去了才叫好東西。

    “如果我派你去開拓羊城市場,需要多少人手?”

    吳景秀越來越凸顯的能力,林義越來越看重,所以才有這么一問。

    “兩個。”坐在左手邊的吳景秀看了蔣華一眼,挑釁地說了兩個字。

    吳景秀瞧不起蔣華,覺得這人沒有開拓精神,死腦筋一個。

    最可氣的是這蠢女人還得了林義信任,占了自己眼熱的位置,不服。

    蔣華也有些看不慣吳景秀,原因有二。

    一是作風問題。作為有夫之婦卻還和老外勾勾搭搭,部隊出身的蔣華,剛正不阿,自然看不慣。

    二是經營理念問題。蔣華是技術人員出身,重視核心技術。而吳景秀剛好相反,覺得企業應該為市場服務。

    “兩人確定能行?”

    林義前世見過很多單槍匹馬就能開拓市場的牛人。

    但那都是千里挑一的能手,所以林義并不是真的懷疑,而是將一軍。

    “你只要給我錢。渠道、人力資源、市場我會去搞定。”吳景秀顯然對自己很有信心,同時也有挑釁蔣華的意味在里頭。

    現在公司里的人都知道,蔣華深得林義器重和信賴,她吳景秀很不爽。

    “需要多少錢?”林義用指頭點點桌面,心里算筆帳才開口。

    “不知道,第一批先給五萬,到時候看情況再說。”吳景秀有著自己的精明,才不會把金額一口氣說死,畢竟羊城什么情況,她也未知,信心是信心,但不是蠢。

    “大概多久我可以看到成效?”林義再逼一逼,因為他知道這女人是屬驢的。

    “給我一個月。”吳景秀對自己也是狠,相當于立了軍令狀。

    “這樣,我再安排一個人給你,兼職安保工作,你一個女人在外頭闖,我有點不放心。”林義點點頭,然后想起女人在外畢竟式弱。

    當然還有一個私心,那就是監督,畢竟信用都是慢慢建立起來的。

    而打算派去的這人是陽華的老兄弟,屬于信任可用的類型。

    “可以。”

    吳景秀覺得出門在外,有這么個人,也是不錯的安排,隨即表示沒問題。

    羊城重鎮的人選搞定,林義在琢磨滬市的人選時,蔣華舉薦了一個人。

    潘文清,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以前在國企是一個采購科長,后來因為打架被開除。

    林義對這人之所以有印象,除了相貌粗鄙之外。還有就是這人屬于膽大、果敢、刺頭的類型。

    敢為妻子的“不公待遇”而找領導麻煩,繼而和安保打架的人,絕對不是畏首畏尾的性格。

    對于開拓市場,正好合適。

    不過林義沒有當場拍板,而是先后把蔣華和潘文清單獨叫出去簡單談了談。

    蔣華果然也是帶了私心的。

    對于吳景秀的屢次挑釁,有著人生追求的她,當然也不會任由別人在頭上拉屎撒尿。于是把自己平日里看重的助手推薦了出去。

    不管怎樣,一旦潘文清接受這個任務之后,就和蔣華是一條線上的人了,不論事后承認與否,客觀就是如此。

    林義有點頭疼啊,才開始幾個月,公司就有對立面了。不過換個角度想想,卻也是一種好事。

    虎狼之爭,有競爭才有進步,對立與統一嘛。

    沒有急著答應,也沒有否認,林義就這樣輕扶著走廊欄桿,瞅她,直到蔣華心虛稍微偏頭,才說:

    “我是信任你的,也是支持你的。但是,以后無論做什么事都要從公司利益出發。”

    蔣華把這話的內核聽懂了:支持和敲打。欣喜的同時,也覺得郁悶,自己這點小心思完全被清了老底。

    和潘文清的談話就簡單多了,主要還是做思想工作,要他放下自己的包袱。

    三個字:敞開干。

    把南方、東方的人選搞定后,林義和眾人商議,又繼續把西方蜀都、北方的京城人選敲定。

    唐慕負責北方,鄭文斌負責蜀都。王欣協助蔣華坐鎮公司,除了后勤采購,還兼職對中部城市的攻略。

    給他們的任務是:以各自的重點城市為基本點,以點帶線再到面,最后形成一個片區。

    林義在會上發揮了前世所長,制訂了經典的宣傳策略。

    分兩步走:

    第一步,此去各個大城市,先和當地電視臺、報紙等媒體搞好關系。用軟文鋪墊,分五天逐步引出步步高VCD這個品牌。

    這是載入教科書的懸念式推廣案例。從無到有,在比較長的時間里,讓民眾好奇、關注、猜測,從心里上潛移默化的接受這個品牌。

    比如,吳景秀可以在羊城如此操作:

    某一天,廣州的《羊成日報》出現一則奇特的廣告,整頁的廣告版上只有三個字:步步高…

    一連三天都是如此,讓廣大讀者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第四天變為:步步高VCD…

    第五天變為:步步高VCD震撼來襲…

    此后,步步高VCD完整版廣告在《羊城日報》上連續刊登一個月,直到產品上市。

    第二步,就沒什么好說的了。產品上市前夕,簡單粗暴地突然襲擊,地毯式的廣告轟炸。

    比如,電視、報紙、路燈廣告、公交車廣告、大廈廣告、交通廣告等等…

    總之就一句話:什么能夠用于廣告宣傳,就把什么用上,要讓所在城市的每寸土地,UU看書www.uukanshu.com每個人都接受廣告的洗禮。

    在這點上,吳芳芳的兩支保健品銷售隊伍就是老師傅了。

    正因為如此,林義要求這些人在出發前,先接受下吳芳芳成員組的洗禮,把一些東西銘刻在心里、骨子里。

    “此去各位的任務都比較重,可以說除了資金。其他的包括渠道、人手、以及當地政府和傳媒的關系,就都靠你們各顯神通了。

    總之一句話,到達當地后,具體問題具體分析,要做到膽大、心細、長遠。”

    當林義提出“分區武功大比拼”的時候,將要遠行的五人在那一對視的瞬間。眸光里,磨拳擦掌,刀光劍影。

    會議最后的重點是:人才計劃。

    對人才的渴求,林義同眾人深有感觸,為此接下來蔣華的任務就非常繁重了,挖墻腳也好、跑各大高校也好…

    林義下了死命令給她:不求過程,只要結果。

    既然你有私心,那就也要允許我的小九九。

    由于日積月累的事情比較多,這個會議持續到晚間十點才結束。

    同進來時的興奮與隨意不一樣。

    出來的眾人,臉上都帶著嚴肅,而嚴肅中都帶著渴望和熱切!

    因為在會議上,林義為公司每個組、每個人,不論是研究還是生產、采購或是銷售,都分配了任務。

    而相對應的機制,就是獎勵。

    吳景秀故意拖到最后才走,林義見狀,對蔣華說:“你到外面等我,關于步步高超市的事情等會在談。”

    后面這句話是故意說給吳景秀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