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八十七章,買菜

從1994開始
     昏沉的街上,大風吹得塑料瓶索索索的響,紙屑在矮空中張牙舞爪地亂飛。

    懸在頭上的電線又蕩起了秋千,林義不由得把衣襟扣緊些。

    隨意撈起不知過往的紙飛機,感受著蒼穹里的怪力亂神,林義知道,又要變天了。

    可能是印象深刻,也可能是前世總在這段時間上學,或出遠門的緣故。

    反正覺得這段時間里天氣特別無情、特別冷。

    那時候早晨四五點起床趕車,十來里的鄉土泥巴路,那份蕭瑟、那份卑微里的掙扎。是一輩子的印記,一杯苦茶。

    而最讓人感懷的也許是那一禎畫面:

    大巴里,你透過車窗,看著哆哆嗦嗦、時不時跺腳哈氣的親人,也許兜著毛線圍巾,也許拿著一雙白手套不斷揮舞。

    明知道你不想聽、或許聽不見。但還是囑咐又囑咐,啰嗦又啰嗦,直至大巴車駛離他們的視線。

    林義曾經在村里聽到過一段哭喪。

    那家母親意外去世,在外的兒子沒能見最后一面,回來就跪在棺材前痛哭:你上個月送我出門,還在車站用圍巾幫我暖手,怎么你這么狠心,突然不要我了啊…

    沒接受過多少父愛母愛的林義,更觸極到靈魂里的傷感。

    “林義?”

    當林義還在回首前世青蔥生活的時候,一個聲音打斷了他的沉浸。

    回過頭,只見李伊萊提著一袋子零嘴欣喜地靠近了自己,一見面就說:

    “林義,真的是你啊,我在背后都差點沒認出來。”

    “是嗎,你以前不是說:我化成灰都認識么。”

    對這姑娘還是討厭不起來。

    誰叫人家兩世都是第一個明說喜歡自己的人呢。人嘛,都有那么一份天真的。

    年輕人有,老年人也有,不然怎么會有“童心”一說呢。

    “可你還沒化成灰呀。”可能說完也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然后傻樂呵,試圖混過去。

    “以后少咒我點。”

    “不會了,我舍不得。”看到林義沒擺臉,李伊萊又來勁了。

    “別,我受不起,動不動就是“化成灰都認識你”的人,還是離我遠點好。”

    看著她靠過來,林義不著痕跡的挪開手,這姑娘前面是真鼓。

    “真是小氣。”姑娘直接把零嘴遞過來:“趁熱吃點不,剛買的糍粑,”

    “…”瞟了眼里面紅糖裹著的糍粑,撇了撇嘴,一看就太甜了。

    李伊萊見他嫌棄,也就不強求,不依不饒地跟著步伐,“艷霞、武榮怎么沒和你一起?”

    “不知道,我又不是他倆肚子里的蛔蟲。”

    “真的是。”聽到蛔蟲,就想起前幾天老家過年時,吃了蛔蟲藥的四歲堂弟在大坪拉肚子,那一根根一卷卷,李伊萊頓時倒了胃口。

    很干脆,不吃了,直接把東西丟到了垃圾堆。

    看了眼不亂丟垃圾,保持有教養的女人,林義問她怎么一個人逛街。

    “家里來了客人,我就溜出來了。”

    “又是走關系的啊。”想起他爸級別不低,林義突然覺得她可能能幫點小忙,于是說:

    “艷霞和她父母看門店去了,打算到師專那邊開個飯店。不過傳回來的消息不怎么妙,好地方是有,但被好幾個人同時看中了。”

    “真的啊?那太好了,叔叔做的菜真的超級好吃。”去過艷霞家里幾次,李伊萊對那東坡肉特別喜歡。

    看這女人注意力集中的方向不對,

    林義語重心長地說,“也不知道能不能拿下那個商鋪,競爭太激烈了。”

    “邵市這么大,師專不行,就去其他地方啊,其他地方總有的吧。”李伊萊還是沒懂林義意思。

    “你爸是管經濟的吧。”

    “對啊,你這不是廢話,邵市人都知道…”不過說到一半,李伊萊終于回過味來了,然后抽抽鼻子說:

    “我遇人不淑,喜歡上一個壞坯子了。”

    李伊萊畢竟出生政治家庭,只要想對方向,很快就明白林義的意思了。

    “那敢情好,趕緊別喜歡了。”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霍霍~”看著林義躲瘟神一樣嫌棄自己,李伊萊就屬牛皮糖的,就愛看林義滿不在乎地樣子。

    “學的什么亂七八糟的,你媽要是知道你早戀,看不剝了你的皮。”

    “別這么殘忍,就剩一個學期了,不要嫌棄嘛。我保證,大學一定喜歡其他男生。”

    “罪過。”

    “霍霍~”

    ~~

    好不容易抓住落了單的林義,李伊萊怎么可能就這么放過。

    緊趕慢趕,一路絮絮叨叨的終于來到了九龍廣場。

    不過林義被一群里三層、外三層圍聚的人吸引住了。

    “好!”,“哈哈哈~”

    人群時不時爆發的哄笑,讓李伊萊再也忍不住好奇,拉著林義衣袖子就迫不及待地往里面擠。

    好不容易擠進去,林義還以為是干啥的,一瞧原來是耍猴的。

    遛猴的沒少見,這年頭拿著“財喜貼”,牽著猴子上門的人都隨處可見。

    不過人圈里這個猴子還算有些趣味。只是這個耍猴的為了錢,有點賤。

    只見猴主躺在地上裝死,而兩只猴子卻有條不紊地給他辦起了“喪事。”

    一只猴子拿著面鼓,蹲坐著用爪子不停的敲;另一只還假裝香燒點紙,一切都井然有序,看得旁邊人甚是稀奇。

    不過,最高潮的并不是這些意料之中的事情。

    也不知誰家的一條小灰狗,撞撞癲癲地溜了進來,一看地上躺著個人,先是嗅了嗅。

    接著,只見腿一抬,一泡尿撒到了人臉上。

    頓時猴子氣急敗壞了,人群卻笑的東倒西歪。

    當然林義也不例外。

    “你笑起來的樣子,就像我愛極了的春天~”突兀地,林義耳邊一股熱氣,然后細若如蚊的聲音鉆了進來。

    倒胃口,林義只覺得倒胃口。

    “去去去,春天還沒到呢,也不知道你和誰學的,整天不著三不著四,你看看別的女生。”林義轉身就走,還嫌棄地擺擺手。

    “哈哈~”見到林義無可奈何的樣子,李伊萊總是能開懷大笑。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也不知道這女生腦瓜子怎么長的,這年頭膽子這么大,也算少見了。要不是看她平時和其他女生沒什么兩樣,林義都要懷疑她是不是也重生了,只有后世的女子才這么皮。

    “我餓了。”

    兩人經過九龍廣場旁邊的一條街,這里到處都是賣菜的,李伊萊看到這些肉和青菜,一下就覺得餓了。

    “那就去買東西吃啊。”看了一眼電子表,快到飯點了,林義駐足準備買點小菜回去。

    “沒帶錢。”李伊萊故意翻了一個衣袋子給林義看,空空如也。

    “你騙鬼去吧,剛才買糍粑的錢怎么來的。”林義信了她才有鬼。

    “撿的~”

    林義算是發現了,女人一旦要賴皮,那就是渾身是嘴,也沒轍,除非用“暴力”。

    所以,懶得理她,該干什么干什么,無視她。

    一路過來,買了點豆腐干、紅菜苔、兩斤羊肉、毛肚,最后還買了一條生鮮的桂魚,才覺得差不多了。

    經過書店一樓的時候,只見顧阿姨看到林義,本能地向前走一步想招呼。不過看到后頭跟來的女生,又把話吞了回去。

    林義對著她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來到二樓,武榮和鄒艷霞已經趕了回來,不過鄒父鄒母不在。照他們兩的說法,還在外頭找其他合適的地方。

    看到李伊萊跟著林義進屋,鄒艷霞和武榮表情有點豐富。看看這人,看看那人,明顯是誤會了。

    感受到這份微妙,李伊萊笑嘻嘻的推著鄒艷霞進了廚房,說幫她做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