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八十八章,瑣事

從1994開始
     感覺沒自己什么事,林義帶著蔣華給的那份文件下了一樓。

    現在是寒假,又是正月,書店里面的人不是很多。

    有的也是幾位居家婦女模樣的人在挑選廚藝、女性健康、母嬰方面的書籍。

    而再多的,就是幾對一看就是情侶的少男少女,找一本書,一起坐在地上看。

    書店有空調,有地毯,有書香氣,有一排排書墻隔卷的世界,靜逸、舒服。

    和林義想的一樣,店主阿姨找林義為的是即將開學的大事。

    每個學期的開學,對書店來說是一件頭等大事,經營好這幾天,就相當于平時的幾個月。

    “阿姨,你放心吧,這些我都有安排。”對這幾天快錢,對這個書店林義是有特殊情結的,說來很多人都會覺得奇怪。

    林義特別喜歡書的味道,聞著那淡淡的油墨氣息,整個人都會沉淀很多,所以在他的構想里,書店會一直開下去~

    不過說到書店,林義這才想起凱哥說過:要介紹一些學校領導給自己認識,一回來太忙都給忘記了。

    說走就走,騎著老A趕到大伯家的時候,正好蹭個晚餐。

    “凱哥呢?”林義在餐桌上見到了“新婦”,卻沒見到林凱,心里頓時又想到“作妖”去了。

    “外面應酬去了。”林家大伯拿了一瓶特曲,問林義要不要喝點。

    而大伯母更加干脆,直接拿了一個直筒玻璃杯放在他跟前:“放假可以喝點,再說你生意做這么大,也要學會喝點酒。”

    聽到“你生意做這么大”時,一旁靜靜等待開飯的“新婦”眼眸睜開了許多,感覺一副聽錯了的驚訝。

    “你別看你弟弟才18歲,但已經是很有本事的人了。”見準兒媳婦好奇加不信,林家大伯直接開始夸。

    他老人家就是這性子,對內,把林義管的很嚴。尤其是成績方面。

    而對外,卻從來不會說一句壞話,見人就夸。

    以前夸林義長的“好”,繼承了他母親的基因。

    接著就會夸“我這侄兒從小伶俐,成績一直頂呱呱。”

    而現在,因為知道林義需要低調,不會逢人就說掙錢了。但對“自己人”,那可是又要吹噓一翻的。

    當然享受此待遇的還有林旋、林凱。

    記得以前凱哥被大伯懸在梁上用鞭子抽,那可是真下狠手,咬著牙往死里抽,大伯母在一旁哭的心都碎了。但次日有客人來時,又是一副父慈子孝的模樣。

    第二天林義醒來的時候,都記不得昨晚是怎么睡著的,反正一杯大曲下去,就不省人事了。

    不過人都還是迷迷糊糊的時候,又被林凱拉了出去。

    這一次吃飯的是十二中的領導,在凱哥的撮合下又談了一筆大生意。

    “你和前面那個還沒斷干凈?”看著這輛摩托車,林義又有些擔心這哥的速度,來的時候都有些膽顫心驚。

    “在想辦法。”本來已經啟動了發動機的林凱這時候又熄了火,摘下耳朵上的煙,點燃,噴了口霧才說:

    “她家里人野蠻的很,她那哥哥是混社會的。”

    “那你拖著也不是回事啊,不是馬上就訂婚了么,那邊會不會鬧?”

    “她敢,那就別怪我絕情了。”聽到“鬧事”二字,林凱頓時彪高了聲音,又吸了口煙才緩口氣說:“但凡她肚子能爭點氣,我也不會這么為難。”

    其實一開始林凱還想守著愛情童話,就這樣過一輩子。

    但隨著父母的抱怨與哀求,隨著親朋好友的勸說,以及那些背地里的閑言碎語,年歲日增的他也有些扛不住了。

    人啊,環閉的心房,一旦出現了裂痕,就會無限擴大,直到現在的場景。

    林義知道,凱哥還有一句話沒說:如果那邊用社會混混的方式,他肯定會用雷霆手段。

    只不過是以牙還牙,還是用白對黑,就不清楚了。

    不過無論哪種辦法,對方不服也得趴著。雖然兩位老爺子沒在體制了,關系網卻猶在。

    再說單論犯渾。陽華那伙淘金者什么大風大浪沒見過,可不是吃干醋的。

    時隔一天,林義終于抽出時間看蘇溫的那份材料。

    說真的,開始還不怎么在乎,就算看了,也沒把對方的見解驚為天人。

    但是排除后世的先知,用同時代的眼光來看,這女人還當的起“優秀”。

    有點符合自己的期待了,不過還沒想著去和她談談。

    林義又做了兩天苦力,不過這次不再孤單,還有武榮相陪。

    “明哥,你又發福了?”

    上次陽明拿一提書還游刃有余,這次腆著個大肚子,才搬了十個來回,就有點吐粗氣。

    “歲月不由人,人到中年了。”陽明拍了拍大肚子,一副沒辦法的模樣。

    這次運書的工具,從以前的三輪換成了四輪車,本想到超市調用一下面包車的,但是那邊似乎都忙不過來。

    于是乎,林義從杏哥那里借了一輛手搖四輪車,好吧,就是農用搖把式拖拉機。

    掛著檔,冒著濃煙,只見手搖車一路“咔咔咔”地慢慢悠悠。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于海?”

    副駕駛的武榮,嗯,姑且稱為副駕駛吧,忽然對著旁邊的人影使喚了一聲。

    果然是于海,讓林義詫異的是,這家伙身邊的女生不是范會蘭,而是班上另一個女孩。

    大家都稱她為“寶藏女孩”,原因嘛,不用多說,是個語言學霸。

    可能是家庭組合成員的緣故,人家現在不僅英語賊溜,還會日語和韓語。

    這女生雖然相貌平平,但在班上的“地位”和米珈一樣,屬于非常高的那種。林義也詫異,于海這又是用的哪一出計策?

    要說他對米珈死心了,林義是不信的,上輩子那么多悲傷的橋段仿佛歷歷在目。

    “你倆去哪,要不要搭一程?”簡單打個招呼,林義表現的很豪爽。

    “林義你又在兼職?”寶藏女孩的嗓音脆生生的。

    得益于于海這個大嘴巴的宣傳,同年級的好多人都知道林義家庭條件不好,放假經常在外面“兼職”。

    “對,還帶了個長工,要不要坐,不坐就別擋在前面。”林義前半句話,于海還覺得哥們夠義氣。

    后半句聽完,臉一黑,直接把武榮攆到了后面車斗,接著自己也跟了上去。

    寶藏女孩看了眼后面載滿書的車斗,又看了眼“副駕駛”,勉為其難的坐了上去。

    這女生也是關注點和別個不一樣,一上車就對掛著的“搖把”盯個不停,非常感興趣。

    農歷正月十二,在邵市很多人的眼里,和初一十五一樣,是個天生的好日子。