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八十五章,關平訓妻

從1994開始
     可能是觀看了書店的緣故,以及聽女兒說,書店二樓也被林義給買了下來。

    這在鄒父鄒母眼里的意義就完全不一樣了。

    實歲十八,虛歲十九的年輕人。這么快就在城里安了家,有了事業有了房子,是一件很了不得的事情。

    所以現在他們也不把林義當小年輕看待,在飯店選址問題上,也試著與林義討論討論。

    “我覺得師專附近比較好。”

    其實說到飯店選址問題上。林義第一時間就想到了步步高超市旁邊的門店,那是超市規劃之后剩余的空間,現如今當小倉庫用著。

    不過考慮到飯店的油煙,產業結構,以及自己想要低調。林義剛升起的想法又很快平息了下去。

    “師專?”

    這個詞頓時讓大家陷入了思考,那是邵市最有名的高校,人流量和消費水平肯定不是問題。

    “也不知道那里還有合適的地方么,明天去看看。”想了會,鄒母覺得這個地方確實極好。

    家庭式的閑聊一直到十一點,鄒父鄒母回了九龍廣場旁邊的賓館。

    而剩下的三人老樣子,林義和武榮擠一間,鄒艷霞一個人舒舒服服一間。

    瞟了眼床底下稻草捆扎的木匣子,林義突然覺得,有個拖油瓶跟著睡,有些不自在,完全沒了隱私。

    比如此刻他睡不著,想看看蘇溫的文件,但武榮在身邊。

    想看看古董,武榮在身邊。

    翻來覆去,想找本那方面書看看解解渴,武榮還是在身邊。

    這樣下去不行,得必須另外找個窩,太痛苦了。

    昏昏沉沉又是一夜,當林義覺得睡舒服了,起來時發現已經是晌午。

    上午去了趟超市,細致地把這些天的情況了解下。

    大年初一到初三的情況并沒有預期好。

    但從初四開始一直到現在,生意非常旺,天天火爆。

    和關平夫妻一起吃了個簡便中飯。

    在席間,談到了三株口服液的事情,說到這里的時候,吳芳芳擱著筷子停止了夾菜,對林義說:

    “省城分公司建議我們在邵市注冊一家公司,這樣在業務和財務對接上更專業,更省心。”

    顯然吳芳芳對這個提議動心了。這樣做不僅方便,從此以后手下的一群人就不再是散兵游勇了,而是有正式組織的。

    對此,林義不可置否。

    其實,原先林義對這群人是有另外打算的,當初培養他們,完全是為VCD鋪路用的。

    只不過現在三株口服液的形勢一片大好,一直忙碌著,也就沒抽人手過去。

    “你手下現在有多少人?”

    “174人。”

    人數能精確到個位數,很明顯,吳芳芳對手下的這群人,投入了很大的關注度。

    174人,林義心里都嚇了一跳,怎么激增了這么多?

    不過隨后想到邵市九縣三區,每個縣平均下來就十三四人。在通訊、交通不便利的這年頭,也不算多,但也絕對不算少。

    “能不能抽出40個人,要敬業、素質相對高的。”

    “啊,我就怕他們不愿意啊。”吳芳芳本來想問,抽這么多人去哪里,但一想到VCD那邊的動作,馬上就猜到了。

    不過她顯然擔心手下這群人不愿意去,畢竟紅桃K和三株口服液的市場太好,相對應的他們的待遇也會好很多。

    而相比之下,VCD那邊才起步,也不知道會是個什么樣的結果。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她覺得很難,也沒有很強的意愿去動員手下。

    “不用急著給答復,回去試著和他們溝通下,過來這邊的待遇不變,而且以后就算步步高電子的人了。”

    看到吳芳芳又一次對自己的要求打折扣,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痛。林義心里不免有些失望,這女人太沒魄力和執行力了,小事還行,沒大格局。

    也可能真的是文化和環境限制了吧。

    林義不由的在心里嘆口氣。

    不過看在關平一直兢兢業業的面子上,林義沒有當場表示什么。

    薅了幾筷子雞雜,咀嚼了幾口,林義心里在想這對姐妹怎么差距這么大:一個太過本分,一個太過我行我素。

    完全是兩個極端,也太不像姐妹了。

    算了,由她去吧,反正保健品林義也沒投入太多,也沒期望太多,最多干到明年年中,就會把這個隊伍解散。

    至于VCD那邊,招中下層基礎員工,根本不是難事。缺的是管理人才和技術人才。

    這頓飯,林義吃的有些怏怏厭厭,離開館子后,轉頭去超市找候富貴去了。

    看林義騎著本田老A遠去,又看了眼跟隨自己好多年的妻子,在餐桌上一言不發的關平就那么直挺挺地站在街道旁,點了根煙。

    深吸了幾口,想開口,話到嘴邊卻感覺還差了點,接著又吸幾口煙。

    過了好久,關平才開口,“芳芳,你剛才為什么要拒絕小義的要求。”

    “啊,我沒有啊。”

    在給兒子買玩具的吳芳芳感覺莫名其妙,無頭無緒,什么時候拒絕了。

    “你仔細想想。”對妻子的低領悟力,關平只得耐心開導。

    “我真不是拒絕啊。只是陳述一事實,三株和VCD那邊比,根本沒得比啊,稍微有點腦子的人都不會過去。”

    “那要是小義讓你過去,你會去嗎?”沒有糾結底下那群人,關平現在就擔心她的態度。

    “我肯定去啊,老板安排我去哪,那就去哪啊。”

    對這個問題,吳芳芳覺得理所當然的,但是迎著丈夫的眼睛,想起自己剛才的話。

    吳芳芳渾身一顫,終于意識到什么了,自己在無形中,老毛病又犯了。

    上次余水生的事件,老板就對自己沒有執行他的想法而非常不滿。這次,吳芳芳知道大條了。

    自己也好,下面的人也好,都是老板的員工,而自己的行為和另立山頭有什么區別?

    “唉”一聲,看到枕邊人終于領悟,關平松了一口氣。

    “芳芳,你知道嗎,在部隊,我們只懂一個真理:上面讓我們干什么就堅決干什么,從來不去考慮利益和得失問題。那不是我們該考慮的問題,因為利多利少,都得有人去做。

    我們考慮的只有一個,以最小的代價,在規定的時間內,該怎么出色的完成任務。

    其實生意我不懂。但想來做人也和部隊一樣,上級要求怎么做,我覺得不應該拒絕,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而是考慮該怎么執行。如果失敗了,總結經驗教訓繼續努力完成任務。”

    吳芳芳對關平最是了解。自己十多歲就跟他,后來初中畢業靠他兄弟的關系,陽華幫她進了國企,又靠陽華的關系,來到了小義這里。

    一直以來,她都知道丈夫的為人,正直、仗義、感恩。他的信條是:人不能沒有良心。

    相處這么多年,第一次見自己男人這么正式的勸導自己,想來自己的行為讓他看不過眼了,很嚴重。剛才吃飯沒做聲,只怕是顧及自己的臉面吧。

    想來小義也是一樣顧及丈夫的面子吧,吳芳芳越想越不得味。

    感受到身邊人的浮躁,關平安慰說,“你回去把這件事辦好,想來小義還是會很欣慰的。”

    “真的嗎?”

    吳芳芳沒經歷過大的起伏,也沒什么大見識,很容易亂了分寸,此刻就有些憂心忡忡。

    “相處了這么久,小義的為人你還不知道嗎。”說到這里,關平把煙從嘴里拿了下來,對她說:

    “別看小義年輕,但有大格局,大想法。這種大氣度,我只在一些領導身上見識過。”

    “我回去就好好落實。”說完這句話,吳芳芳覺得又有些慚愧,“小義給我選的那些管理書,我也要看才行。”

    好幾次想看,卻看不進去。總用太忙麻痹自己,這三番五次的出問題,她終于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了。

    看著妻子著急的表情,聽到回去要看那些自己經常幫著擦灰塵的書籍,關平開心地咧著嘴,又叼起了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